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浪漫(林潼妤谢知宴)
拥抱浪漫(林潼妤谢知宴)

拥抱浪漫(林潼妤谢知宴)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09-19

小说介绍

一样的言情,不一样的精彩。《拥抱浪漫 》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桃妤原创的一部现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林潼妤动了动唇,伸手推着他的胸膛,想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被谢知宴近乎粗暴地按着头,重新扣进怀里,不让她往后看:“你别动。”小编为您带来林潼妤谢知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简介

林潼妤动了动唇,伸手推着他的胸膛,想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被谢知宴近乎粗暴地按着头,重新扣进怀里,不让她往后看:“你别动。”
像是受到了什么蛊惑,林潼妤果真不动了,乖乖巧巧地靠在他怀里。
不知道为什么,身体本能地那种,想抵抗人触碰的感觉,被浓郁的木质香味侵染,也没那么明显了。

拥抱浪漫全文阅读精彩赏析

林潼妤动了动唇,伸手推着他的胸膛,想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被谢知宴近乎粗暴地按着头,重新扣进怀里,不让她往后看:“你别动。”
像是受到了什么蛊惑,林潼妤果真不动了,乖乖巧巧地靠在他怀里。
不知道为什么,身体本能地那种,想抵抗人触碰的感觉,被浓郁的木质香味侵染,也没那么明显了。
觉察到谢知宴不同寻常的气场,不清楚刚才蒋之意的话,他究竟听到了多少。
不想让谢知宴参与到她家的战争中,林潼妤揪了下他后背的衣服,闷声道:“我们走吧,别和她计较了。”
谢知宴不轻不重地揉了下她的头,气笑了:“林潼妤,你是个受气包?就这么让她欺负你?”
林潼妤撇撇嘴,想给自己找回点颜面:“她哪能欺负我,也就动动嘴皮子而已。要真打起来,她不是我的对手的。”
这话还真不是吹牛。
小时候她被林松强行送去学了点格斗技巧,以防绑架什么的。蒋之意可没有这种待遇,她完完全全被娇养着长大的。
面前的男人穿着黑色冲锋衣,双眼皮明显,桃花眼眼尾天生上挑,明明是看起来很好说话的样子。
清黑的眼底一片凉薄,唇角的弧度若有若无,无端给人以一种距离感。
林潼妤的身边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优秀的男人?
蒋之意咬着唇,下意识想为自己开脱,摆出了她交际时惯用的笑容:“你好帅哥,我是林潼妤的妹妹,蒋之意。”
谢知宴刚想开嘲讽,背后被人轻轻敲了一下。
怀里的小姑娘扬起脑袋,用口型比了个“别理她。”
她还不了解蒋之意吗。
小公主一个,唯我独尊的典范。越搭理越来劲儿,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无视她。
不想等谢知宴反应,林潼妤弯下腰,自己从谢知宴怀里钻了出来。
没有理会蒋之意,她扯了扯谢知宴的袖子,示意他跟自己走。
谢知宴任由她扯着自己袖子,意味深长地看了蒋之意一眼,就跟着林潼妤走了。
两人全程,都没有和蒋之意说一句话。
蒋之意破天荒地没有追上去,也没有破口大骂,静静地看着他们的背影。
良久,她红唇勾起了一抹笑,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
酒吧二楼没什么人,昏暗的走廊里,只有稀薄的月光沿着窗户透进来,是这空荡的长廊唯一的色彩。
男人一言不发地跟在她身后,远离了蒋之意以后,他们两就像是在酒吧偶遇的陌生人。他没有主动问她发生了什么,也没有问她在这里的理由。
空气中压抑分子在不断蔓延。
绕过了一个拐角,看不到蒋之意后,林潼妤忽然停了下来。
红唇抿成一条直线,她转身,微微仰头,撞上男人的视线。
谢知宴薄唇抿着,眸子里情绪不明。月光衬得他肤色冷白,也给他添上了一层冷感。
林潼妤咽了口口水,想和谢知宴解释,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也不知道他听了以后,会不会觉得,她只是为了博取他的原谅而卖惨。
毕竟,这在常人听起来,是十分荒唐的事情。
她没有主动说话,谢知宴也很配合的没有出声。
对视片刻,她听到自己苍白的辩解声:“不是你想的这样。”
