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气运之子的亲妹妹(苏念苏曜)
穿成气运之子的亲妹妹(苏念苏曜)

穿成气运之子的亲妹妹(苏念苏曜)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12-04

小说介绍

《穿成气运之子的亲妹妹》是由作者烟波江南所著,主角是苏念苏曜,穿成气运之子的亲妹妹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躺赢已经指日可待!等等,为什么她哥做的事情和剧情走向不一样?哥你醒醒!你可是要称霸仙界的未来仙王啊!不要放弃治疗!

苏念苏曜小说简介

苏念穿越之初,以为自己手握种田剧本,平平无奇农家女,神农血脉奔小康。
不想一朝画风突变,种田变修仙,她终于可以如愿当个小仙女了!
可惜,苏仙女的灵根还没测,就发现现阶段的进展有些过于眼熟,她好像其实是……穿书。
这本书的气运之子.大男主是她哥,亲哥,一母同胞的亲大哥!

穿成气运之子的亲妹妹全文阅读

苏曜感觉到妹妹小小的身体在颤抖着,她哪怕大哭的时候,哭声也是弱弱的,这让苏曜听了格外的揪心:“哥哥回来了,别怕。”
苏念搂着苏曜不放手,哭的有些止不住了。
张婆婆倒是没有过来打扰两兄妹,在看到苏曜的时候也松了口气,回来就好,人回来了就好,只是那两位仙人呢?
苏曜伸手抱起妹妹,丝毫看不出受伤的模样,走向了张婆婆:“仙人得了灵果,就先离开了,说过段时日再来接我们兄妹。”
苏念的眼睛和鼻子都哭红了,勉强控制住情绪却抽噎着说不出话来,她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味,愣了下才意识到是怎么回事:“哥,我自己走。”
苏曜拍了拍苏念的后背:“乖。”
苏念不知道这***味是苏曜受伤了还是杀人的时候沾染上的,她猜两者都有所以想要下地,可是苏曜不放,她又不敢挣扎万一碰到了她哥伤口怎么办?既然回来的是她哥,表面看起来气色也不错,想来那两个修士已经被解决了,这让苏念松了口气。
张婆婆不管信没有信苏曜的话,看着兄妹两个的情况说道:“你先带着囡囡回家,我一会给你们送饭过去。”
如果苏曜跟着她进屋,怕是兄妹两个连说话的时间都没有,毕竟里面还有很多人等着。
苏曜道谢后,主动说道:“恐怕我们还得在村子里多留几日,晚些时候我与村长商量下时间,请大伙吃个饭。”
张婆婆答应了下来。
苏曜这才抱着妹妹往家走去,低声安抚道:“已经没事了,不要担心。”
苏念小声问道:“哥哥受伤了吗?”
一句关心的话,苏曜已经听出来怕是他妹妹什么都明白。
苏曜没有隐瞒:“一些小伤,我用过药了,他们两个都不会再出现了,你不用怕了。”
苏念松了口气,她并不觉得苏曜杀人不对,甚至不会去问为什么要杀他们,更不会去劝苏曜什么得饶人处且饶人的话,前世的经历教会了苏念,善心带来的不一定是好结果,恶念也不一定会有原因,人要有自知之明,做任何事情都要量力而行。
苏曜回到家中,神色才露出几分疲惫和虚弱,苏念赶紧去厨房踩着小凳子倒了杯温水端给苏曜,苏曜接过后喝了口:“这难不成是仙露,喝了一口我就觉得好多了。”
