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魔头的白月光师尊(慕岁白方来)
反派魔头的白月光师尊(慕岁白方来)

反派魔头的白月光师尊(慕岁白方来)

分类: 灵异恐怖时间: 2021-01-13

小说介绍

慕岁白方来小说————反派魔头的白月光师尊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袖底澜沧所著,讲述了仙门魁首慕岁白死后,重生在资质平平的少年穆白身上,并且意外救下了被他追杀过的死对头的魔门大佬。大魔头

慕岁白方来小说简介

雪霁寒霄是一柄剑,现藏于慧文市苏家藏兵阁。
剑长三尺六寸,合三十六周天;宽一寸八分,合天罡半数。剑刃薄如冰片,几近透明,凑近细看可见霜雪纹路。
剑柄篆刻有铭文,一侧曰雪霁,一侧曰寒宵。
雪霁寒宵剑安置于藏兵阁第一层,供奉此剑,需一天一粒糖。
软糖不行,得是硬糖,甜滋滋还五颜六色的最好。

反派魔头的白月光师尊慕岁白方来全文阅读

如果忘记,剑生寒气,不消半日整座藏兵阁都会被埋在冰雪之中。
——
一千三百多年前,雪霁寒霄剑出自雪霁寒霄阁,阁主既剑主,名曰慕岁白。
慕岁白居传玉境,为一境之主。彼时天地间灵气尚未枯竭,修士与凡人并存。凡大能皆有自己的秘境居所,出尘离世。
慕岁白身为一境之主,更是这些大能中的佼佼者。七岁入道,不过区区五十载已是名满天下。
慕岁白生得极俊,眼中有桃溪春水十里烟波。
慕岁白性子极冷,不苟言笑拒人于千里之外。
慕岁白剑法极高,十四岁时便将寒宵剑魂与自身灵骨成功熔炼,以身为剑,剑意为魂,斩妖除魔战无不胜。
——
慕岁白收过三个徒弟。
大***应言,是慕岁白游历时偶然救下的乞儿。开朗又黏人,跟着慕岁白寸步不离,每天“师尊师尊”喊得慕岁白头疼,却也是他最为看重的***。
可惜应言二十岁时,死于一名魔修的残忍邪术,彻底魂飞魄散。
应言与这名魔修同归于尽,慕岁白将魔修挫骨扬灰,将应言的尸身带回***的家乡安葬。
师徒二人相识于冬日,应言生日也在寒冬,每年第一场大雪降临之时,慕岁白便携一枝红梅来***坟前探望。
踏雪而来的第十三个严冬,慕岁白在大***的坟边不远捡到一只快冻死的灰毛松鼠和一个已经冻僵的男孩。
慕岁白救起他们,得知男孩名叫路小园,灰毛松鼠是只小妖,叫松小台。
路小园还在襁褓中时便被遗弃在山林中,被路过的松小台所救。一人一妖相依为命,情同手足。
松小台原本居住的森林被外来的大妖霸占,大妖要吃人,松小台急忙护着路小园逃出来。
得知他们无处可去,慕岁白动了恻隐之心,收路小园为二***,把松鼠精也留下,悉心教导他们修行。
次年冬天,慕岁白带路小园一同去给应言扫墓。
在附近的村庄住了***。
当夜,慕岁白无故醒来。出屋便见雪月交晖、天地如银。
反射月光的积雪中,隐约有两个身影。
慕岁白走上前,就见路小园站在雪地里,肩上蹲着灰松鼠,手里捧着一包糖。
不远处,一道模糊人影飞快消失。
雪地上没有任何痕迹,只有几片血点似的红梅花瓣。
路小园说,他在屋里睡得正熟,突然醒来就已经到了屋外,面前站着一个不认识的男子。
男子发上簪一枝红梅,面目看不清楚,但路小园莫名觉得,那人勾唇浅笑,便让漫天月华都失了色。
男子问他可是慕岁白的***。
路小园点了点头,那人又笑了笑,摸摸他的脑袋,塞给他一包松子糖,一眨眼便不见了。
那人离开时向路小园身后望了一眼,路小园回过头,就看见了匆匆赶来的慕岁白。
慕岁白检查过松子糖,这包糖虽然是给路小园的,油纸包上却贴了一张短笺,写着慕岁白的名字。
这意思,似乎是通过路小园的手把糖送给慕岁白。
可慕岁白并不喜欢甜食。
喜欢吃糖的是应言。
应言从四岁就开始被慕岁白抚养。慕岁白并不懂得如何哄孩子,只会用最老套的手段——给糖。
应言还在的时候,慕岁白身边从来多带一个储物袋,放满留着哄应言的各种各样的糖。
不敢让***吃来历不明的东西,慕岁白拿走松子糖,却鬼使神差地没有处理掉。
时间转眼过去十年,路小园长到十九岁,修行略有小成。
待到开春,慕岁白便命路小园外出历练。
一年后路小园平安归来,一同到来的还有慕岁白的师弟岑雁海,以及一个名叫蓝英的十五岁少年。
路小园在外面与其他修士发生争执,岑雁海凑巧遇见,认出这个师侄之后便帮他解了围。
至于蓝英,原是大户人家的公子。仰慕修士风度翩翩,偶然与岑雁海相识,起了随他修行的心思。
岑雁海无心收徒,然而蓝英百般央求,令他不忍一口回绝。听蓝英说想学剑术,便带他来慕岁白这里碰碰运气。
慕岁白无可无不可,看在师弟的面子上,点头答应收徒。
蓝英似乎有些不乐意,岑雁海只说他是小孩脾气,认生,让慕岁白不要介意。
岑雁海劝说过几次之后,蓝英也终于同意拜慕岁白为师。

