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高校级的横滨马甲组(白银)
超高校级的横滨马甲组(白银)

超高校级的横滨马甲组(白银)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09-19

小说介绍

小说超高校级的横滨马甲组讲述的是白银的故事,小编分享超高校级的横滨马甲组全文免费阅读。得到如此信息的她恍然大悟。于是乎,你会看到:有着一头凌乱白毛的人一边喊着斯巴拉西一边利用幸运召唤天灾人祸,用一个又一个看似巧合抵挡一个又一个敌人有着粉发双马尾的人百无聊赖的绕着头发引发了横滨的又一大灾难紫色短发的男孩子笑嘻嘻地与他人谈判建立起横滨第四大势力横滨侦探组在线出道,破解无数谜题(乱步:最原和雾切是很厉害啦,但乱步大人才是世界第一名侦探

白银小说简介

白银是一位普普通通的横滨市民
而在一天,她突然获得了自己同位体的记忆。
在另一个世界,她是被人称作超高校级的一名
而她最擅长的,莫过于披着马甲搞事情。

超高校级的横滨马甲组全文阅读

太宰治。
另一个关键剧***物。
她看着正跑向情报分析组,脸上缠着一圈一圈绷带显得甚至有些滑稽的黑发男子,身体不由自主地停住不动了。
通过不错的听力,她能依稀听到坂口安吾与太宰治的吵闹声,此时的坂口安吾仿佛完全不像是平日里严谨的样子,而是带着一些无奈的语气在与跑***的那人交谈。
“我现在工作很忙,首领布置下来的一堆任务还没完成。你和织田作先去酒吧。”
“森先生布置的工作可以让下属做啊。快点快点,织田作还在底下等着呢。”急匆匆跑进坂口安吾办公室的太宰治丝毫不在意对方所说的话,反而故意用一种十分甜腻的语气对安吾说着足以让下属们恨不得聚起来反抗的话。
坂口安吾无力吐槽,在象征性的挣扎了下后只好被太宰治匆匆拉走,在经过门口时,他看到了站在一旁的白银纺。
因为这份文件比较重要且难度较大,太宰提议让下属做但恐怕他们难以胜任。所以坂口安吾本来还在想第二天大不了再加班补回这项文件的处理工作,毕竟森鸥外给的时间还算充裕。但看到了白银纺,他脑海里不禁闪过一个念头。
“太宰,你等我一下,我去取个东西。”
他扯开太宰拉着他的手,走回自己办公桌,拿起密封住的文件再次走到门口,递给了还在发愣的白银。
“白银,你有时间帮忙处理下这份文件吗?。”他推了推眼镜,看着接过文件的白银纺,“我今天有点事情,你做完直接放在我桌子上就行。要是没时间就算了。”
他选择性忽视太宰惊奇而带有一些调笑性的目光,说实话,他选择白银也是有很多考虑的,最主要的是她的职位和自己相当,在分析情报上的能力也差不了多少,综合种种因素,她是目前最合适的人选。
“没关系的安吾前辈。”白银从之前发愣的状态恢复过来,看着手中自己莫名其妙不知何时接过来的文件,她垂下眸子,对着坂口安吾摇了摇头,“您去忙您的吧。”
坂口安吾对着她点了点头,眼里很明显看出带有一些歉意。随后他就和太宰治离开了情报部。
白银纺呼了一口气,打开桌子上的灯=,开始处理起这份文件来。
这封文件处理起来工作量比想象中的大,等到她处理完,已经是深夜了。
深夜的横滨透露出一种不详的气氛。
白银纺搓了搓有些僵硬的手,晃晃荡荡的在横滨的街道上走着,她的家离港黑有些远,所以稍微要走一段路。在这个城市,哪都是不安全的——无论是里港黑近点还是远点。
离港黑近点你可以近距离欣赏到港黑和其他组织之间“友好的”相互接触,例如一大堆人拿着枪/互相突突突的情景。
而离远点,港黑无法较为直接的控制这块区域,也就而导致,这里会有很多见不得人的存在,就比如
无时不刻的抢劫。
白银纺的背后被人用刀轻轻的抵住,背后传来独属于男性粗哑的声音:“走到那个角落去,然后把钱包掏出来。”
剧情的齿轮转动了。
这个抢劫是白银纺最近看原著预知过的,在原著中这个抢劫犯是增加织田作与太宰关系的一个事件,同时也是引出织田作身份背景的重要剧情。在原著中这个抢劫犯绑架了织田作的五个孩子以外还绑架了一个过路的女生作为人质,但最后被赶来救援的织田作之助和太宰治联手解决了。
看来这里自己担任的就是那个过路女生的身份啊。白银淡淡地叹了口气,不过这样也好,毕竟
