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味甜吻(温以宁沈叙之)
心动味甜吻(温以宁沈叙之)

心动味甜吻(温以宁沈叙之)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08-11

小说介绍

主角是温以宁沈叙之的小说心动味甜吻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二十三岁那年,温以宁的父母让她接了个男人回家,美其名曰互相有个照应。男人英俊清冷,矜傲疏离,刹那间惹她心跳怦怦。然而住进她家后,却对她爱答不理,视作空气。

小说简介

二十三岁那年,温以宁的父母让她接了个男人回家,美其名曰互相有个照应。
男人英俊清冷,矜傲疏离,刹那间惹她心跳怦怦。
然而住进她家后,却对她爱答不理,视作空气。
温以宁一直以为他讨厌自己,于是自觉地将少女心思隐藏,不去打扰,两人就这样相安无事一整年。
后来某日,她半夜苏醒,迷糊间忽的感觉到了眼睫之上男人微凉的薄唇,顺着颊侧一路擦过她的唇角。
辗转厮磨,又克制到浑身颤抖。
直到这时,温以宁才明白,原来她以为的“相安无事”,真的仅仅是她以为。

心动味甜吻全文阅读

是唐书月。
见到温以宁, 唐书月霎时间把门开大,“好巧啊,你也来?”
“嗯。”温以宁的眼神再一次从黎向阳的身上扫过。
黎向阳规规矩矩站在原地,一脸做错了事的模样。
收回视线, 温以宁问唐书月:“你们怎么……?”
唐书月摆了摆手, 主动解释道,“这小鬼来我那里之后, 非嚷着要我带他去玩, 没想到一跑就跑的那么远。”
黎向阳不满地嘀咕:“这不是你说想出来散心吗?”
唐书月睨他一眼,他立马闭嘴。
温以宁观察着两人的互动,皮笑肉不笑:“你来我房间洗澡吧。”
她说完, 直接一把拉过黎向阳, 把他塞进了自己房间。
“咔哒”一声把门关好,温以宁背靠房门, 走向唐书月房间,“我来你这儿坐会儿。”
唐书月收回往里探究的视线,笑嘻嘻问:“沈叙之?”
温以宁大方承认。
“你们进度真挺快啊。”唐书月回到房间, 整个人瘫在大床上, 感叹道,“同床共枕了都。”
温以宁抿抿唇,“只剩一间房了,你还笑话我。”
唐书月看她一眼, “哎哟”一声, “瞧你这可怜的小眼神, 别看了,今晚不会把床分你一半的。”
她拿了个枕头抱在怀里,盘着腿坐起, “不然,沈叙之得连夜提刀来追杀我。”
“……”
“好啦,”感觉到温以宁的无语,唐书月笑眯眯地又道,“要是沈叙之真要对你做什么,你给我发个消息,我随时过来敲房门装作客房服务。”
“不过我觉得,你的性子吧。”她又仔仔细细摸着下巴打量了温以宁一会儿,“沈叙之要真想对你做什么,你估计也就从了。”
“唐书月。”
温以宁念了一遍唐书月的名字,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唐书月举手投降,乖乖闭嘴,“我的错,我的错。”
温以宁让唐书月丢她一个枕头,抱在怀里。
沉思半天,她也不知道该不该把黎向阳喜欢她的事告诉她。
最后还是作罢。
是她想太多了。
唐书月的事情,她自己会作出决定,也轮不到她去插手。
说到底,还是关心则乱。
唐书月顺手丢她一个酒店送的苹果,自己也拿着一个,边啃边含糊不清地提起:“既然一起来了,明天也一起去滑雪,怎么样?”
温以宁:“也行。”
见天色不早,温以宁和唐书月又聊了一会儿,准备回自己房间。
开门时,她再次正好碰见出门的黎向阳。
黎向阳整个人看起来蔫不拉几,灰溜溜地裹着浴袍从她眼前经过。
看见她时,还不忘抛给她一个怨念的表情。
温以宁对此毫无同情,回他一个“活该”的眼神。
进到房间,她往室内观察了一会儿,没见到沈叙之的人。
这个时候,她才注意到浴室里仍有淅淅沥沥的水声。
沈叙之也去洗澡了。
温以宁估摸着沈叙之才刚***,一时半会儿出不来。
她于是打开行李箱,趁此机会准备把睡衣换上。
她今天穿得厚,衣服脱起来有点儿不方便。
一边脱,温以宁一边漫无目的地想了许多有的没的。
比如要是今晚沈叙之真的控制不住……
想到这里,温以宁不由得紧张起来。
可能自己真的受了唐书月的影响吧,平时明明都不会想这些的。
但万一呢。
温以宁闭了闭眼,迅速套上睡衣后,轻轻拍了下自己的脸。
怎么可以想那么多。