反派魔头的白月光师尊慕岁白方来免费阅读

慕岁白收应言和路小园的时候,点头就算数,拜师茶也没让他们敬,并不讲究那些虚礼。
轮到蓝英,岑雁海却提议,热热闹闹办一次拜师礼,广邀亲朋故友,召集天下修士前来庆贺,才不辱没慕岁白现在的身份。
慕岁白觉得没有必要,但岑雁海一再坚持,他也不好扫了师弟的兴。
岑雁海便留在传玉境,忙里忙外操持拜师礼。
然而就在拜师礼当天,路小园突然不知所踪。
慕岁白当即中断拜师礼,匆匆外出找寻。在传玉境北一座雪峰峰顶,发现一个已经被破坏的阵法,一个遭到阵法反噬渐渐化为一滩脓血的魔修,以及身躯被阵法吞噬,只余虚弱残魂的路小园。
传玉境屏障未破,不知这魔修是如何混进来的。
另有一个陌生男子站在魔修身边,墨发貂氅,发上簪一枝鲜艳红梅,左手托着瑟瑟发抖的灰松鼠,右手指尖轻轻绕着路小园微弱的魂魄。
一眼看出男子也是魔修,慕岁白拔剑便刺。
容貌平平的男人笑了一笑,后退半步,便如松烟般随风雪消散。
慕岁白还未收剑,头上发髻一松,已被抽去发簪,青丝如水滑落两肩。
一朵红梅被别在耳后,风一吹,和雪片一起落在发上。
男子飘然远去,慕岁白回过神来转身追赶,却在雪峰下发现了虽然饱受惊吓却平安无事的灰松鼠,和被它小心翼翼护在怀里的路小园的魂魄。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灰松鼠也说不清。它只知道它和路小园突然被魔修袭击,是后来那个古古怪怪的魔修救了他们。
慕岁白回去,却闻见了一股刺鼻的恶臭。他离开这一会儿,拜师礼的现场突然闯入一只墨鱼精,见人就喷吐腥臭无比的墨汁。
众人围攻墨鱼精,突然出现一个自称名叫方来的魔修,笑着说了句自家宠物顽皮,就这么大摇大摆的把墨鱼精带走了。
事已至此,拜师礼是彻底完蛋。
慕岁白送走宾客,闭关七日稳住路小园的魂魄。
再出关,传玉境终年白雪皑皑的庭院,被人栽满了红白梅花。墨汁弄脏的地方也早已清理干净,再无半点异味,只有清幽的阵阵梅香。
慕岁白愣了愣,旋即心中便升起怒火和后怕——有外人擅自进出,他竟然毫无察觉!
仔细检查过整个传玉境,慕岁白发现,阁里少了他往年存下的糖。
蓝英被人摄走一魂,终日浑浑噩噩。岑雁海下落不明。
传玉境北雪峰下的霜剑林里,慕岁白找到了岑雁海。他和蓝英丢失的一魂一起中了幻术,在密林中无穷无尽地兜圈子,已经过去好几天,一人一魂都显得狼狈不堪。
黑发黑氅的魔修手里捻一枝红梅,唇也艳如红梅,坐在霜剑林外的石碑上,用梅花接飘落到面前的雪。
慕岁白走近,发觉对方脸颊微微鼓动,正含着一粒糖。
发现慕岁白,对方也转头看过来。
慕岁白道:“方来?”
方来应了一声,扬手丢来一物。
慕岁白接住,正是他被拿走的束发玉簪。再抬头望去,方来又已飘然无踪。
岑雁海无恙,蓝英一魂归体之后,接连做了半个月噩梦,其它没有大碍。
庭院之中那些红梅,慕岁白将它们砍掉,稍不留神,又被种了更多。
慕岁白头疼不已,相信方来就是故意找他麻烦。
慕岁白始终没有抓住方来,对方救过路小园一命,他也无心赶尽杀绝。
魔修方来恶名渐渐传扬,今天他杀了某修士,明天又在哪里残害了一方百姓。
这些慕岁白一概不知,他在境中专心教导蓝英。
再听到方来的名字,对方已经是恶贯满盈的大魔头。数位同道联袂登门,请他出面主持除魔大会,率领一众同道共同缉拿诛灭方来。
慕岁白愣了一瞬,抛去杂念,同意帮忙,却拒绝了统帅之位。最后由岑雁海出面,以同门师弟的身份代替慕岁白发号施令。
终于,众人将方来困在玉泉山南。
事有凑巧,有散修***求助。百里之外,共有魔修一百四十八人占据数座城池,准备用七万七千名普通百姓的性命炼成四十九件魔门法器。
接到消息,慕岁白即刻动身前往。其他修士留在玉泉山南,继续对付方来。
两日后,慕岁白孤身一人与一百四十八名魔修血战,戮尽敌手,破坏四十九处血炼邪阵,最后力竭而亡的消息,震动了仙魔两道。
消息传来的同一日,晚间子时。已经在玉泉山南被围困数天的方来突然发难,强行突围,击伤数名仙修之后逃脱,但他也同样身负重伤。
——
玉泉山有玉泉宗,依靠山中玉泉泉眼灵脉***,门下仅有***十数人,是个名不经传的小宗门。
慕岁白分明记得自己已经战死,恢复意识,却变成了这玉泉宗里一个十三四岁的普通***。
仿佛是他魂魄离体,附在了这小少年身上。

小编推荐理由

反派魔头的白月光师尊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