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分攻他总不消停 (宁风俞)
精分攻他总不消停                (宁风俞)

精分攻他总不消停 (宁风俞)

分类: 短篇小说时间: 2020-11-04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宁风俞,精分攻他总不消停 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宁风俞这辈子最悔恨的是没有把五年前抛弃他的前任给废了,不但分手之际上嘴吻他,还丢下路“留个念想”?念

宁风俞内容介绍

 宁风俞的租住在一个小公寓里,虽只有三十五六平米,但客厅、卧室、厨房和卫生间都有配备齐全。
把希延煜领回家后,宁风俞也立了好几条规定:
“1.不能把家里弄乱,不能随便碰我的东西。”
“2.不能大呼小叫吵到邻居。”
“3.大家虽然都是男人,但不能光着膀子乱晃。”

精分攻他总不消停 宁风俞全文阅读

“4.偶尔要分摊家务,不能让我一个人做了。”
“最后一点,如果你恢复记忆必须跟我说,然后,马上离开。”
这些希延煜竟都一一应下,那顺从的模样让宁风俞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认错人了,这和五年前那霸道专制的希延煜不是同一个人吧?
难道失忆还会让人性格大变?
结果两天相处下来,希延煜不但没怎么问自己失忆前的事,而且依旧是那副言听计从的乖顺模样,这样原本想对他冷脸相待的宁风俞真真下不去脸。
但有一点是宁风俞最不能接受的,那就是这厮竟然连做饭都不会!
奇怪的是,他们还在蜜里调油地交往时,希延煜经常给他做饭带便当,而那手艺也绝对是他平生吃过最好吃的。
所以说现在这个煮面糊,做菜烂,连白米饭都能煮浆糊的厨艺白痴到底是谁?
好吧,人是他撞的,锅也只能他背了,大不了再教他做饭,毕竟以前会的学起来应该不难。
然后他们就在只能容纳两人的厨房大展拳脚。
“唉,对对对,倒油……唉……粘锅了!你别倒酱油啊!”
希延煜手忙脚乱地说:“我……我平时看你倒的就是酱油啊”
“我……唉,快关小火,糊了糊了……”
“关火…………”
“大哥你别往大火上拧啊……”
“倒油就倒油……你别洒水啊……”
……
最后,宁风俞坐在沙发上,看着碟里那不是毒药却胜过毒药的黑鸡蛋,额间浸出丝丝薄汗。想想那跟了他两年如今却英年早逝的锅子炒出的竟然是这么个鬼东西,他心中满是惆怅。
现在杀了这白痴再去埋尸荒野还来得及吗?
希延煜则低垂着头不停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宁风俞瘫坐在沙发上,抬手起手肘搭在脸上,“没事。”他深吸口气,尽量让语气显得平静,“不过我要多加一条规定。”
“加什么我都答应!”希延煜回答的异常迅速。
“厨房重地,不得入内!”
……
性格变化,智商变化,宁风俞以为这已经是这位失忆前任的最让他震惊的变化了,然而事实往往不只如此。
今日,宁风俞一如既往地起床上班
