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后侯爷他打脸了(沈惊晚谢彦辞)
退婚后侯爷他打脸了(沈惊晚谢彦辞)

退婚后侯爷他打脸了(沈惊晚谢彦辞)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12-04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沈惊晚谢彦辞,退婚后侯爷他打脸了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沈惊晚喜欢谢彦辞喜欢了整整八年,从订娃娃亲开始,她就知道自己的宿命。她是属于谢彦辞的。于是她在谢彦辞

沈惊晚谢彦辞小说简介


-
晌午时分,红日当顶,***风拨动柳叶,入耳几声鸟鸣,清脆悦耳。
卫国公与苏氏回了府,沈惊晚也就在这个空当突然病了起来。
心疼的苏氏又是乌鸡炖汤,又是王八锅加黑枸杞,总之什么补她要东厨做什么。

退婚后侯爷他打脸了沈惊晚谢彦辞全文阅读

问及银朱怎么回事,银朱也只说是夜里没睡好,踹了被子。
苏氏老泪纵横,心肝好似被挖去一半。
瞧着敷着湿毛巾的沈惊晚巴掌大脸,本就瘦弱,这一生病,更单薄如纸。
走过去替她掖了掖被角,想到昨日,开口问她:“你们放河灯没?”
沈惊晚垂下眼帘,声音细如蚊呐,带着颤音:“放过了。”
心里却堵的喘不过气,她默默伸手揪着胸前的衣服,微微张口***。
苏氏没觉出味儿,只在埋怨卫国公:“我就说,你们都快成亲了,这段时间别跑了,他非说做了不好的梦,要去求几个御守,别的没见着,给那边的院子倒是算了几卦,心都长歪了。”
沈惊晚垂眼转了话题:“母亲求的什么?”
一说这个,苏氏的目光缓和了许多,她让身边的丫头呈上一个木匣。
匣子一打开,露出两个红彤彤的绣包,缀着墨玉,一个上面是“福”字,一个上面是“顺”。
“听说那个庙求姻缘子嗣最是管用。我这次替你和彦辞各求一个,你是女儿家,讲求后院安宁,福意满满,他是男儿,志在四方,讲求万事顺遂。你兄长啊,别说娶妻,连个通房都没有,自他去。”
苏氏满眼慈爱,伸手抚过沈惊晚的脸颊。
这几年,沈惊晚越长越开,褪去了幼年时娇憨傻气,没了圆润下巴,面如鹅蛋,透亮洁白,脖颈修长莹玉曲线极美,平添妩媚动人。
鼻腻鹅脂,眼如绣面芙蓉,一笑,梨涡浅浅甜的人不忍移目。
一想到过不了多久,这么个掌心珍宝就要嫁入安陵候府,一时感慨良多,几欲滴泪。
“那会儿你才只有你爹小半截手臂长,日子过的是真快... ...”
苏氏心思***,说起往事总是尤多感喟,沈惊晚每每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就静静听她说着,苏氏每回忆一句,她的心就往下坠一分。
忽听门外有丫头通报,说是谢小侯爷来了。
