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卿如此多娇(重生)(舒明悦)
卿卿如此多娇(重生)(舒明悦)

卿卿如此多娇(重生)(舒明悦)

分类: 灵异恐怖时间: 2021-01-05

小说介绍

舒明悦小说————卿卿如此多娇(重生)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三愿大人所著,讲述了舒明悦出身高门望族,自幼被诸人捧在心坎上疼爱,逾制封为公主。然新帝登基,内外朝重新肃整,她为新帝所恶

舒明悦小说简介

草原的秋冬苦寒漫长,凛冽狂风席卷每一寸枯草,数千顶牙帐在草原上连成一片,宛如一颗颗雪白珍珠。
可敦牙帐,舒明悦侧卧在床榻上睡着了,这些四五日天,她病情忽然加重,每日里多一半时间昏睡不起,本就巴掌大的脸蛋消瘦得愈发不成样。
“可敦,喝药了。”
一道温柔的女声响起,随后有人扶起了她的肩膀。
舒明悦昏昏沉沉醒来,茫然地眨了眨眼,因为病重,她神情分外迟钝,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阿苏善?”

卿卿如此多娇(重生)舒明悦全文阅读

“是我。”阿苏善往她身后垫了一个靠枕,然后跪在榻边,舀起汤匙喂她喝药,“可敦先把药喝了,一会再用些粥。”
药汁特调过,苦涩漆黑,卷着一股腥咸气息入喉。
舒明悦捂了捂嘴,伸手推开她,五脏六腑难受得厉害,忽然伏在榻上呕出一大口血。
阿苏善神色惊变,也顾不得滚了一地狼藉药碗,连忙伸手去拍她后背,“可敦……怎么了?身体哪儿不***?”
舒明悦摇了摇头,深深***着勉强将胸口***郁气压了回去,抬眼问:“可汗呢?”
阿苏善声音一窒,对上她那张惨白病容,忽然有些不忍心说出口,舒明悦艰难启唇,又问了一遍,“可汗呢?”
“可汗……”
阿苏善一咬牙,如实说道:“二十多天前,可汗替乌蛮将军办完丧仪,已经走了。”
说完,她低下头,不忍看她的眼睛。
话音落下,舒明悦还有什么不明白,怪不得阿史那虞逻食言,没有派人送她回长安。
原来乌蛮死了。
他一定恨极了她。
爱欲其生,恨欲其死,不牵情心者,视如草芥,不外如是。
掰着手指头算一算,两人已经三十一天未见了。
舒明悦歪在靠枕上,精神十分不济,或许她真的错了,从一开始就错得彻彻底底。
她不该和亲草原,也不该天真地以为拥有虞逻的宠爱就可以安安好好地过完下半辈子。
那天,如果不是乌日娜告诉她***,她大概会一辈子蒙在鼓里。
原来北狄和巽朝早已开战数月,雍凉之地战火连天,原来大表哥领战并州雁门,被乌蛮所杀,一箭穿心。
“舒明悦,你真可怜,除了我,谁敢告诉你***?”
乌日娜用怜悯而嘲笑的眼神地看着她,笑她一无所知,又怜她蒙在鼓里。
想到这里,舒明悦指骨捏紧,忽地捂嘴又咳出一抹鲜血。
这次她咳得十分厉害,脸色青白,几乎要没了气息。
好难受。
真的好难受。
舒明悦揪着锦被,眼圈红了一***,忍不住大滴大滴地掉眼泪。
“可敦……可敦。”阿苏善急急地喊她,一面拍她后背,一面颤抖地伸手去摸脖颈,才发现那里的脉搏已是弱不可闻。
再低头一看,地板上的血丝暗红,混杂不成形的血块。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阿苏善神色惶恐,喃喃自语。
可敦明明在按时吃药啊!医师说,只要她按时吃药,身体还在再撑一个月!
舒明悦咽下嗓中的苦涩***,慢吞吞地靠回榻上,杏眼儿里蒙上了一层薄薄水雾,染血的红唇反而为病体添了两分气色。
阿苏善手忙脚乱地擦去她脸上鲜血。
舒明悦摆了摆手,“退下吧。”
北地的风很冷,呼啸拍窗,似是哀嚎。舒明悦吃力地撑着床榻躺下,她觉得身体好疲倦,像是一叶轻舟,不知要往何方去。
阿苏善一边哭,一边帮她把被子盖好,“药洒了,我再去叫人重新熬一碗。”
“不必去了。”舒明悦扯了扯唇角。

