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哄(季桃林愿)
诱哄(季桃林愿)

诱哄(季桃林愿)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10-25

小说介绍

季桃林愿小说——诱哄季桃林愿全文免费阅读完整版资源分享,作者季桃所著的言情小说,从始至终没摘过头盔的人扶起了车身,跨上机车踩下脚踏,发动时的轰鸣声噪耳。季桃没作犹豫,从白毛的手里夺过头盔。

小说简介

从始至终没摘过头盔的人扶起了车身,跨上机车踩下脚踏,发动时的轰鸣声噪耳。
季桃没作犹豫,从白毛的手里夺过头盔。

诱哄季桃林愿全文阅读

机车停靠在路边,头盔悬挂在较高的把手一端,身形修长的少年双脚撑地,懒散侧坐着,左手指尖的微红刚刚燃起。
手机振动,他随意看了眼,点下回复。
【她是季桃】
夜风阵阵,白雾尚未形成烟圈,便被吹散。
少年额前的碎发纷飞,眉峰凌厉,眼眸漆黑,皆被殷红染了色。
滴滴答答,干净的白t恤,也没能例外。
白毛的目光从手机屏上移开。
不远处的路灯下,少女的脸庞明晰美好,见他看来,友好而缓慢地,扯出了一个笑。
同时迈动双脚。
“我…我不去了!!!”
白毛话带了颤意,头都不回地直往前冲,跨上机车,脚踩踏板轰地发动,转眼间,又只剩下一股尾气。
“哎,你头盔呢!”
季桃脚步微顿,视线落在人行道的外侧,轻轻抿了抿唇。
“还有……手机。”
从半空被随意摔在地上,即便没碎,孤零零的,有种被主人遗弃的可怜感。
她划掉了微博的界面,将手机息屏,朝马路边缘走了过去。
远处刺眼的白光突兀亮起,蹲下身子的季桃,下意识将眼一眯。
锐利的刹车声响起时,她正好站起,脚步往后退,猛然间,毫无预兆地,往后倒下去。
“起来啊,我可没撞你,碰瓷也得近——”从车里下来的男人,看见倒地的小姑娘脚下那一瞬间,爆发出惊天怒吼,“妈的,哪个龟儿子,丢的香蕉皮?”
-
市一医院的单人病房,光线柔和明亮,头发黑长垂顺的女生,正坐在病床的一侧,抓着个苹果耐心削皮。
“林愿,你别怪我哥,是我逼他告诉我你的地址,如果不来,你肯定不会告诉我这——”
削着苹果的刀忽然被夺了去。
祈霜嘴里的话戛然而停,紧接着,她看到水果刀脱离了那只修长的手,在空中划出一条平直的线,最后,牢牢扎穿了墙壁悬挂的日历。河堤上方的街道,即便有河风,也是热浪滚滚,带不来多少凉意。
靠近河岸一边的人行道,最外侧的地砖宽度在二十厘米左右,此刻被双白球鞋踩着,左右脚呈直线,不停轮换,往前行走。
季桃一向热衷于这样的游戏。
她不需要张开双臂保持平衡,甚至不用低垂视线注意脚尖的前方,便能轻松无虞保证自己不会出界。
街道上的车辆来往,车前车尾的灯偶尔晃眼,她不经意一眯,视野的最前方,出现一辆车前亮灯的重型机车。
机车的声浪清晰,同时富有韵律,操控机车的人戴着全封闭式头盔,纵然身体前倾,也挡不住优越的肩宽。
季桃唇角勾笑。
她举起右手,除拇指和食指外的三根手指收拢,做出了持木仓的***。
