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本王你以为会是谁(阮暖陆翊申林雪儿)
不是本王你以为会是谁(阮暖陆翊申林雪儿)

不是本王你以为会是谁(阮暖陆翊申林雪儿)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12-04

小说介绍

抖音热推古言小说《不是本王你以为会是谁》主角是阮暖陆翊申林雪儿,阮暖陆翊申林雪儿抖音古代小说讲述了:她自小娇生惯养,往日里,一点点小伤都会痛得不行,可现在,她白嫩的细腕磨破了皮,有鲜红的血液不断冒出,她却像是完全感觉不到痛一般。

阮暖陆翊申林雪儿小说简介

阮暖勉强抱着腿,蜷缩在阴冷的地面上。
突然,地牢的大门被打开,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响起,阮暖纤长的眼睫微动,却始终半睁着眼,木然的没有反应。
林雪儿才命人打开牢房门,方一踏入,素手扭了扭鼻翼,退出牢房,皱眉吩咐,“抓过来,这牢房一股怪味,也只有阮大小姐住的***。”
阮暖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抓了起来。

不是本王你以为会是谁全文阅读

牢房门外,正在吩咐守卫的男人神情一滞,继而不带一直停留的离开,“把人看好了,在雪儿换心之前,不要让她死了。”
“遵命。”守卫恭敬地目送陆翊申离开。
……
翌日,天气明朗,可地牢始终幽暗,没有白昼与黑夜之分。
阮暖勉强抱着腿,蜷缩在阴冷的地面上。
突然,地牢的大门被打开,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响起,阮暖纤长的眼睫微动,却始终半睁着眼,木然的没有反应。
林雪儿才命人打开牢房门,方一踏入,素手扭了扭鼻翼,退出牢房,皱眉吩咐,“抓过来,这牢房一股怪味,也只有阮大小姐住的***。”
阮暖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抓了起来。
她抬眸,林雪儿正对她笑的张扬。
“啧,瞧瞧,曾经名动邺城的第一美人,现在这是怎么了?看看这小脸脏的,小翠,去给她拍拍灰。”
“是,小姐。”
小翠踏进牢房,冷笑着,一把拽起阮暖的头发,重重扇了两巴掌。
阮暖被打的脸颊红肿,嘴角流出了丝丝血痕。
有丫鬟搬来了一把椅子,林雪儿坐在椅子上,看着阮暖的狼狈样,她脸上的笑愈发得意。
“这样看着就好多了,又匀称,又红润的。”林雪儿面色微白,满是恶意的笑着,“阮暖,看我对你多好。”
“有本事,你杀了我。”墨发凌乱,阮暖从披散的长发中抬起头颅,冷淡讥讽地开口。
林雪儿:“杀了你?这可不用我动手,翊申哥哥自然会为我动手。对了,你恐怕还不知道吧,翊申哥哥从一开始接近你,就是想利用你,把你的心剜出来为我所用。”
闻言,阮暖漆黑地墨眸缩了缩,冷冷回道:“我很好奇,自古以来只要是心疾就没有治愈的可能,你们怎么都这么肯定,我的心能救你?”
“神医说可以,那自然就是可以。”林雪儿娇娇的笑了,很快,她又沉了脸,“虽然都是为了我,可你霸占了翊申哥哥那么久,我也是很生气的。”
神医?
阮暖眸底划过暗光。
她的面颊红肿,却缓缓笑了,“这就生气了,那你知道,我们无数次花前月下……你的心脏受得了吗?”
“贱人!”林雪儿阴沉着脸,霍然站起,随意扫过死牢,拿起摆着的鞭子便直直朝阮暖抽去。
漆黑的鞭子不知道沾染了多少血污,此时带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腥气袭来,阮暖被抓着,躲不开,只能测过脸。