也许是酒店里灯光实在暧昧,温以宁强制压下了自己这个念头,脑内又升起了别的念头。
以前唐书月还提到过,男人的第一次一般都没什么技巧可言,两个人都是第一次的话——
会不会很疼。
思及此,温以宁一怔,羞耻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打住!
她!为什么!还在想!这些问题!
啊!!!!!
把换下来的衣服搭在沙发上,温以宁动作慢得就和被故意拉了0.5倍速一样。
甚至还想把衣服叠一叠再放好。
转身,男人身着浴袍的身影入目。
温以宁受到惊吓,腿软得差点跌回沙发上。
她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浴室里的水声已经停住了。
“你……”温以宁强忍淡定,安慰自己也许事实没有她想象得那么差,“……什么时候出来的?”
“刚刚。”
温以宁松了一口气。
沈叙之又补充:“你穿上睡衣前。”
“……!!!”
温以宁原本放下的那颗心顿时跳得心弦一阵乱蹦。
意思就是。
沈叙之。
看到了。
什么都看到了。
羞得无地自容,温以宁走路都无意识地同手同脚。
走到床边,她一把掀开被子,闭上双眼:“我睡了。”
另外一边的被子被顺势掀开,沈叙之脱掉浴袍,旁若无人地也躺了进来。
布料翻飞间,温以宁眼睛睁开一点缝隙,刚好在那一瞬间看见了男人线条漂亮的腹肌和人鱼线。
“……”
温以宁把被子盖过头顶,试图装死。
灯被沈叙之关上。
暧昧的暗黄灯光熄灭,室内两人之间的氛围,却在黑暗里显得愈发暧昧。
沈叙之轻车熟路把温以宁揽进怀里。
背部与沈叙之相贴,温以宁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料,只觉男人的肌理轮廓更加清晰。
在这样的煎熬下,温以宁根本睡不着。
她僵硬着身子好久,直到感觉身后人的身体放松了些,才敢一点一点往外挪挪。
却不想,她以为已经睡着的男人,再次伸出手,拦住她的腰,又把她拉了回来。
“睡不着?”
温以宁紧张地喉咙无意识吞咽几下,不习惯地往旁边蹭了蹭,“嗯。”
男人手臂微微***,又把她的腰圈紧了一点。
想起女孩儿换衣服时,暴露无遗的漂亮背部线条,以及不盈一握的纤细腰肢,沈叙之轻呵一声。
敛起眼中的欲念,他埋首于温以宁的颈窝,带着气音笑道:“既然睡不着,想不想试试做点别的有趣的事情?”
温以宁脑海里“轰”的一声。
有什么东西慢慢地在塌陷。
“你说什么。”温以宁没底气地轻叱,心跳早就失了序,“我困了。”
她说完,把身后的被子压了压,尝试把自己裹起来。
“你再这样,我就把你踹下床去。”
温以宁小声的威胁也软得不行,压根儿没有一点威慑力。
沈叙之笑得玩味,却也及时收住了继续的念头。
他倒也没想过这么早给她。
小姑娘年纪还小,他怕她疼,也怕吓到她。
得再等等。
“好,我不这样了。”
他纵容地帮她把被子裹好,自己守着仅剩的一点被子边角,背过身去,“晚安。”
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沈叙之也没多在意。
躺了会儿,却突然感觉到腰上被人圈住。
……
温以宁翻了个身,学着刚才沈叙之的样子,贴着他,像是攒了很久的勇气:“……睡不着。”
听出了女孩儿口中的暗示意味,沈叙之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却也没立刻反应。
他转回来,不容拒绝地把女孩儿压进自己怀里,笑声融在黑暗里,“还是算了。”
语气里是毫不掩藏的愉悦。
“不然总觉得,”他手指顺着温以宁的脊背往下滑,戏谑道,“我就是个哄骗小姑娘的人渣。”
“……”
感觉到温以宁还要说什么,他低头珍重地亲亲她的发顶,“早点睡,明天还要去滑雪。”
说完,他手往床头柜摸了摸,摸到烟盒后抽出一根烟,起身给自己披了件外套,“我出去一下。”
阳台门被打开,有一丝风灌了进来,又很快止住。
房间里只剩下了温以宁一个人。
她把自己蜷缩起来,望着阳台上男人指间忽明忽暗的光点。
蓦地,把脸埋进了枕头里。
唇角的一丝微弱笑意,怎么也压不下去。
-
第二日,滑雪场。
唐书月摸着下巴,上下观察温以宁许久。
在看见温以宁的黑眼圈时,突然露出了一个谜之笑容。
她凑上去,“从了?感觉怎么样?”
温以宁知道唐书月想歪了,拿手机戳戳她的脸,“想到哪里去了,什么也没发生。”