苏念知道哥哥在逗自己,她年纪太小了帮不上什么忙,只是等苏曜喝完水催促道:“哥哥快去休息,受伤的人会怕冷的,你不能再穿那么少了。”
到这个时候苏念才反应过来,怪不得她哥哥一直不怕冷,大冬天身上都热乎乎的,原来是火灵根的原因,而她怕冷肯定是因为木灵根!
苏曜想了下说道:“那你陪着哥哥说话好不好?”
苏念一口答应下来。
苏曜却没有***躺着,而是把家中的炭盆生起来后,就拿了两条被子到家中软榻上靠坐着,一条被子给自己盖上一条让苏念裹着:“你是感觉到了什么吗?”
这个话问的没头没尾的,可是苏念听懂了:“在婆婆家的时候,就是心里忽然很疼。”
苏曜明白过来,只是上辈子是妹妹死了,他才有那样的感应,如今他不过受伤还不是致命伤,为什么妹妹就会疼的厉害,还是说妹妹的感知太敏锐了?就像是邪修刚起恶念,妹妹就察觉到不对,怪不得父母死的时候,妹妹哭的那样厉害。
这对妹妹来说,是富也是祸,他以后难免还会受伤,每次妹妹都有这样的感应,对他们两个来说都不是好事,他会顾忌妹妹的情况不敢拼命,而妹妹万一在修炼的关键时刻或者斗法的时候疼起来,可是致命的。
可是现在苏曜还没有解决的办法,只能先记在心里。
苏念跪坐在苏曜的身边,眼睛还有些红肿,看起来可怜巴巴的:“哥哥,修士都这么危险吗?”
苏曜没有马上回答,只是问道:“如果是的话,你还想修真吗?”
苏念抿了抿唇,小手抓着被子:“要的,不过我会更加小心一些,不能逃避危险。”
苏曜很为妹妹骄傲,如果上辈子妹妹能长大,肯定是个特别优秀的人:“对,其实修真界也很危险,我们的父母长辈……”犹豫了下苏曜才接着开口,“他们原来就是高阶修士,后来因为发现了一处上古传承,主家的人为夺传承,就对我们一家进行追杀,长辈用命拖住了他们,让父亲和母亲把我们带走,可是他们没放弃追杀,父亲殿后被人围杀而亡,母亲拼死把我们送到下六界后,为了不让人知道我们的行踪就自爆毁了传送阵,如今家中就剩下我们两个了。”
苏念目瞪口呆,努力消化着苏曜的这番话,主家?还是朱家?他们的仇人是姓朱吗?她那时候才出生没多久,哪怕体内是个成熟的灵魂,也抵不过婴儿的天性,根本注意不到这些东西,也没有谁会特意给一个小婴儿说咱们家要完蛋了的话,可是从短短的几句话中,她就感受到了那种惨烈。
苏曜看着妹妹的模样,语气放得更加和缓:“我们家原来是上三界苏家的分支,我们的仇人是整个苏家。”
所以不是什么朱家,而是主家。
只是这情节怎么有些熟悉,她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苏曜缓缓吐出一口气,提及往事他心中又恨又怒,恨主家的无耻和残忍,也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我们不能留在村子里,这个村子所属的国家后面的仙门是隐月门的一个附属门派,如果有天灵根出现,肯定是要送往隐月门的。”
隐月门?
苏曜见妹妹眼神茫然,心中觉得好笑,轻轻弹了下她的额头:“修真界分为上三界和下六界,下六界出生的人,只有修为到元婴期才有资格***上三界,而上三界的几大门派在下六界也都有分支,隐月门就是上三界中掩月宗的分支,隐月门的弟子到元婴后是直接入主宗的,当然特别优秀的会有通过每五十年一次的选拔直接入主宗修行。”
为什么越听越觉得熟悉呢?
这些都是幼年时候母亲和他说的事情,如今再由他告诉妹妹,苏曜总觉得他们的家还在。
