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与誓皆逝(许铭柴邱岩)
时与誓皆逝(许铭柴邱岩)

时与誓皆逝(许铭柴邱岩)

分类: 灵异恐怖时间: 2021-01-12

小说介绍

许铭柴邱岩小说————时与誓皆逝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银时千秋所著,讲述了【两攻争一受】文艺学神攻×忠犬年下攻×病弱内向受(BE结局)许铭给予了位伽伊关心和陪伴,柴邱岩给予了

许铭柴邱岩内容介绍

五彩斑斓的灯光打在昏暗的房间里,每个人手背上的荧光图章发出荧绿的微光。
一个喧闹绚丽的空间,仿佛将世俗与偏见都隔开了一样。柴邱岩最喜欢待在这种地方了吧,这种只属于gay的地方,只有跨越性别的爱,没有什么糟心的约束。
“这里挺有趣的啊!” 楚晗把手轻轻搭在了柴邱岩的肩上,柴邱岩没有说什么,楚晗沉默了一会便继续说,“邱岩,身为哥哥我不反对你喜欢同性,但是你要知道,这条路不好走。现在你还小,我还可以在爸妈那边帮你瞒几年,以后总有一天是瞒不住他们的,到那时候……”
“哥。”柴邱岩打断了楚晗的话,“我有点累了,先回家吧。”
刻意的逃避表现得很明显,但楚晗并没有生气,而是选择了包容。

时与誓皆逝许铭柴邱岩全文阅读

柴邱岩是楚晗看着长大的,从小到大柴邱岩都属于那种喜欢直面困难,从不逃避的孩子,算是个过于正直的傻子。那个热血少年选择了逃避,可笑的是他并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仅仅是因为与大多数不同而已。
兄弟两人走出了gay吧,柴邱岩心里的重量稍稍地减轻了一些。
“哥,谢谢你。”柴邱岩的眼睛盯着地面,双手插着裤兜,看着十分不自然。
不是因为啥其他原因,是因为两个大男人而且还是亲兄弟,真诚地说出这种生分的话真的很尴尬。
“哈哈哈,行了,你小子居然也会不好意思啊?”楚晗看见柴邱岩那尴尬的样子,心里居然有些释怀。
楚晗摸了摸柴邱岩的脑袋,“没事,挺好的。以后就按自己的想法活吧,哥能帮得上的一定帮。”
柴邱岩笑了笑。
“哥,你老担心我。”柴邱岩也摸了摸楚晗的脑袋,“你总告诉我要遵守自己内心的想法,不做父母的工具,而你自己却像工具一样活着……哥,累了就歇歇吧。”
“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啊……”楚晗无奈地笑了笑,“我这个工具已经被驯服地连反抗的想法都没有了。我现在就希望你别和我一样就行。”
“哥,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按自己的想法活着的。”
两个人在街边走着,月光和路灯照在地面上和周边店铺上绚丽的彩灯一起点亮了黑夜的城市。
熙熙攘攘的人流在前方围堵在了一起。
“前面怎么了?”楚晗皱了皱眉。
“不清楚。”柴邱岩挠了挠后脑勺,“大概是碰瓷的?”
两人慢慢走进了人群。
是一个晕倒在地的少年,看上去不是碰瓷。
“邱岩!”楚晗只是叫了一声柴邱岩的名字而已,柴邱岩就瞬间明白了楚晗的意思。
楚晗轻轻将少年翻转过来,让少年平躺在地上,然后跪在地上不断地在给少年做心肺复苏。
柴邱岩打了急救电话并且疏散了人群。
因为在市中心附近,所以救护车很快就赶到了。
“是病人家属吗?”一个身材高挑的年轻男医生走了过来。
“我们只是路过,和他不认识。”楚晗起身把少年交给了医生。
医生点了点头,就和其他几个医生配合着将少年抬进救护车里。
事情发生得很突然,好在结束得也快,救护车开走了,楚晗和柴邱岩 还是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继续边散步边聊天。
后天柴邱岩就要进学校军训了,楚晗一路上还买了些日用品和一些零食,生怕弟弟在学校里过得不好。
另一边,那个被楚晗和柴邱岩救了的少年也已经醒来。
“你醒了?”于子凡手里拿着少年的检查报告,表情有些凝重。
“于医生……我怎么了……”少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躺在医院里,想努力回想却想不起来什么。
“你在街上晕倒了。”于子凡坐在床边,“位伽伊,你的监护人到底什么时候可以来一次医院?”
“我再去问问……”少年的声音很轻,却让于子凡挺得生气。
“你都病成这个样子了,你的父母还不来医院,他们究竟还是不是人啊?”于子凡的语气急了许多,“我就和你说清楚吧,你现在的情况很危险,需要尽快手术治疗,否则真的会有生命危险的!”