只是因为,和沈叙之躺在一起,她根本没有心情睡觉。
所以才有的黑眼圈。
唐书月遗憾地“啊”了一声,“也是,像沈叙之这样的老处男,一看就是个性冷淡,确实也不太可能这么早就把你吃干抹净。”
唐书月说话露骨,好在现在是露天空旷的环境,周围也没什么人注意他们。
性冷淡……
温以宁想起昨晚沈叙之的模样,小幅度推了把唐书月,想要掩盖住自己的心事,“去滑雪了。”
这个男人,绝对不可能是个性冷淡。
……
沈叙之对滑雪没有多大兴趣,站在一旁看着温以宁小心试探。
温以宁这是第一次来滑雪,此前她仅限于听说过。
一开始滑两步就会摔倒,好在有沈叙之护着,倒也没真正摔下去。
在沈叙之偶尔的指导下,她慢慢摸着了一些门道,逐渐熟悉了起来。
尝到一点乐趣,温以宁放开手脚,不让沈叙之扶,自己一小段一小段滑了起来。
就在这时,一颗雪球突然朝温以宁迎头而来。
温以宁躲闪不及,脚下不稳,被迫跪坐在了地上。
好在由于及时矮下了身子,那雪球从她头顶擦过,只砸到了旁边的雪地里。
她听见旁边来自唐书月的声音——
“黎向阳你干什么?!滑雪场哪儿能这样乱扔雪球!”
“……”
原来还是黎向阳扔的。
而她面前出现了一只手。
“伤着了吗?”
沈叙之把她拉起来,问。
温以宁摇头,“没。”
就是她没想到第一次摔跤是因为这个,摔蒙了。
“那就好。”沈叙之在仔细确认了温以宁身上没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后,帮她拍拍身上的雪。
唐书月这时候也慢慢滑到她身边来,蹲下去手里薅起那一把雪,往地上恨恨扔了一次,“他怎么这样,是几天没打欠削了是吧?!”
黎向阳站在不远处,看起来好像也没反应过来。
沈叙之等唐书月在温以宁面前站稳了,才放开她的手,“等我一下,马上回来。”
温以宁不明所以。
接着,她便见他慢慢向着黎向阳的方向滑过去。
黎向阳见状,终于从呆滞中清醒,疯狂摆手:“哥,我真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我只是想试试手感,没想到打偏了!”
沈叙之没有说话,保持匀速滑向他。
周身的气场淡淡,却明明白白昭示着他的怒意。
黎向阳一见情形不好,连忙抬腿,想都没想就要跑走。
奈何他滑雪就是个半吊子,速度根本不敢加快。
而沈叙之一点也不着急,仍优哉游哉地跟在他身后,像是散步那样轻松。
两人距离就这么一点一点缩近。
黎向阳边跑,还边不忘求饶,连称呼都改了一个:“不是,姐夫,看在没出啥事儿的份上,你要不然就饶了我吧——!”
沈叙之挑挑眉,脸色好看了点,但速度仍然不变。
不远处看着两人一前一后追逐的温以宁,看着黎向阳东躲西藏的模样,于心不忍,想去阻止,却又被唐书月拦住,“他就是欠收拾,你别太护着他。”
温以宁无奈地笑笑,想开口说上两句,又见唐书月远远眺望了一下,感叹道,“不过小朋友的青春就是这样啊,肆意张扬的多好。”
“不像我,好不容易出来玩儿一趟,回去还是要面对相亲的一地鸡毛。”
“……”
温以宁睫毛颤了颤,看过去,“你怎么要去相亲了?”
才二十出头的年龄,在她心里还是不需要考虑这些的阶段。
唐书月从鼻腔里“嗯哼”一声,“家里人逼得紧,还是黎向阳这个小鬼来得巧,把我拉出来,才暂时逃过一劫的。”
她眼神放得更缥缈了些,微不可查地轻叹一声,“我还挺羡慕你的,这么早就能找到对象,而且就算找不着,也不会有人催你。”
“……”温以宁不知道该说什么,看了眼黎向阳,也跟着她轻叹了声。
那边的情况一如既往,一路被沈叙之追逐,黎向阳绕了个大圈,由于实在太过慌张,情急之下,居然直接扑进了雪里。
用一种诡异的***,无比狼狈地摔在了温以宁面前。
……
最先笑的是唐书月,她很快从刚才的状态里抽离出来,一边捂着肚子笑得痛快,一边还不忘给沈叙之比大拇指。
沈叙之不紧不慢回到温以宁身旁,仿若无事发生。
只剩黎向阳,哭丧着脸跟温以宁诉苦:“姐,沈叙之他怎么这样……”
温以宁还没回答,唐书月先出声,“人没把你脑袋塞雪里给宁宁报仇,就已经算好了,你还想要啥自行车?”
她蹲下去,捡起一小坨冰,往他脸上凑了下。
看见男生呲牙咧嘴的表情,满足地笑了笑后,把他拉起来,“下次长点记性,别老这不小心那不小心的。”
黎向阳看着唐书月用手帮他拂雪,眼神飘忽了几分,变得十分不自然。
“……嗯。”
温以宁不着痕迹地观察黎向阳这幅听话的模样,眼底担忧不减反增。
-