最重要的是隐月门就是苏曜上辈子的师门,他很清楚隐月门的情况,那不是一个适合妹妹的门派,而且他当初也叛出了门派,还杀了不少里面的人,虽然这其中有很多原因,可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建木种子,而建木种子很大可能已经和妹妹的灵魂融为一体了,毕竟只有建木这种上古神木才能使得苏念从火系灵根变成了木系灵根。
其实苏曜觉得自己能重活一世,也和建木种子有关系,毕竟建木是沟通天地,有空间之能的。
而且掩月宗和苏家也是有些联系的,他不能带着妹妹冒险。
这些苏曜是不会告诉苏念的,上辈子那些事情他自己背负就好了,他也担心妹妹会产生心劫,到时候就出问题了。
苏曜说道:“所以我们不能留在村子里。”
苏念似懂非懂,一时还没有办法接受这么多东西,不过苏曜的意思她是听懂了:“我跟哥哥走。”
苏曜摸了摸苏念的头:“你不是喜欢毛绒绒的小动物吗?我们去天星门,天星门有个御灵峰,里面都是灵宠、灵植一类的很适合如今的你。”
苏念又听到一个熟悉的门派名字,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哥哥,那天星门在上三界也有主宗吗?”可千万别是叫星辰宗。
苏曜夸奖道:“妹妹真聪明,下六界中大的门派在上三界都是有主宗的,天星门的主宗叫星辰宗,是个涉猎很广的宗门。”
传承、家人都死光、隐月门、掩月宗,再加上天星门和星辰宗,对了还有他们的名字,如果一两个熟悉的点,苏念还能说服自己,可是这么点相同……
苏念简直要窒息了:“哥哥说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
苏曜见妹妹神色有些不好问道:“可是累了?”
苏念摇了摇头,她只是太震惊了:“对了,今天婆婆他们都说如果哥哥没仙缘的话,就要把自家闺女、侄女、孙女一类的说给哥哥当媳妇呢。”
苏曜觉得有些好笑,虽然身上还有伤,可是听着妹妹说话,就让他觉得整个人放松下来:“我身上是有婚约的,总得和人家说清楚,他们不知道我们的生死,不管嫁给别人还是觉得不能继续婚约都是正常的,如果婚约继续,那我会好好照顾她,如果婚约解除,我也得把信物还给她。”
苏念简直要哭了,她哥哥真是绝世好男人:“哥哥,你未婚妻叫什么呢?”
苏曜其实没有和未婚妻见过面,只是两家他们的灵根和年龄合适就订下来了:“秦姝,是木土双灵根的天才。”
苏念想要昏过去,她的眼神都变得呆滞了,她得缓缓,比起刚接受了自己从种田变修仙后,这么短时间又从修仙世界变成一本修仙小说世界中的人物更悲惨的是什么?
就是她这个人物是男主早死的妹妹,就在男主的记忆里出现过几次的!她的心口好疼。
苏曜看着妹妹扭曲的表情问道:“这是怎么了?”
苏念喃喃道:“要坚强,苏坚强要坚强。”
苏曜赶紧摸了摸妹妹的头,难不成是凉住发热了?
苏念抓住苏曜的手,紧盯着苏曜,这不单单是她亲哥,这是她的金大腿,这是故事的主角,她全部的希望:“哥,亲哥啊!”
苏曜被逗笑了:“难不成你还有别的哥哥?”
苏念使劲摇头,没有了没有了,就一个,就这么一个顶一群,只是摇着头,苏念忽然觉得不对劲,怎么好像和她看过的情节不太一样?按照剧情这个时候她和村子里的人不是都被邪修杀了,她哥该反杀两个邪修给她报仇了吗?

