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鲛人后,我成了暴君的宠后(温祈丛霁)
穿成鲛人后,我成了暴君的宠后(温祈丛霁)

穿成鲛人后,我成了暴君的宠后(温祈丛霁)

分类: 豪门总裁时间: 2020-09-17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温祈丛霁,穿成鲛人后,我成了暴君的宠后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温祈先天不足,长年缠绵病榻,素日甚爱以话本来消磨辰光。临死前,他所看的那册话本中有一暴君,其人残虐无

温祈丛霁内容介绍


紧接着,他闻得内侍厉声道:“区区鲛人是吞了熊心豹子胆不成,竟敢直视天颜?”
他当即垂首,同时心下一寒,身体登时僵***,这暴君或许正思考着加之于他的刑罚,亦或许正犹豫着该当从何处下口。
暴君耗费不可计数的人力物力,又重金悬赏能人异士抓捕鲛人,便是由于听信宦官谗言,以为食用鲛肉定能长生不老。
作为帝王,尤其是暴君,自是希望己身能长生不老,永久地享用无上皇权,泼天富贵。

穿成鲛人后,我成了暴君的宠后全文阅读

话本中,幼鲛先是被暴君割下了心口软肉食用,后又被骨肉分离,骨熬汤,肉入菜,物尽其用。
但他并不确定鲛肉是否能令暴君长生不老,因为长年的暴/政使得顺民变作了暴民,导致起义四起,彼时,军心早已溃散,不听指挥,暴君无兵可用,一人一剑犹如蜉蝣撼树,最终身受重伤,不敌,被起义军首领所斩首,鲜血洒于御座之上,尸身软倒,头颅坠地,算是告慰了死于其手的亡魂。
他必须尽可能地让自己不为暴君所食,万一鲛肉当真令这暴君长生不老,万一与话本不同,起义不成,这暴君将会祸害无数无辜的生灵。
如这暴君一般残虐无道者,合该早些下十八层地狱,永生永世不得超生才是。
可惜他现下手无寸铁,若是能取这暴君的性命实在是一桩美事。
目前而言,最重要的是他必须活下去。
故而,他不得不低眉顺眼,装作一副任其宰割的柔弱模样。
暴君为他擦拭身体的手势却是愈加温柔了,他不由思及了母亲,心生恍惚。
他赶忙收起恍惚,忐忑地等待着暴君接下来的命令。
他只是粗略地将那话本翻阅了一番,因而并不知晓暴君得到幼鲛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是何事。
想必应当不会令他好过。
他自从降生后,便被困于一隅,与汤药为伴,未曾经历过任何风浪。
即便他存了刺杀暴君的雄心壮志,束手无策之下,亦免不得害怕。
突然,他的下颌被暴君掐住了,暴君稍稍施力,逼迫他仰起了首来。
他依然垂目,视线所及之处充斥了暴君所着的龙袍。
其上所绣的五爪金龙惟妙惟肖,仿若能从这上等的绸缎中一跃而起,抓破他的喉咙。
这般想着,他不禁觉得这五爪金龙甚是狰狞,不似瑞兽,反是凶兽。
暴君以拇指指腹迤迤然地摩挲着他的唇瓣,不轻不重。
他猜不透暴君的心思,忽闻暴君命内侍去取香脂。
内侍手脚利落,不多时便双手奉上了香脂。
暴君用食指沾了些香脂,均匀地涂抹于他干裂的双唇。
香脂有一股子莲香,莲香不断地往他鼻尖窜,莲花明明是高洁之物,莫名的暧昧却袭上了他的心头。
话本中,幼鲛从未做过暴君的禁脔,著者亦不曾提及暴君性喜渔色。
暴君应当不会命他侍寝,更何况他下/身乃是鲛尾,而不是双足。
他并非断袖,更不愿被暴君侵犯,微微松了一口气。
然而,这一口气堪堪呼出,暴君的指尖竟是钻入了他的唇缝。
他霎时紧张更甚,幸而暴君即刻将指尖抽了出去,继而从善于察言观色的内侍手中取了锦帕,慢条斯理地擦拭着手指。
他不知该当如何反应,索性不言不动。
他适才被暴君轻薄了,但那又如何,与性命相较,无足轻重,且他并非女子,原就无贞洁可言。
暴君擦拭了手指后,忽而怜悯地道:“可怜的小玩意儿。”
怜悯?可怜?
他有些吃惊,若非暴君轻薄于他,又将他唤作“小玩意儿”,他当真要以为这暴君其实并非暴君了。
他还以为暴君不会轻易放过他,出乎意料的是暴君旋过身去,径直踏上玉阶,坐于御座之上,开始论功行赏。
那一品官员得了万两黄金,百亩良田,而那俩差役则得了百两白银,十匹名贵绸缎。