“……”少年沉默了许久,“他们不会管我的……”
位伽伊心里再清楚不过了,父母离了婚之后双方都有了新的家庭,而他只是一个被抛弃掉,无关痛痒的存在。
“好好休息吧,如果可以的话让他们来一趟,实在不行的话我再想办法……”对于这个可怜的孩子,于子凡心里全是心疼,但是自己也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帮他,只能干着急。最后还是留下一句话,然后离开了。
位伽伊拿起手机给母亲打了电话。电话接通了,“妈。”
“有什么事?”
“你可以来一趟医院吗?我的病情加重了,医生说要做手术……”
“我哪有时间啊?公司事情太多了,而且我还要带我女儿,没空,找***去吧。”
电话被挂断了。
位伽伊给父亲打了电话,电话一直没有接通。
病房里很安静,静到只有电话***,位伽伊突然想到,自己已经六年没有见过父亲了。
位伽伊看了看自己的手臂,上面全都是密密麻麻的针眼。
“明明已经很努力地在治病了……”位伽伊无力地躺着,静静地看着半瓶生理盐水输进自己的身体。
来电***突然响了。
不是父母的来电,是许铭打来的。

时与誓皆逝许铭柴邱岩免费阅读

“哥,怎么了?”位伽伊接通了电话。
“伽伊,你现在在哪里啊?”许铭手里拿着一张表格在位伽伊家门口敲了半天的门。
“我……我在画室画画……”位伽伊撒了谎。
“好吧。学校说身体不好的学生,可以不用参加军训,但是要填表格,还要医院开一张证明,等你回来了来找我填表格吧。”许铭交待清楚了事情。
“嗯,好,谢谢哥。”
“没事,不用谢。回来了记得给我回电话。”许铭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位伽伊抬头看了看输液架上挂着的几大袋药和生理盐水。
自己撒了谎,不想让许铭知道自己的病情加重了,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去圆谎。
于子凡那边。
急诊科的医生李敬逸和同事换班之后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跑去了心内科诊室找于子凡。
李敬逸才刚打开门和于子凡对视几秒,于子凡就开始条件反射般地开始准备去抢救病人。
“凡哥!没有病人!”李敬逸拦住了于子凡,还顺便拍了拍他的肩,“你太紧张了,放松些。”

“你个急诊科医生,我看见你怎么能不紧张?”于子凡苦笑了一下。
“咋了?又开始拿我科室说事儿。”李敬逸也笑了笑,“你还得感谢我是急诊科医生呢。”
“哎呦喂,发生什么了这么嘚瑟?”于子凡以开玩笑般的口吻说。
“今天我看见楚晗了,你那个严重先天性***病的病人就是他救的。”
“?!”于子凡的态度瞬间被刷新了,身体仿佛被控制住了一样,想动却动不了,想开口说话却什么也说不出口。
“你别激动啊,也有可能只是长得像楚晗而已,他看见我了没认出来我。”李敬逸没想到于子凡的反应会这么大,所以只好给他把丑话说在前头,以免找不到楚晗让他太过失落。
于子凡的声音有一丝颤抖,“我要去找他……”
“喂喂喂!冷静点!你这要去哪里找他啊?”
“我这么可能冷静得下来?大三那年他突然消失,电话也打不通,八年了,一点消息都没有……”于子凡的眼眶微微泛红。
“都八年了,说不定人家早就放下过去开始新生活了。你也别太执着于过去,考虑一下未来不好吗?”李敬逸从纸盒里抽了几张餐巾纸递给于子凡,“别忍了,哭吧。”
“谁要哭了……”于子凡把眼泪憋了回去,“我找他问清楚!”
“什么线索都没有,你怎么找他?”
“既然他在这个城市,总能有办法找到的。”于子凡拿起手机和一大堆单子就走出了诊室,“我先去看看我的病人。”
于子凡走进了位伽伊所在的病房。
“伽伊?”于子凡看位伽伊的状态不太好,于是摸了摸他的额头。
发高烧了。

“唔……于医生……我想出院……”位伽伊断断续续地说着,“哥……不能让哥知道……我要出院……”
“伽伊,你烧糊涂了 ……”于子凡只能轻轻安抚着位伽伊,“药物的副作用而已,正常的,别怕。”
于子凡赶紧打了电话给李敬逸让李敬逸拿退烧针过来。
给位伽伊注射完退烧针之后于子凡摸了摸位伽伊的头,“别怕,没事的。”
“医生……可不可以……”位伽伊的眼泪滑落到了枕头上,“可不可以……不做手术啊…… ”
“小朋友,你现在情况真的很危险,不做手术后果很严重!”李敬逸抢救过位伽伊,位伽伊的身体情况他也大概了解一些。
“伽伊,我和李医生都不会害你的,联系一下家人商量一下手术的事情好吗?”于子凡试图用温柔的语气安慰到位伽伊。
“可是……手术失败了怎么办……那样我就……再也……再也见不到他了……”
位伽伊的脑子里浮现出了许铭的样子,从小到大自己眼中的许铭都重叠在一起,最后泪水模糊了视线,心痛到快要窒息。
平时再难受都忍着不表现出来,可是发了高烧神志不清的时候还是暴露了……
 


 
时与誓皆逝

小编推荐理由

时与誓皆逝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