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危险夫人(常瑶宋霁雪)
我的危险夫人(常瑶宋霁雪)

我的危险夫人(常瑶宋霁雪)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11-24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常瑶宋霁雪,我的危险夫人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昆仑三山,云山掌门宋霁雪不顾仙门上下反对,娶了一位废灵脉的女子。成亲第三年,地鬼之门开启,万妖出世,

常瑶宋霁雪小说简介


九平峰主听闻巫山少主一事时正跟小徒弟讲术法大道,冷不防瞧见传信鸟停在身前,得知此事后急忙前往巫山。
有妖潜入昆仑作恶可是大事,更别提伤的还是巫山君的宝贝儿子。
他在去的路上瞥见上云峰明亮的灯火时心头一突,也不知怎么的,奇怪的想法自心底升起,却在还没成形深思时就被他压下。
不能想不能想。

我的危险夫人常瑶宋霁雪全文阅读

九平峰主收敛心思,赶往巫山。
-
巫山,神女峰。
断臂的裴文珏躺在床上,脸色惨白着昏迷不醒,坐在床边的巫山夫人眉间满是阴霾,痛心又担忧地看着夏桑依单手掐诀为儿子输送灵力驱除体内残留的妖气。
她听见屋外传来两位山君和峰主们讨论的声音。
“前些日是有一部分小妖试图进昆仑,但都被当场斩杀,它们修为极低,连化形都难,是很普通常见的小妖,都是些觊觎昆仑灵气的。”
“每年试图进昆仑以灵气修炼的小妖数不胜数,但没有一个成功的,更别提今夜这连原型都不知是何的恶妖竟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出入巫山伤人,这绝不是那些在昆仑脚下徘徊的小妖能比。”
“十八峰都已吩咐下去彻查,杀阵全开,若这恶妖还在必不能活。”
“大阴山那边我也吩咐人开了结界。”
眉眼暴戾的巫山君看向身侧的白衣男子略一垂首,“大阴山与神女峰较近,麻烦你了。”
大阴山君轻轻摇头。
“此事不简单。”九平峰主犹豫道,“一只恶妖入昆仑上巫山神女峰伤人,就算是妖皇亲自出手也不会悄无声息一点痕迹都不露吧?我怀疑……这妖怕是有同伙。”
大阴山君眼尾轻扫后方屋门,沉思道:“巫山有叛徒?”
“恐怕不止巫山,而是整个昆仑。”九平峰主低声道,“从去年开始妖界就展现出对人间的恶意,有计划的针对各大仙门——”
巫山君突然沉声道:“这次霁雪去西海,也是察觉到妖界的阴谋,各族大妖纷纷现身人界惹事,似乎是跟地鬼之门有关。”
“地鬼之门……那可真是大胆。”大阴山君眼神微冷。
“他走前就要我多注意三山,起初我还疑惑,往常他叮嘱的都是昆仑外,怎么忽然说起三山……现在想来,他可能早有所察觉三山的异样。”巫山君袖中双手紧握,眼中浮现些许血丝,“若是我再仔细些,文珏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大阴山君正要安慰,却见另一名峰主身影急匆匆迈上台阶道:“云山君与赵峰主一行人回来了,只是有几人受伤较重,还请大阴山君和夫人过去一趟。”
大阴山君的夫人夏桑依可是当今第一药修。
巫山君问:“霁雪受伤了?”
谭峰主摇头,神色凝重:“是我巫山和云山的两名弟子,其中云山的弟子偷听到凤族大妖与妖皇的密谈,这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
大阴山君闻言,回身进屋叫上夏桑依去了云山。
-
受伤的弟子名叫燕子卞,被称作上云峰的首徒,云山掌门宋霁雪唯一的徒弟。
能让眼光极为挑剔的云山君收徒亲自教导,可见其天赋多么的高。
这样一位天之骄子,此时却浑身是血奄奄一息躺在床榻,全靠云山君输送的灵力吊着一口气。
夏桑依进屋闻到浓厚的妖气与***味,蹙眉沉了沉脸,来到床边收敛心思专心救治。她手中动作有条不紊,额上却有一层细汗,可见伤势处理起来十分棘手。
大阴山君已经许久没见过他夫人如此专注谨慎的样子,看来燕子卞是凶多吉少。他忍不住往窗边看去,那边站着一名身材修长挺拔的俊美青年。
