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准暧昧(青禾文宁)
不准暧昧(青禾文宁)

不准暧昧(青禾文宁)

分类: 科幻奇幻时间: 2021-01-11

小说介绍

青禾文宁小说————不准暧昧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讨酒的叫花子所著,讲述了为了事业和钱途,青禾跟自家老板结婚了。老板xinggan成熟且多金,身段一等一,腰细腿长,哪哪儿都不

青禾文宁小说简介

西城。
最近的天气阴凉,太阳隐进了厚云层里,到处都昏沉而压抑,远方灰蒙蒙,似有薄雾笼罩,城市另一边的高楼笔直入云,密密麻麻的建筑物与环境清雅的江庭对比鲜明。
——这里是富人区,临近二环,靠河,地势广阔且风景好。
东面的独栋别墅里,二楼卧室,折腾了***上的青禾还没起床,完全没有要出去的意思。
旁边的窗帘拉开了一半,正好远离床头这边,她侧躺着,小半截白皙匀称的背都露在外面,纤细的腰肢半遮半现,***分明的脊柱沟沿进了灰色的被子里,隐隐可见凸凹有致的身材线条。

不准暧昧全文阅读

从昨晚到现在,原本干净整洁的房间变得有点乱,衣服和裙子随意堆叠在床尾,桌子上的瓶瓶罐罐东倒西歪,地上还有杂七杂八的玩意儿,甚至有一张宽大的白色浴巾。
另外那个当事人已经在楼下,不在房间里,大清早就起了,到现在都没进来过一次。
北面浅灰色墙壁上挂着一个简约风格的复古时钟,此时正好指向下午四点整。
青禾早就醒了,只是不想动,便这么一直躺着。
秒针一圈圈转动,外面天色愈加阴沉,房子中的光线越来越差差,窗外的世界像染上了浅灰色,当分针指向“Ⅵ”时,她这才缓缓睁开眼睛,彼时已是傍晚黄昏时候。
疲惫是席卷而来的浪潮,经过了那么久都未能平歇。这阵子在杂志社赶工实在是太累,歇了一夜都还是比较乏,青禾整个人就像是被抽空了气的袋子,软软地贴合在床上,无骨似的。
许久,应当是缓过神来了,她这才坐了起来,将薄被捂在胸口的地方遮挡住,两条白细的长腿斜伸出来,随意踩在木质地板上。
推开被子,随便拿了件宽松的白衬衫,光着脚进浴室洗澡。
白衬衫不是青禾的,是房子主人的衣服。
这栋房子的主人是青禾的新婚妻子,就是昨晚在这里与她共度***的那个,也是她的顶头老板,姓文,叫文宁。
这是她俩结婚的第二个月,文宁头一次回来,之前都在国外出差。
两人是领了证的合法妻妻,认识好几年了,关系还可以,虽然感情不深,但结婚都是双方自愿,即使是各取所需,可也名正言顺。
昨天文宁回国还是青禾去接的机,之后回到家,有些事发生得自然而然。
她俩也不是第一回这样,没什么好在意。
青禾都没往地上看一眼,完全不在乎,进了浴室放水泡澡,躺在浴缸里一动不动,勉强放松下来。
这个星期的工作强度大,连着熬了几天夜,现在终于可以不管那么多,接下来的大半个月会轻松不少。有文老板挡在前面罩着,她这个走后门的员工也能稍微松口气,不至于混得太惨。毕竟跟对方结婚就是为了工作和钱,能跟着沾光就沾点,走走捷径也不是不可以。
思及此,她乏累地合上眼睛,掬了捧水浇在锁骨那里。
水温较高,有点烫。
浴缸里的水放得太满,轻微晃动一下,里头的水就会溢出来,周围的地面都湿哒哒的,到处都是水痕。
也许是最近的事情过于繁杂,青禾脑子里还是有点乱,忍不住想去那些乱七八糟的过往。
她跟文宁结婚并不是冲动而为,相反,是深思熟虑过后才领的证,而在此之前,她俩只能算是见过面,至于为何会走到搭伙过日子这一步,还得从一个不算意外的意外说起。
那天晚上有个共同好友生日,她们都去了朋友那里参加聚会,两个人都喝了酒,醉醺醺的,散场那会儿文宁提出可以顺路送青禾回家,青禾没拒绝。后来等司机把车子开到老房子楼下,青禾假意客气,要请人上去坐坐,没想到一向讲究的文宁竟然同意了。
上去后的事既在意料之外又水到渠成,文宁在老房子夜宿***,她俩的关系从此变质。
再之后的一切都来得突然,双方都对此不挑明,但又默契地纵容下去,这种不清不楚的关系维持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直至年前青禾进了文宁的时尚杂志社,这才有了更进一步的发展。
文宁是有钱人,名下有好几家公司,她是大老板,青禾这个关系户则是她的秘书之一,没实权没发话权,平时没事就泡咖啡端茶,要么就帮忙接个电话或整理文件,不仅清闲还很挣钱,税后工资两万多,别人有的待遇亦应有尽有。
成年人的世界也复杂也直接,有时候不必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文宁不是那种会乱来的人,青禾的圈子也算干净,你情我愿的“交易”还是挺公平。
等到她们都足够了解对方,结婚又成了另一种不错的选择。
文宁今年29岁,事业有成,已经到了该稳定下来的年纪。她不需要联姻,自身实力够强,门当户对的另一半反而是种不必要的阻碍,找个合心意的人才是更好的选择。
青禾呢,25岁,家境普通,早前是玩乐队的,算是歌手,兼职搞音乐太烧钱,于是就给自己找了个有后台的赞助商。
于她俩而言,感情都是其次,在一起就是活在当下,各自满意就行。
想到这儿,青禾拧了张湿帕子捂脸上,一条腿从水中伸出搭在浴缸边缘,半仰躺着。
她是个不会着眼以后的人,做事向来不留余地,将来的路到底要怎么走,会发生什么,她压根没想过,一直都是走一步算一步。
文宁挺好的,是个不错的搭伙人选。
不冷不热的天泡澡最为***,浑身的疲劳都被温水带走,一趟就是半个小时。
泡得差不多了,青禾随便洗了洗胸口那儿,然后站起身来。
才这么短的时间,外头的天空已经彻底黑沉,夜色是压在上方的樊笼,将所有事物都束缚在其中。