或许是因为白银纺过久的思考而没有配合着他的动作的行为又***了他几分,他抵在白银背上的刀子越发向前,白银已经能感觉到对方的刀锋已经戳到了她背,隔着衣服带来一丝微微的痛楚。她配合的举起手,表示自己毫无敌意。随后主动地往男人所指的角落里移动。
角落里恰好洒下一缕月光,白银走到那个角落的尽头,清楚地看见有几个面带惊恐神态的孩子正抱成一团,四男一女,年龄都不大。
看来这就是织田作之助家的孩子啊。白银纺调出脑海中的记忆,与目前发生的一幕幕对应着,按照剧情发展,再过几分钟织田作之助他们就会来营救这些孩子们,而身后这个拿刀抢劫的人嘛啊,真可怜呢。白银纺垂下眼眸,细长的睫毛在眼睑上投下一片阴影。被名为剧情发展的事物所控制,结局已经成为必然,不管过程如何最后他的计划都会失败。
此时拿刀抢劫她的人叫做村上城,是一个来横滨进行交易的生意人。他的女儿得了一种很难治好的病,大笔大笔的钱投入对女儿的治疗却仍然不起效。很快家里的钱就被花的一干二净,为了救女儿,他只好干起了违禁生意。但由于他自身胆子较小,也没做出太出格的事,所以赚的钱也不多,无法填补治疗的亏空,在最后,他不得不把家里以前祖宗辈留下来的古董卖出去。在今天,他就是来横滨交易家里最后一批古董的。
在交易完成后,他小心翼翼地把给的支票放进了三层的钱包里并装在自己口袋里。结果他在出横滨打车拿出钱包付钱时才发现装在自己口袋里的钱包不见了。他霎时间就想到自己之前撞到的几个孩子,之前没有注意到的细节好像被放了慢动作一般在他的脑海里浮现。那几个孩子在假装撞到他并道歉时偷偷顺走了他身上的钱包——他尝试着去找那几个孩子,最后却无功而返。现在的他别说拿钱给女儿治病,就连打车出去都做不到。在颓废的坐在街头坐了半天后,他接到了来自医院的电话。说是今天下午的一次手术失败了。女儿的遗体被放在了太平间。还没等村上城接受这信息量***的突然事件,电话里又说由于最近尸.体上新出现的传染病,他们决定统一在2小时以后将最近死亡的所有尸.体进行火化处理,避免传染给别的人。
村上城绝望了,虽说还有个两小时的时间可以让亲属们再去看一眼,但对于他来说,他此时已经完全来不及了。
被愤怒和悲伤冲昏了头的男人,在心不在焉再次撞到小孩子时,向他们伸出了魔爪......这不仅是对第一批偷了他的钱让他无法回去看女儿的孩子移情的报复,也是他内心扭曲想让其他家长也像他一样感受到即将失去孩子的痛苦。
结果等了很久却没见孩子的家长找来,反复逼问孩子那些孩子却也犟的不肯说出家长的联系方式与住址,只是嘴上一直念着什么“织田作一定会来救我们”之类的话语。
孩子这边暂且不论,村上城还需要钱来打车离开横滨。而来钱,抢劫无疑是最好的方法。所以很快,他就挑中了目标“独自一人回家且看起来还是个学生很柔弱的白银纺”
至于为什么不选择一看上去就非富即贵的孩子?很简单,横滨是与外界几乎隔绝的,在横滨非富即贵的孩子不是本地企业大腕的掌上明珠,恨不得派几十人跟着,根本没时间没力量下手;要么就是盘踞一方黑道组织的孩子,比起派人保护以外,更危险的是得罪了他们能不能活着走出横滨还不一定。
这么看来,还是有点积蓄的普通人家孩子比较好抓。
在思考的同时,白银纺已经从口袋里掏出了钱包准备递给那人,同时预防着所有变故。
嗯,万一她估算的时间不准或是对方心理状况进一步恶化,最后只能自己下手撂倒对方了。
虽然前面提到过白银纺并不喜欢打打杀杀,但她武力值却不低。
另一个世界的她为了扮演好超高校级的格斗家这一类的有着武力方面的人,专门去系统学习了这方面的相关内容。而在这个世界,她身为土生土长的横滨人,也自发学习了一些格斗方面的技巧与知识。虽然由于自身的身体素质原因无法像格斗大师一样轻轻松松***一大堆敌方。但撂倒一个骨架不算大且肌肉力量也不算太强的普通人还是可以的。
正当对方即将接过白银纺手中的钱包时,远处传来几道急匆匆的脚步声。
然后,一个有着红色头发下巴上有些胡茬的男人从阴影下显现出来,很明显,这人就是前来救援的织田作之助。
在看到缩成一团但没什么大碍的孩子们,织田作舒了口气,他快速地在地上翻滚了几圈,一个下滑步就把处于角落里的孩子们带了出来。
村上城还没反应过来,角落里作为要挟的孩子就被人成功地带走了,眼看着自己的计划就这么失败了,他垂下头来,双手握成拳头,声线也变得极为颤抖起来。
“真的是......我真的是太没用了......”

