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宫藏娇(苏静翕宗政瑾)
深宫藏娇(苏静翕宗政瑾)

深宫藏娇(苏静翕宗政瑾)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11-28

小说介绍

完本古言小说《深宫藏娇》重磅来袭,作者清夏兮兮所著,苏静翕宗政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苏静翕是作为秀女选秀入宫的,十四岁的花季,让她进了宫门,从此便与外边的世界永隔,眼见的只是四方宫墙,成了囚禁她一辈子的牢笼。

小说简介

她在宫中处处小心,唯恐遭人算计,在这里唯有活下去才是胜利,其他的根本想都不要想。然而命运齿轮转动,让她遇到了生命中的那个他,这一次的遇见便误了终生,可是面对爱情和权利,这两者之间能够同时拥有吗?

深宫藏娇全文阅读

说完暗暗的观察他的表情。
宗政瑾闻言脸色未有丝毫变化,“嗯,升就升吧。”
皇后心里一堵,莫非皇上是未动有给她升位分的想法,反倒是因为她提起,才随口一说的。
醉云坞苏静翕着人打发了那些送贺礼的宫女,揉了揉腰,回了内室,连喝了好几口水,“去帮我拿点点心过来,我饿了。”
代曼闻言行了个礼,连忙出去了。
“主子,你说皇上……”听瑶凑过来,小声说道。
苏静翕任由她帮她捶腿,自己揉了揉腰,“不知道,反正他应该不会忘了的。”
之前她被禁足,还想着借由这个东山再起,可是如今,已经不需要了。
听瑶点点头,以皇上对主子如今的宠爱,应当是不会忘了的,即使忘了,底下人也是会提醒的。
果然没多久,苏顺闲就带着一众太监过来,“奴才给苏小主请安。”
“苏公公快快请起。”
“奴才恭祝苏小主生辰快乐,愿小主平安顺遂,”苏顺闲重新行了个礼,笑着说道。
苏静翕眉眼间也染上笑意,“承苏公公吉言,这点东西,苏公公拿去喝茶吧,还望公公不要嫌弃。”
苏顺闲接过荷包,“不敢不敢,奴才今日就沾沾小主的喜气,谢过小主了。”
“这些东西是皇上让奴才专门从库里挑的,小主看看可还喜欢?”
苏静翕知道,皇上自己是有私库的,平时赏人的东西大多是从殿中省出,除非皇上自己开了口,才会从皇上自己的私库出。
走过去,看了好几眼,“我很喜欢,有劳公公待我谢过皇上。”
“自然自然,小主,还有这个,皇上吩咐过,让小主亲自打开,”苏顺闲从身后的小太监手里接过一副卷轴,递给她。
苏静翕挑眉,兴致勃勃,小心翼翼把它打开,是一幅画,画中的人是她,院中树下置有梨花榻上,微垂眼眸,微风拂起她的及腰秀发,地上还有片片落叶,整个画面处理的协调温馨。
旁边有一行小字,“但愿人长久”,以及落款和时间。
岁月静好,她只想到这个词,她从来没有想到他会把她的脸上的恬静安宁都画了出来,如此细致。
“有劳公公告诉皇上,我会亲自谢恩。”
苏顺闲点点头,那幅画他也是现在才看到了全貌,皇上从好几天前就利用闲暇时间来画了,紫宸殿内经常是一地废弃的画纸,虽然他收拾的时候还觉得挺好的,可是皇上依旧不满意。

