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不及了和猫结婚吧[星际](崖会泉沃修)
来不及了和猫结婚吧[星际](崖会泉沃修)

来不及了和猫结婚吧[星际](崖会泉沃修)

分类: 校园纯爱时间: 2020-12-29

小说介绍

崖会泉沃修小说————来不及了和猫结婚吧[星际]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初夏的雪所著,讲述了星盟最年轻的高阶指挥官崖会泉崖将军,在jinru休养期的第三天,和一只猫结婚了。纯属一不小心的将军和

崖会泉沃修内容介绍

星盟最年轻的高阶指挥官兼第一机甲师崖会泉,和一只猫登记结婚了。
事情是这样的。
这一切的起因说起来,还得追溯到这天崖上将去做战后个人信息重录,结果半途捡了一只猫。
信息录入中心位于首都星蒙特的***行政区,区域内禁飞,禁***地面交通,无论职阶高低官位大小,所有往来人员的私家载具必须统一停放在指定位置,然后步行通过行政区***的智能安全核检闸口,再由中转处去往目标分区。
崖上将并不例外,他也遵守着这套规定,这天,他像过去无数回那样把***载具在停靠点停好,然后从舱内往外迈出一条军裤熨帖的长腿,深色的军靴才刚踏上地面——

崖会泉沃修全文阅读

突然“啪叽”一声。
就在军靴前目测不到五厘米的地方,从天掉猫。
崖会泉:“……”
崖将军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天上掉近地面轨道炮、掉友军或者敌军的机体残片、掉高能粒子光束甚至当场掉把激光刀下来他都能面不改色。
……但从天上掉猫,还掉法如此碰瓷,他是真没见过。
这别开生面的情景令他不由顿了一下。
外界对崖会泉的评价不外乎“居功自傲”、“冷淡刻薄”、“拒人千里”之类,其中或许有夸大,不过摸着良心说,崖会泉对于自我的认知也和以上形容差不太多。
疑似碰瓷的猫还“横尸靴前”,把自己摊开成一张扑街的猫饼贴在地上,刚刚但凡反射神经差上一点,才出舱室的人没准就已经一脚踏上去了。
风评性格很差的将军冷着张脸,低头审视他的“小碰瓷犯”。
“小碰瓷犯”是只名副其实的小猫,应该是从头顶树冠上掉下来的,崖会泉把***载具刚好停在了一棵景观树边上。
这小东西还没成年男人一只手长,极浅的淡金色皮毛上有着棕色花纹,圆头圆脑茸茸尾巴。
虽然正碰瓷装死,把一个圆滚滚的后脑勺对着人。
但垂下目光的崖会泉能看见,那双立在对方头顶的耳朵时不时就要抖动一下,变个方向。
自认也性格挺差的将军还是一张冷脸,他松开之前还撑在舱室门框上的手,弯腰把军靴前的小猫捞了起来。
“一边玩去。”他冷淡地说。
并动作很轻地把小猫放在一旁。
倒是没把***行政区里有猫乱晃当一回事。
现下是星历375年,星盟与域外联合长达几十载的战火将将止息。
星际大航海与星际大迁徙时期过去后,这片宇宙才正式开启星历元年,有许多原始物种在进入星历元年前就已经在迁徙中消亡,又由于星盟当年的一个愚蠢透顶决策,导致星盟内本就乏善可陈的物种数量在三百多年间锐减,大量珍贵资料流失,星盟的自然生物研究员和文化保护专员为此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天天轮流去议会大楼门口“文明骂街”。
于是,为了推行所谓人与自然和谐共处,有位奇才就递交了一份提案,上面建议,从星盟第一星系首都星蒙特的***行政区起,搞“自然和谐环境建设”。
蒙特星的***行政区里有猫乱晃算什么?
自从提案通过,这儿还能看见其他诸如松鼠,小鸟之类的小型动物。