他边打着领带边对着还在吃早饭的希延煜道,“你今天把家里打扫一下,家务分摊,之前说好的。”
希延煜咬着面包的动作一顿,犹豫片刻才点头答应:“好。”
就在他瞬说了“好”后,宁风俞眼皮轻微抖动了一下,这一细节并没引起赶着上班的人多大注意。
这一天似乎过的极快,而宁风俞如往常一样准点下班。
说来奇怪,他其实才进公司不久,还是一位实习生,原本每天都过着加班加点的苦命日子,可最近几天总监都让他准点下班,就连自己有工作没做完,想要加加班也被即时赶回家去。
难道是老板不舍得那点儿加班费?
一路胡思乱想地开回家,车子停好后,远远就看见希延煜抱着膝盖蹲在门外。
嗯?平时不都在家等的吗?他大步上前,不解道:“蹲门口干嘛呢?对了,我明天休息,你想吃什么,等我换身衣服就去商场买菜。”
希延煜站起身来,欲言又止:“那个……我……”
宁风俞挑眉,“说吧,你现在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我都能接受了。”
“那个……我今天打扫了。”
“然后?”只觉告诉他,事情并没那么简单。
希延煜挠了挠头,“不小心弄碎了桌上那瓶子……”
宁风俞眉头一皱,“哪个瓶子?”
“就是……星星形状那个……”
希延煜话才出口,宁风俞脸色难看地挣脱他的手,猛地推开家门。
我了个去,这是什么?宁风俞觉得自己快要到崩溃边缘,“怎么那么多水渍?”
“我拖地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不干。”希延煜抿唇
“拖地?你这是冲浪了吧!我的许愿瓶呢?”
希延煜指了指桌上那一堆破碎玩意,“那个……”
宁风俞眼瞳微缩,踏着水渍走到桌前,愣愣地看着那堆搭在白布上的碎片。
或许是从未见过宁风俞这种表情,他竟有点心惊,“对不起,这许愿瓶很贵吧。”
宁风俞不答话,失神地看着那堆碎片。
不知过了多久,宁风俞把白布包裹起,拎着直接往垃圾桶丢去。
而当宁风俞经过身边时,希延煜惊讶地发现他的双眼微微泛红,那是一副极力隐忍的表情。
“小俞……”
宁风俞别过脸,语气是从未有过的冷漠:“希延煜,你想知道许愿瓶是谁送的吗?”
还能等希延煜开口,宁风俞又继续道:“那是你送的。”
“那我再送你一个……”希延煜走到宁风俞身前,笑容无不带着讨好,“你要什么,我都送给你。”
突地,一声冷笑从宁风俞喉咙溢出,“送?你拿什么送?”他抬起头,眼神满是嘲弄,“想知道我们以前什么关系吗?”
希延煜愣愣地看着他,“不是同学吗?”这是宁风俞之前告诉他的,他们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
“同学?同学我会把你领回家?希延煜,你是真被车撞傻了还是你本来就傻?”
“那……”
“我们以前,可上过床,你猜猜,这是什么关系?”
听到***二字,希延煜略微有些愕然。
“怎么?恶心吗?”宁风俞一手环住他的脖子,慢慢忘希延煜嘴唇靠去。
他和希延煜认识十年,恋爱三年。
而这许愿瓶是他们共度第一个生日的时候希延煜亲手送给他的。
“小俞,这是许愿瓶,以后生日你就在里面放字条,等我长大了全部帮你实现。”稚嫩的声音从脑中响起,那是7岁的希延煜。
“那你呢?你今天也生日,我还没准备礼物……”

