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的男花魁总在勾引我(白珥言奴)
隔壁的男花魁总在勾引我(白珥言奴)

隔壁的男花魁总在勾引我(白珥言奴)

分类: 短篇小说时间: 2020-11-10

小说介绍

白珥言奴小说————隔壁的男花魁总在勾引我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千户灯火所著,讲述了白珥穿越成披着清倌皮的刺客,上有任务下要接待。一人干着两份活儿,然而,待遇差薪水低。这能忍?不干了,

白珥言奴内容介绍

今日,已是白珥穿越到这儿的第七天了,作为青楼女子。
今日也是白珥第一次接待“公子”。
万幸,按春风楼里的规矩,头几次的接待往往都由老鸨安排有经验的姑娘带领,现场教学。
万幸,白珥只是卖艺不***的清倌。
据负责带她的那位圆儿姑娘说,她们今日接待的是别处小有闻名的商贾,前不久才来中原城经商,还不是这儿的风月老手,最宜白珥这样刚出阁的姑娘上手。

隔壁的男花魁总在勾引我全文阅读

“听闻这方公子素来出手阔绰,这回儿刚来这儿不久,你好好表现,勾得上他以后就是你的了。”白珥听着,手上却随意散漫地玩弄着***,不以为意。
春风楼是这儿最富盛名的寻花问柳之处,进楼缴上银钱,自有歌姬舞姬作陪。
白珥和圆儿正是此次为方富商献曲的舞姬歌姬。
穿过春风楼旖旎花俏的长廊,圆儿领着白珥入了尽头的雅房,款款迎上那位商贾公子“方公子终于来看奴家了,圆儿日日可都念着方公子,终于给盼来了。”声音是婉转***的。
白珥抚上被圆儿一嗓子吓出来的鸡皮疙瘩,在底下悄悄抬脚蹭着圆儿的裙裾,生怕再听下去就该交代在这里了。
圆儿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这才介绍起了隐在她身后的白珥“这是白珥姑娘,今日刚出阁呢。”
她挑眉抬眼,抚上方商贾的肩头,在耳边轻呵了口气“别急,奴家这就给方公子献曲助兴,还望公子多看看奴家”,
白珥对圆儿的那点子小心机丝毫不感兴趣,始终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心甘情愿被她挡着。
直到圆儿抱琴欠身,踩着碎步,摆琴落座。没了遮蔽后,白珥才看清楚这方公子的模样。
方公子当真一点都不枉富商之名,大腹便便,穿金带银,油光满面。看起来的确吃用不缺,富得流油。
的确是有值得圆儿耍心思的“大公子”资本。
丝竹声渐起,白珥连眼神也不愿多给,微微欠身,随琴声起舞。她一心只想着好好跳舞完成任务就好了。
白珥生得不似女儿家的温婉碧玉模样,又不是撩人的妩媚妖娆。长睫毛向上弯着,眼眸如夏日清泉汪着,眉宇间是少见的英气。
她穿扮得精致,身姿挺拔,一甩袖,一旋步,一俯腰却舞出仗剑看花的风姿。
一曲结束,她也不作停留,任圆儿百般示意,依旧提着缀满叮当作响的铃铛***,走路带风,唰一声就跑了。
身后传来方富商的摔杯怒骂声,大声嚷嚷说下次要磋磨她。
白珥在前头跑着,笑得肆意,她甚至还想快乐地吹个流里流气的口哨。
装完叉就跑,真爽。
照理说,她们这些姬子表演完就该留下陪这陪那的,如她这样直接溜掉是大不敬的。
直奔她的房间,匆匆关上门,取出早就备好的夜行服,裹上。
她打开窗子,探出半个头来。外头阵阵阴风,凉意吹动她的乌发。
见没人留意这边,她便驾轻就熟地踩上窗柩,一腾空,轻轻巧巧翻了出去。
她要去跟踪方富商,执行组织的任务。
今日也是她穿越到这里第一次执行任务。
她的表面上是名青楼女子,实际上是名刺客。
说来也是奇怪的很,别人家的小说里主角穿越都能继承原主的记忆,连小时候干的糗事都清晰得很。
在她这里,只有模模糊糊的印象和近期的记忆。
只知道,她是云蜂阁的刺客,奉组织里的命令混在这座青楼里,做一名风尘女子。
云蜂楼是这里的情报和刺客组织了,不同于别的正经派别。
这个组织不隶属哪方势力,纯粹是一个雇佣组织,向来是谁有钱谁就是大爷的流氓样。
只要钱管够,不管是谋财害命、打听情报或是找猫拿狗捉奸捉双一律包揽。
而原主勤勤恳恳为云蜂阁卖命的原因,除了她是自小便被云蜂阁阁主收留豢养外,还是因为原主被阁主喂了毒。
不定时就会发作,有时隔几周,有时隔上个把月。有如被按进滚热的石灰水,再活活剥掉烫熟的皮。若没有阁主的解药,即便不死,也活不了多久,仅仅是病发的苦痛就难以忍受。
几天前的寂静深夜里,就有人找上白珥,一身乌鸦装,直挺挺立在床头,给还睡得迷迷瞪瞪的白珥一下子整懵了,盯着他半天没反应过来。
白珥那时愣愣地想着,要来了吗,刺客夜闯女子闺房,然后这样那样的必备剧情。
只见床头的大哥抬手亮了张雕有云蜂阁和伍柏字眼的牌子,几句话说明自己是来交代白珥任务的。