园区里因此还增设了两倍的临时盥洗室和机器人洗车工——因为诸如小鸟这种长着羽毛会飞的生物,园区里无论载具或是行人,是真的很容易收到它们的“空投大礼包”。
崖会泉放下猫后继续往前走,***载具在身后自动落下电子锁。
周围只有他的军靴规律点地的声音。
走了没几步,他发觉自己被跟踪了。
毛茸茸的“小碰瓷犯”贼心不死,它不是崖上将带的兵,并不听从那句“去一边玩”的指令,亦步亦趋跟在人背后,见人回头,就细声细气地彰显存在感。
说:“咪。”
咪什么咪。
他又不会陪猫玩。
崖将军内心是这么说的,回头也是真回了的。
“小碰瓷犯”恐怕还是个小赖皮精,今天打定了主意要赖上人。
这小家伙走起路来分明没有声息,在崖会泉的感知里又莫名存在感强烈。
其实总的来说,只要崖上将能保持住他的“冷淡刻薄”人设,立即头也不回地大步往中转处走,以小猫那毛茸茸又未长开的小短腿,是怎么也赶不及他个高腿长,小猫咪的速度不会比成年男***步走路速度更快的。
然而,在后方持续不停的“***”攻势下,崖会泉走得并不利落。
他走一小段路就不禁回头看一眼,过了片刻,又回头看一眼。
在崖将军自我感觉他像个脑子有病的探戈舞演员时,他干脆停下了。
“跟着我做什么?”他再次驻步看向猫,垂眸问。
崖会泉有一个东方韵味十足的姓氏,轮廓深邃,五官也的确带着东方特征,黑发下是一双棕色的眼睛。
传统观念里,人们认为古地球时期的东方人应当是“黑发黑眼”,这个说法在近一百年被***,经研究员调查考证,认为纯正东方血统应该是“深棕色虹膜”,又因为他们的瞳孔很黑,才造成了仿佛眼睛是纯黑色的错觉。
不过崖会泉的棕眼睛和常见的深棕或暖棕不太一样。
他虹膜带着点奇妙的红调,与他仔细对视的人会发现他眸色更接近红棕。
这一点红让崖上将的棕眼睛不仅不温暖,还多了额外的冰冷感,在他统辖的要塞里,整个基地都没几个人愿意与他长时间对视。
但是,这和一只小猫咪又有什么关系呢?
小猫咪打定了主意要碰瓷一下这位,从它首回碰瓷失败还不屈不挠就能看出来,小猫咪是什么都没在怕的。
它成功凭“咪”留下了人,这会已经可乖可乖地坐好,冲对它来说跟小山一样的男人仰起小脑袋,一双蓝眼睛也睁得溜圆。
小猫咪回答崖会泉之前的提问说:“***咪。”
崖会泉:“……”
能听懂就有鬼了。
“我不会陪你玩。”垂着视线的崖会泉又说。 
小猫咪也又说:“咪。”
崖会泉:“……我也不养宠物。”
小猫咪就四个爪爪撑地站起来,迈着茸茸短腿朝前走了两步,将一只爪拍到崖会泉军靴的靴面上,再把小身体整个往下一趴:“咪呜。”
自己在和一只猫讲道理,崖上将知道这场景要是让人看见,要么把别人吓出问题,要么别人觉得他有问题。
五分钟后,他感觉还是他有问题的概率更大点。
因为“小碰瓷犯”碰瓷成功,猫已经被他揣进了口袋里。
之前没仔细瞧,刚刚崖会泉和仰头的小猫又对视半天,才发觉小家伙的耳朵不知道怎么回事,和普通猫相比似乎有点残缺,两只耳朵尖是钝的。
蒙特星上装载有非常细致的四季系统,再过不到一周,这颗星球就会在人工干预下入冬,继而下起雪来。
“看在你的耳朵和冬天的份上。”
崖会泉在把小猫捞起来时这么说。
将军的表情还是很冷淡,口吻也很勉强,但他把小家伙揣进自己外套口袋的动作又挺小心。
小猫咪被放进军装外套的口袋。
它是真的很小,放进去后基本不见猫影,只能看见崖上将原本平整的***突然多了个小鼓包。
在崖会泉将手指从口袋边缘抽离前,他感觉小猫应该是在他口袋里蹬了一下,一个毛乎乎的脑袋随即从口袋拱出来。
那让他的手指有所停留。
接着,一只同样毛乎乎的小猫爪也奋力抽了出来。
他手指尖被小肉垫给拍了一下。
“咪。”
用小爪子拍人的小猫咪说,好像是想跟被它碰瓷成功的人来个“high five”击掌。