要说昆仑长得最好看的人,那无疑是云山君宋霁雪。
单论脸已是清隽至极,长眉凤眼下鼻梁高挺,唇角微抿着,侧首看向窗外,神态疏懒。他微微抬首,下颌线精致流畅还带点欲感。
再论身形,黑金色绣纹的长袍贴身,干净利落,身形修长挺拔,立如松。深不可测的修为境界让他不言时也高人一等,难以忽视。
这样的人随意往窗边一站,迎着洒落人间的月色就是副绝世画卷。
大阴山君没能从宋霁雪脸上或眼中看出焦急之色,他的视线甚至不在屋里的燕子卞身上,而是虚虚越过窗外云峰山色,不知在想什么,可眉眼间却有一抹极淡的疲倦。
“霁雪。”大阴山君上前轻声道,“会没事的。”
宋霁雪喉头微动,视线转回屋中。
这瞬间他眉眼间那抹疲倦也被藏了起来。
“咳、咳——”
床上的燕子卞皱眉咳出一口血,脑袋昏昏沉沉,艰难地睁开眼。
“醒了?”大阴山君问道。
夏桑依脸色还是不见好,掐诀点在燕子卞肩前***位道:“心脉受损太严重,灵脉也几乎被碎,难以修复,残存体内的妖气霸道,还在吞噬他的灵力。”
“师尊……”燕子卞呼吸急促,他睁着充满血丝的双眼缓缓扭头看向窗边的宋霁雪,嘴唇翕动时都有大量血水溢出,窒息的疼痛没能阻止他继续开口说下去,“是、是师娘……”
他再次晕过去。
屋里的气氛却变得微妙。
宋霁雪直起身,视线从徒弟身上移开,朝外走去,只留下一句:“需要什么尽管说。”
-
常瑶知道宋霁雪今夜回山,便待在厨房没走,她煮了一碗又一碗红油抄手,快冷了就自己吃,吃完再煮,直到宋霁雪过来。
侍女对此见怪不怪。
因为她知道掌门夫人很能吃,非常能吃。
在常瑶孤独的立于悬崖吃着自己第十二碗红油抄手时,终于听见熟悉的声音自身后传来:“饿了?”
她回首看去,男人迎着月色踏着落花朝她走来,身上却带着些微***味。
“给你吃的,但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过来,我就先吃了。”常瑶老实答道,“总不能给你吃冷的吧?”
“第几碗?”宋霁雪走到她身前,抬手将她嘴角汤渍拭去,又放至唇边***入腹中。
常瑶眨巴着眼:“不记得了。”
宋霁雪垂首,常瑶十分熟悉他的小动作,原本要送至口中的食物立马转到他嘴边。
常瑶垫脚凑近他身前嗅了嗅,“你受伤了?”
宋霁雪:“没有,是子卞的血,他伤得很重。”
常瑶轻挑下眉,还没来得及再问,就见云山君咽下抄手后神色微妙道:“这是谁煮的?”
他的夫人十指不沾阳春水,从未下厨做过吃的。
“不好吃?”常瑶眯着眼看他。
宋霁雪面不改色道:“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抄手。”
“是吗?”常瑶又夹了个抄手送过去,杏眼微勾着,娇傲道,“我可是跟大阴山夫人学了一整天,特地煮给你吃的。”
宋霁雪眼里带点笑意看她。
常瑶问:“你知道大阴山君每次出远门回来后都能吃到夏桑依做的抄手吗?”
“哦,他跟我说过很多次。”宋霁雪轻嗤声,“从他俩还没成亲前就一直说。”
常瑶认真脸:“别人有的你也要有。”
宋霁雪:“……”
他还得感谢大阴山那两人不成?
常瑶喂他吃完抄手后转身将碗放在窗台,听宋霁雪嗓音微哑道:“阿瑶。”
“嗯?”她侧身看去,带着点小奶音。
宋霁雪说:“让我抱一会。”
常瑶朝他歪头,下一瞬就被宋霁雪紧抱在怀,鼻息间问到他身上沾染的桃花冷香和***味,***着她的血脉,不由垂眸压住眼底深处的一丝***。
他身上沾染的不是人类的血。
应该说不止。
还有点熟悉。
宋霁雪抱着她抵在窗边,云雾缭绕着将星月都遮掩些许,旁侧花枝摇曳发出沙沙声响,花又落了满目。
常瑶感受到他紧绷的身体,柔软的手在他背脊轻抚着,带着温柔的安抚。
“有夏桑依在,燕子卞不会有事的。”她听见自己熟练地说着谎话,“那可是第一药修,已经到医死人肉白骨的境界。”
好一会后埋首在她颈肩的宋霁雪才低声道:“他潜入妖界,知道不少妖族的秘密。”
“还听见妖皇与凤族的密谈,涉及人间安危。”
常瑶心想这小子知道的还挺多,那必不能活了呀。
“当初不该同意他去妖界的。”宋霁雪说这话时声色平平,听不出半点懊悔或怨恨,只是嗓音微哑。
常瑶温声在他耳边低语:“会没事的。”