闭上左眼瞄准的同时,她嘴唇微张,缓慢而形象地配音。
“砰~”
像是真被一木仓爆头。
机车莫名其妙地紧急刹车,车头调转向河堤一侧,后轮重重摩擦地面,发出的声音令人一阵牙酸。
人行道内侧的低矮灌木丛被撞倒一片,机车带人滚落在河岸上方的草坪上,足有七八米远,人车分离,再也没了之前的威风劲。
这段路面本就偏僻,眼下又接近十点,看上去除了他们外再无别人。
季桃脚步微顿,右手还没来得及放下,右脚已经先行跨越了不可以跨过的界。
她一口气奔了十几米,在距离机车三四米的地方停下,接着掏出手机,点开了原相机。
“喂!你在干嘛?”
连续按下两次快门,正准备将镜头转移到人身上,身后响起忽如其来的喊声。
季桃顺势回头,看到个穿着黑色皮夹克的白毛少年,他手里正抱着摘下的头盔,气势汹汹的表情尚未凝固。
她举起右手,做出了一个国际性的示好动作,笑容温润而无害。
“我在拍照。”
“……”
白毛愣了片刻,余光看到她身后正在艰难起身的人,瞬间收回注意力,脸上表情更凶狠。
“小妹妹,你没看到我兄弟都成这样了吗?”
“可我要拍的……”季桃话语慢悠悠的,噙了满分笑意,“就是他这样。”
“……”
白毛咬牙:“不是你站路边朝他打那枪的话,他根本不会摔跤,你现在好意思拍照?”
“你是神经病吗?”季桃干脆直接。
白毛一愣。
季桃举起手,“砰”地,朝着他一木仓。
“倒地了吗?”少女的笑里明晃晃的,有漫不经心,更有嘲讽,“如果我的手里真装了子弹,那么你现在,为什么不倒?”
“……”
“所以归根结底,”季桃继续笑,话更嘲弄了,“到底是你有病,还是我的脑子出现了问题?”
“有空来质问我,不如早点去扶你朋友起来。”
穿着日式校服的女生,一步步紧逼,染了笑意的嘴唇亮晶晶的,吐出的话绵软。
“大、哥、哥?”
咔嚓一下,是季桃顺势举起手机,拍下了白毛呆滞的模样。
白毛使劲晃了晃脑袋,宕机的脑袋有了丝松动。
“那还不是因为你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哦,那就不知道了……”季桃转身,对着已经爬起的人拍了张,嘴角的笑意慢慢收起,话语懒散而无谓,“你不如去问问你朋友,为什么一看到我,就失魂落魄?”
照片定格的人穿着简单的牛仔外套,内里是白t恤,装扮随性之极,依旧可以看出身材很好,匀称的长腿,逆天的腰臀。
由于灌木丛做了缓冲,又滚落在草坪上,他的身上只有几处轻微的擦伤,看着并不严重。
季桃莫名有点眼熟。
放大细节想要确认,耳畔白毛欠扁的声音不断:“不管!总之现在,你得赔他点医药费!”
季桃:“没钱。”
白毛怒吼:“怎么可能没钱!你手机不是在这吗?还有你脚上穿的是——”
“就是没钱,”季桃回身,慢悠悠的视线落在他手臂夹着的头盔上,“不然这样,我叔叔的车就停在前面路口,你让你朋友载我一程,我找他拿现金给你们。”
从始至终没摘过头盔的人扶起了车身,跨上机车踩下脚踏,发动时的轰鸣声噪耳。
季桃没作犹豫,从白毛的手里夺过头盔。
轰的一声。

