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君离家出走了 (顾恪凌然)
剧情君离家出走了                (顾恪凌然)

剧情君离家出走了 (顾恪凌然)

分类: 耽美小说时间: 2021-01-12

小说介绍

顾恪凌然小说————剧情君离家出走了 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躺在南墙上看星星所著,讲述了戏精穿书作者受X腹黑重生主角攻某男频大大顾恪穿书了,还特倒霉地穿成了自己小说里除了有钱肉厚就一无是处

顾恪凌然小说简介

一阵又一阵的疼痛以腹部为中心、犹如滚滚江水不断地席卷他的大脑神经,将顾恪活生生从美梦中拽醒过来。还没等他睁开眼睛,他胸口一重,被人***地一脚踩住,轻蔑的声音从顾恪的头顶上飘来:
“果然是玄清派的废物,这么菜。”
顾恪此刻疼得说不出话来,混沌的脑袋缓慢地运作着,玄清派?啥玩意儿?是他文中的那个天下第一派吗?
他勉强睁开一条缝,透过缝,却只能看到一片红色。
“师弟,注意轻重,别弄死了。”只见那片红色动了动,一只手伸过来探了探他的鼻息,冷冷地道。

顾恪凌然全文阅读

踩住他胸的人轻哼:“放心,死不了。”
眼前之景让顾恪大脑短暂性当机,他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直愣愣地对上红衣人。四目相对,那人明显愣了下,然后抬手给了顾恪眼睛一拳。
顾恪被忽然挥过来的拳头直接打蒙了,捂着眼睛疼得龇牙咧嘴:该死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应该躺在舒适的大床上睡觉吗?这个两人是谁?就算是做梦也不带这么痛的!
“突然睁眼,想吓死我啊!”蹲下的人说着,一把揪住顾恪的头发,顾恪被迫仰头看着他。
要是可以,顾恪巴不得吓死眼前的人,不过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他忍着眼睛的疼痛,打量着周边陌生的环境,他现在似乎在一条狭窄的小巷中,眼前的两人看着约莫十七八岁的样子,两人皆是一身显眼的古装红衣,胸口写着大大的雷字。
此时踩着他的那人一身腱子肉,看着拳头顾恪都能想象被捶一拳有多痛,至于蹲着的这个师兄却跟瘦竹竿差不多。
“嘿,莫不是傻了吧?”腱子肉好奇地道,弯腰抬手在顾恪眼前晃了晃。
“师弟,你想什么呢,这凌然不是玄清派出了名的二愣子吗?”瘦竹竿嗤笑道。
凌然?玄清派,还有眼前红衣上大大的雷字,顾恪被这些信息砸得头晕眼花:该死的,这怎么跟我现在连载的那本玄幻小说里的设定很像?莫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几天理剧情以至于做梦都把自己带进去了?
“啪!”顾恪一巴掌拍掉晃得他头晕的手,拽了拽踩在自己胸廓上的那只脚,哄小孩一样道:“乖,一边凉快去,别扰乱你作者爸爸的思绪。”
腱子肉愣了下,不仅没有抬起脚,反而在顾恪的***又踩了踩,好笑道:“叫谁一边凉快去呢?玄清派的,看清楚现在的情况。再说就你那脑袋,能考虑出什么玩意儿?”
顾恪疼得倒吸了口凉气,登时就想破口大骂。不过转念一想:我与梦里的角色计较什么?看他们这个样子,就是典型的小炮灰,指不定下一秒就和阎王爷见面了。
如此一想,他竟然生出几分怜悯来,怒火也消了,笑道:“小伙子,脾气别这么暴躁嘛,随意辱骂他人是不对滴。我这脑袋虽然不灵光,但也终究是写到了六七十万字了嘛,要不是卡在你们雷音派掌门那档子事上,我这几天应该也能搞出几万字了。正好今天梦到你们,帮我理理呗。”
面对顾恪期待的眼神,腱子肉一脸见鬼的表情,仿佛在看神经病一样,瘦竹竿脸色也不是太好,却是扯着嘴皮笑了笑,道:
“哪档子事?”
顾恪指了指自己胸口的那只脚:“要不先换个***?”
说完,看着腱子肉蹦出一脸的杀气,顾恪立马老实躺着了,这梦也不知道啥时候醒,得赶紧问,说不定这就是我潜意识的***。
“就是你们掌门平时有没有什么特殊的爱好,比如。”
话还没说完,顾恪就被贴着脸冰冷的金属触感给吓僵了舌头,一身冷汗都出来了。
“你说什么!”腱子肉不知道何时拔出了剑,若不是瘦竹竿拦着,估计顾恪此刻身上已经被戳了几个血窟。
“师兄,你拦着我作甚,这小子竟敢这么污蔑掌门,今天我非得给他点颜色瞧瞧!”
冰冷的剑看得顾恪一激灵,他全身寒毛迅速立了起来,我丢,这么***?谁说这是梦的?拉出来捶死!
他赶紧歪头看向瘦竹竿,大哥,你稳着点,一定要拦住这个疯子!
似乎感受到了顾恪求救的信号,瘦竹竿微皱眉头,对腱子肉道:
“别用这把剑,太明显了,换一把。”
顾恪瞪大眼睛,一口气堵在胸口。
“喂,喂,两位,等等......等下!”眼看着腱子肉又掏了把剑出来,顾恪急忙大叫。
“等下?晚了!”腱子肉冷笑,一把拔出剑。
我丢,顾恪已经来不及多想,急忙大叫:“我知道《玄天录》在哪里!”
但是腱子肉置若罔闻,手中的剑直逼顾恪的喉部。
顾恪瞬间大脑一片空白,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许久,预期中的疼痛却没有如约而来,顾恪忍不住睁开眼睛,就见那把剑离他的喉咙堪堪只有一厘米的距离。
“你刚才说什么?”腱子肉冷声道。
果然,一提到《玄天录》就没有人不心动的,好歹是他笔下最强的***。
顾恪艰难地咽了咽口水,颤声道:“大哥,能先把剑拿开吗?”
腱子肉眉头轻挑,剑往上提了几分,却依旧直指顾恪的喉部,道:
“说不说?”
能说吗?说完你直接给我一剑,然后和阎王爷在地府相约。
“说,当然说。不过这么重要的消息,你确定要我就这么说了?”顾恪一边***着,一边悄无声息地往移了移脖子。
瘦竹竿的眼睛转了转,质疑道:“小子你莫不是在诓我们?连我师尊都不知道《玄天录》在哪里,你这个小毛孩又怎么知道的?”

