我的师门不太对(谢融灯)
我的师门不太对(谢融灯)

我的师门不太对(谢融灯)

分类: 武侠仙侠时间: 2021-01-18

小说介绍

谢融灯小说————我的师门不太对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鸽难医所著,讲述了谢融灯最近频繁地做同一个梦。梦里幽深黑暗,没有任何的光亮。有的只是脚底湿润的泥沼,滑腻的yeti。空

谢融灯小说简介

祂降临了,祂正在沉睡。嘘,请不要弄出任何的声音,也请不要在祂面前祈祷和许愿,心里也不行。如果祂回应了你的愿望,那将会是混乱与噩梦的开端——
……
……
谢融灯在雾灵山天堑底醒来。
雾灵山的天堑深不见底,从未有人来过,他坠落下来时,侥幸落在水中没死,但是***的水力冲击让他的身体遭受了极大的创伤,痛得要命,很多骨头甚至碎成粉末,但即使这样,他还活着。

我的师门不太对全文阅读

活下来就好了……
谢融灯轻轻喘着气。
只要活下来,就总有办法离开这里。
从天堑上坠下来的时候天色还早,现在却什么都看不见,黑黝黝的一片,看来是昏迷的时间长了一点,已经天黑了。
得找办法离开这里,只要出去,就有办法修复身上的伤,修士的身体远比凡人更要经得住***,但一直待在这里的话,也会死的。
他想忍着剧痛爬起来,然而当他开始倾侧身体时,他发现自己另外一半的肢体没有办法动弹,并且,一点知觉都没有,麻木得就像块木头。
一种不好的预感从脚底蔓延了上来,他伸出好的一只手尝试去按了按,依旧没有任何感觉。
他的半边身体残疾了。
紧接着,谢融灯发现自己的眼睛也有了问题,他刚才伸手去按另外一边身体的时候,眼前依旧是黑暗的,什么都看不见。
这实在不太合常理,他又把手放在眼前努力挥了挥,依旧是什么都看不到。
他的眼睛……似乎也瞎掉了。
少年剑修倒回到地上,双目无神的看着头顶,良久身体微微蜷缩,口中发出呜咽声,一时之间无法接受自己现在这个模样。
毕竟在两年前,他还是天衡宗高高在上扶华道君的亲传***,也曾少年意气风发过。
而这两年,虽然被除了亲传***的身份,修为也寸步未进,但好歹有着健全的身体,能够去做很多事。
可是现在……现在……
他这个样子除了等死,还可以做什么?
…………
…………
时间回溯到凌晨,谢融灯还在自己的木屋里打坐***,努力汲取着周围稀薄的灵气,纳进自己的身体里。
这个过程他已经循环了很久,并还在继续着。
“砰砰——”
“砰砰砰——”
门外传来剧烈的砸门声,未免走火入魔,他被迫中止修行状态,睁开双眼。
砸门的人下手又重又急,生怕房间里的他不醒来,除了砸门外,嘴上还喊着:“谢融灯!你看看都什么时辰了!还不赶紧起来去做你的活!”
天色离亮还早,房间里黑黝黝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谢融灯没有先行理会对方,而是先检查自己的识海,他从昨日下午执事堂交了任务回来,便一直修行到现在,但是识海空荡荡的一片,什么都没有。
没有用,一点用都没有。
他费尽心思吸收的灵气,再一次消失得干净,不,还有一点,但是那一点太浅薄了,像是极淡的雾气,覆在识海内部的表面。
门外的催促声越甚,他抿了抿唇瓣,整理好自己的衣摆,起身去给对方开门。
借着月光,可以看见门外站立着一名身形高瘦的少年,穿着青色布衫黑色靴子 ,五官有几分俊朗。
只是看着他的神色不太友好,连眼睛透着嫌憎之意。
门一开,甫就开口指责:“谢融灯,你偷懒也有个限度,都这个时候了还在睡觉——”
“我没有……在睡觉。”谢融灯语音艰涩回复对方,“我在***。”
“而且,”他侧头看了看房间里的时盘,“现在还不到卯时。”
外门***辰时前卯时末需到执事堂签到,然后领取每日的任务挂牌,完成才能获取积分,回到自己的住处,等第二天差不多相同的时间再过去签到,但现在连卯时都没有到。
并不是他偷懒耍滑,而是顾奇故意找茬。
顾奇听完他的话,却半点误会他的歉意都没有,甚至还兀自冷笑一声:“呵。”
“谢师兄——”对方连称呼都换了,然而语气却没有半点尊敬之意,反而双手环抱起来,打量着他,神情蔑视:“你难道不知道,你现在的地位连外门***都不如。”