我的危险夫人常瑶宋霁雪免费阅读

察觉宋霁雪体内灵力过耗,应该是救燕子卞导致,常瑶便道:“累了就先回去休息会吧。”
宋霁雪从喉咙里滑出一个应答。
常瑶推了推还没放开自己的男人,轻***唇角悄声道:“我还没吃够。”
宋霁雪:“……”
于是夫妇二人又在厨房吃了两碗红油抄手才回屋。
常瑶被宋霁雪长手长脚地扣在怀中,脸贴着他逐渐温热的胸膛,一抬头就会蹭到男人下巴,长臂环着她的腰,似要将她融入体内,保护着她不受这世间半点伤害,又似怕她悄然离去。
成亲第一年常瑶还会暗自警惕,如今不知何时已经习惯,任由他把自己搓圆捏扁带进怀里扣着,因为在宋霁雪怀里确实是最安全的地方。
作为一只妖隐藏身份活在修者的世界还是挺不容易的,更别提日夜相对同床共枕的夫君还是仙门之主。
尽管十分凶险,但云山夫人这个身份的***太大,让她没忍住。
宋霁雪没躺多久,他短暂的休息后,起身在常瑶唇边落下轻轻一吻便离开了。
常瑶也没管,翻个身继续睡。
但她清楚接下来昆仑也不会太平了。
-
燕子卞靠各种丹药和夏桑依的力量吊着最后一口气昏迷不醒。
夏桑依始终守着,尽心将他体内残留的妖气驱除。
常瑶在翌日白天去看过一眼。
屋里就夏桑依一人。
见常瑶进来也没有说话,专注手中的活。
常瑶没有打扰,站在边上静静地看着。
屋里弥漫的妖气熟悉无比,心中有些嫌弃,让她不动声色往后退了两步,防止沾染。
她记得燕子卞十分聪慧,天赋极高,心性坚韧,将来大有前途,但却只能走到这了。
虽说偷听到妖皇与凤族密谈,但他身上的伤没有半点是妖皇动的手,伤他的是凤族的少主,那位喜怒无常,手段残忍暴戾的大妖。
常瑶听见屋外传来巫山君与大阴山君的谈话。
“桑依说,燕子卞身上的致命伤是凤妖的羽毒,毒侵心脉,又被强大妖力搅碎灵脉,如今残存的妖力都充满了毒性,说明当时与他动手的不是妖皇,而是凤族的少主,伏烬。”
“伏烬?哼,他倒是挺活跃,最近几次大事里总有他的身影,如今看来是跟妖皇达成共识了。”
“霁雪等人刚回来,第二天西海的地鬼之门就被打开,看来妖族的内鬼已经渗透人间修门,不止我们昆仑三山,就连……”
话音在房门从里打开时戛然而止。
一直漫步走着没说话的宋霁雪抬首看去。
常瑶侧身让开:“我过来看看,没打扰桑依。”
“外边风大,怎么不多穿点再出来。”宋霁雪神色如常,走到常瑶身前解下外袍给她披上。
其他人:“……”
风很大吗?头发丝都没吹起来的风大吗?!
巫山君板着脸不说话,他就是当年反对宋霁雪娶常瑶的人之一。
他觉得常瑶配不上。
除了外貌哪里都配不上。
堂堂上仙门之主,还是昆仑神山的传承者,怎么能娶一个废灵脉无法修炼的女人呢?
大山阴君想起昨晚燕子卞的话,心中微妙,也没多说什么。
-
常瑶没有多待,宋霁雪送她回上云峰。
幽静小道蜿蜒曲折,两旁花草树木茂盛,日光难以投影,十分阴凉幽暗,因此路旁亮着许多小石灯,从不熄灭。
偶有石阶,常瑶孩子气地蹦蹦跳跳,背对着后边的宋霁雪说:“三足凤死了。”
“九平峰主跟我说了。”宋霁雪看她跳完所有石阶后才跟上去,“薛昊你已经罚去面壁思过,裴文珏昨夜被潜入巫山的恶妖咬断一只手。”
他微抬首,在几缕斑驳碎影中看常瑶:“我再罚一次?”