深宫藏娇免费阅读

苏家只是一个小家族,祖辈在前朝的时候很显赫,只是苏书砚这一支属于旁支的旁支,和族里的人关系也不够融洽。
苏静翕祖父去世的早,族里没有一个人帮他们孤儿寡母,全凭她祖母靠着那一点微薄的嫁妆,和给人做绣活,才把苏书砚拉扯大,且供他一直读书。
好在苏书砚读书努力,也有天份,靠着自己一步一步往上爬,如今已是从五品的翰林院侍读。
在京城也拥有一座小宅子,在其他人眼里也许根本不够看的,但是苏家人都觉得很满足。
“爹爹,娘亲,”苏静翕等他们入座后,跪在了地上。
苏书砚赶紧站起来,“你这是做什么?赶紧起来,让人看见成何体统?”
苏静翕知道自家爹爹自小饱读诗书,受的是正统思想,为人也有些古板,说的难听点,就是文人的迂腐。
“爹爹,这都是咱们自家人,没有关系的,”顿了顿,“女儿已经入选,不日也要入宫,从此不能长伴爹娘左右,孝顺爹娘,还万请爹爹娘亲都要保重身体,这样女儿在后宫中才能安心。”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们家人还是能团聚的……”苏氏哭了,只是这话到一半却再也说不下去了。
苏静翕抹了抹眼泪,“娘亲说的是,女儿一定会好好保护自己,争取早日登上高位,接娘亲团聚。”
“家里人不指望你能长获圣宠,不求荣华富贵,只愿你在后宫中能够保全自己,遇事切记不可冲动,三思后行才是,”苏书砚看着这自小疼宠长大的女儿,郑重的嘱咐道。
“爹爹放心,女儿知道该如何行事,定会设法保全自己,宫中不论传出何等消息,还望爹爹娘亲不要听信片面之词,不可行鲁莽之事,只要记得,只要爹爹娘亲平安健在,女儿就一定不会放弃自己。”
“你放心,不用担心我们,还有你几个哥哥呢,”苏书砚摸了摸胡须,懂事聪慧的女儿,也许她真的可以在后宫里拼出一条血路来。
苏骏德闻言立马说道,“妹妹放心,哥哥一定会照顾好爹娘。”
“是啊是啊,还有我,小妹放心吧,”苏骏文也拍着胸脯保证道。
苏静翕露出一个笑容,行了一个礼,“两位哥哥,今后还得劳烦哥哥替妹妹尽孝道。”
“只是妹妹还有些话想和爹爹以及两位哥哥说,不论我这次册封为什么位份,也不论我今后在宫里身居何位,还请爹爹和两位哥哥谨记,荣极必衰,凡事过犹则不及,低调行事,低调做人才是上策。”
苏书砚赞赏的看了她一眼,“静翕放心,爹爹懂得这个道理,你不论是什么位份,都是天家恩赐,和苏家没有关系。”
苏静翕知道她爹爹这是在告诉她,不论她今后到达一个什么高度,苏家人都只是苏家人,不会有人拿她的名头干什么事。
“哥哥知道,只是你要是在宫里有什么困难,一定要把消息传出来,苏家再不济,帮你一点也是可以的,”苏骏德稍一想就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当下保证,有些担心的说道。
“哥哥放心,妹妹知道该如何做才是最好的,”苏静翕不忍拒绝他的好意,含糊道。
她有朝一日在宫里万一真的有了什么困难,那一定是被圣上不喜,或者是犯了大错,苏家根本就不能帮她。
她进宫以后,是好是坏,都与苏家没有什么关系了,起码,表面上是这样。
“哥哥明年也要参加科举,妹妹一定在宫里等待哥哥的好消息,在这里先祝愿哥哥能够取得成功。”
苏氏不懂这些,也不掺和进这里面,只去库房拿了许多银票,又给她准备了一些东西,想着哪样可以让她带走。
“娘,你别收拾了,娘陪我说说话吧,”苏静翕进了她娘的房间,看她一直都在忙活。
苏氏的眼泪从她回来就没停过,“翕儿啊,娘真的怕……”
苏静翕闻言也有些酸楚,依偎在她娘的肩膀上,“娘,你不总是念叨着要把我嫁了吗?你看,我现在马上就要嫁人了。”
“那是嫁什么人哪……”苏氏说到一半停了下来,扫了一眼她的面容,发现她没有什么情绪变化才微微放心。
苏静翕知道她娘说的是什么意思,入后宫,只要不是皇后,那就是妾,说的好听一点才是妃嫔。
“娘还给你准备了许多嫁妆,从你出生的时候开始,一件一件的攒,如今也有许多了,喏,还有这个,是准备给你的生辰礼,如今提前给你吧。”