穿成鲛人后,我成了暴君的宠后温祈丛霁免费阅读

三人跪地谢恩,他于谢恩声中,直欲冷笑。
一番论功行赏之后,他被抬到了一座宫殿当中,宫殿富丽堂皇,中央乃是一方水池。
而后,囚笼被打开了,两个内侍将他从囚笼中提了出来。
他本能地挣扎了起来,欲要从内侍手中逃出升天。
然而,他这具身体竟然如同生前一般孱弱,他的挣扎无济于事。
其中一内侍淡淡地道:“你迫不及待地想要挨鞭子不成?”
闻言,他的身体下意识地瑟瑟发抖,他清楚这内侍并非威胁于他,而是在陈述事实。
眼下,他不过一尾幼鲛,连将自己的鲛尾变作双足都做不到,无法行走,且颇为显眼,又不可离海水太久,如何能逃脱?
识时务者为俊杰。
他乖顺地任由内侍用铁环箍住他的腰身,又将连接着铁环的铁链固定于池壁之上。
他显然不可能挣开铁环与铁链,但若能偷来钥匙,便会容易许多。
他将这收藏钥匙的内侍的模样牢记于心,随即将整副身体沉入了池水当中。
水是海水,这宫廷位于内陆,离海千里,要得到这许多的海水必然不易。
那暴君既然如此大费周章,短时间内,他的安全应当无虞。
他尚未习惯这副身体,循着本能,于池水中游曳,过于紧绷的身体终是渐渐放松了。
生前的他连床榻都下不得,只温暖适宜的日子会被母亲与侍从抱到院子里头,躺于竹榻之上,沐浴日光。
于当时的他而言,连日光都是奢侈。
这是他初次泅水,或许是因为这副身体乃是鲛人的缘故,泅水令他由衷地欣喜,纵然他仍是砧上之鱼肉。
可是铁链并不足够长,他不能畅快地泅水。
他身上有伤,泅水甚为消耗气力,未多久,他不得不寻了自己喜欢的一处,斜躺于池水中吐着泡泡。
百无聊赖之中,他数着自己所吐出来的泡泡。
一个,两个,三个……
数着数着,他忍不住犯困了,旋即阖上了双目。
待他再度睁开双目,他居然发现自己身处于集市之中。
他来过集市,虽然次数寥寥,但他能确定这便是集市。
难不成他又穿入了旁的话本当中,他已不再是鲛人了?
他低首去瞧自己现今的模样,却怎么都瞧不清,自己身上仿若蒙着一层厚厚的白雾。
他的双足不由自主地向前而去,带着他穿过人群,定在了一只铁笼前。
铁笼肮脏、恶臭,铁笼内有一尾幼鲛,瞧来与凡人三四岁的孩童一般身量。
幼鲛蜷缩着干裂的身体,海藻般的发丝胡乱地黏在身上,目光死寂。
他欲要将这幼鲛从铁笼中释放出来,未及伸手,一条鞭子高高扬起,重重地抽在了幼鲛身上。
这鞭子并未留情,鲛尾当即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小编推荐理由

穿成鲛人后,我成了暴君的宠后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