诱哄季桃林愿免费阅读

转眼间,少年的声线又重新温和,眼里仿佛被星光点亮,璀璨生辉。
“我会陪你继续。”
“继续?”季桃的喉咙轻微滚动了一下,双手稍稍松开,“玩什么?”
“没什么,”林愿抓住她的双手,重新搭在他的腰间,嘴角轻微上扬,“女朋友。”
“我就知道!”季桃扎进他怀里,脑袋紧紧贴着他胸膛,嘴角比他扬得更欢,“我是你女朋友!”
“对……”林愿低头,温声重复,“女朋友。”
护士铃被摁下。
手上插着输液管就想蹦下床去找创可贴的人,被林愿拦住,让她好好躺在床上,安心等待。
时刻都在躁动不安的人,拉着他受伤的手指,定定看着,眉头拧得很紧。
她的头发长而茂盛,像海草,弯弯的眉眼里,透出的全是关心。
和林黎青如出一辙的表情。
演技好到能乱真假。
林愿余光瞥到窗外,笑意不自觉变淡。
护士很快按照吩咐拿来了创可贴。
她走到病床前,刚将它们送到林愿面前,原本躺在床上的少女,迅猛起身,以饿虎扑食的速度抢过。
“我来!”
“……”
护士和林愿对视了一眼。
“这……”
“她来吧。”林愿示意护士先走。
又伸出受伤的右手食指,面朝季桃,温和带笑,“那就拜托你了。”
季桃撕开创可贴的包装,鼓起腮帮子,往林愿伤口上吹了口,才放轻动作,给他贴上去。
温柔,又仔细。
护士看了诧异:“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温柔的小姐……”
林愿笑着应:“嗯。”
季桃头也没抬一下。
直到护士离开,她才轻声嘀咕:“我刚刚看到了……”
林愿:“什么?”
“你和她对视了,”季桃一整张脸,全写满了不高兴,“她还低头脸红。”
“……”
林愿抿了下唇:“那是正常的目光交接。”
“那我也不开心!”
季桃鼓起嘴巴,往上吹了口气,薄薄的刘海被掀起。
她很快背对着他,直接躺进了被窝。
病房内的安静持续了几秒,林愿俯下身,隔着被子去抱她,在她的耳侧呢喃,近乎诱哄一般的温柔语气。
“那我以后不看了,我只看——”
“阿愿!”
猝然间,喝声伴随了推门声而到来。
林愿从容不迫起身,恢复成端正的姿态。
原本赌气的人,也从床上坐起。
她的眼珠漆黑,直愣愣地,望向门外这个不请自来的人。
“你出来一下。”
林黎青招呼完林愿,朝着季桃歉意一笑。
“小姐,你先好好休息。”
“我会马上回来。”
林愿叮嘱完季桃,才抬脚转身。
病房的门被关上。
两个世界,被隔绝开。
走进另外一间病房,林愿将门轻轻带上,转身,朝着林黎青解释:“我们在玩游戏。”
林黎青蹙眉:“游戏?”
“嗯,”林愿说,“角色扮演,男朋友和女朋友。”
“这也是游戏吗?”林黎青听了不免好笑,语气里,多少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说了多少次了,让你别带坏小姐,别教她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爸。”
林愿的唇角,忽然沾上笑意,询问的语气里,仿佛带了十分真诚。
“一直听她的话,这不是你让我做的吗?”
林黎青明显一怔。
“从有意识起,我一直都在听话。”
林愿的笑容又消失,姿态端正,语调平淡,仿佛这句只是客观陈述。
林黎青微微哑然。
还说不出话的期间,少年朝他伸出了手:“手机给我吧。”
“你……”
林黎青头一回在儿子面前哑口无言。
“你来找我,不就是为了这事吗?”
赵明砚的手机和头盔落在原地,季桃昏倒后会被谁捡到,最终又会落在谁手里,一目了然的事。
如果再往深入猜测,不难想到,林黎青已经找人破译了密码。
林愿轻轻勾唇。
林黎青从尴尬中回笼,讪讪道:“爸太忙,一不小心忘了你的生日,是爸对不起你,等抽空了,一定好好补给你。”
“嗯。”林愿淡淡应了声。
“还有,”林黎青说,“你这些朋友的事,爸以后都不插手。”
“嗯。”林愿再次淡声。
“林愿!”林黎青的手都已经往前递出了,看到他的表情,又倏地收回,满脸是威严。
“能不能跟你爸好好说话?”
“没法好好说,”林愿终于忍不住,轻轻笑了下,“您不跟我计较,不是有更大的事在等着我?”
“好小子!”
林黎青跟着笑了,被气的。
“说吧。”
林愿干脆利落,从他手里抽出手机,坐在病床边缘,不紧不慢点开了相册。
“偷拍的,还挺多。”
他边删自己的部分,边等待林黎青开口。
“小姐现在的状况,不是太好……”
然而最终等来的,却是这么一句。
林愿缓慢之极地抬眸。
“她好得很。”
明亮的日光灯下,少年的肤色通透冷白,唇部的血色,仿佛也渐弱。
漆黑眼瞳里的笑意,让人一时分辨不清,话语究竟是嘲讽,还是平静陈述。
-
晨曦透过薄纱洒进房间,宽敞而柔软的床上,双手紧紧攥着被子的人,冷不防睁开了眼。
“男朋友~”
季桃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除了,昨晚那个男朋友。
他说昨晚会马上回来,然而她等到深夜,困意接二连三来袭,止不住阖上了眼。
他还是没来。
轻微扣响房间门的声音传来。
季桃循声望去,没做反应,门已先被推开。