白珥言奴免费阅读

原来这是云蜂阁的。原主的记忆的确有伍柏这么一号人物,是代表组织常与白珥联系的线人。
瞳孔地震,她登时就彻底清醒了。
白珥手足无措,不知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生怕被眼前的人看出端倪,一把就抹了自己脖子。
于是愣愣地瘫在床上,紧张得冷汗直下。等着面前的人行动。
那伍柏大哥一身简单利落的黑衣,袖口扎得紧紧,覆纯黑面罩,只余剑眉星目,浑身散发着“生人勿扰”的气息。
事实上,即便伍柏不亮刺客身份牌,凭这身也不难猜出其身份。
“过些时日,名叫方宁普的商贾会来中原城。他爱去风月场所,定会来春风楼。阁里查到他的金钱流向和来源有蹊跷,你多留意他的行踪和消息”
幸好,他也没有多寒暄,甚至没多看她几眼,淡淡地开口,一心做个没得感情的下任务机器。
“那方宁普指不定还会去楚风馆。楚风馆的花魁言奴也是我们的人,到时候他会与你接应。”伍柏也不多呆,自觉把话带到了,就悄无声息隐没在夜色里了。
果然,那夜过后没有几天,方宁普就来了。
现在白珥立在高高的墙头,看着不远处的肥胖身影打着摆子进了隔壁楚风馆。
当然,她是不会傻乎乎地跟着走大门,同是风俗行业的,她太懂了。
进大门,那是要给钱的!
怎样免费***又不被发现呢?
眼见着方宁普走得越来越远,她心一横,一咬牙跺脚。估摸着他的距离,一个飞身,翻过窗子闯进馆内一间房里。
打定主意,若房里有人,就立刻打晕放倒。
好在,这间房是间空房。
她见四处没人,放轻了脚步。手才堪堪摸上房门,门外的光景顺着门缝儿就漏进来了。
白珥恰巧窥到方宁普笨重的身躯一点点从门前挪过。
外头的光被他遮了个严实,寂静中五感尤为灵敏,她听见他诡异的呼吸声,异常粗重,像从鼓风机里喷出的,呼呼作响。
那呼吸声还在鼓动着,门外的人像是停在这里不走了。
白珥此刻站在门后,疑心他会就这么进来。
是不是已经发现了自己?她连血液几乎都定住,屏息凝神,过了好一会,才听见外头声音小了些,听见脚步声渐行渐远。
光重新渗进来了,她才悄悄推开门,踮着脚,不远不近地缀他在后头。
虽说是在执行任务,但到底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一路走走瞧瞧,好奇的很。
夜晚的风月场所总是特别热闹,尤其楚风楼和春风楼都是城里顶有名气的,此时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若说春风楼是柔桡娇俏,楚风馆则如雌了男儿般妩媚,馆里的装潢花饰比春风楼更加露骨,不加掩饰。红色绸带缀着紫色流苏,满目红光溢彩,***气冲天。
声声调笑入耳,各式花香酒香冲鼻而来,白珥觉得自己像是一头扎进了装满了香水和体味的闷热车厢里,被各式浓烈的香臭味呛得窒息。
四处乱瞥中,瞧见楼下好些穿红戴绿浓妆艳抹的小男倌依偎在男子怀里娇笑,皆是衣着凌乱,坐卧软榻上。
她目光一顿,不敢直视,眼神也不敢再乱瞟,抿起朱唇轻轻咬着,一门心思全回到任务当中了。
心里暗暗唾弃自己,叫你瞎看!好想洗洗眼睛。
前面的方宁普甩着胳膊,不停往前拱,挤过了几个男倌进了尽头的一间房里。
她半眯着眼,跟在方宁普后头,见状暗叫不妙,直觉告诉她有蹊跷,连忙赶上,一把撞门而进。
房里,并无方宁普此人,宛如人间蒸发一般,不见踪迹了。
烛火通明,满屋子流光溢彩,只有珠帘后一少年侧卧榻上,仰头冲她笑得灿烂,“这位姐姐可是下凡仙子?”。

小编推荐理由

隔壁的男花魁总在勾引我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