苏静翕接过来,打开盒子,一支水晶蔷薇花簪子,她从小就特别爱水晶饰物,她娘每次给她打造的也是水晶式样。
“娘亲,你不用担心,这次进宫都是女儿自己愿意的,”苏静翕觉得还是和她娘说实话。
苏氏是一个传统的大家闺秀,江南女子的婉约柔弱在她身上体现的尤为明显。
苏氏有些愣了,随即有些生气,“娘不是让你不要那么出挑,落选了回家来,娘会再给你挑一门好婚事的么?你是不相信娘还是……”
苏静翕叹了口气,“娘亲,你先听我说。”
“女儿一直羡慕爹爹对娘亲的爱意,渴望以后会有一个如爹爹一样的夫君,疼女儿如珍宝,可是这世间男儿能有几个会如爹爹这样呢?”
苏书砚一生没有纳过妾,之前倒是有个通房丫头,只是后来病死了,后来一直便只有苏氏一个女人。
“总会找到的,娘一定会帮你找到的,”苏氏的确很幸福,婆婆长年住在庙里,不管庶务,也不会往儿子房里塞人。
丈夫对她敬爱有加,儿女双全,和睦孝顺,这一生,她可以说的上是过的圆满了。
苏静翕亲自给苏氏倒了一杯茶,递给她,“娘,我觉得我这辈子不会遇到,既然不会遇到,那我即使注定要与她人争一个夫君,我也宁愿嫁与世间最尊贵的男儿,做最尊贵的人。”
苏氏接过茶杯,有些愣了,“你实话告诉娘,这些想法你是不是早就有了?”
所以之前每次给她说人家,她总是不愿意,推三阻四,她还以为她是女儿家的害羞。
苏静翕笑了笑,没有否认,这些想法,几乎从她来到这个朝代,她就有了。
与人共侍一夫,她做不到,但如果那个人是皇上,就由不得她做不到了。
在苏氏这里全家人一起吃过晚饭,穿过小花园,远远的看见翕风院三个大字,那还是当初她爹爹在她出生后,亲笔题写的。
走***,这里的一草一木她很熟悉,她喜欢吃桃子,苏氏就让人在门口种了好几颗桃树,旁边还有秋千,这么多年,依旧在那里。
“小姐,你回来了,”听瑶和听琴见她进来,连忙放下手下的东西走过来。
苏静翕坐在椅子上,“恩,回来了。”
听瑶和听琴对视了一眼,齐齐跪倒在她面前,“奴婢恭喜小姐得尝所愿。”
别人不知道苏静翕是不是自己真的也想被选上,她们两个贴身伺候的丫鬟却是最清楚不过了。
“恩,这个月你们的月钱加倍,这两支蝴蝶钗就算是我送给你们留作纪念的吧,”苏静翕走到梳妆台边,从首饰盒里拿出两支钗子。
“奴婢愿誓死跟随小姐,”两个人都没有接她手里的东西,反而磕了一个头,说道。
过了几个呼吸,苏静翕才出声,“起来吧。”
“带你们两个一起进宫,定然是不可能,只是万一可以带一个,我希望带听瑶,你们可有意见?”
听瑶相对于听琴性格沉稳许多,人情世故也精通许多,重要的是,她懂一点医术。
相比而言,听琴就太过单纯天真,容易相信他人,性格完全不适合在深宫里生活。
“奴婢没有意见,奴婢愿意誓死跟随小姐,伺候小姐,”听瑶复又磕了一个头。
“奴婢亦没有意见,奴婢相信,听瑶比奴婢更能伺候好小姐,”听琴也跟着磕了一个头。
苏静翕亲自起身扶起她们两个人,这都是从小伺候她的,之间的情分自然不浅。
“听琴,你爹娘都在苏家,我走了以后你就去我娘房里伺候吧,”又转头对听瑶说道,“如果我不可以带你入宫,你也去我娘房里吧。”
“奴婢无父无母,奴婢若不可以跟随小姐入宫,一定好好伺候夫人,请小姐放心,”听瑶说道,她自然知道苏静翕最放心不下的是什么。
苏静翕点了点头,在她们俩的服侍下,梳洗完,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
看着床顶藕荷色的床帐上的花纹,突然有些不太真切之意,这么多天,发生的事都觉得像是身在梦中。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十四年,她在现代也是无父无母,孤身一人,所以她一直都很感谢苏家人给了她最温暖的一个家,尽他们所能爱她疼她。
所以,今后,她要做的,不止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他们,一定要好好活着,而且要活的好。

小编点评

苏静翕宗政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