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糟心的重生(林晚照秦特)
我这糟心的重生(林晚照秦特)

我这糟心的重生(林晚照秦特)

分类: 科幻奇幻时间: 2021-01-11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林晚照秦特,我这糟心的重生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别人重生再没金手指,起码能重回青春。林晚照看着镜子里平滑的皱纹,灰白的头发……林晚照轻轻吁口气,好在

林晚照秦特小说简介

锅铲熟练的翻炒着铁锅里的白菜,火候差不多时淋入香醋,林晚照一手握住铁锅锅柄,一手从碗架上拿个老式旧瓷盘,盛菜入盘。
刘爱国端菜到外间餐厅桌上,林晚照快刀切了一盘松仁小肚,蒸屉上热着的馒头揭出来,去了蒸屉,下头锅里煮的是热腾腾金澄澄满屋香气的小米南瓜粥。
饭菜上桌,刘爱国见有荤菜,起身去碗柜拿了自己打的散装白酒,问林晚照,“你喝不喝?”
林晚照也爱喝两口,瞥眼放白酒的白塑料壶,“别喝这个了,明儿我给咱买两瓶好酒,这酒都是勾兑的,忒次。”
“哪儿次了?多少年都是喝这散酒。”刘爱国便拿了一只酒杯,就着松仁小肚,自斟自饮,乐呵呵的喝了起来。