沈惊晚心猛一抽,没吭声。
苏氏急忙擦去眼泪,笑道:“傻孩子,还愣着做什么,瞧瞧,彦辞一听你病了,来的倒快,去换衣裳。”
沈惊晚没同她说自己究竟为何发烧,苏氏什么都不知道,只觉得这样得一个女婿,对自己女儿如此体己,心里宽慰许多。
若是日后嫁进安陵候府,断不会受谁欺负。
这便是顶好的了。
沈惊晚觉得嘲讽,笑出了声儿,笑着笑着,红了眼,哽道:“好。”
苏氏只当她是因为生病见了谢彦辞心生委屈,便笑话她:“这么大个姑娘,怎么反而不比小时候了?你同彦辞青梅竹马长大,又不是多年未见,哭什么,快些起来,我去瞧瞧东厨汤好了没。”
待苏氏走后,银朱站在床边,看着沈惊晚,不免替她委屈:“姑娘,要是不***,就不见了吧... ...”
沈惊晚双手掩面,缓了许久:“你去将我那天青色襦裙拿来,再替我挽个髻,该见还是要见。”
眼睛是红的。
银朱想要说些什么,可是看着沈惊晚的脸却一句也说不出来,她默不作声转过去擦了把泪。
沈惊晚坐在黄铜镜前,大丫头替她描眉,傅粉。
点完胭脂后,终于是有了血色,她瞧着颜色不一样的口脂,笑的苍凉,面向镜子中惨淡的自己,缓缓道:“我要最红的那个。”
待收拾完毕,沈惊晚站在镜子前定定地看着铜镜中的自己,眸中雾蒙蒙一片:“我是不是很憔悴?”
银朱替她系好腰间的丝带,又替她簪上了从未戴过的攒珠双鹊步摇,眼含惊艳:“我们的姑娘便是憔悴了,也是西施捧心的模样,顶顶好看。”
这话并非恭维,沈惊晚得美貌向来不必质疑。
活泼明艳,如同朝生初阳,晨间露,林间风。
沈惊晚的眼泪又如断线珠子,一颗接一颗,银朱忙替她擦去眼泪。
沈惊晚强忍着酸涩弯起了唇角,这一刻她委屈至极。
-
谢彦辞端坐在正厅中,周遭的纷乱好似都与他无关,就那么静静的端坐着,不言语,便是绝美画卷。
只见他单手撑桌,目不斜视地看着墙上名家笔迹古卷,寂寂无言。
逆凤分明的狐目微微挑起,带着审视的味道。
眼睫如鸦羽垂落,纤长浓密,眸中寒星点点,下颌曲线锋利深邃,弧度优美。
叫人移不开目光。
下人奉上茶点,双手交叠,恭敬立于他身后,等候随时差遣。
室外阵阵鸟鸣,落于枝头切切喳喳。
谢彦辞一袭白袍金绣铜蟒纹,外搭一件银纹白袍,着云锦黑裤,得体考究,脚蹬黑色金边朝靴,玉冠束发,意气风发,
于他耳后脖颈处有一颗小小黑痣,青色的静脉隐于其下。
忽然听到门外别人喊了声:“二***。”
她来了。
谢彦辞没动,只是微微侧头看向门的方向,静静等人出现。
少女倏然落入眼中,一袭青衣长裙,素净典雅一如往昔,
温香软玉,纤细若柳。
谢彦辞站起身子,似专程为了某件任务而来。
他直接拿起桌上放着的一枚小小木匣,递给她,并未开口。
沈惊晚有些诧异,半晌后合上惊讶的唇,迟疑道:“送我的?”
说不惊喜是***,只是更多却是惊。
却听谢彦辞语气中带着一丝不痛快,他冷声道:“他让我给你的。”
这几年,他再也没有喊过谢候为父亲,只是以“他”那般称呼着。