我的师门不太对免费阅读

“外门***好歹修行半年还能有个小进展,你有什么?若是我没记错的话,谢师兄已经一年半的时间,修为没有任何进步了。”
修行一年半,修为却未有进步,这是谢融灯心中的刺,他内心情绪起伏,花了点心思想压制了那不该有的情绪,然后手指却慢慢扣紧了门。
抱着胸的顾奇瞧见,***嘴角:“怎么着?莫非谢师兄你还生气了?”
“啧,若谢师兄还是扶华道君的亲传***,那顾奇肯定会跪在地上求谢师兄原谅,只是谢师兄,你被除了亲传***的身份已经很久了,你现在是个和我一样的外门***,还是个一年半修为没有任何进步甚至***的外门***,你觉得你生气了,我会害怕吗?”
这样说也就算了,顾奇还上前一步,将脑袋凑到垂着头神色冷淡的谢融灯面前,嘴角一咧:“昔日谢师兄高高在上不将我等外门***放在眼里的时候,应该想不到自己会有这样的一天吧?”
“不知谢师兄你可还记得,两年以前,我第一次见谢师兄你,叫你谢师兄的时候,想和谢师兄你搭话的时候,谢师兄你怎么对我的吗?”
那对白牙阴森万分:“未曾看我一眼,好像我是路边的蝼蚁一样。”
顾奇永远记得那个时候的羞辱,他突破簇拥的人群,向往憧憬地喊了一句谢师兄,结果反而是戚师兄笑着回应了他,而谢融灯未有理睬,仿佛没有听见一样。
满腔激动迅速冷却,整个人恨不得钻进洞里去,他眼睁睁看着穿着云纹白衣背着长剑的谢融灯和戚师兄远去,之后其它外门***看着他,对他冷嘲热讽。
“以为自己凑上去就能得到谢师兄的青眼了,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
“丢脸了吧,看他那狼狈的样子。”
……
一句一句,他都记得清清楚楚,每时每刻,铭记在心。
谢融灯当然不会记得。
从前作为天衡宗扶华道君的亲传***时,他的眼中只有修行,除了修行别无其他,他不喜欢将眼神和注意力浪费在无关的人身上,也不会记得这些人。
“谢融灯你果然不记得了。”顾奇笑得越发狰狞。
“不过现在也不需要你记得了。”
“你如今低贱卑微的样子,谁会把你放在眼里?”
谢融灯垂在袖下的另外一只手捏紧了几分。
是的,如今他这个低贱卑微的样子,没有人会把他放在眼里。
他已经十七了,修为却始终停留在心动境,停留了一年半的时间,从前天赋远不如他的,都追了上来。
唯独他,无论如何都冲破不了那个人的桎梏,不论怎么做,结果都一样。
顾奇退后两步,不掩嘲笑道:“也是,你不再是扶华道君的亲传***,你连你的契剑都没了,现在道君的亲传***是沈师弟,你的契剑也在沈师弟的手中。”
“沈师弟和你当真是不同的人。”提及沈师弟,顾奇的神情明显有了变化,眼中流露出倾慕来:“沈师弟他一点都不高傲,无论见谁都在笑,哪怕成为了道君的亲传***,也不会像你一样目中无人,上次我和他相遇,他笑着喊我顾奇师兄。”
顾奇说了很多,最后看向他时冷笑连连:“和沈师弟相比,你连给他提鞋都不配。”
沈师弟,沈岳溪。
在顾奇提起这个人时,谢融灯脑海中自然而然浮现出了对方的样子。
穿着干干净净的天衡宗***服饰,一张脸生得精致乖巧,无论对谁都是笑盈盈的少年,鲜活得如同天衡宗山下那条淙淙流淌永远不会冰冻的溪水,并且天赋极高,不用过于专注修行,修为都能突飞猛进的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
而他之所以被除去亲传***的身份,也正是因为这位近乎完美的沈师弟。
对于谢融灯来说,沈岳溪就是噩梦,一个永远压制他、剥夺他,而他无法逃离的噩梦。
他想远离这个噩梦,挣脱出这个噩梦。
但是不管他怎么做,这个噩梦永远笼罩着他、桎梏着他。
“谢师兄……”
“谢师兄。”
“谢师兄~”
“谢师兄!”
每一句谢师兄,都将化为这世间最锋利的抹了剧毒的剑,狠***进他的四肢,包括***。

小编推荐理由

我的师门不太对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