不准暧昧免费阅读

青禾光着脚踩在冰凉的地上,随手扯了张干毛巾擦身子,刚抹了把脸,墙外传来轻微的响动。
是开关门的声音,有人进来了。
除了文宁,还会是谁。
她顿了一下,随即继续动作。
方才在床上有被子盖着看不见,现在整个人都暴露在灯光之下,她小腹左方的纹身就完全显现出来了,是一支风信子刺青,没有颜色,又丧又颓的样子,萎靡而低垂。
她右手手臂上还有一个臂环纹身,是一串字母,看着像是一句法语,但行迹过于潦草张扬,看不出究竟纹的什么,总之呈环状圈着白细的手臂。
擦干身上的水,不慢不紧地穿上白衬衫,青禾这才出去。
由于是在家里,文宁也不是外人,她便没那么拘谨,大大方方的,有件遮身的衣服就行。
文宁比她高一些,衬衫不够合身,上面有两颗扣子没系,领口处松垮垮,露出内里冷白的肌肤,反倒别有一番轻熟风情。
青禾不会在乎这些,边擦头发边开门出去。
对方正在等着,像是料到她已经起来了,还端了杯热咖啡上来。
听到开门的声响,这人转身看过来。
明年就要三十的文宁长着一张标准的冷淡厌世脸,直发及腰,身高一七五,腿长腰细,鸦青色的裙子将她的身材曲线都勾勒出来,颇有高级感。
她没化妆,什么都没涂,皮肤却很好,脸上连细纹都没有。
见到青禾出来,这人的反应不大,眼皮子都没动一下。
还是青禾先开口,不甚在意地问:“不去杂志社?”
“没什么事,不用去。”文宁淡声回道,并未过多解释。
青禾没所谓地哦了一声,其实不是很关心这个,对方是工作狂,她随口问一句而已,不去就不去呗。
她过去端起咖啡喝了口,一面揉搓湿润的发尾一面又问:“法国那边如何了,顺利吗?”
两人昨晚都没什么言语交流,也就现在能聊几句。
关心的话说不出来,太违心,走个过场问一问还是很有必要,不管怎么说都是同床共枕的女人,情义不至于微薄到漠不关心那种程度。
文宁还是那样,平静地说:“顺利,合同已经签了。”
青禾偏头望去,“那恭喜了。”
文宁嗯声。
接着聊了些别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话,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
青禾是主动找话的那个,大抵是心里的烦乱还没平复下来,不够冷静,她忽地无心问:“听说你跟连助理一起去了歌剧院,表演怎么样?”
文宁没应答。
过了一会儿,这人才说:“还可以,人不多。”
青禾没往心里去,一点都不在意,抬手拢了拢背后的湿发,不再刨根问底,点到即止。
动作时,衬衫往上走了一小截,笔直修长的腿更加惹眼。
文宁垂下眼眸,视线不着痕迹地掠过。
她浑然未觉,蓦地想到了什么,说:“文老板,我明天上午要出去一趟,能准个假吗?”
文宁问:“有什么事?”
青禾漫不经心地推开柜子翻找衣物,背对着这人拉了拉衬衫领口,半是正经半是意味深长地说:“见***……”

小编推荐理由

不准暧昧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