穿成气运之子的亲妹妹免费阅读

苏念仔细把所有事情捋顺,她哥明显是提前布置后又把人骗出去杀了,就好像知道这两个邪修会害死全村的人一样,她会知道是因为看了后续的剧情,那么他哥呢?怎么那两个邪修还没出现,他哥就好像知道后面的事情提前做了安排?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她哥也知道剧情,甚至比她更早的意识到这些事情的发生,难道她哥和她一样?
苏念有些怀疑地看了眼她哥,又低头开始抠手指,她觉得不是……她哥是一直知道吗?也不像是,如果一直知道的话,按照她哥的性格和聪明,她家不可能死的就剩下他们两人,父母死后知道的?那她哥不会选择落户在仙缘村,那肯定就是在这之后知道的。
莫非是那天早上?
如果真有什么异常的话,就是那天早上,她哥回来后一直盯着她看,也是自从那天起,她哥就经常抱着她,把她放在眼皮子底下,再根据她哥的表现和话,苏念觉得她哥可能是重生回来的。
苏念觉得破案了,也感激她哥回来的及时,要不然她可能就不明不白的死了。
还没来得及松口气,苏念又意识到一件事,如果从这里剧情就改动了,那么后面的剧情呢?对了,她哥要带她去天星门拜师,而不是像剧情里那样进了隐月门……这样一来又和她知道的剧情截然不同了,这就意味着她不能依靠剧情来当外挂了?
不过那些秘境珍宝一类的,她也隐约记得一些,这样一想苏念又高兴了起来。
苏曜看着妹妹的表情好像那万花筒一样,一眨眼就变化一个,忍不住问道:“妹妹是想到什么了吗?”
苏念啊了一声眨了眨眼看着苏曜,等等好像还有个很大的问题,她记得在苏曜的回忆中提过,他妹妹也是火系单灵根的,那她这个木灵根是怎么回事?她在知道是书中世界之前,根本没觉得木灵根不对,毕竟在上辈子她也是木系的异能者,可是她有记忆的时候就是个婴儿,一点点长大的,并不是莫名占据了这个身体的人啊。
苏曜轻轻拧了妹妹脸一下:“怎么了?”
苏念咽了咽口水:“哥,为什么你是火灵根,我是木灵根呢?那我们的父母又是什么灵根呢?”
如果她记得没错,苏家因为血脉特殊,只要有灵根的人都和火沾边的,从未出现过别的系天灵根。
苏曜没有因为妹妹年龄小糊弄过去的意思:“因为你是最特别的。”其实妹妹变成木灵根也是有利的,哪怕她姓苏,也不会和上三界的苏家联系起来的。
苏念安静地看着苏曜。
苏曜想了下解释道:“你本来是火系单灵根的,可那时候受了很重的伤,灵根几乎被废掉了,你又太小了灵魂不稳,所以就用建木种子和你融合,恐怕因为这个才使得你从火灵根变成了木灵根,也因为这件事,才使得你身体一直有些弱的。”
毕竟天灵根的人,除了某些特殊体质外,都不会像苏念这样容易生病的,特别是木系的,木本就代表着生机。
苏念隐隐有了头绪,却又像是隔了一层东西似得,其实她哥说的关键部分是真的,只是建木种子的事情改动了下,按照她知道的剧情,“苏念”被邪修杀了后,魂魄一直跟着苏曜,只是苏曜察觉不到,后来苏念更是为了救苏曜,差点魂飞魄散了。
那建木种子是苏曜为了保留“苏念”的一丝残魂特意去寻的,“苏念”的残魂就被养在建木种子中。
那个时候苏曜不知道这个办法能不能救活“苏念”,却不愿意放过一丝机会,只想等建木种子补全妹妹的魂魄后送妹妹转世。
可正因为这枚建木种子,使得苏曜被冤枉残害同门后逐出师门,一路被追杀,甚至身份暴露,苏家也暗中追杀想要夺走上古传承。
苏曜九死一生,在建木种子里的“苏念”残魂再一次救了苏曜,可是建木种子也破裂,眼见就要被夺走,苏曜利用传承和血脉破开时空直接把有妹妹魂魄的建木种子送走以期夺得一线生机。
其实那个时候的苏曜已经做好战死的准备,却不想又有新的奇遇……
而苏曜如今说的,不过是把建木种子的事情放在了父母的身上,要不整件事就不好解释了。
苏念有了个猜测,问道:“哥,所以建木种子在灵魂里是没办法被夺走的吗?”
苏曜以为妹妹是害怕,说道:“对,任何人都没办法夺走。”
苏念小心翼翼问道:“那要是杀了我呢?能把建木种子拿走吗?”
“不可能。”苏曜毫不犹豫地回答:“你和建木种子已经融为一体了,不过这件事你谁也不要提知道吗?”
万一遇到丧心病狂不死心的,真的抽了苏念的魂魄出来炼化,那苏念就危险了。
在得到苏曜的回答后,苏念心中把所有事情捋一遍,已经推测出个大概,她应该本来就是苏念,被她哥送走的时候不知出了什么差错去了另一个时空,被送到了孤儿院,后来在那个时空死后,灵魂归为回到了她本该在的时空,她以为自己是穿越了,其实是回归了。