鞭子落在胸前,一瞬间便抽开了她凌乱的衣服。
鲜红的鞭痕烙印在雪白的肌肤上,和……交相呼应。
凌虐的美感。
看到阮暖脖子上的印记,林雪儿的目光却猛然顿住,她死死捏紧了黑鞭,剧烈***着。
“小姐,小姐,您没事吧,消消气,奴婢替您教训这个贱人。”小翠和几名丫鬟一时间紧张的给林雪儿顺气,喂药。
挨了一鞭,阮暖咬紧了呀,却一声不吭,见林雪儿的模样,她面上笑意更深。
被利用的,又何止她一个?
林雪儿平息了一会儿后,几步踏进牢房,一把扯下了阮暖的衣襟。
还未消除的印记清晰落在眼中,林雪儿气疯了,愤然抽了阮暖几鞭子,每一鞭都用尽了全力,又快又狠。
阮暖看着她,始终咬着唇,不让自己吭声。
几鞭下来,林雪儿已经气喘吁吁,她盯着阮暖苍白的脸,愤然道:“来人,给我打,狠狠的打!我要她没一块好肉!贱人,娼妇!竟敢勾引翊申哥哥,我今天就把你的资本统统毁掉。”
看守的士兵有些为难,小翠见状,直接撞开他们,拿了另一根带着倒刺的黑鞭,谄媚道:“小姐,您去坐好,这种小事交给奴婢就好。”
林雪儿也觉得累,捂着心口,坐了回去。
……
九王爷府,书房。
陆翊申正在部署接下来的行动,门外突然传来侍卫的通报声。
“王爷。”
陆翊申头也没抬,淡淡道:“说。”
“林小姐去了地牢。”
闻言,陆翊申倏的掀眸。
……
地牢,林雪儿看着阮暖血肉模糊的样子,脸上又染了笑。
一鞭鞭抽下,鞭子上的倒刺扎进皮肉,勾起丝丝血肉。
阮暖趴在地上,唇瓣被咬出殷红的血珠,冷汗大颗大颗的坠落,
痛到麻木,她连死死攥紧的手都无力的松开。
她整个背、臀、腿都皮开肉绽,不断朝外冒着血气。
在充斥鼻翼的***味里,林雪儿还不觉得痛快,目光环视她一周,停留在她纤长却沾满血迹的素手上。
林雪儿微微勾唇,笑的肆意又满是恶劣。
她对身边伺候的丫鬟耳语几句,丫鬟浑身一颤,连忙点头。
不一会儿,丫鬟颐指气使的指挥着士兵,找来长短粗细不一的一排排钢针。
阮暖眼前已经有些模糊,突然,她被铁链铐住的手,被粗鲁的拽起。
背上的鞭打还在继续,她无力的侧眸一看,登时,她瞳孔一缩,一阵刺骨的疼痛如狂风暴雨,一瞬间席卷了她的全身。
“啊……”
不粗不细的钢针***指尖,这次阮暖没忍住发出了凄厉的惨叫。
折磨了这么久,终于听到了阮暖的惨叫声,林雪儿心里一阵快意,大笑着说:“继续,把她十根手指都给我戳烂,一片指甲都不留!”
“是,小姐。”丫鬟毫不留情,把钢针推到了指甲根部,***一挑,阮暖的整个指甲连着皮肉一同剥落,就着丝丝细筋,半掉不掉的挂在手指上。
一瞬间,这牢房里的***味又加重了几分。
阮暖的面色苍白如纸,浑身一个痉挛,麻木的头脑被剧痛占领。
丫鬟还在动作,又换了一根手指。
阮暖突然剧烈挣扎着想收回手,可铁链禁锢着她,丫鬟死死抓着她,她被动的,不能移动分毫。
看阮暖像条狗一样扒在地上挣扎,林雪儿眼中的笑越来越深。
疼痛也许会迟到,但它还是会来。
再次被挑去指甲,阮暖突然抬头,死死盯着林雪儿,硬是咬着牙,不再出声。
阮暖苍白却难言清丽的脸直接对上林雪儿,林雪儿脸上的笑霎时间转变为愤怒。
她霍然起身,怒火中烧,“没用的废物,快点!把她的指甲全都拔了!拔了!”
丫鬟大气也不敢出,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就连还在鞭打阮暖的小翠也把鞭子丢开,拿起一根针,抓着阮暖的另一只手,狠狠刺去。
林雪儿也没闲着,四下扫视一周,在旺盛的火盆里看到了烧红的烙铁。
回头看了一眼阮暖清丽的脸,林雪儿笑的诡异阴冷。
她上前,一把抄起一个烙铁,冷笑着朝阮暖靠近。