我这糟心的重生林晚照秦特全文阅读

喝白酒的是个一两的白瓷小酒盅,刘爱国总能嗫出“滋儿滋儿”的声音,可见喝的有滋味。
对老头子来说,能在晚上就着好菜喝两杯散酒就是好日子了。
以前,林晚照也这样想。
其实,她现在仍这样想。
真的是好日子。
她的屋还在,她的院还在,她的地也在,她还不需要手心向上跟人要钱花……重要的是,她还没有做下散尽家财给孝子贤孙的蠢事——
怎么不是好日子?
现在,眼下,此时此刻,就是最好的日子!
刘爱国刚斟满一杯酒,林晚照心境激荡,急欲寻个发泄途径,她伸手将酒劫了去,仰头自己干了!一股熟悉辛辣热气自咽喉直烧肺腑五脏,烧的林晚照神清气扬,好不痛快!林晚照啪的将酒盅往桌上一撂,大赞一声,“好酒!”
刘爱国哈哈大笑,“刚还说不喝,我就知道你忍不住。”自己向餐桌下层一摸,又摸出一只小酒盅,夫妻俩边吃饭边喝酒,一顿饭下来竟喝去小半斤。
饭后,林晚照收拾碗筷餐桌,刘爱国晃晃塑料壶,惬意的眯了眯眼,“明儿还得再打二斤。”
“别打散酒了,咱明儿去超市买好的。”
“这酒不好你也没少喝。”刘爱国依旧把酒壶搁旧碗柜,倒是说,“你要去超市,定几箱好些酒,孩子们过年走亲戚用。”
“这你别管。”
冬日夜长,人老觉少,两人也没搓***玩儿牌的嗜好,刘爱国洗漱后早早***,打开电视看新闻。林晚照从浴室拎出大半桶热水,水微烫,林晚照放在地上,脱了袜子,泡脚。
“怎么用桶洗脚?”这红塑料桶平时都是洗衣服晾衣服使。
大半截小腿一起浸在热水里,初时有些热烫,但很快热水从毛孔熨透肌肤,浑身的乏意都被这暖热逼了出来。林晚照闭着眼睛,“泡脚还是这桶好,深,泡的***。”
刘爱国“啧”一声,瞥两眼继续看电视,嘲笑一句,“可真会享受。”
“这算什么享受,现有专用的泡脚盆,还带***的。”
“别成天看那些电视购物,都骗人的。”
泡过脚,林晚照把尼龙袜子直接扔垃圾桶。
盯着垃圾桶里半旧离退休还远的尼龙袜,林晚照恶***的想:老娘有的是钱,以后穿棉线的!
泡了脚,似乎睡眠都格外舒适。
只是,上年纪后,再怎么好的睡眠也无法跟年轻时比的。
早晨六点,不必闹钟,夫妻二人就都准时醒了。
起床洗漱,又是新的一天。
林晚照先倒了两杯温水,北方气侯干燥,睡***,早上总是口干的厉害。家里有一把旧暖壶,用的年头太久,保温效果差,晚上睡前灌满的开水,第二天早上就成温的了,特适合立刻入口,都不用等晾凉。冬天用甭提多合适。
喝过水润喉,林晚照把淘洗好的小米搁电饭锅煮粥,然后,从碗橱拿出个土***儿带盖子的的老式搪瓷饭盆,再拿个小浅子,浅子里铺块笼屉蒸布,放包子不沾连。林晚照裹件旧棉衣,戴好帽子围巾,带着家伙什出门。
天色始亮,院里一片静寂,只有早起的零星鸟雀在薄雾的枝头叽喳,吵醒浅眠的人们。
出门往东走十米的拐角处,就是早点铺。
包子油条豆腐脑,热腾腾的香气扑鼻而来。林晚照享受的呼吸着早点的香气,心情分外舒畅。这会儿时间早,出来吃早点的除了赶时间上班上学的,就是他们这些上年纪的。
林晚照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币递给摊主,伸出两根手指,“两碗豆腐脑,一屉猪肉大葱的小笼包,两根油条。”
“好咧。房东,您先屋里坐坐,外头冷,包子还得等会儿才好,我装好给你端进去。”摊主接过林晚照的搪瓷盆小浅子,笑着请她店里坐。
是的,这处店面也是林晚照的房子。
林晚照掀开厚毡帘往屋里去,她寻思着这几样都是现成的,等也不会太久,就想坐个靠门口的位置。
忽然听到一个尖锐笑声,“哎哟喂,今儿个太阳得打西边儿出来!瞧瞧我这是见着谁了,我的妹妹,你这是怎么了,竟舍得出来买早点!这可百年不遇的稀罕事儿!***过来这边儿坐,一会儿那***店开门我得去买张彩去!这可比中五百万还稀罕!”
林晚照定睛一看,是个头发漆黑油亮,身穿一件驼色羊绒大衣,脖子上挂一串雪白珍珠项链,时髦洋气的跟这简陋的早点铺格格不入的女人。
突然间回魂六十岁,搁旁人林晚照不一定记得,这人就是化成灰林晚照也忘不了。正是林晚照平生最大死对头,栗子沟村儿有名的花俏人——赵***。
搁往日,林晚照对赵***是极为看不上眼的。
无他,俩人的生活态度天差地别。
林晚照是最后一块骨头都要榨了油上赶着贴补子孙的人,赵***不一样,打年轻时就爱俏,描眉画眼,有一花二,没钱就举债过日子。年轻时借过林晚照的钱,林晚照每天肉都舍不得吃的人,赵***借了钱,转头就去县城饭店吃大餐。
把林晚照郁闷的不轻,尽管后来赵***把借的钱都还了,但林晚照从此认定自己跟赵***不是一路人。
像林晚照以往都是儿孙过来,她才会出来买早点。赵***则是打十年前村里有了早点铺,就天天出来吃早点的人。