年后的假期说短不短,说长不长。
明岭之行结束,沈叙之便投入了忙碌状态。
温以宁对沈叙之的工作不了解,只隐隐约约感受到,他的空闲时间比之年前,少了很多。
某日夜晚,沈叙之给她了条消息,让她早睡,他会晚一点回来。
温以宁觉得不对,问他要做什么。
得到的回复是一个地址。
这个地址一经入目,温以宁睫毛颤了颤,忽觉不安。
【sweety:那附近挺乱的,你干什么去那边?】
那里是知名的酒吧一条街,治安混乱得常年被列为重点观察地区。
沈叙之为什么大晚上要去那里。
过了一会儿,收到回复。
【沈叙之:陈序订的,要和我叙叙旧。】
温以宁不情不愿回了个“噢”。
她不明白,为什么陈序不订这附近的餐厅咖啡厅,非得订大老远的酒吧。
似是察觉到了温以宁的不悦,那边显示了一会儿“对方正在输入”,又给她发了几行字。
【沈叙之:不开心了?】
【沈叙之:要不然今晚来接我?】
温以宁心事被戳穿,嘴硬回:【才没有不高兴。接你干什么。】
【沈叙之:来看看你的男朋友,有没有背着你勾搭别的小姑娘。】
【sweety:……】
温以宁这回有点儿生气了。
明知道沈叙之是开玩笑,但她还是忍不住想起了上次去酒吧,里面那些高挑漂亮的年轻女孩儿。
视线可都往沈叙之身上飘。
她没回话,倒是沈叙之很快又给她发了几条来。
【沈叙之:开玩笑的,你不要来,这里太乱。】
【沈叙之:我帮你先教训陈序一顿。】
【沈叙之:不会勾搭别的小姑娘,你是我唯一喜欢的小姑娘。欠的晚安吻明早补上,早些睡。】
“……”
温以宁抱着手机,缩在房间里的椅子上良久。
最终她深吸一口气,拿起桌上的钥匙,出了门。
-
另一边。
酒吧卡座,陈序手里晃着酒杯,满脸促狭,“好家伙,你居然和温以宁在一起了?”
沈叙之垂眸看着手机,不语。
“行了行了,我知道你是有主的人了,别装模作样。”
陈序看不惯他这幅不理不睬的样子,酸溜溜得小声嘀咕,“有女朋友了就是不一样,做啥都还要跟女朋友汇报行程。”
沈叙之淡淡抬头瞥了他一眼。
“……”
陈序沉默了一会儿,不怕死地继续说,“我就说,那姑娘那么漂亮,就算像你这样八百年吃素的唐僧,也不一定把持得住。”
“不过——”他话锋一转,凑过去问,“你就这么忘了你的小缪斯?”
沈叙之轻抿一口酒,用眼神示意陈序结束这个话题。
陈序却把他这个眼神理解成了其他的意思。
他不怕死,略为幸灾乐祸地问:“没追上吧?”
“我就说,像你这么端着,就算朝夕相处,也怎么可能追得到别人嘛。也就温以宁那姑娘没脾气,能看上你。”
“嗯?”
沈叙之似笑非笑,拖长声调,听不出具体情绪。
陈序举起酒杯,似在安慰,“罢了,今天不提这些伤心事,既然决定了和人小姑娘在一起,就好好对她,别想你那初恋白月光什么了,别做那种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人。”
“还有就是,那姑娘心事多,你要不然……还是再找个房子吧。”
陈序斟酌了一会儿,又怕沈叙之生气,解释道,“兄弟,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但你想吧,你有女朋友了还和别的女人***,你考虑过你女朋友的感受吗?”
他狠狠拍了两下沈叙之的肩膀,“听兄弟一席话吧,别把女朋友作没了,我就不信你能穷到连栋房子都买不起。”
……
陈序是真的为沈叙之和温以宁着急,叽里呱啦劝了一大堆,观察到沈叙之还是那副无动于衷的模样,气得差点掐住自己的人中,“沈叙之,你在没在听?”
“……”
沈叙之泰然自若地喝酒,眉眼间的情绪仍旧寡淡。
他穿的还是在学校时常穿的那身西装,在视线往旁边浮了一会儿后,单手扯了扯领带,让领子变得松松垮垮。
沾染了点***而又颓靡的意味。
“你给我插嘴的机会了吗?”他反问,视线又朝那边落了落。
陈序发现异样,也朝那边看过去。
映入眼中的便是一个娇小的身影。
她和这个酒吧气质并不相符,在浮躁的环境里,拨开人群走来时,竟自带一种静谧乖巧的感觉。
陈序一怔,“温以宁?”
感觉到身旁人缓缓站起,陈序警惕地问:“你让她来了?”
“没有,”
沈叙之刚才冷冽寡淡的神色,在接触到女孩儿身影时,像融化的冰雪一般,消失无踪。
他目光定格在她身上,有纵容,也有无奈,“她想来接我。”
陈序满脸不信,“接你,她接你回哪儿?你和别的女人***那地方?”
沈叙之错身,与陈序擦肩而过。
“描述有误,”他轻飘飘道,“应该说,是我们的家。”

