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为我是个攻(许野孟岂)
我以为我是个攻(许野孟岂)

我以为我是个攻(许野孟岂)

分类: 玄幻修仙时间: 2020-11-19

小说介绍

许野孟岂小说————我以为我是个攻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冰糖火锅所著,讲述了【温柔无底线腹黑娇花攻VS反穿阳光小学渣嘴炮受】许野接受了自己从书里穿出来这件事后,对突然继承了天才

许野孟岂内容介绍


“本市最新播报,圣心医院患者死亡事件,经相关方面证实,患者家属曾签订过医疗试验项目协议,其项目风险评估为百分之七十五,为此医院以及医药研究人员不负担任何事故责任……”
电视里,女主播站在圣心医院门前侃侃而谈。
类似的新闻报道一个月前曾席卷各大频道。指责,谩骂,直到今天才换了个新的口吻。
客厅满地狼藉。

我以为我是个攻许野孟岂全文阅读

书架被洗劫一空。
书散落一地,正着的,反着的,书页翻飞,还有密密麻麻写满了字的A4纸页,散落在书与书的之间。
茶几上外卖盒堆了好几个,外卖袋下面压着一个棕色皮质的笔记本和一本彩色的封面的少女小说,放过那本不合时宜的少女小说不谈,这场面活像被人打劫之后又扫荡了八百回。
沙发上躺着一个类似活人的生物,浑身散发着一股“离近者死”的气息。
一阵叮叮当当的信息铃声。
沙发上的人动了一下,遮着眼睛的手挪开,在沙发缝隙里摸了半天。
【王院长】:网上的黑料我们这边已经找人压下去了,希望你能继续跟我院合作。
【化科吴频】:这次真的是个意外,实验室这边瞒着你买实体是他们不对,但也没想到会这样,你能不能跟我见一面,我们见面谈。
【秦教授】:臭小子!差不多行了,这都多少天了,回T大的路还认识不?要我派人去接你?
【许幸川】:哥,你还好吗?
……
下面还有无数慰问、询问,还有之前的那些未读,红圈占满了微信页面。
——烦!
“啧。”
手机咣的一声甩在了茶几上。
他坐起来,拧开剩下的半瓶矿泉水喝了个干净,空瓶子随手一扔,拿起外卖盒子下面压着的彩色封面小说。
看了一眼,又“啧”了一声。
这本小说他从头看到尾连睡带醒一共看了五天才他娘的看完。
这五天过去,他不得不接受两件事——
第一件,他是小说里***灰男配,喜欢男主,可他妈男主钢铁笔直,因为这是本言情小说!
这也就算了,最可气的是,现在他喜欢的人连个人都不是了!
第二件,他从十七岁花一样少年变成了二十二岁的大龄青年,虽然是个挺牛逼的大龄青年,但他还是很介意自己年纪变大这件事。
为什么说挺牛逼?
因为这一地的书和笔记他就没有一样能看懂的!
尤其是那些看着就高级的大小字母和圈圈勾勾叉叉!
另外他还发现自己成了***的风向标、网上的人肉靶子、社会的刽子手,今天之前所有人都在说他研究出来的药弄死了人,也就是电视里正在说的这起医疗事故。
“T大高材生许某医疗杀人事件。”
听听这高级的言论。
——本学渣想在线告辞!
网上只有一张他带着帽子口罩捂的只露了一点头发丝的照片,连脸都看不着。
他确认这件事跟自己有关是通过这几天收到的那些信息,还有他茶几上这本棕色皮质日记本。
上面写的内容很直白,记录着一些无关痛痒的日常,比如——今天进门的时候差点摔了一跤是因为当初定做门的时候门槛做高了果然贵的不一定就好。
再比如——楼下的水煮鱼涨价了量还少了原因是老板娘和老板离婚了老板娘心情不好,你心情不好就给我减量,也不问问我能不能吃饱,水煮鱼店黑名单。
只有最后一页的内容稍微复杂点。
——初次临床,男,53岁,死亡主治心脏衰竭,药性不定,不确定其稳定性,意外生变,搁置。
后面用红色的笔画了个叉。
手机“嗡”的一声响了。
许野烦躁的搓了一把头发,捡起手机,上面显示一串陌生号码。
他按下接听,“找谁?”
“你好,请问是许野先生吗,我是天成集团总裁办,我们公司有意收购您手中的pv专利,底价愿意出七千万,另外还想请您做我们公司的长期顾问,您看—— ”
今天的新闻出来之前他宛如过街老鼠,今天之后倒是橄榄枝一条接着一条的往他脸上甩。
许野脚往茶几上一搭,揉了揉鼻子,“你们是哪冒出来的骗子?七千万,你怎么不说一个亿呢,pv是什么玩意儿,老子上哪给你弄那么个鬼东西去!还顾问,你们雇得起吗!知不知道老子下海去卖值多少钱,你说雇就雇?”
电话那头:“???”
什么玩意儿?
下海去卖?
随后许野就听见对面小声在问,这个号码是不是对的,是不是打错了。
许野不等对方研究完,挂断拉黑一气呵成。
看了眼茶几上的笔记本——
Pv313,专利,心脏衰竭,不稳定……