谢知宴似乎是笑了声。
他扯了下唇角,掰正她的脑袋,玩味道:“你说说,我是怎么想的?”
“你觉得,我在因为你放了我鸽子,而感到生气吗?”
林潼妤:“难道不是吗?”
谢知宴直接气笑了。
这人到底有没有良心。
“林潼妤,在你眼里我是会计较这些小事的人?”
林潼妤战术性沉默。
她很想说难道不是吗,余光瞥见谢知宴的脸,又默默把话吞进了肚子里。
谢知宴伸出手,食指抵着她的额头,没好气地弹了下。
林潼妤立马捂着脑门,瞪他:“痛!”
“痛才长记性。”谢知宴收回手,“就这么看着人家欺负你,在我面前不是挺横的?”
林潼妤下意识回:“我哪里横——”话到一半又收了回去。
她回想了一下自己说过的话。
“你影响我的英勇身姿了。”
“他硬拉着我,不让我走!”
好像,还真挺横的。
林潼妤气势弱了下去,还在挣扎:“这叫战术性装逼,虚张声势,懂吗朋友?”
根据谢知宴的反应,他应该只听到了蒋之意的最后一句。
所以才会认定,她被蒋之意欺负了。
不知道为什么,林潼妤松了口气,又开始打量谢知宴的表情。
见他被她这理直气壮的话无语到,暂时没有理她的打算,她拽了下他的袖子,主动道:“那我们算和好了吧?”
谢知宴睨她:“我们什么时候吵架了?”
林潼妤很老实:“我不是放你鸽子了吗,我觉得,你大概挺生气的。”
“我是挺生气的。”谢知宴揉了下她的脑袋,重新靠回墙上,又变回了寻常漫不经心的样子,眉梢微佻,“那你不是求我了吗?”
我什么时候求你了——
林潼妤忽然想起来,刚刚自己为了找话题,给他发了个表情包。
谢知宴:“既然你求我了,我也不是不能——”
也不是不能原谅你。
他话还没说完。
林潼妤双手合十,摆在唇边。扁着嘴,学着表情包里的橘猫,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灵动的狐狸眼眨巴眨巴的。
“求求你惹,谢哥哥,原谅我。”
**
再回到舍友那个卡座的时候,桌上的酒瓶七零八落的,宁瑶和陈书不知道喝了多少,趴在桌上,意识已经不太清醒了。
只剩阮玥一个乖宝宝滴酒未沾,瑟瑟发抖地坐在边上。
看到林潼妤仿佛看到了救星,阮玥直接扑上来抱住她:“潼潼!你总算回来了!”
“我有劝她们别喝了……”阮玥弱弱道,“可她们不听……”
林潼妤身子僵了一瞬,片刻后,才慢慢地缓过来,动作僵硬地回抱住她,轻轻拍着她的背。
林潼妤不清楚阮玥的家庭是个什么情况。依稀听宁瑶提过,因为父母忙碌,她好像一直暂住在一个,叔叔的家里。
“是她父母的朋友,把她护得跟温室里花朵似的,都成年了连男人手都没牵过。”宁瑶说,“开学的时候我见过一次,她那叔叔,长得还挺帅。”
眼下没什么心思去想别人的事情,和阮玥一起,林潼妤把宁瑶和陈书扶到沙发上。打算叫个出租车,再让谢知宴帮个忙把这两醉鬼抬上去。
林潼妤刚拿出手机,阮玥不好意思道:“潼潼,能不能等一下?我要给我叔叔回个电话,这里太吵了听不清声音,我又不敢把书和瑶瑶单独留在这。”
林潼妤点点头,打开微信打字。发送还没点出去,宁瑶一巴掌糊了过来,把她的手机拍到地上。
林潼妤:“……”
放宽心放宽心,不能和醉鬼计较。
她弯下腰把手机捡起来。
正准备继续发消息,宁瑶像八爪鱼一样地缠了过来:“潼潼。”
她视线清明一瞬,郑重地提示她:“我好像看到谢知宴了。”
“……”
她当然知道谢知宴在这,都和他掰扯完了。
“是的,我准备——”话卡在喉咙里,宁瑶突然大喊一声,指了指不远处,“看到那个帅哥没?”
林潼妤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
她指的,是正在和谢知宴聊天的,那个调酒师。
穿着白色衬衫,外面一件棕色马甲,很普遍的调酒师装束。额前碎发几乎遮住眼睛,眼角天生下垂,笑起来吊儿郎当的,自带几分痞气。
林潼妤莫名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下一秒,宁瑶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走了过去:“我去要个微信。”
林潼妤呆滞了一秒,消化过来她话里的意思,抬脚追了上去,拖着她的胳膊把她拉回来。
宁瑶回头看她,眼底写满了迷茫。没过几秒,又自顾自转身,朝着那边走过去。
“我真服了。”林潼妤认命地叹了口气,又把她拖回来,扣着她的肩膀,把她按在沙发上,“你别动,我去给你要,行不?”
宁瑶果真不动了。
正好阮玥打完电话回来,说她的叔叔过会要来接她,顺便送她们一起回去。
“行,你在这看着她们,我有事去找谢知宴。”
阮玥懵懵的:“谢知宴也在这里啊?”
“对。”
和阮玥简单阐述了一下刚才的事情,林潼妤走到谢知宴那边。见到她,谢知宴挑了下眉:“怎么又——”
林潼妤根本没脸看他,咬了咬牙,朝季淮伸出手。
“帅哥,能给个联系方式吗?”