我这糟心的重生林晚照秦特免费阅读

但林晚照也由衷羡慕赵***,她晚景凄凉,赵***却是手握拆迁房款,晚年过的有声有色,听说还常到国外旅游,潇洒的不得了。
哎,这好人怎么没好报呢。
倒是赵***这样的自***,过的这样滋润。
即便重活一回,林晚照也想不通这个理。
算了,她也不用想通,反正她就记着,这辈子拆迁,她一个大子儿都不给旁人!
“妹妹,你家哪个孩子回来了?”赵***问。
“什么回来?”
“那你怎么舍得***吃早点?”
“我还不能***吃顿早点了!我家三套院儿,几十间出租屋,有的是钱,不花干嘛!留着下小的!”
林晚照气焰之嚣张,顶的赵***一愣,赵***抚一抚早晨打理整整齐齐的齐耳短发,顺带摸了摸耳朵上的珍珠耳坠,弯着眼睛笑起来,“看来我是得去买张***了。”
摊主媳妇把林晚照要的早点送上来,还有赵***的一份,两人端着早点回家。两家是邻居,住的也近。
这才多一会儿,青色薄雾似被天神随手抹去,露出透亮天光。虽则还没出太阳,也看得出必是好天气无疑。
时光就是这样快。林晚照想。
回家时,刘爱国正裹着棉袄蹲院儿里台子上抽旱烟,见到林晚照才撩眼皮站起来,跺跺有些发麻的脚,“我说哪儿去了,洗完脸就找不见人了,还以为丢了呢。”
“你不爱吃小笼包么,还有油条豆腐脑。”
“我看屋里煮了小米粥。”
“唉哟,忘了!没事,小米粥中午喝也一样。”
林晚照两只手都占着,刘爱国给她掀起棉门帘,俩人在客厅餐桌吃饭。包子油条的浅子搁桌上,豆腐脑盛出来,一人一碗。
摊主给房东的实惠,两碗都不止,足有三碗的量了。
刘爱国把筷子递给林晚照,“今儿这是过节呢。”
“管它节不节,也没几块钱。咱们都上年纪了,想开些吧。赵***十年前就天天买早点吃。”
“你专跟她学。”
“不是跟她学,是心疼老头子,行不行?”
刘爱国咕哝,“不正经。”嘴角***来,递给林晚照油条,“趁热吃,别凉了。”
林晚照笑着接过。
她是真的心疼老头子,结婚那会儿都是农村人,没旁的本事,夫妻俩就是靠种地卖力气养家糊口,几个孩子能供计的都供计出去。日子是真苦。哪里有菜,平常除了馒头大饼,就是一把大葱一碗黑酱。大葱是自家田里种的,黑酱是自家田里黄豆做的。
待孩子们都长大了,最小的老三都成家立业。
赶上好时代,随着经济发展,周边工厂慢慢多起来,他们做农民的也跟着受益,家家开始盖房,除了自家住的,剩下的出租,开始租金便宜,每间屋五十块一个月,慢慢涨到一百块,一百五。
老夫妻俩勒紧裤带把房子翻盖了,日子终于好了,还是舍不得吃舍不得喝。
孩子们回家说起在城市生活的不易,什么都要***,孙子上学、儿子买车、闺女买房,给这个贴就不能不给那个贴。
能帮着孩子,咱愿意贴,高兴还来不及!
可哪儿来的钱,无非就是院里租金。
钱贴给孩子,吃喝就得省着。
老头子最后那一年,不爱吃别的,就爱吃个小笼包。吃小笼包时絮絮的跟她说起年轻时到A市干活,工头请他们吃小笼包,一咬一嘴油,香!真香!猪肉大葱馅的!
林晚照就每天买来给老头子吃,有一回重孙子过来,赶上了就要吃,林晚照说了句,“那是给你老爷爷的。”
就这一句话,孙媳妇当时脸色就不大好,后来直到老头子闭眼,也没见着重孙子的面儿。
她那话,没别的意思。她不是舍不得给重孙吃,小笼包也不是什么金贵吃食,平时就是给重孙吃,估计孙媳妇都得嫌不卫生。是老头子那会儿神智已经不大清楚,一把年纪下不了床,她那就是说老头子都这样了,有东西是先仅着老头子。
不知是不是她思想老派,她记得小时候,家里有什么吃食,也是要先给老人吃的。
时代不一样了吧。
即便如今,睁开眼睛重活一回,想到这件事,林晚照都觉心里发酸。
咱如今有钱,干嘛要省,干嘛不吃!
咱非但爱吃就吃,爱买就买,咱还爱吃什么吃什么,爱买什么买什么!

小编推荐理由

我这糟心的重生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