许野冲了个澡,出来的时候对着镜子熟悉了一下自己。
皮肤没有他以前那么肤白如雪,含混着勉强算得上个深皮,眼珠是黑的,他很喜欢,鼻子挺高,脸盘挺顺。
他兜了把头发,就是这头发丑的一批......
出门找了家理发店,把头发剪成比毛寸稍微长点的短发,一扒拉还有点扎手的那种。
理发店的托尼哥剪完后特别满意自己的杰作,“帅哥,你发质真好,我剪过那么多头发,你是最适合这个发型的,要不要漂个色?今天办卡充一千送三百,还送两次免费护理。”
“不办。”许野瞄了一眼染发色板,随手指了个奶奶灰,“漂。”
等染发的时候,他闲着没事逛了一下微信群。
群不少,一扒拉都翻不到头。
“T大研究会”“T大交流”“T大实验”,还有高中群,实验群,平价购物群,还有一个“孤儿院”。
所有的群都那么陌生,许野随手点开了T大交流群。
【大三(明哥)】:下午打篮球的报名了啊,谁来,快点。
【文艺社(曲闻)】:没意思,篮球社的人我都看腻了,求招新社员,要求人帅!
【篮球(郭子)】:肤浅,人帅能当饭吃吗,人帅会打球吗?
【啦啦队(喵姐)】:可以啊,长得帅是万能的,你不肤浅,但你丑啊。
许野眉梢一挑,瞧瞧这老少皆宜令人手痒的运动。
他动了动手指……
【化(XU)】:球赛,几点,地址。
下面有人报球场位子。
有人报时间。
还有人问这人是谁,没见过。
【大三(明哥)】:***?!我没瞎吧?
【化(XU)】:?
【大三(明哥)】:大哥,您要打球?你会吗?摸过球吗您那双手?
下面很多人问张旭明什么情况,张旭明都没回。
【大三(明哥)】:我们要是把你给打坏了不会被T大开除吧?
【化(XU)】:?
就打个球,逼话真多。
许野问好了时间地点,头发随便染了染,只染了头顶的一层,将将泛白就让托尼给洗了。
打车到了T大,许野差点迷路,绕了好几圈最后还是找人问才问到西区篮球场的在哪。
露天球场,几个男生已经开始热身了。
“群里那个说要来打球的来了吗?”