来不及了和猫结婚吧[星际]免费阅读

崖会泉也不清楚他这个被碰瓷的人有什么好跟碰瓷犯击掌的,这其中的逻辑关系很不对劲。
下意识的,他就已经在那肉垫上捏了一下。
崖会泉是真的从没养过宠物,在他过去的人生里,他也从没有这个闲心和时间。
小肉垫的手感意外有点好,让他心里一动。
等在载具停靠点拖延了好一阵的崖将军终于到达中转处,他一只手还放在口袋里。
是不知不觉捏着小猫爪走了一路。
中转处里有几个同样来做区域内转乘的人,胸前佩着文职人员的标志徽章,他们在崖会泉走进大厅时倏地噤声,仿佛他是个什么***一键静音装置。
崖会泉面不改色从几人身边经过,双方都没有要互相招呼的意思。
直到他跨进高职阶专用轨道车,车门处的智能扫描程序播报:“身份信息确认,权限确认,乘客两位确认,目标地点信息录入中心确认。”
轨道车车门在播报结束后闭合。
外间,之前静音了似的几人才又解除静音。
“两位?”有个人小声咕哝,“刚才不就只进去了那一位吗?他今天连个亲卫都没带……是我看错了?”
那还一位乘客,自然就是崖会泉口袋里的猫。
个人信息重录这事既不核心也不紧迫,它是针对战后星盟公民信息的补全采集。
所有之前因战时状态而未能及时更新,或者手续上有所欠缺的事情,都会在这次重录中得到数据补全,变更状态。
系统会自动为有需求的公民——比如家中有没来得及登记的新生儿,有一度以为死亡,进行了销户处理却又幸存的幸运儿,又或者是有缺乏正式登记手续的配偶等等——进行一键手续补足兼信息更替。
崖会泉自认他的信息没什么需要补全的,整体都和过去差不多,今天来这一趟,无非也只是顺应“重录需本人到场”的要求。
信息重录对他来说就是站到仪器下面接受几道扫描光,再动动手指,点几个确定或否定的事,既没有技术含量,也没什么事项需要注意,因此他格外漫不经心。
轨道车提醒他这算“两位乘客”时,崖将军并不在意,手还放在口袋里口不对心地撸猫。
走进信息录入中心时,门厅的人工智能再度把他算做“两位访客”,崖将军仍不在意,还又捏了小猫爪一下,听小东西在他口袋里发出一声“咪”。 
然后他转进与职阶对应的登记专区,系统识别过他的身份,开始扫描,并朝他逐一抛出程序设置好的问题——
当看见屏幕上弹出【婚姻状况】一栏,崖会泉顿了一下。
他突然走了个神。
系统问:“您的婚姻状况登记为未婚,是否需要对此进行修改?”
不知道想些什么的崖上将抬手,他本来该去敲那个“否”。
结果在错综复杂的航道图前和机甲精神场内都从不失手的男人一个失误,手抖敲成了“是”。
系统:“婚姻状况确定修改,已为您将未婚转成已婚。”
崖会泉回过神:“……我和谁已婚?”
信息录入中心的系统搭载智能模块,能与访客进行较为人性化的人机沟通。
系统将崖会泉这句话当做了提问,立即答:“正在为您检索您的婚姻对象——”
“非常抱歉,对象不明,无效检索。”
“判定为‘未登记婚姻’。”
“请稍等,系统正自动跳转,为您转入一键登记界面——”
崖会泉感到自己也真是闲的,他十分好奇这玩意能从哪个旮旯给他变出个结婚对象来,才没立即对程序叫停,看对方卖力给他检索起压根不存在的一号人物。
尽管崖将军长得也不比谁差,甚至可以说模样十分出挑。
但从星历315年出生至今,此人凭本事单的身,连青春期桃花都没开过一朵。
别说结婚对象,他连个恋爱对象也不曾有过。
“系统已顺利跳转,为您和您的爱侣开始登记。”
这系统的程序也不知道是谁写的,人工智能的语调在转入婚姻登记后竟还多了起伏,像个情绪饱满的司仪,周围的立体扬声器里还自动播放起源自古地球的卡农钢琴曲。
“请您和爱侣保持不动,接受登记扫描——”
“等等。”
由于确信对方掘地三尺,挖到星球地心也挖不出一个能跟自己搭上“情感关系”的对象,冷眼旁观系统忙活半天的崖会泉终于发觉了问题。
他匪夷所思地问:“‘爱侣’在哪?”
这是让他和谁一起保持不动,和谁一起接受登记扫描?
系统继续用那情绪饱满的司仪语气说:“崖先生,为了您的婚姻和谐着想,请不要当着爱侣的面说这样的话,这非常不利于配偶间的感情稳定,更不利于婚后感情发展。会让二位的婚姻在正式登记首日,就因您的一句无情反问,为爱情蒙上灰暗阴影。”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崖会泉拧起长眉。
“少废话。”他毫不客气地说,“你在把我和谁登记?”
系统就发出了一声逼真的叹息。
扫描光已经亮了起来,直照向崖会泉本人。
同时,前方屏幕一分为二。
一边上面挂着崖将军录入在系统内的登记照。
另一边则是一个实时影像窗,反映着登记台前的情况。
崖会泉在另半边屏幕里看见的还是自己,他轻嗤一声,正要说“我和我自己登记?真有意思”,便感到自己的口袋动了动。
有个乖乖在口袋里呆了半天的小家伙终于感到闷,跃跃欲试的在口袋边缘探出一只猫爪。
他被这动静打断“输出”,低头看了一眼。
系统就在小猫咪自崖会泉口袋又一次探出脑袋时,突然冷不丁道:“爱侣形象录入完成,资料正在入库,即将为您更新配偶信息——”
崖会泉:“?”
他迅速抬头,然后看见一个十分……超出毕生想象的画面。
前方屏幕上,左边投放的还是他自己,两块分屏当中是字号硕大且配色喜庆的“登记完成”,下方附有小字“已更新成为配偶关系”。
右边屏幕上,实时扫描窗口里,崖将军本人仍然占满窗口,不过他已被“局部放大”,摄像头聚焦于他的***口袋。
在信息录入系***享的高倍清晰镜头下,系统捕捉了好清晰的一张猫猫头。
崖将军盯着那张和他照片并排的猫猫头,不是很能确定发生了什么。
系统结束程序化的播报,又切回司仪语气,兴高采烈大声宣布:“恭喜您,崖先生,尽管历经了一些小波折,尽管这场正式手续对一对爱侣来说,或许来得有些迟缓,但无论如何,您和您的爱侣已经携手走过最艰难岁月,现在我们带着最诚挚的祝福正式宣布,您已与爱侣完成登记,从此是合法配偶,拥有合法婚姻及新婚姻法保障下的一切权益!”
崖会泉:“…………”
不,这什么玩意。
是不是有毛病????

小编推荐理由

来不及了和猫结婚吧[星际]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