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南晔宁浅月小说(楚南晔宁浅月)
楚南晔宁浅月小说(楚南晔宁浅月)

楚南晔宁浅月小说(楚南晔宁浅月)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10-24

小说介绍

抖音热文楚南晔宁浅月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重磅来袭,主角是楚南晔宁浅月,“公主忍一下,奴婢上了止血药便好。”丫头显然没做过这样的事,紧张的直擦汗水,脸色比凤绾绫的还白几分。“本宫撑得住。”凤绾绫嘴里弥漫着***的味道,手臂已是被咬的鲜血淋漓。

小说简介

“公主忍一下,奴婢上了止血药便好。”丫头显然没做过这样的事,紧张的直擦汗水,脸色比凤绾绫的还白几分。
“本宫撑得住。”凤绾绫嘴里弥漫着***的味道,手臂已是被咬的鲜血淋漓。

楚南晔宁浅月小说全文阅读

凤绾绫不知自己是被何人送回房间的,处理伤口时衣衫去除之际,连带着血肉被撕开,疼的她几度昏厥。
“嘶——”
凤绾绫咬住自己的手臂,不愿发出痛呼之声。
烈酒清洗伤口,血淋淋的后背一阵阵的痉挛着,疼的凤绾绫恨不能把自己敲晕。
“公主忍一下,奴婢上了止血药便好。”丫头显然没做过这样的事,紧张的直擦汗水,脸色比凤绾绫的还白几分。
“本宫撑得住。”凤绾绫嘴里弥漫着***的味道,手臂已是被咬的鲜血淋漓。
药粉洒下的一瞬,凤绾绫疼的仰起头,泪水抑制不住的流淌而下。
凌啸,今日你待我的一切,来日我定当会一一还你。
霜园。
顾名思义,以南霜命名,可见凌啸情之所钟。
“王爷,这凤鸣琴不愧有琴后之称,便是初学者亦能弹奏出华美乐章。霜儿十分喜爱,多谢王爷赐琴,以后霜儿日日为王爷抚琴可好?”南霜一曲完毕,款步走至凌啸身侧,却发现他绪早已飘走。
南霜微微敛眸,看来她要加快速度除掉凤绾绫,才能让凌啸眼中只看到她一人。
“王爷。”南霜娇滴唤了声,递了一杯茶上去。
凌啸收敛了思绪,接过茶盏:“霜儿乃是京中琴艺佼佼者,是唯一能配得上凤鸣之人。”
‘滴答’
‘滴答’
南霜嘴角黑血滑落,一滴滴落在茶盏之中,很快便消散开。
凌啸猛地抬头,便见南霜口中含血,面色痛苦。
“王爷,霜儿恐怕不能伴您左右了……。”南霜捂着胸口,脸上挂满了泪痕。
“来人,快传御医!”
凌啸抱着已经昏迷的南霜,疾步朝内室而去,声音难掩的焦灼。
霜园乱做一团。
另一边,凤绾绫的住处却安静的异常。
小丫头给凤绾绫上药之后,便去厨房煮药、煮粥,这院子只有她一个下人,自是分身乏术。
房间中,凤绾绫的伤口已经处理完毕,趴在床上的她却睡的极不安稳,额头布满汗珠。
一阵风掠过,一个戴着鬼面的黑衣男子立在床边,一双清冷的眼眸充满怒火。
喂凤绾绫服下一颗药丸后,男子犹豫着要不要给她换药,最终只敢把药瓶放在枕边。
“冷月……”凤绾绫悠悠转醒,望着男子,轻轻的唤着他的名字。
“公主可要离开?”男子的声音一如他的名字般,清冷的让人生寒。
凤绾绫轻摇螓首,语气虚弱却坚定:“我不能走。”
“为了他,值得吗?”冷月质问,面具遮挡看不到他的神色。
“……”凤绾绫神色一滞。
值得吗?
嫁给一个不会护着自己的夫君,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自然是不值得。
可……
她不甘,凤绾绫只想人生最后的时刻陪在他身边,见证他的绝望,方才没有遗憾。
“属下去杀了那女人?”自幼相随,冷月明白凤绾绫的执拗,不再劝说。
凤绾绫强忍着疼痛慢慢坐起,眼底闪过决绝:“去帮我办一件事……”