超高校级的横滨马甲组免费阅读

男人嘴里呢喃着这样的话语,一时之间竟然无暇顾及白银。白银叹了口气,走到某个特定位置等待着接下来剧情的发展。
那男人沉默了一会,正当织田作以为一切都结束准备将这人带去警察局时,那人却突然地向织田作发起了攻击。
一个透露着不详气息的光团从那个男人的手心发出,直直地飞向了织田作所在的位置。
织田作之助通过天衣无缝看到了碰到光团接下来几秒的事,他会被传送进一个极其危险普通人根本活不下来的地方,而在他被传送走后孩子们也将再次受到生命的威胁。
在脑海中迅速思考着对策的织田作,在光团冲过来时便拉着身后的孩子们一偏,就避开了那个高速运动的光团,见到砸在了墙面上的光团,织田作松了口气,正以为一切都要结束时,就看见那光团竟然反弹弹了出去,正好砸到了站在一旁的白银纺身上。随后,一股黑气出现,把白银纺包裹了起来,随后连气带人消失了。
随后,那个发出了最后一击的男人也随之化成一滩血水,与粗糙干涸的泥土混在了一起。
织田作并不认识那个被人胁迫的女生,但看到一个活生生的人由于他的疏忽而陷入困境这个事实让他十分愧疚。
“喂喂织田作,你跑的太快了啦。我跟安吾都快追不上你了。”
这时,太宰治和坂口安吾才姗姗来迟。
“抱歉,我忘记你们体力不太行了。” 织田作淡淡地回复。
“所以呢,到底怎么回事?”太宰治好奇地走到刚才那人融化成血水的地方,用食指捻了一点地上的尘土,“这里还混着人的血哦。”
织田作讲述了刚才的经过,并有些愧疚地表示自己没能救下那名被敌人胁迫的女生。
太宰治听了对方对那名女生的描述,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微妙起来。
“说起来,安吾,你今天给派发工作的白银小姐是不是就长织田作所说的这个样子。”太宰治朝向身体有些僵硬的坂口安吾,“就是有深蓝色长发,带着个眼镜,看起来很文静的那位小姐。”
见坂口安吾沉默不语,太宰治转过头来对听着两人对话有些困惑的织田作之助解释,“你今天遇到的那个女生,是安吾那个部门的哦。安吾还给她派发工作......”
他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双眼就像加了特效一般亮晶晶的:\"这么想来织田作你完全不需要愧疚嘛,毕竟是安吾给人家派发工作让人家下班晚了遇到劫匪的。
坂口安吾继续沉默不语。
“好了好了我不说就是了,走了织田作,先把你家的五个孩子送回家吧。”在收到织田作有些警告的眼神后,太宰治双手举高作无辜状。
这里的三人还在互怼着,此时被传送走的白银纺已经落到了一个无人岛上。
很好,目前一切都在她计划之内,接下来,就是真正的抗争了。
白银纺身为超高校级的cosplayer,所具有的能力自然不是这个世界所说的异能力,而是属于另一个白银纺的才能。这也就意味着她所cos出来的其他人也并不属于这个世界。
为了与剧情做抗争,她自然不能使用本就属于这个世界的“白银纺”的身份,不然容易被高维生物发现并抹杀。所以,她故意今天成为剧情中被绑架的女生并利用那人的异能制造出这个世界的白银纺已经失踪更可能死亡的故事情节。
现在,她才是占据主动的那一方。
当然,为了以后的计划,她得先做好新身份们的背景铺垫,白银纺环视了下这个无人岛,心中有了想法。她准备将这个岛按照贾巴沃克岛的模样进行改造。
至于如何改造嘛
白银纺迅速cos成了超高校级的建筑师,开始对这座荒凉的小岛进行改造。
而正当白银纺为了以后马甲的出现做铺垫时,剧情的齿轮没有因白银纺这个人物的消失而停下。
————————————
从白银到这个岛已经有一年多了,岛内的装修与设计已经基本完成。岛内植物茂盛,生机勃勃,到处透露着祥和宁静的氛围。看起来已经是个十分适合居住的地方了,而远在一方的横滨却已经完全陷入暴.乱.混.战中了,一场疫病从医院的尸.体开始,逐渐传染到活的人身上,得病的人不会出现什么极端状况,只会全身绵软难以行动,各个组织人力因为这个已经大幅消耗,医院人满为患。
而人数众多堪称龙头企业的港黑自然也出现了这种情况。游击队的许多成员由于频繁的外出也感染上了这种看似没什么杀伤力的疾病,随后传染给了港黑的更多人。
治愈系异能的人虽然罕见但也不是没有,但他们治愈异能发动条件大多都很苛刻,而这种病就很完美的避开了他们所有人的治愈发动条件 ,简直巧合的可怕。