而她哥是怎么回来的,苏念就不太清楚了,可能有建木种子的影响也可能是她哥做了什么事情?
不过这些都是她的推测,万一她真的是孤魂机缘巧合夺舍了还没出生的苏念身体呢?
苏念抠了抠手指,心中犹豫可是抬头看着苏曜,换了个***坐好挺直腰,有些紧张的握着小拳头:“哥,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苏曜看着妹妹的姿态有些诧异:“好。”
苏念深吸了口气:“我、我给你说件事,就是我出生就有前生的记忆。”
苏曜神色一变看着苏念,可是又觉得不对,如果有前生的记忆,妹妹不可能对那两个邪修没有反应的,那么这个前生又是什么?
苏念咽了咽口水:“我就记得自己生活在一个和这里截然不同的地方,就是科技很发达,类似有机器可以种地,开始的时候那里的人都是普通人,后来突然爆发了病毒,很多人都变成了***,就是没有记忆理智吃人的尸体,有一部分人有了异能……”
苏曜已经知道苏念要说什么了。
苏念看着苏曜:“我就有了木系异能,后来出了点事死了,可是醒来就发现变成了个小婴儿,我、我……我不是故意……对,我就是一直不敢说,我怕被人当成妖怪烧死了。”
哪怕有八成把握自己就是“苏念”,可是不知为什么说着说着她就觉得委屈想要哭,苏念用衣袖擦了擦眼睛,她不想哭的就是控不住而已。
苏曜先是震惊又被苏念的样子弄的哭笑不得还有些心疼,赶紧说道:“你就是我妹妹,不说是对的,你要是说了才是真的傻。”
他甚至觉得这个时候妹妹都不该说的,可是心中又高兴妹妹愿意告诉他这些。
苏曜说道:“你是怕我怀疑你夺舍吗?”
苏念带着鼻音嗯了声:“我、我觉得我就是你妹妹,不是夺舍的。”
苏曜肯定地说道:“当然不是,也是我没有告诉你,我们家血脉特殊,按照记载是凤凰血脉,虽然我没见过家里有人变凤凰的,可是有苏家血脉的人,是不可能被夺舍的。”
这不仅是祖父生前告诉过他的,也是他亲生经历可以肯定的。
苏曜温言道:“除此之外,不管是幻境、心魔、还是夺舍这类的,我都能看出来,当初祖父他们让我不要暴露这点,说是返祖的觉醒,所以我能看出来,你没有夺舍就是我妹妹。”
苏念松了一大口气,抽噎了两声有些依赖的抓着苏曜的衣袖:“我不是故意这样的,就是变得幼稚了。”
苏曜觉得妹妹这般是灵魂受到身体、神智的影响:“没关系的,妹妹你是怎么死的?”
哪怕苏念死了才回到他的身边,可苏曜还是惦记着苏念所说的出了点事,是不是他不在的时候,有人欺负他的妹妹了?妹妹口中的地方又是哪里?他有没有机会过去给妹妹报仇?
苏念原来憋着不敢暴露,此时被问起来,也勾起了回忆,而且她知道哥哥是想了解她的过去的:“我和很多人同归于尽了,因为没有父母,所以我就在孤儿院长大的,就是和这里的慈幼院差不多,院长、老师他们都对我很好,一直让我念书,我考上了外地的大学,只是刚开学没多久就开始生病,紧接着病毒爆发,有些人变成了***、有些人有异能还有更多的是普通人,我那时候一直发烧,我怕自己变成***,就找了个仓库把自己锁在里面,没想到变成了异能者,只是我的异能比别人弱。”
苏曜怀疑那时候苏念不是所谓的异能,是当时处境太危险,激发了建木种子,从而使得在没有修炼***的情况下,木灵根主动吸收灵气。
苏念想到那个时候,就忍不住想吃东西,她当时真的饿坏了:“我就想着回孤儿院去,那里都是老人和孩子,就算死我也要和他们死在一起的,可是我回去后才发现……孤儿院被一群恶徒霸占了,老院长他们都死了,哥,他们留着孩子不是起了善心,他们吃人的,他们没有变成***,可是他们吃人……”
苏曜见过很多死去的人,甚至杀过很多人,可是在这一刻依旧能感觉到妹妹心中的害怕绝望和那种恨意。
苏念小小的身子都在颤抖,她红着眼睛说道:“他们用人当诱饵杀***,他们还吃人,不单单是孤儿院的人,他们还骗了和抓了很多普通人,我和他们同归于尽了,也不知道那些人怎么样了。”
苏曜都不敢去想妹妹身上经历了什么:“那时候你多大?大学又是什么?”
苏念坐的有些累了,又换了个***窝着,给自己脸上贴金:“就和书院差不多,级别比较高的,我考上大学的时候才十六,还得了奖金免学费,我已经长大了!”

小说推荐

以上就是给大家带来的穿成气运之子的亲妹妹免费完结版全文阅读,喜欢的朋友,请推荐给您的朋友。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