顾恪凌然免费阅读

那不简单,我自己设定的呗。顾恪一边在心中嘀咕着,一边笑道:
“你师尊不知道,又不代表我不知道,你不知道有个东西叫机缘吗?”说着,他又忍不住添了一句,“我向来机缘都比较好。”
“我看你是欠揍的机缘比较好。”腱子肉冷哼,手里的剑又一次对准他的喉咙,“到底说不说?再给我耍嘴皮子,我直接戳穿你的喉咙。”
顾恪咽了咽口水,装作很不在乎地道“你戳吧,就让我带着这个***去地府。”
腱子肉显然被他这样***的样子给点燃了怒火,手中的剑一歪向顾恪的肩膀刺去,轻笑道:
“好啊。”
顾恪心一紧,我丢,玩脱了!
“啊!救命!”他不由破声大叫,恐惧地闭上了双眼。
“叮!”刺耳的撞击声***着耳膜,顾恪只觉得耳边一阵寒气,脸部刺痛,剑***地扎在地上。
完了,我是不是嗝屁了?
顾恪悲催地想着,忽然觉得身上一轻,***上的***感没有了,整个身体就像是在云端一样。
得,真的嗝屁了。
“该死!是谁,有本事给我出来!”忽然腱子肉的一声怒喝,将顾恪已经遨游天际的思绪拉了回来,他惊讶地睁眼,只见腱子肉捂着不断涌出鲜血的右手,凶神恶煞地四处环视。
小巷中回荡着腱子肉愤怒的声音,却没有任何的应答,只有腱子肉肩膀上的伤提醒着他们,这里还有第四人。
“既然来了,何不亮身,这样躲在暗处偷袭人,与卑鄙的魔修有何区别!”瘦竹竿警惕地环顾四周,冷哼道。
他说完,四处极其安静,依旧没有应答。
对于这样的场景,顾恪不由微皱眉头,仔细回想着剧情,想要猜出来人。原谅他的记性,写到后边,他实在有点记不住前边的发展了。
正当他想着的时候,忽然听腱子肉一声冷哼:“故弄玄虚。”,抬起脚就向他踹来。
年轻人,你不讲武德!
还没有站稳的顾恪根本来不及躲,眼见着又要挨一脚的节奏。但就这时,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一颗石头,***地打在腱子肉的小腿上,腱子肉登时痛得五官都挤在了一起。
“哪来的两只麻雀,叽叽喳喳地还让不让人睡了?”
慵懒的声音从墙头传来,顾恪猛然抬头,只见一个锦衣男子搭着两条纤长有力的腿坐在墙头,背光下看不清楚他的长相。夕阳的余晖洒下,他整个人沐浴在光辉中,手上抛着一块小石子,不用说,刚才那石头就是他扔的。
“你是何人?”瘦竹竿跑过去扶住腱子肉,问。
顾恪看着来人将两人的注意力引走,慢慢地退向墙角,伺机***逃跑。
来人随手抛去石头,打了个哈欠,手枕着头,淡淡地道:“沐昀,一个被吵醒的可怜人。”
“我看你是想找死!”腱子肉怒道,提着剑越起向沐昀攻击而去,显然,刚才被偷袭的那两下,让他觉得颜面无存。
就在顾恪以为即将要发生一场***的打斗时,那个沐昀不知何时掏出一把***,以刁钻的角度刺向腱子肉的膝盖骨,故作疑惑地道:
“不知现在算不算找死?”
刚才还气势冲冲的腱子肉,此时单膝狼狈不堪地跪着。
看着腱子肉狼狈的样子,虽然不知道这个对方是敌是友,但是顾恪莫名地觉得有点爽,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沐昀是谁?我书中有这号人物?
顾恪很是怀疑人生,还没等他多想,就觉肩头一重,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搭在他的肩上,沐昀的脸瞬间在他眼前放大。
这个家伙什么时候下来的?
还不等他多想,就见瘦竹竿拿着剑向他这边冲过来。
顾恪惊讶地瞪大眼睛,想要躲开,整个身体却被沐昀放在他肩膀上的手死死地按住。
顾恪瞬间慌乱起来,开始剧烈地挣扎:这个家伙是打算站在这里当靶子吗?他可不想奉陪。
却只见沐昀嘴角轻挑,笑道:
“抓稳那棵树。”
嗯?顾恪一脸迷茫。等他明白过来的时候,已经被那个沐昀像扔抹布一样,甩在空中,直直地撞向墙角的那颗歪脖子树。
大哥!你到底是来***的还是来救人的?

小编推荐理由

剧情君离家出走了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