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姐总在阻止我成为反派(白凡凡杜照卿)
师姐总在阻止我成为反派(白凡凡杜照卿)

师姐总在阻止我成为反派(白凡凡杜照卿)

分类: 豪门总裁时间: 2020-09-14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白凡凡杜照卿,师姐总在阻止我成为反派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白凡凡又穿书了一睁眼,成了被养家虐待无法修习、甚至放血致死而抛尸雪地的未来大反派她的任务便是替代已逝

白凡凡杜照卿小说简介

那一瞬,白凡凡以为自己必死无疑,胸口猛然炸裂般的剧痛,令她在严寒之中也蓦然起了一身的汗,一股热流顺着内腔涌了上来,“哇”的一声,鲜红刺目的血液争先恐后地逃离她的身躯、喷涌而出,染红她半张瘦削的面颊。
若此时有镜子,她定能发现自己本就黑黄的面孔此刻尤为狰狞可怖。随之而来的,是体内的寒意渐渐褪去,意识正在悄无声息地回归。
四周的白光未有消减之势,即便是闭着眼,强光带来的灼烧感也令她双目倍感不适。
恍惚间,白凡凡好似听见数道低低的啜泣声,那声音忽远忽近、忽强忽弱,有男女亦有老少,哭声交替、错综繁杂,且有渐响渐尖锐之势,吵得她头疼欲裂,实在难以忍受。
好在这样的嘈杂声持续并未多久,便随着一声“收”而消失殆尽。

师姐总在阻止我成为反派白凡凡杜照卿全文阅读

哭声出现得突然,消失得亦迅速。待白光稍稍熄弱了些,白凡凡才得以微眯着睁开眼,下意识将目光投向身侧未曾说过半句话的女修身上。
迷蒙之中,她隐约看见一袭白衣下露出未染风尘的素色长靴,垂于身后的青丝如瀑,打理得一丝不苟,光是背影便已然无比曼妙,然她周身似雪、寻不出第二抹颜色,纵使寒风拂过,也未见她发丝及裙角有半分拂动,静得好似一尊华贵的神像。唯有发后一支样式简单的白玉发簪挽住了部分青丝,添了三分亮色。
恍惚间,她望见女修发簪映衬的雪白玉颈,光华如斯,不知怎的,她心中一跳,仿佛被一只手轻柔地揪住了心脏。
女修此刻正侧身与另一人交谈,辨不清相貌。
白凡凡正欲细看女修衣上的绣纹,白光忽然灭了个彻底,周围再次陷入死一般的黑寂。
“血妖已擒,师姐,咱们可以走了。”待那道平静至不带半分情绪的声音再次响起,白凡凡才分清了二人的身份。
原来身侧的白衣女修,是另一人的师姐。她方才的目光全叫这白衣女修吸引了去,竟忘了细看另一人的相貌。
“嗯。”白衣女修声若清泉,温和好似皎皎明月,令人原本紧绷的心绪也无声无息地柔柔化开。
