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怀疑男主吃醋成瘾 (温书楚青柏)
我怀疑男主吃醋成瘾                (温书楚青柏)

我怀疑男主吃醋成瘾 (温书楚青柏)

分类: 都市职场时间: 2021-01-15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温书楚青柏,我怀疑男主吃醋成瘾 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身为团宠而不自知,穿书之后的岁月依然社畜,明明能靠脸吃饭,偏要靠才华。开局一顿毒打换来十来个铜子,坚

温书楚青柏内容介绍

傍晚光景,浪似的云边一片金辉。街道***,一名黑衫剑客正怀抱着满身灰土的少年,朝着医馆的方向走去。
天色将暗,小摊小贩都收拾货物归家,路中不乏行人,遇见他们,皆侧目而视。温书是要脸的人,被人盯着好不自在,全程用两手虚遮面孔,脸红得像煮熟的虾米。
“喂,放我下来。”
他朝楚青柏低声唤道,稍挣扎一下,背后如针扎,疼得人直抽气。
楚青柏不为所动,像抱小孩一般将人揽在臂弯里,顺便掂量下分量。“好轻。”他感叹道,微微收紧两手的力道,防止温书挣扎过猛而跌倒地上。

我怀疑男主吃醋成瘾 温书楚青柏全文阅读

“楚大哥,你说的医馆远不远啊?”
“不远的,前面就是了,”楚青柏朝前方街角处一扬下巴,“你老实别动,当心摔下去。”说着,便在温书的大腿上轻拍一下,对方如同一只***的猫儿,打个哆嗦,倒是乖顺不少。他听不见温书是怎么样腹诽自己的,只瞧见小画师乌黑的发丝间,有一对通红的耳朵若隐若现,着实可爱。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看你不过十五岁吧?”
“我……”温书正要打算胡编一个搪塞过去,熟悉的电子音再次响起:“十七岁。”他连忙学舌:“我叫温书,十七周岁。你呢?”
楚青柏笑道:“原来你都十七了!我只大你三岁喔。”
三岁之差……温书郁闷地扁扁嘴。明明只差三岁,人家都已经是走南闯北的侠客了,好不逍遥自在,自己却只是个被老板压榨的社畜。这就是作者对主角和反派的区别对待吗?若他对楚青柏的初见好感有90分之高,此时因这小小的嫉妒心理,也要减去10分左右。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一间小瓦房,房前挂着药葫芦。说是医馆,其实是间小药铺,不同于现代医院刺鼻的消毒水味,古代的药铺总弥漫着清淡的草药香。温书被温柔地放在一张长榻上,他***鼻子,嗅那苦甜掺杂的幽幽香气。
大夫是位头发花白的老人,背有些佝偻,眼神却明亮。他将温书的脸上背上的伤痕都细细检查一番,发现这苍白的皮肤上,除了青紫的新伤,还有些白色的旧痕。又见温书面容清秀,心下便有了猜测:没钱没势只会被看作低贱,若是生得貌美,就会被人惦记。同为穷苦人,老郎中怕戳到他的痛处,便没理会那些刺眼的白痕,只虚指一下颧骨上的红印子,惋惜长叹道:“这样好的皮相,是福也是祸啊……”
楚青柏误以为温书破了相,当即变了脸色:“老先生,请你用最好的药,千万不要让他留疤。”
老郎中摆摆手道:“伤处不至破皮,只有及时上药,就不会留疤。只因他皮肤太幼,恐要恢复半月才好。小铺里没有良品,少侠想要上等的药油,就去大医馆求罢。”转身往药柜中取来一个圆肚瓷瓶。“先用这个外敷,三次之后见效。”
楚青柏闻言松了口气:“好,多少钱呢?”
“三十文。”
钱难赚,无论是书中还是现实,都是一样的。温书将画画挣来的辛苦钱数了又数,也不过十三枚铜子,尚不够买半瓶药。他又翻了翻衣袍的袖袋,希望能找到玉簪金锁一类可典当的物件,却只搜到一支小羊毫。
他凄苦地笑了:“老先生,我身上总共就这么多。能不能通融一下,待日后我攒了再还你。”
老郎中虽同情温书,但毕竟不是救世菩萨,他自己也要养家糊口,若是人人拖欠药费,他这药铺也不必开了。“小郎君,我不能赊账。要价不高,你尽管四处打听,没有比我这儿更低廉的价,再穷的家里也不能连三十文都没有吧!你先上了药,回家立马取钱来。”
药铺内室里,楚青柏将药油倒在掌心,先焐热了,再搽在温书后背的淤青上。
“回家……”温书小声嘟哝着,“初来乍到,我连回家的路都不晓得……”那“不晓得”三字话音才落,眼前闪现出半透明的屏幕,是一张市井地图,打着红星的位置就是家。
温书尴尬地摸摸鼻子:“打扰了……”
内室的小木椅上,他半解衣衫,背对着人,两手搭上木质椅背,以***的***趴着。清凉的药油均由地敷在淤青上,消去大半疼痛。
小剑客略高的体温通过手掌传入他的背心,一股暖流涌入经络各处,纾解了长时间伏案执笔的疲劳,教人倦倦欲睡。温书暗自感叹,原著的主角受真是好命,能有如此良人作陪,经过人生的风浪之后,便可享受清福了。不过,能配得上楚青柏的受君,大概也不会差。他开始好奇自己的另一位“敌人”了。
“楚大哥可有家室了?”他忽然问道。楚青柏不曾料及这类问题,虽然惊讶,还是如实回答:“没有。”
“那,有喜欢的人吗?别误会。我只是在想,楚大哥侠肝义胆,看上的人也一定是人间龙凤。”
“哈,小温书太抬举我了……喜欢的人也没有。”
“有知己或朋友吗?”
楚青柏思考片刻,回答道:“朋友倒是很多,但都是点头之交,没有一个知心的。”
“奇怪……”温书试着联络系统,“Hello,能听见?”
“能。”系统的电子音在温书的脑海中响起,温书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还是有被吓到:“那个……主角受还没有出现吗?”