无奈之下,森鸥外只能大批招进医生来进行研究,一边给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发布了任务:找到疾病的源头顺便找下有没有能解决这个问题的人才。
虽然中原中也很不情愿跟太宰治这个混蛋一起出任务,但他却也不得不承认那条青花鱼的脑子之好用。想到自己下属也有感染上这病的,他心里就不禁有些烦躁。
“喂混蛋太宰,你找到起源的医院了吗?”中原中也双手插在兜里,没好气的对着走在街上左顾右盼的太宰治骂道。
“诶,中也果然是没有脑子的蛞蝓,没看到前面***的招牌吗?”太宰治故意呛声。
的确,那招牌十分***,但由于年代久远而变得已经破破烂烂的了,与周围的环境巧妙地融为了一体,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这家医院是以前是横滨最大的医院,但后来由于处于事故高发地带且没有资金补助,很快就不景气起来。到最后,这里完全被用来当停.尸.间来使用,无数因各种原因死去的人都会被安置在这里。
\"所以呢,我们就这么***?\"中原中也踢了踢脚下的石头,“啧,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异能者在捣鬼。”
“谁知道呢?”太宰治眯起了眼盯着那个破旧的建筑,“至于怎么***,嘛,反正我是准备好了防护服哦。”
说完,他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两袋用真空袋密封好的防护服,耀武扬威的在中原中也眼前晃荡:\"看哪~中也,我猜你什么都没准备吧,小心等会一***就染上那病瘫倒在地哦
“混蛋太宰你到底有完没完。”中原中也没好气的拿走了对方手上的真空袋,“别以为我不知道这是boss准备的。快点,你不是还说今天和朋友有约吗,早点办完早点回去。”
太宰治不再做妖。
待到两人都换上防护服后,就走进那个破烂的建筑里。刚一***,充满腐烂气息的尸臭味就扑面而来,虽然由于面罩成功抵挡住了一部分,但还是有隐隐约约的味道窜进他们的鼻子里。
“我决定了,办完这件事短期内我一定不要再接森先生布置给我的任何任务了!”太宰治鼓起了脸,“这臭味要是我把防护服上面的面罩拆下来估计会当场死掉,但是——我才不要这么没有任何美感的死法呢。”
“行了,你别多说了。”中原中也皱起了眉头,“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太宰治停下抱怨的话语,的确,这建筑里除了他们看不到任何其他人,但却能隐隐约约地听到有像是人走路的声音。
是有别的组织的人也来勘察了吗。太宰治带有恶趣味地想。他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还在谨慎观察情形的中原中也,随后迅速靠近脚步声传来的地点——
“看到你啦,小姐。‘’太宰治从侧边冒出头来,迅速地抓住了正在扶着破旧的病床行走的人的双臂。
“呜啊。” 被抓住的那人发出一声惊呼,随后是略带颤抖的话语,“那个......先生,真的非常对不起,能不能......先放开我的手。”
“不能——”太宰治看向发出惊呼的那人,如他所料,那人是一位少女,而且看上去应该还在上学年纪,不过与普通学生不同的是,她身上穿着像护士装一样的服饰,身体各处还都绑着像雪一样白的绷带。
那位少女由于手被陌生人抓住脸上还带有明显的恐惧神色,再配上她本身怯弱的表情与一直在微微发抖的身体,整个场景倒像是太宰治在做什么坏事一样。
“混蛋太宰我一不盯着你你跑哪去了!”中原中也本来还在打探着周围的情况,结果一回头就发现本来站在他一旁的太宰治突然不见了,正当他怒火中烧以为太宰治因为忍受不了难闻的味道直接逃了这个任务,摩拳擦掌准备以后把太宰治拎出来打一顿时,就突然听到了疑似太宰治和别人的对话声。
“哟,蛞蝓,你终于来了~”太宰治笑眯眯地转过头对着气冲冲跑来的中原中也丝毫不慌地用另一只手打了招呼,“我身旁的这个女孩子,就是你刚刚听到的脚步声的发出者哦。”
看到中原中也的目光也转移到了眼前的少女声上,太宰治再次转过身,依然是甜腻腻的语气,鸢色的眼眸却透出惊人的冷冽与黑暗,“现在,小姐,你能好好说下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了吧。”

小说推荐

超高校级的横滨马甲组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