常瑶回头瞪他:“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
“那我送的三足凤就这么算了?”宋霁雪挑眉。
常瑶扮演着温柔大度的凡人:“看在那弟子天赋不错,人也不错的份上算了,毕竟再过个十年那就是云山未来的大修者,以后记仇怎么办。”
宋霁雪问:“哪位弟子?”
常瑶:“就是被巫山夫人罚跪的小可怜薛昊啊。”
“阿瑶,你不仅夸他不错,还记住了他的名字?”宋霁雪笑,眸光微深。
往前边走着继续跳石阶的常瑶没看见,悠悠道:“因为他长得很有特点,像女孩子,面相过于阴柔,但跪着的时候从背影看去又完全不会让人想到阴柔女相……”
她回首朝宋霁雪看去,露出一个明媚的笑:“一眼就让我想到你了。”
云山君心里那点醋意因此烟消云散。
他走上前去牵住常瑶的手,宽厚的大掌带着暖意。
“我刚听见你们说,西海的地鬼之门被打开了?”
说起这些烦心事宋霁雪态度还是一贯的散漫:“咱们的天下第一剑重伤未醒,封印力量因此削弱,给了妖界机会。”
“地鬼之门一开可就麻烦啦,什么妖妖鬼鬼都出来人间,还有些奇奇怪怪的魔一起来捣乱,你不会回来没几天又要离开吧?”常瑶侧首去看他。
“十二家上仙门都在商量如何封印地鬼之门,已经送出一批妖魔,不能再让它送出第二批。”宋霁雪说,“昆仑是目前最安全的地方,你留在这我才放心。”
常瑶另一只手指着自己问:“万一你走后我在昆仑被欺负怎么办?你不带我一起走吗?”
宋霁雪摸着她的头说:“记下来,等我回来跟我撒个娇再让我给你报仇。”
常瑶:“……”
只是想看夫人撒娇的云山君微笑不语。
“昆仑哪里安全了,昨夜还有恶妖潜入伤人,他们还说昆仑里混进了妖族的内鬼。”常瑶摇头道,“我这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可打不过能潜入昆仑的妖族内鬼噢。”
抓着她手的力度加重,宋霁雪道:“阿瑶。”
常瑶耐心道:“嗯?”
宋霁雪:“打不过可以跑。”
“往哪跑?”
宋霁雪眯眼笑:“往我这跑。”
常瑶气得转身就走,被他手上用劲直接拉入怀里,环着女人脖子垂首吻去。
她轻轻闭上眼又睁开一瞬。
开玩笑的。
昆仑灵力那么足,她哪里舍得离开。
宋霁雪不在,她反而自由些。
“阿瑶,不管什么时候,遇见任何危险都记得往我这跑。”宋霁雪的低语混杂在缠绵亲昵的吻中。
我永远不会伤害你。
只要你朝我走来。
-
燕子卞在第三天的夜里醒来,但所有人见到他的那瞬间,脑子里都只有四个字:回光返照。
他的时间不多了,抓着人生的尾巴断断续续将自己知道的一切告诉众人。
“妖皇正试图说服各大妖族……与他一起……咳、一起进攻人界。”燕子卞咳嗽着,黑血不断从最终溢出,双眼也失去神采,“早在很多年前,他就派出心腹潜入各大仙门……西海的内鬼是非离真君。”
“而我们昆仑,是常、常瑶……”
今夜无月,屋中烛火摇曳,所有人在震惊之余,都下意识地朝云山君看去。

小编推荐理由

我的危险夫人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