温书楚青柏免费阅读

“目前攻受的戏份均未开始,是你触发了攻的剧情,导致他提前出场。”
“什……”他还要追问,而楚青柏那边搽已好了药油,他也不便赖在椅子上,胡乱系上衣带,活动一下四肢,跌打的酸痛果真减轻不少。便学着古装戏里的演员作揖:“多谢你啊,楚大哥。你家住在何处?待我给回家取了钱,给你送过去。”
楚青柏也抱拳还礼,笑盈盈地弯起眼眉:“不必,三十文而已,你执意要还,反倒显得我小气了。”
“钱不在乎多少,人情总是要还的,我不喜欢欠别人,还请楚大哥一定要接受。”温书正色说着,眉头也严肃地蹙紧。
他的脸庞虽清秀,但绝非阴柔。两条剑眉入鬓,给这种精致的小脸平添几分英气。再加上脸蛋的伤痕,楚青柏只觉这瓷娃娃瞬间变成一只乳牙未褪的小狼崽。他自幼习武,比起纤细柔弱者,更偏爱的坚韧之人,不免对温书又多了几分好感。
于是开玩笑道:“可我偏生要你欠我的。朋友嘛,就是要不分彼此才好!”
温书几乎要微笑出来,但很快又僵住了脸。
穿越成小反派,与自带光环的主角搞好关系固然不错。但自古反派和主角八字不合,怎能好到不分彼此的地步?分寸把握不好,还是要走回他们命中注定的敌对关系。此时做朋友,日后***成仇,岂不是更煎熬?
“彼此还是要分清的。”
“嘁,真见外。”楚青柏在他纤薄的肩膀上轻捶一下,“也是我欠考虑,我们是初识,我又是江湖出身,你理应要多提防些。这瓶药油就当给你赔不是了。”
温书动动唇,并没有出声。这样算是两清了,日后若再见,谁也不会欠谁的。但他还是要找机会将钱还上才安心。
两人向老郎中告过谢,便出了药铺,同往西街去。温书是照着地图的指引回家,楚青柏是强行跟去的。秉承着“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的原则,小剑客像块狗皮膏药黏在温书身后,赶也赶不走。
温书无奈,便拖着这条“大尾巴”走街串巷,最后在一间小茶馆前驻足。
小茶馆被夹在一家干果铺子和一家糕点铺子之间,它陈旧的外观与两侧精巧干净的店铺相比,如同少年的队列里多出位年迈垂垂的老人,显得格格不入。门口孤零零挂一面旗,上书一个斗大的“茶”字,便是温家父母留给一对儿女唯一的生存依靠。
平日,温珺和温书姐弟两个,就住在茶馆后院的小房里,与他们相邻的是各种店铺。周遭的店铺装修精细,多是富商在外的开设的分店,店后建造仓库,不住人。小店的经营者也多是雇来的,清早从住宅赶来,打烊后再回自己家去睡觉。
这样一来,整条街巷的住户不过数人,深夜里只闻得鸟语虫鸣,静谧得瘆人。
“这就是你家?”
楚青柏好奇地掀起门帘,而温书比他还要好奇数倍,帘子才掀开一角,他便低头钻了进去,完全忘了背上疼痛。
古代的门槛比现代的高出很多,他闯进门时,竟还记得抬高小腿,不至于被绊倒,大概是这具身体保留了记忆的缘故。
头一回逛茶馆,兴奋地眼睛都亮起来。茶馆是什么神奇的所在?武侠小说里的“情报中心”!给店小二塞上一锭银子,便能换来一条最新小道消息,身上没有银两,看古人喝茶也是有趣的。而屋中惨淡的景象,***击碎了他的种种美好幻想。
馆内布设十分简陋,既没有古香的布设,又没有舌灿莲花的说书先生,只有六套旧木桌椅,几位啜茶解渴的客人。柜台前站着一个年纪不大的小伙计,正无聊地用手沾茶水在桌上写字。听见有人进来了,立刻在衣襟上抹抹手指头,迎将出去。
“温书哥……”
迎他回家的是少年是小伙计张吉,早年间茶馆主人温珺用一碗面条救下的小乞丐。论年纪,他比温书还要长一岁,但因为幼时营养不良,身材矮小,又生了一张娃娃脸,故而外表比***年龄幼稚许多,大家都爱叫他“吉童”。
后院的温珺也半挑开帘子,听见弟弟来了,伸手招呼他进来。她是店主,却因生得极美,家中又缺男丁,便不敢抛头露面。她在布帘后头露出半张脸孔,活脱脱一个古典美人。
“温书,傻愣着做什么,快进来与姊姊说话。”绵细的话音飘来,勾得铺子里几个饮茶的男客眼饧骨软,杯中的茶顿时失了滋味。
吉童和温珺都是温书应该熟悉的人,系统在他们的头顶上显示了人物信息。可是温书不敢相信,这样贫穷的家庭里,竟还有个未出嫁的美人姐姐。

小编推荐理由

我怀疑男主吃醋成瘾 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