我以为我是个攻免费阅读

“张旭明,你是不是认识他啊?大几的他?”
张旭明个子又高又壮,拿着球投了个篮,砰的一声球砸在了篮板上又弹了回来。
“大几?呵!”张旭明冷笑,没跟他们说这人已经不是大几了,“谁知道那逼现在念大几,他就是个怪物,从小一路跳级上来的,我他妈高一的时候跟他一个班,第二年他就上大学了,反正比咱们年级高。”
一阵唏嘘过后有人问:“他打球厉害吗?”
张旭明仿佛被戳中了笑***,“厉害个鸡儿,嗐,他不会来的,他手脚不协调,以前我们上体育课的时候他连跑步都不跟着跑,肌无力了解一下?”
“哦?”
许野顶着一头半白的挑染,阳光下还带着点微黄,他穿着T恤破牛仔裤,踩着一双平价球鞋,捏着自己的耳垂走过来。
眉梢轻轻一挑,看着说话的人,“肌无力?说我?”
张旭明上次见许野是在化学实验室,那时候他还跟高中时候一样,耷拉着眉眼,脸上没什么表情,人虽然长得不赖,但存在感很低,要不是学习好的光环笼罩着他,走在人群里根本不会被人注意到。
可是现在……
妈的这人是谁啊?
这一头白毛是怎么回事?
实验室毒气泄漏感染变异了吗?!
许野看着张旭明,抄过旁边人手里的球拍了几下,声音不轻不重的说:“今天不干到你括约肌无力,我名字倒过来写。”
......
篮球社久不招新,女生多半已经绝望,来球场看球的人零星几个,少得可怜。
直到学校论坛更新了几张照片——
照片里的男生顶着一头半白挑染,投球跳起时身体微微向后,带着惯力的起跳动作把衣摆也带起了弧度,隐隐可以窥见衣服下的风采。
落地时,他歪头朝着镜头做了个wink,天生的微笑唇勾出一点坏。
【科二唐唐】:天,这是哪里来的小帅哥。
【物理系海购】:这是咱们学校的吗?我怎么没见过?
【佛系在读】:这个弟弟我可以!
【大二老生】:球场集合!
……
球场围栏外,修长的身影停在了树荫下。
“确定吗?沈家已经确认过了?”
孟岂带着无线耳机,柔软的黑发稍稍遮住耳尖,熨帖的立领白衬衫和黑色长裤修饰着他利落身形,金边眼镜被阳光折射出一闪而过的光。
听到球场里嗷嗷的叫喊声,他停下脚步朝球场看了一眼,视线透过镜片凝着远处,桃花眼十分温柔。
耳机里传来男人的报备,“沈家要想确认有足够的时间,我猜再过不久他们应该就会去找他。”
孟岂看着球场的方向,隐约能看见一戳白毛蹦起来又落下,然后球进了篮筐。
孟岂问:“他会回去吗?”
“会吧,毕竟难得找到家人,但……”电话里的人欲言又止,“您觉得呢?”
孟岂推了推眼镜,状似疑惑的歪了下头,“不知道,我跟他不熟。”
“你们不是同校吗,又都是学同一学科,实验室没见过?”电话里的男人有些意外。
“见过,但,不熟。”
孟岂努力回想对那个人的印象,结果一无所获。
在他的印象里,这人高调却又神奇的没什么存在感,只活在自己的世界和领域里,从不跟外人接触。
也许是他们两个在某种程度上太相似,彼此都没有太把对方放在眼里,以至于在同一个实验室一年,一句话都没说过。
电话里的人顿了顿,“那您跟沈家人见面的事……”
“再说吧。”孟岂垂下眼,提不起兴趣。
球场那边,一拨拨的男生女生往里跑。
白毛又跳起来了,砰——
听声音,又进球了。
孟岂挂断了电话,看了看时间,来得及,提步朝着球场走了过去。
“弟弟太帅了,给姐姐个微信号吧!”女生手扩在嘴边大声喊。
孟岂站在人群中,看着篮筐底下叱咤风云的球场小白毛,镜片下的桃花眼轻轻眯了眯。
是他眼花了吗?
这人看着怎么有点像……
张旭明被虐的上气不接下气,弯腰撑着腿,摆了摆手,“休息,休息十分钟,我不行了。”
许野走近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问了句什么。
张旭明“操”了一声,“我,是我,我肌无力,我手脚不协调行了吧!你他妈别是吃药了吧,就打个球至于吗?”
许野笑着问:“你就说干的你爽不爽?”
“操!”张旭明钢铁直男,这荤段子他可不接。
俊朗大男孩笑弯了眼睛,漆黑的眼粹着光,饱满的额头上浮着细密的汗珠,白毛支棱着,汗顺着脸颊的滚落到下巴尖上停留了一会才滴在了T恤上。
孟岂推了推鼻梁上的镜粱,好整以暇的看着球场上的人。
——还真是他。
有女生给他递了瓶水,他笑着道了声谢,然后把整瓶水都倒在了头上,弯着腰,像只野狗似的猛甩一通。
被甩了一身水的女生躲了躲,“小学弟,你是学什么专业的?”
许野撩人一笑,眼睛弯弯的,“你猜。”
孟岂挑眉看着许野……
他跟他确实不熟,以至于他为什么会突然变成会撩***的野狗也不觉得奇怪。
要说有什么想法,顶多也就是——他那头白毛,像他以前养过的小马驹。
孟岂喃哝的说:“他可不是你们学弟。”
站在孟岂前面的几个女生闻声回头,看到是他,先是一愣,随后又猛地一怔。
“孟,孟校……学长?”
T大校花,孟岂。
人漂亮,温柔,和蔼,可亲——这都是表面印象。
表面上他对谁都客客气气温文尔雅,实际上扭头就是一朵高岭之花。
你是谁不重要,再见面爸爸照样不认识你。
然而现在——
孟校花居然会来球场这等混乱之地?
他难道不应该在他实验室的坐莲上待着吗?
净瓶里的水还够给您洗鞋底儿吗?
永不踏入人间难道不是您的人设吗?
难得一见的孟校花就站在身后,那些女生想问些什么,但是不敢……
她们都是凡人,谁敢跟神仙说话?
“科研组硕士。”
孟岂一开口,把一帮女生激动够呛。
然后……
什么硕士?
孟岂看着球场上跳起又落下,跟个脱缰野马似的小白毛,幽幽道:“秦教授的爱将,江湖人称野神,人送外号书呆子,他是你们最年轻的学长,化学系,许野。”

小编推荐理由

我以为我是个攻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