拥抱浪漫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空气像是停住了。
谢知宴唇角弧度微敛,桃花眼眯了起来,盯着林潼妤看了半晌,慢悠悠地哦了一声。
“季淮。”他一字一句道,“人和你要联系方式呢。”
“你不是很喜欢被***搭讪吗?”
季淮:“……”
林潼妤:“……”
阴阳怪气第一人。
林潼妤从脸红到脖子根,恨不得把头缩进脖子里当鸵鸟。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
明明只是要个联系方式,你情我愿的事情,莫名被谢知宴说得像她出.轨了似得。
瞥见好友那近乎杀人的目光,季淮干巴巴地笑了两声:“***,我联系方式不给人的,抱歉哈。”
“我知道我的样貌很引人注目,可你不觉得——”他视线停在谢知宴身上,暗示意味极强,“我身边这位,更好吗?”
林潼妤:“……我当然知道,可我更想要你的。”
季淮:“……”
这也太扎心了。
季淮求助似地看向了谢知宴。
男人的目光过于炙热,带着点儿审视的意味。
林潼妤被盯得头皮发麻,心脏打鼓似的狂跳,干脆眼一闭:“其实不是我要你的联系方式,是我舍友想。”
季淮:“那她为什么不自己来要?”
好问题。
要是让宁瑶来要。
以宁瑶的性格,再加上现在喝醉酒脑子不清醒,估计直接上手扒衣服了。
那场面,林潼妤想都不敢想。
斟酌了一下,她镇定答:“因为她比较害羞。”
宁瑶,对不住了。
反正宁瑶八成也是心血来潮,将来也不会和这男人有交集。为了让自己在谢知宴面前的形象正面一点,林潼妤一本正经地胡扯:“她不太敢和陌生人说话。”
“但是在见到你的第一眼,她就不可自拔地爱上了你。求我来帮她要联系方式,即使只能停留在列表,她也心满意足了。”
管他是不是真的,季淮信了就行。
在谢知宴的注目礼下,林潼妤和季淮交换了微信,顺便把季淮推给了宁瑶。
季淮还要给客人调酒,没法跟着他们一起去。林潼妤带着谢知宴到卡座,就看见宁瑶抱着个抱枕,双目无神地望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谢知宴难得露出惊讶的表情:“这就是你说的那个,要季淮微信的舍友?”
虽然极为不想承认,林潼妤还是硬着头皮点头。
她走上前,拍拍宁瑶的脸:“走了。”
宁瑶一下跳起来:“要到微信没?”
林潼妤:“……推给你了。”
“那走吧。”宁瑶心满意足地点点头,自己站了起来。
林潼妤也不知道她是真醉还是假醉。
阮玥很适时地开口:“我叔叔来了……要他送你们吗?”
“不用,坐不下。”林潼妤说,“你让你叔叔把陈书和宁瑶带回去就行,照顾好她们,我和谢知宴自己回去。”
“好吧。”
“说起来,谢知宴。”像是刚刚才想起来,林潼妤扭头,“你是不是有个舍友是陈书男朋友?”
“沈则行?”
“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是你舍友。现在时间还早,校门还没关,你让他到校门口接一下。”
陈书已经睡死了,凭林潼妤一个人没法把她带回寝室。要是谢知宴带她回去的话,被人拍到,解释起来会很麻烦。
一行人走到酒吧门口。
一辆黑色迈巴赫静静停在那里,车窗半开。车里的男人瞥见他们,眉头皱得死紧,开门下车,帮着他们扶人。
林潼妤偷偷打量着这个男人。
阮玥所谓的“叔叔”。
男人穿着一身西装,显然是刚开完会或从酒会赶过来。站起来比谢知宴还高一点儿,带着金丝边眼镜,眼皮很薄,短发利落,从内而外散发着一种矜贵感。
如果不算他从看到他们就没松下来的眉头的话。
是看起来,很斯文的长相。
又透着一股距离感。
待把陈书和宁瑶送进车后座后。
男人关上车门,清冷的目光透过镜片,仿佛能直击人的心灵:“玥玥,忘了叔叔和你说过什么了?”
阮玥都快哭出来了,像个怕被父母训话的小孩子,小心地扯了扯他的袖子:“叔叔,我没喝酒。”
“嗯,叔叔知道你没喝。”男人安抚地揉了揉她的脑袋。让阮玥坐进副驾驶,帮她扣好安全带后,视线又转到站在边上的林潼妤他们身上。
“谢知宴。”男人声音冷了几分,“你不知道阻止她们?”
“这跟谢知宴没——”林潼妤皱着眉,下意识想帮他说话,被谢知宴拦住。
“苏叔叔。”两人看起来似乎是熟识。被骂了一句,谢知宴也没气,反倒扯了扯唇角,吊儿郎当道:“人家都成年了,你还像小学生似得管着人家,这不让去那不让去的。”