“小姐,该起床了。”
进来的人是个打扮得体的中年女人,连眼睛眉毛都会笑。
“我男朋友呢?”
“他很快会来。”
季桃在她的帮助下穿好了校服,顺势低头,望了一眼铭牌。
季桃这个名字,是有几分似曾相识感。
下楼吃早餐时,季桃才注意到,她住的,原来是一栋独栋别墅。
共上下两层,除了她和这个照顾她生活起居的阿姨,平时没别人。
“怎么还没来?”吃早餐时,她忍不住再次发问。
“很快,”阿姨给她的吐司抹好果酱,笑容温柔,“小姐别急。”
“别喊小姐了。”季桃放下牛奶杯,扯过纸,擦了擦嘴上奶沫。
“但小姐就是小——”
“我怀疑你在骂我。”
季桃丢完纸巾,唇弯起笑,乌黑的眼明亮而有神,问话声轻缓。
“是不是?”
“……”李瑜头上冒出了冷汗,“不是……”
送季桃出完门,她抹着脸上的汗,给林管家打去了电话。
“小姐她看着是变了,但实际,好像一点都没变……”
-
别墅前有一大片花园,初升的太阳不那么刺眼,各种争奇斗艳的花朵,看上去鲜活而富有生命力,尤为吸引人的视线。
背着书包的少女在白色栅栏前站定,忍住将花枝折断的冲动,移开视线,左手和右手卷曲成了圈。
望远镜尚未组好,视野的最前方,出现了一辆单车。
她的左手放下,右手的拇指和食指展平,缓慢抬起。
“叮铃~”
伴着单车铃声的脆响,身着和她同款校服的少年脚尖点地,松开把手后的下一瞬,抓住她要瞄准的手指。
“上车。”
晨曦的光线下,少年的笑容清隽而明朗,他将她的手移至下方,又拽起她其中一根书包带。
“松开。”
季桃愣在原地。
“怎么了?”他笑笑,“接女朋友上学,不是应该的吗?”
“哦……”季桃反应迟钝地任由他动作,坐上后座后,压了压***,垂下眼说,“你昨晚没来。”
“来了,但你睡着了,”少年将她的书包放进前框,话语温柔中有着歉意,“以后不会了。”
“哦……”季桃问,“你脑袋没事了吗?”
“没事,”他另一只手也扶上把手,“坐稳了。”
季桃的眼前是一片宽阔的背,挺直,略显单薄。
她抿抿唇,仿佛又听到了心跳的声音。
在不断加快。
载着她的人,侧脸线条好看,不过分立体,唇偏薄,微勾时,整个世界仿佛都明亮了许多。
“桃桃,”他忽然侧了头,“在想什么?”
“想……”你是不可能说的,季桃转了话头,“没想什么。”
“嗯,”他笑着道,“那抱紧了。”
少女听话,将手搭上他的腰身。
起初是轻若无物,随着单车被踩动,猛然间收紧。
林愿捏着把手的手一紧,眼眸微沉,听到身后人在风中的问话,逐渐平复。
季桃问的,是他们的过往。
林愿放轻语调,缓声回她:“过往很美好,但不用再了解。”
“为什么?”
“因为……”他浅浅勾了下唇,“我会带你制造新的,美好的回忆。”
-
明华私立高中门口,不断有豪车停靠路边,学生从车中走出,三两成群,携着笑意***校门。
不过也有个例。
一辆单车远远而来,一时间,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单车在校园门口停下,少女双脚点地下车,少年从框中拿出两人的书包,画面美好到像一幅画。
正从一辆豪车中走出的男生看到场景,忙奔过去:“季桃!”
季桃下意识望向奔来的人。
他铭牌没带,头发大概是抹了发油,硬挺挺的,校服扣子也没扣完,和她身边黑发垂顺,校服扣子扣到最上一颗,眉眼端正的少年截然不同。
她悄悄挪动脚步,躲到某个人身后。
“你今天怎么就坐个破单——”严一泽看到她的动作,话生生顿住。
哽了半晌,又问:“你躲他身后干嘛?”
少年低垂着眼,一言不发挎好自己的书包,又将另一个黑色小书包的肩带拆开,侧目对身后的人说话:“伸手。”
季桃乖乖张手,任由他给自己背上书包。
“季桃?”严一泽喊人,不见回应,又朝少年看,“林愿?”
依旧没人搭理他。
旁边看戏的学生倒是围了不少。
目光不曾转移,窃窃私语不断。
“什么情况?”严一泽的脚狠狠踢向单车,“谁叫你骑个破单车来学校?是不是想挨——”
单车倒地,季桃惊呼一声,顺势往旁一躲。
周围的窃窃私语更多。
严一泽脸色变了。
“你到底给她下了什么***?”
林愿不做声,转身扶起单车,对着季桃说:“快迟到了,你先***。”
季桃抿抿嘴:“他会不会打——”
“不会,”少年温和笑笑,“学校门口,他不敢。”
“谁说我不敢!”严一泽咆哮。
“听话。”林愿恍若未闻,轻轻推搡季桃。
季桃双手攥紧书包带子,往前走了几步。
单车再次倒地的声音传来,金属和水泥路面接触的声音,听得人心惊肉跳。
她像是听到了周围同学的惊呼。
砰地。
有人体重重倒地的声音。
季桃双眼圆睁,脑子一片空白。
像是过了很久,可实际不过一两秒,她猛地一回头。
原本那个吊儿郎当的男生,正倒在地上,胸口有着道浅浅脚印,龇着牙咧着嘴,满脸都是不可思议。
周围的学生们也惊呆了。
再抬头,毫无预兆撞上少年的视线。

小编点评

诱哄季桃林愿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前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