白凡凡此刻已然平静下来,她正回忆着原书中身着白衣的女修有哪几位,便豁然察觉身上一松,勒得她透不过气的绳索已被一剑劈开。
“师姐?”君月不解,看向那肮脏虚弱女娃的视线带着些狐疑和审视。
将剑收回鞘中,杜照卿面色如常:“不过是个可怜人,顺手罢了。”
君月的满腔疑惑被抚平,师姐心中有仁慈、亦有鸿鹄,她素来愿意听师姐的,于是不愿细想,二人不再逗留,一声咒下,御剑而去。
停寂了许久的大雪,此时又开始纷纷扬扬起来。
直至衣袂翻飞声消散在耳侧,白凡凡早已被勒麻的手臂才终于缓和了不少,她吃力地撑着身躯倚靠在杂草垛上,光是挪动身体,便令她虚弱得眼冒金星。
“可怜人……”她低声呢喃了句,脑海中尽是那女修的绮丽身姿。
我是可怜人,你又是何人……
她隐下心中强烈的疑惑和熟悉感,低眉瞧去。腕上的伤口她不敢随意触碰,方才撑地的动作令它又裂开了些。
虚弱,这具身体实是虚弱,下一秒便要昏厥……
不仅如此,方才躺着她未曾察觉,此刻一动,便发现除了手腕上的主刀口,身上同样有数道大大小小的伤,密密麻麻的疼痛虽不致命,却足以让她难受一阵子。
似乎这样的疼痛持续太久,白凡凡已然习惯,再次溢出的鲜血也没能让她有过多的情绪波动。
她才不过几个时辰,便已然习惯了伤口带来的痛感,而真正的廖芥遭受了这么多年的供血之灾,又该是怎样的麻木和绝望……
胡家被灭满门,不是没有缘由的。
原身留给她的悲怒情绪令她胸口一堵,白凡凡深吸一口气,夹着雪粒子的寒风冻得她牙齿打颤。天寒地冻、人迹荒芜,加上夜间形势不明,体力受限,她并不打算离开这儿去送死,所处之地虽然恶臭难耐,好歹是处能挡雪的棚子,不如等天亮再从长计议。
如此一想,她瑟缩身子、抱膝团成一团,顾不得破碎的布囊是否沾染着腥臭的血渍,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
不知是困倦还是昏迷,她垂着脑袋很快陷入昏睡,入睡不过两个时辰的白凡凡,是被一阵木盆落地的哐当声吵醒的。
意识模糊的她茫然地自臂弯间抬起头,看向噪音来源,径直对上一双震惊的眸子,倚在马棚外的是个模样清秀的小少年,少年眸中震悚的神色,在看见她血迹斑驳的脸时,只剩下了恐惧。
“啊——”少年吓得一个踉跄向后倒去,好像看见了鬼魅,“救命啊!鬼啊!!”
见他手足并用地疯狂爬回客栈,脑袋沉重的白凡凡并未将他口中的鬼与自己联系一块儿,转而抬手轻轻将手背抵在了额前。
“果然发烧了……”她嘀嘀咕咕地裹紧了身上碎布,目光悄无声息落在腕上布条时略有滞顿,仿似何处不对劲,却又无从说起。
视线一转,落在身旁的巨物身上时赫然僵住。