不是本王你以为会是谁免费阅读

阮暖的十片指甲都被挑开,两名丫鬟还很恶劣的用针往鲜肉上扎。
她疼的痉挛不止,眼前一度昏花。
“滚开!”林雪儿拿着通红的烙铁,屏退两名丫鬟,踱步到阮暖跟前。
隔着一段距离,烙铁上炙热的温度已经令两名丫鬟咽了咽唾容,她们对视一眼,忙不迭地走开。
林雪儿缓缓蹲在阮暖面前,青葱般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慢悠悠地说:“你就是用这张脸勾引翊申哥哥的吧,现在,我看你还怎么勾引他!”
林雪儿说着,已经一把扯起她的头发,举起烙铁。
“你知道,当初你欺负我的时候,他是怎么说的吗?”头皮钝痛,阮暖无力的仰着头,余光望着近在眼前的烙铁,她却扯着嘴角,笑的张扬,“他说,他不喜欢太过嚣张跋扈的女人,就算你把我的脸毁了,那又如何?你这样的人,他根本不会喜欢。”
他根本……不会喜欢任何人,他爱的始终只有那个最高位。
是她愚不可及,最后害死了最疼爱她的爹爹。
林雪儿和她,又有什么区别。
“你闭嘴,他是我的,他最爱的女人也是我!”林雪儿狠狠瞪着她,“他为我做了那么多,连你都是他为我准备的,你休想挑拨我和翊申哥哥的关系!”
林雪儿说完,狞笑着,不再犹豫,烙铁直往她脸上怼。
炙热的温度已经开始灼烧肌肤,眼看烙铁就要落到脸上。
阮暖咬紧了牙,下意识闭上眼睛。
“住手!”
突然,牢房外有人厉声大喝,急促的脚步声渐渐近了。
听出这是谁的声音,阮暖纤长的睫羽颤了颤,可灼热的温度还在眼前,她不敢睁眼,也……不愿睁眼。
林雪儿只停顿了一瞬,她面色一狠,就要***按下烙铁。
“啊!”
她还没把烙铁按在阮暖脸上,一个巨力已经把她带的倒向一旁。
“哐当……”
烙铁砸在坚硬的墙面上,再掉落在地,滋滋作响。
林雪儿看了看已经弯了一个角的烙铁,不甘心的刮了阮暖一眼,才满脸委屈地看向正阔步踏入牢房的高大男人。
林雪儿泫然欲泣的仰面看他,朝他伸出手,明显要他抱她起来,“翊申哥哥,你弄疼我了。”
陆翊申的脸色很不好,周身的气息极冷,极沉。
他没理会林雪儿,目光扫过阮暖血肉横飞的脊背和糜烂的手指。男人漆黑的双眸霎时间赤红一片,他猛然攥紧了拳,额角青筋暴起,却狠狠闭了闭眼,再次睁眼,他已经掩去了眸中所有的情绪。
阮暖睁开眼时,对上的就是他冰冷无情的视线。
她望着他,突然便吃吃地笑了。
她到底在期待什么?可笑,可笑!
林雪儿见陆翊申没理会她,本来脸色便及其阴沉,倏然听到阮暖的笑声,她还以为阮暖是在嘲笑她。
她凝眸就是一声怒吼,“贱人,闭嘴!”
她说着,迅速起身,抓着阮暖的头发,就要扇她几巴掌。
扬起的手被人拽住,林雪儿回头。
陆翊申皱着眉,厉声道:“闹够了没有?”
“我闹?”林雪儿不可置信的指着自己,“她惹我生气,我教训她怎么了?反正也是因为要给我换心,她才能苟活几日,给我出气,还委屈她了?”
“林雪儿。”陆翊申沉了脸,“你再闹,人死了,你就要和她陪葬。”