沈惊晚谢彦辞免费阅读

沈惊晚刚要打开的手顿住,她笑了一下,转手合上递给身后的丫头,只是柔柔道了句:“替我谢谢谢伯。”
听他口吻,大抵是被谢候派来的,或许是***,更合适。
谢彦辞嗯了一声,抬脚要走,沈惊晚突然喊住他,犹豫了片刻,问道:“你没话同我说吗?”
谢彦辞步子微顿,扬袂翩跹,风穿堂而过,带起他腰间玉带。
周围的下人别开眼,装作各忙各的。
沈惊晚走到他身边,道:“我们出去走走吧。”
难得的,谢彦辞没有拒绝她,只是跨步朝着府门走去,便是允了的意思。
沈惊晚急忙跟上。
贴身丫头要跟,银朱急忙拽住她,摇了摇头,众人心知肚明,也就各自忙去了。
两人避开拥挤的巷道,走到了人迹渐少的巷子,右手边是乌河,水流不如小时候清澈,也不如小时候那般湍急,像一个暮年的老人,水声变得平和,一如沈惊晚的心,开始趋向平静。
谢彦辞腿长,走起路来也快,沈惊晚跟不上,只能两步一小跑,走路带喘,她低头看路时心跳如雷,终于一股脑将话问出口:“昨天,你在做什么?”
她有千万句诘问,结果搜肠刮肚,只能吐出这么几个字,连着一点重话都不敢说。
指尖掐的发白,她想,谢彦辞会找什么理由来解释?不免局促。
没关系,只要有一个理由,丁点的理由,她都会好受许多,她就会当一切都没发生过。
谢彦辞步子忽然放缓,偏头扫了一眼沈惊晚,眼神掠过她低垂的头时,回的很随意,就好像根本不是什么要紧事:“昨天同人有约。”
几个字,轻飘飘的,落在沈惊晚耳中,格外刺耳。
原来一直以来,在乎的只有她一个人,记得的也只有她自己。
她以为他会想办法解释,到底他连骗都不肯骗。
谢彦辞听不到回应,步子顿了片刻,似乎想到了什么,回首看向沈惊晚,问道:“昨天是河灯?”
沈惊晚捏紧藏在袖子里的拳头,掐的很***,她试图呼口气平稳心绪,旋即抬头看向谢彦辞,故作镇定,笑的风轻云淡:“嗯。”
谢彦辞愣了片刻,也不过一瞬,漫不经心地问道:“你等了很久?”
沈惊晚快步超了谢彦辞,走在河边回的很慢,声音很低:“我有事,也没去。”
她说的坦然,其实心里早已翻江倒海,甚至有些好奇,他若知道她没去,会如何做想?会不会有一丝半点的吃味?
可是一切都是她自作多情,谢彦辞没有吃味。
他只单单嗯了声,再没一点解释。
如此明显的谎,他究竟是看不出还是根本不想看出?
沈惊晚遍体生寒,三月******变得锋利冷峻,剜着她的心,她笑的肩膀发颤,很轻很轻地吸着冷气。
-
谢彦辞见二人没什么好说,便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沈惊晚的步子僵在原地,最后一步尚未来得及跨出。
她的眼泪忽然又掉了下来,不过两天的功夫,她好像把前半辈子没哭完的眼泪都哭了个干净。
看着谢彦辞渐行渐远的背影,她甚至没办法去质问他,***斥责一次。
他不爱她,她不怪他,一厢情愿是她自己给的。
巷口渐渐归于平静,除了她抽噎的声音。
他一定听到,可是他没有转身。
-
沈惊晚哭的很凶,又哭的打嗝。
自小就有的毛病。
她哭的忘情,伸手要拿袖子擦眼泪,未来得及擦,忽然鼻尖一窒,猛被人捂住口鼻,死死叩住脖颈,掐的近乎窒息。
她抬手扑腾,奈何对方孔武有力,根本敌不过。
胡乱地抓着,抽到了头顶的步摇,一把抽出,带着狠劲儿朝着身后人扎去。
只听耳边传来阵低吼,脖颈的力道一松,她顺着身后人整个滑了下去。
脱离束缚,沈惊晚当即想到的就是谢彦辞。
他一定没走远,沈惊晚不敢回头,踉跄冲谢彦辞的方向跑去,边跑边喊,她这辈子都没有这么***过。
她跑的快要咳血,终于在亮光中看到谢彦辞。
只一步,他就要跨出去了。
“谢彦辞,救我!”
-
谢彦辞刚走到巷口,恍惚中听到沈惊晚呼救。
他眉头微蹙,步子顿了顿,却也不过是原地顿了一会儿,迟疑须臾。
踌躇片刻,并不想立即转身,叫沈惊晚捏住软骨。
更何况青/天白/日,这种借口未免荒唐。默了片刻,没再听到什么响动,思量大抵是她新花招。
终于,那道颀长身影在光亮中渐渐变淡,最后消失不见。
沈惊晚如遭闷雷,脑中***开了花。
她不知道自己后来到底跑没跑,一片空白,胸口浮上股铁锈味儿,呛得她直咳嗽。
身后的手趁着空档将沈惊晚整个人***一扯,扯回了漆黑的巷子中。
连拖数米远。

小编推荐理由

退婚后侯爷他打脸了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