师姐总在阻止我成为反派白凡凡杜照卿免费阅读

那是一匹死状何其可怖的马尸!马匹身上没有半分血迹,骨瘦如柴,依稀只剩一张皮囊包裹着骨架,双目外翻,唯有一根血管牵连着、堪堪阻止了眼球的掉落,粗略扫去,好似直勾勾地盯着她。马背一侧落了层薄薄的积雪,一黑一白,甚是触目惊心。
说实话,白凡凡并非被马尸的死相吓到,她无法接受的是,自己竟与一具马尸同睡了一夜而不自知。
想到这,身后一阵汗毛耸立。
她后悔没有买下系统商城中价格不菲的马赛克插件,眼前景象哪是阴影折磨四字可以概括……
一夜休整,腕上伤口的血已被止住,结了一层薄薄的痂,这具身体也奇异地愈合了部分细碎的伤口,她已然没有昨夜那般眼冒金星的眩晕感,只是当下饿得慌,依旧没什么力气。
怪了,凭她昨夜的状况,身体怎可能恢复得这般迅速……
白凡凡扶着一旁有些剌手的木桩,正摇摇晃晃地起身,尚未细想,便听得不远处客栈传来此起彼伏的吵闹。
“那鬼吸干了黑马的精魄,血……都是血!!”
话音刚落,狭小的客栈大门,挤出了三三两两的人,人群中,被几副健壮身躯遮挡住的正是方才的少年。少年躲在人后,视线飘忽,偶尔瞥了一眼马棚内的惨状,吓得浑身猛烈颤抖。
她粗略扫了一眼赶来的几人,有男有女,唯一的共同点便是腰间佩着武器,有长剑、亦有软鞭。莫说是修士,纵然面前几人是普通凡人,以她如今的情形也是对付不了的,她当即不再动弹,静静立着凝视来人。
似乎被她骇人的模样震慑住,来人面面相觑,纷纷止步不前,其中一男子按住腰间双刃,朗声呵斥:“大胆魔族,你可知此处是何地,秦山乃修仙地界,岂容你在此放肆!”
仔细看去,这男子剑眉星目,身正若松,颇有种修士朗朗清辉的模样。
只是他彼时的正义感对错了人,白凡凡微微蹙眉,提了几分音量,语气颤抖道:“马不是我杀的。”她睁着一双无辜迷茫的眸子望向几人,一边反驳,一边暗自思考秦山是何地。
她的声线无比稚嫩,却并不妨碍他人的判断,此言一出,几人脸上分明写满了不信。魔族擅长伪装,纵使是孩童,也难以保证内里是否住了个邪恶丑陋的魔物,对待魔族最是要小心谨慎。他们更是取下腰间武器,纷纷对准了她。
“你说马不是你杀的,那你倒是说说,凶手是何人?”
见状,白凡凡惊怕地退后一步,面色扭曲得狰狞可怖,她双手抱头原地蹲在草垛中,将脸深深地埋低,竟害怕地失声大哭起来:“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不要杀我,我怕死,求求你们不要杀我……”
一时间,众人怔在原地,辨不明此刻是真是假。
“她在演戏?”
“看起来不像,我的罗盘并未指明,说明附近并不存在魔族气息。”回话的,是个身姿丰腴、手持罗盘的青衣女修。
闻言,众人立时松了口气,看向白凡凡的目光少了几分敌意,然而未有魔族,黑马的死状又何至如此可怖?黑马的死因尚未查明,几人面上的困惑并不比原先少。
青衣女修收起了罗盘,尝试着靠近脏乱的马棚,抱膝蹲在马尸旁的女娃颤抖着身体、缩成小小的一团,显得尤为可怜,心头一处蓦地软了下来,连语气也温和了不少:“小友,我们不会杀你,方才错认,实在是抱歉。”
对付小孩儿,沈连玉自有一套,身后几人心知肚明,倒也没有出声阻止她。
听闻头顶上方传来温柔的歉意,白凡凡身躯一顿,狐疑而犹豫地缓缓抬头,脏兮兮的面庞混合着泪水,早已分不清原本的相貌,她小心翼翼的视线触及对方温和的目光,只一瞬,便刷的垂下了眼帘。
第一次演反派,这么多人看着,还是有点紧张的。
沈连玉以为她在害怕,继而再次放柔了语气:“饿吗?姐姐请你吃雪花酥好不好?”此人一看便是个凡人孩童,尚未辟谷的那种,模样瘦的……顶多八岁吧。
一听台阶来了,白凡凡连忙收拾收拾表情准备下。她犹豫谨慎地看向面前的青衣女修,内心好似无比挣扎,下一刻,便见沈连玉缓缓将一只干净的手伸向她,眼神中满是期许。
假意迟疑也演够了,还需最后一件事,让这几人对自己彻底放下疑虑。
白凡凡沉默了稍许,而后将正在发颤的干瘪的右手向前递去。那瘦得仅凭指结便能轻易掐断的手腕,正被沈连玉轻巧地握在手中,她捏了捏毫无肉感的小手,稍稍使了点力,便将小丫头提了起来。
长时间蹲着后忽而起身,白凡凡意料之中的眼前一黑,彼时她已彻底没了力气,昏死过去前,她略微调整了方向,令她落地时听不见耳畔任何声响,唯有再次撕裂的手腕上的伤口,昭示着她的目的达到了。

小编推荐理由

师姐总在阻止我成为反派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