卿卿如此多娇(重生)舒明悦免费阅读

她已经快要死了。
没有凝香丸的她根本活不下去。这几个月来,巽朝和北狄的边境战火连绵,已经严重影响了西北商道。
她的凝香丸早就吃完了,从一颗药丸掰成两半吃,到三日一颗,再到无药可吃。
两天前,她身体的情况陡转直下,如今已是药石无医。
至于为何这么快——
舒明悦似乎感受到了腹部传来的微弱绞痛,若隐若无,这个孩子很顽强,掐指一算,应该已经三个月了。
以前乳娘阿婵告诉她,三个月便能坐稳胎,等四个月的时候就会有胎动,然后再过六个月,孩子便能呱呱落地。
可是,他来得不是时候。
回首一生,舒明悦发现自己的人生真的疮痍满地,她的所有亲人都先一步离她而去,爱她之人不存于世,她所爱者弃她而去。
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变得光怪陆离起来,少时的一幕幕从眼前走马观花过。
八岁,她坐在哥哥舒思暕膝头,仰头天真问,“阿爹和阿娘什么什么时候回来?”
哥哥红了眼,抱着她哽咽大哭。
原来,爹娘再也回不来了。
十五岁,宫廷惊变,她被逆贼所伤,从昏厥中醒来,满目缟素,帝王驾崩的钟声从城南响到城北。大表哥沈燕回坐在她榻边,红着眼道:“悦儿别怕,以后还有大表哥。”
原来,舅舅和哥哥也回不来了。
十七岁,杜澜心招惹了北狄使臣,姬不黩当机立断,将她推上风口浪尖,用沈燕回的性命威胁她,逼她自个点头答应和亲。
而大表哥身在巴蜀,毫无所知,甚至不能见她最后一面。
她一人和亲北上,满身的惶恐不安,她躲在牙帐,谁也不见,哭了整整一个月。可是她能这样过一辈子吗?
只消个把月的残酷弱肉强食,就足以让她这个养尊处优的小公主认清事实。
除了阿史那虞逻,她无人可依。
她咬着牙,颤着臂,最终解下罗裙,入了胡帐。
然而命运再和她开了一次玩笑,二十岁,大表哥战死雁门,惨死在乌蛮箭下,她为了***,当着虞逻的面将***推进乌蛮胸腔。
那天的风很大,虞逻在她面前半蹲下,抬起她泪流满面的脸蛋,问:“这是你想要的?”
她指甲在掌心掐出月牙痕,点头说“是”。
人死不能复生,破镜不能重圆,就像时光不能倒流,这是一场无人能解的死局。
少时的一幕幕飞快地划过,最终定格在一片白茫茫的雪地,舒明悦这才恍然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可以牵挂的人了,也再也不会有牵挂她的人。
原来孤家寡人是这个滋味。
这样也好……舒明悦倦倦地垂下眼皮,赤条条地来,干干净净地去,她若走得快一些,大表哥或许还在黄泉路上等她。
可是等待死亡的滋味真的太难受了,她陷在柔软的床榻里,清晰感知到五感在飞快流逝,这世上所有的一切都在离她远去。
阿苏善还在哭,扑上来摇她肩膀,“可敦,你醒醒,千万别睡啊!”
外面好像下起了雨,橐橐声由远及近越来越清晰,却在某一个瞬间,戛然而止。
冷风呼啸着卷了近来。
舒明悦的眼皮越来越重,原本乌黑清凉的杏眼儿渐渐灰败下来,纤细枯白的手指下意识地抚上了尚且平坦的小腹,划过脑海里最后一个念头——
人生多难,何苦来哉。

小编推荐理由

卿卿如此多娇(重生)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