“哼。”林雪儿骄傲的仰面,“我就知道翊申哥哥是心疼我,才不会被这个女人勾引。”
“知道她对你的重要性,你还要任性?”陆翊申松开她的手,别开眼,微不可擦的擦了擦手。
“那我不开心嘛,她太讨厌了。”林雪儿却没放过他,搂着他的手,蹭着他撒娇。
陆翊申睇了她一眼,眸色晦暗,他看向阮暖,沉冷地说:“她的心都是你的,你还有什么不满。”
“她的心本该是我的。”林雪儿依旧不依不饶。
陆翊申无视了她,招来侍卫,吩咐道:“去找神医。”
“哼。”林雪儿又冷哼了一声,抱紧了陆翊申的手臂,恨恨瞪了阮暖一眼。
阮暖望着眼前的一对壁人,本该痛到麻木的心,又开始不受控制的阵阵钝痛。
好在,身体上的痛分散了心脏的痛,她还能淡漠的看着她们,把仇人的面孔牢牢记在心里。
“九王爷和林小姐还真是般配。”她几乎是半睁着眼,无力嗤笑:“一样的心狠手辣。”
“你……”林雪儿怒然开口。
陆翊申淡淡地开腔,“雪儿才对你用了一部分刑法,后面的刑法只多不少,换心,你可以有个好死。”
闻言,林雪儿仰着脸,几乎是用鼻孔看着阮暖。
阮暖苍白的小脸没有一丝血色,她极为无力的扯着嘴角,扬眉笑道:“……不。”
她的脸色煞白,这一抹笑,诡异阴寒。
她话音刚落,神医已经来了。
神医一踏进牢房,看到阮暖依旧还在流血惨样,漆黑的瞳眸闪了闪。
“给她止血,别让人死了。”陆翊申只是简单的交待了一句,双眸定定地望着阮暖,看不出情绪。
阮暖趴在地上,痛的动了动手指都是钻心的疼。
神医正要给她看看伤口,林雪儿却突然捂着心口,朝陆翊申倒去。
陆翊申下意识闪开,神医刚走到陆翊申身后,顺手接住了倒过来的林雪儿。
林雪儿见接住她的人是神医,脸都气绿了。
虽然神医也很年轻俊朗,可他怎么能和她的翊申哥哥相比。
神医挑眉,关切的问道:“可是心疾又犯了?”
闻言,林雪儿双眸一闪,递给神医一个眼神,捂着心口,说道:“对,神医,我的心口又难受了。”
神医扶着她坐下,侍女紧张的给她喂药,神医给她把脉过后,神色认真地说道:“林小姐今日过度劳累,现在最好回去好好休息。”
林雪儿看向陆翊申,虚弱道:“翊申哥哥,你可以陪我回去休息吗?”
“不必,你好好休息,本王还有事要忙。”陆翊申脱开而出。
“可是……可是你都好久没陪我了,看不到你,我难受。”林雪儿咬牙,一脸的委屈。
“九王爷不如就陪林小姐回去吧,林小姐的心疾近来发作的越来越频繁,还是要保持心情愉悦,否则对病情不利。至于阮姑娘,草民必然不会让她有事。”神医垂眸,眸色渐渐幽深。

小说推荐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不是本王你以为会是谁全本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内容真是跌宕起伏,友友们关注起来吧!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