楚南晔宁浅月小说免费阅读

南霜昏迷两日,群医束手无策,凌啸则是抛下公务守了她两日,脾气日渐暴躁。
“王爷待霜儿一番真心,妾身替小女谢过。但……”南夫人望着昏迷的女儿,跪在凌啸脚边,哭求道,“如今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救霜儿了,求王爷一定要救救霜儿啊。”
“岳母请讲。”凌啸弯腰去扶南夫人,但南夫人却不肯起身。
“妾身寻到蛊医,他说霜儿的症状是中了蛊毒,唯有将此蛊下到害她之人身上,以命易命方能救霜儿啊!”
南夫人不肯起身,叩首道:“妾身愿一力承担所有罪责,只求王爷恩准!”
视线落在南夫人手中的瓷瓶之上,凌啸久久没有回答。
南霜是在见了凤绾绫之后出事,而凤绾绫一年前曾去过南疆……
面色逐渐阴沉,凌啸心中已经确定凤绾绫谋害南霜。
“噗!”
昏迷的南霜再度口吐鲜血,身体不断抽搐。
御医忙上前诊脉,随即跪地道:“王爷节哀顺变,侧妃……怕就在今日了。”
“王爷!”跌坐在地上的南夫人再度望向凌啸,无声的恳求着他救南霜的性命。
“本王自会安排。”夺过南夫人手中的瓷瓶,凌啸大步而去。
“妾身谢过王爷。”南夫人忙跪着叩首道谢,很好的掩饰的了眼里的狠厉之色。
长公主,不要怪妾身心狠,是你不该占了霜儿的身份,早些去见先帝尽孝吧!
……
残破的别院里,凤绾绫服了冷月送来的药,勉强熬过几日。
不过后背的伤太严重,饶是冷月送来宫中秘药,伤口也不可能那么早愈合,何况凤绾绫的本就生中剧毒,时日无多……
“嘭!”一声巨响。
房门被踹开,凤绾绫心中莫名一紧。
熟悉的身影撞入眼帘,凤绾绫眸色微暗:“王爷。”
“凤绾绫,你已经得了凌王妃之位,为何还要致霜儿于死地?”凌啸大步来到床前,扯着凤绾绫的手将她拽起。
凤绾绫紧咬牙关,后背再度湿润,定然是伤口又裂开了。
“本公主不懂王爷在说什么,我如何有机会去害南霜?”凤绾绫不愿在凌啸面前失了傲骨,强撑着坐直了身子。
“服下。”凌啸将瓷瓶递到凤绾绫面前,冷声道:“你欠霜儿太多,该是偿还的时候了。”
凤绾绫的视线落在瓷瓶上,“这是什么?”
“长公主去过南疆,难道不认得此物?”凌啸打开瓷瓶,一手钳住凤绾绫的下颚,嘲讽道:“服下它,本王向你保证,绝不动嘉孝帝。”
凤绾绫看着瓷瓶里的活物,瞳孔微缩。
她只一眼便认出是子母蛊。
并非是凤绾绫会蛊术,而是她体内,因为面前的男人,已经有了一条母蛊。
凤绾绫望着凌啸,忽而笑问:“凌啸,你可知子母蛊的作用?”
闻言,凌啸心中仅存的一分愧疚也消失不见。
“果然是你!”
他不再手软,抓着凤绾绫的下颚,强行将母蛊喂进了她的口中……

小编点评

楚南晔宁浅月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小说文章清逸婉丽,流畅连贯,尤其人物语言幽默风趣,再加上一些精妙词语的使用,无形中为文章增添了不少情趣。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