精分攻他总不消停 宁风俞免费阅读

没错,他们的生日,是在同一天。
“我的愿望就是……”突然,原本稚嫩的声音却换成冰冷的三个字“分手吧”。
宁风俞动作一顿,看着近在咫尺的希延煜,他猛地推开面前的人。
“小俞?”希延煜站稳后想要上前,却被宁风俞抬手挡住。
他声音略有些颤抖,“希延煜,我不能再收留你了,你走吧,”说着,他抬手指向门外。
希延煜脸色发白,“我……不走。”
“你走还是我走,你选吧。”他的声音依旧冷漠。
希延煜紧咬下唇,直到嘴唇微微泛白,才开口道:“你冷静一下,我先出去……”说罢,往门外走去。
希延煜最后还是走了,只不过并没有要搬走的意思,宁风俞瘫坐在沙发上,脑子思绪万千。
他想起两人初识之时,几个班里的头头对着蹲在地上数蚂蚁的他扔沙子,那时的他是一个软包子,除了哭着蜷缩成一团,根本没有反抗的勇气。而当时比他还矮上洗一些的希延煜,是第一个站出来为他挡沙子并出头的人。
虽然最后因大家被叫了家长,但希延煜是除了那样子都想不起的爸爸外,第一个让感觉到安全的人。
从那时候开始,他就一直粘着希延煜,从幼儿园到小学,从小学到初中,再从初中到高中,不知不觉就过了十年。
而越久的回忆,却越是清晰,或者大脑是个复杂的动西,越是美好的记忆才会越发深刻。
也不知想了多久,宁风俞靠在沙发上沉沉睡去。
公园内,7岁的宁风俞蹲坐在公园角落,他的头埋进膝盖里,发出低低的抽泣。
突然,一个同样稚嫩却略带不满的声音在响起,“哭包俞,你怎么又哭了?”
见宁风俞没理他,希延煜更加不悦,他蹲下身子,强行掰开宁风俞的手臂,“不准哭。”
宁风俞像是赌气般,就算双手被强行掰开,可头却偏偏不愿抬起,不过他没察觉的是,自己原本止不住的哭声也渐渐平复下来。
突然,宁风俞只觉双手被松开,只觉希延煜站起身,“不理你了。”接着是离开的脚步声。
宁风俞心里一慌,猛地抬起头四处看去,却不见的那熟悉的身影。竟然真的走了,他鼻子一酸,更强烈的悲伤涌入心底。
只是他还没哭出声,只觉腋窝出传来一阵阵难受的麻痒,宁风俞一个发抖,猛地起身退开两步。
背后是那本应走远的希延煜。
“哈哈,看把你吓得,胆小鬼加小哭包!”希延煜捂着肚子,笑的眼角带泪。
宁风俞气急败坏,冲上去对着希延煜扬起拳头,“你过分!”
“谁让你不抬头的,你哭什么呢?谁又欺负你了?”希延煜握住那快要落下的拳头。
说到伤心事,宁风俞又低垂着头,大滴大滴的眼泪鱼贯而出,“我想爸爸了。”
希延煜莫名其妙,“想爸爸就回家啊。”
宁风俞身体抖动的更厉害,“妈妈说爸爸去了很远的地方,小俞以后都见不到了。”
见宁风俞哭的厉害,希延煜拿着衣领往他脸上一抹,洁白的衣服顿时鼻涕眼泪的。
“不准哭,我陪你找你爸爸。”
“可妈妈说找不到了……”
“能找到的,相信我。”小小的希延煜脸上满是傲气。
“找不到怎么办?”
希延煜想了想,突然笑嘻嘻道:“如果找不到……”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宁风俞猛地从梦中惊醒,深吸几口气,他看了看来电显示,是个陌生的本地号码,他狐疑地按了接通键。
“喂?”
“你好,请问是希延煜先生家人吗?”电话那头,是个男人。
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宁风俞急忙回道:“我是他朋友,发生什么事了?”
“是这样的,希先生刚才似乎头痛得厉害,走路也不太稳当,他身上也没手机,我就帮他联系您了……”
“什么?他在哪?”宁风俞神经紧绷。
“我们这里是xx咖啡店,请问您知道怎么过来吗?”
“知道,麻烦你先帮我照看一下他,我现就过去。”
咖啡店离家不不远,宁风俞跑着过去,10分钟就到了。
透过玻璃门,一眼就能锁定坐在沙发上最为突出的希延煜。
见有人推门进店,服务员微笑礼貌道:“欢迎光临!”
宁风俞扯出一个笑容,“我就是来找人。”说完,指了指希延煜的位置,也顾不得问打电话的是谁,直径往希延煜的位置走去。
他斟酌许久,才喊出一个字来,“喂。”
整个咖啡店也就四五桌客人,有几个女生或许是被希延煜吸引,一直看向他。而原本低头看着杯子的希延煜似听到有人喊他,也扭头看去。
待希延煜看清眼前的人后眼眸微缩,咬着着下唇似在隐忍着什么,他站起身,走到宁风俞身前,抽了下鼻子。
宁风俞愣愣地看着他微红的眼圈,这是……哭了?不是吧,他什么时候变得玻璃心了?
还没等他斟酌用词,希延煜一把抱住了他。
宁风俞脑子瞬间空白,只能闻到那股与自己身上相同的洗衣液的淡香。
咖啡店的谈话声也戛然而止,只剩下店里那宁静中夹带着沙哑磁性的轻音乐以及……从希延煜那发出的低泣声……
猝不及防地被抱了满怀,宁风俞脑子本就一片空白,再者听到这哭声他一时忘了推开身上的人。
什么情况?他被抱了,抱他的人还哭了?
四周传来七嘴八舌的声音。
“靠,什么情况,不会是那个帅哥被抛弃了吧。”
“啊啊啊……小哥哥真可怜,鼻涕都哭出来了。”
“……”
宁风俞咽了口吐沫,有那么伤心吗?鼻涕都哭出来了,等等,他在我脖子上流鼻涕?宁风俞一把推开他,希延煜毫无防备跌坐在椅子上。
他呆愣了会,放声大哭。
而这一推,七嘴八舌的声音更甚。
宁风俞手足无措:“你发什么神经,别哭了……”靠,丢脸丢到家了。
“爸爸,小煜错了……”
一声爸爸令原本还有些吵闹的咖啡店变得安静异常,而那被叫爸爸的人也石化当场。

小编推荐理由

精分攻他总不消停 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