“也难怪人家怕你怕得要死。”
“她从初中开始就是我看着的,管她是我的义务。”苏临渊冷声道,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妥,“这种地方鱼龙混杂的,没有下一次了。”
“那如果她谈了恋爱呢?”谢知宴低笑了声,话里多了几分嘲弄,“您还要这么管着人家?”
“这似乎有些,不好吧。”
气氛一时间有些剑拔弩张。
最后还是阮玥摇下车窗,睁大眼睛问:“叔叔,我们不走吗?”
苏临渊深深地看了他们一眼,转身上了车。
留给了他们一车车尾气。
“……”不太了解他们之间的渊源而只能一直当个木头人,待苏临渊走后,林潼妤终忍不住开口,“他是不是喜欢阮玥啊?”
谢知宴:“你也看出来了?”
“废话。”林潼妤很无语,“这有眼睛都看得出来吧。”
谢知宴对这种一关乎恋爱脑子就有泡的人很不屑:“可他自己看不出来呢。”
“……”
林潼妤:“可能他没眼睛吧。”
**
这之后都相安无事了几天。
谢知宴好像参加了一个金融挑战赛,叫“博慧杯”。全国所有高校一齐竞选,三年一届,最近忙得不可开交,消息都回的很慢。
林潼妤好几次想找时间约他吃饭,他都说没时间。
据宁瑶的情报是南大三年前拿了第二,不甘心了三年。这次有了个谢知宴,把希望全寄托在他身上,希望他能夺个第一回来。
林潼妤觉得很奇怪:“这不是小组竞赛的吗,就谢知宴一个人要是带三个猪队友,他是神仙也拖不动啊。”
宁瑶翻了个白眼:“你觉得校方会给他配三个猪队友吗?”
“……这可不一定。”
林潼妤想了想,就留了一句:【等你有空你喊我就行,我最近挺闲的。】
林潼妤:【忽然想起来,大衣和帽子还没还你,下次一起还了。】
发出去了又觉得怪怪的。
这样会不会显得她在炫耀。
看,你忙得饭都没时间吃,而我闲到什么时间都可以。
……
罢了。
吃饭的事情就这样暂时被搁置。
隔周周五,林潼妤又被苏隆单独叫到办公室。
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她好好交作业上课不迟到,三好学生人设端端正正的。
唯一的可能就是,她上次帮宁瑶画了二百五十只乌龟。
被苏隆发现了??
那也不对啊。
那为什么只找她一个。
林潼妤忐忑不安地进了苏隆的办公室。
桌上是一份报名表。
视线扫到顶栏的标题,林潼妤睫毛颤了颤,似乎已经知道苏隆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苏隆循循善诱:“林潼妤,你应该知道谢知宴最近在忙的比赛吧?”
“知道。”林潼妤说,语气很平静,“我不会参加服装设计比赛的。”
“我知道你有阴影。这里是南大,有我在场,不会再让那样的黑幕出现。”
林潼妤缓缓后退了一步,摇了摇头。说的话依旧没有变:“我不会参加服装设计比赛的。”
“苏教授,我很敬重您。”林潼妤鞠了个躬,“您在我身上花的心思,我都有感觉到。”
可那终究还是不一样的。
正如苏隆常说的,她的作品只有形,没有魂。
单拉出来,从构图和绘画技巧来看,都是一副很完美的设计稿。
要深挖起来,除了绘画技巧以外,却只是一副没有感情的空壳。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连作为一名设计师,最基本的素养都失去了。
她不是真心地热爱服装设计。
少年时的一腔热血和热忱,可以没日没夜地画,只为了一个偶然梦到的构思。
现在她做不到了。
林潼妤还记得,高考考完填志愿,她的妈妈久违地给她打了个电话。
自和林远山离婚后,徐若淑就回了生养她的地方,京城,完成她未完成的事业。
而林潼妤,留在了南城。
她没有和林远山住在一起,徐若淑给她买了套房子,她高中三年,都是独自居住的。
“潼潼。”像是从百忙中喘口气,女人的声音很疲惫,又仍然温柔,“你的梦想,还是当一名服装设计师吗?”
林潼妤沉默了很久。
“不是的,妈妈。”她轻声说,“我没有梦想了。”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林潼妤谢知宴完整版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