心动味甜吻免费阅读

陈序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 想再确认一遍,“沈叙之,你刚才说什么了……?”
然而他只能看见,温以宁和沈叙之肩并肩的身影离他越来越远。
被突如其来的信息量震撼到的陈序, 一时间不太能消化得了。
他瘫回沙发上, 自己又仔细回想了半天。
灵光一闪,陈序总算明白了过来。
他笑着啐了一口:“神经病啊, 藏那么深。”
-
另一边, 沈叙之单手与温以宁十指相握,另一只手轻车熟路抽了根烟叼在嘴里,又去寻打火机。
温以宁皱眉, 不喜欢沈叙之抽烟, 伸手去把他嘴里的烟拿下来。
身高的差距导致她这个动作做得有些费劲,沈叙之弯下腰, 配合她。
“你怎么又要抽烟?”温以宁直接把烟丢进经过的垃圾桶里,不给他拿回去的机会,认真地说, “我不喜欢烟味。”
前次看他抽, 她都默许了,这次居然变本加厉,直接在她面前拿起来。
“好,”沈叙之没什么负担地欣然答应, “以后不了。”
旋即, 他脑袋微侧, 不着痕迹地拉近了与温以宁的距离。
“满意吗?”
温以宁:“?”
“我有没有背着你,勾搭别的小姑娘。”
沈叙之身子又压低一点,额间碎发投下一点零星的阴影, 五官在路灯下显得好看得过分,甚至被夜色沾染上了些许勾人的欲.色:“闻闻?”
温以宁受不了沈叙之这样若有若无的勾引,别开视线,想要隔绝他的暗示。
原本在酒吧里沾上的少许劣质香水味,早已被夜风吹散,鼻尖只剩自衣领处散发的清冽松香。
“你先别亲我……”温以宁余光时刻注意四周,“有人……”
虽然这里已经离刚才那条街有一段距离,天色晚,街道上也没什么人。
但温以宁脸皮薄,不太敢。
“嗯?”
沈叙之眉眼带了些莫名的笑,退开一点。
温以宁感觉到鼻尖的味道散远了些,她轻舒一口气,放松了警惕。
但这样的状态没能维系多久。
一秒的恍惚之间,沈叙之忽地扣住了她的后脑勺,再次低头,温柔中带点隐约的狠,把她往他的方向带。
温以宁一惊,嘴微张,下一刻,沈叙之的唇便不带一丝犹豫地贴了上来。
气息交织,在夜色中不断升腾。
沈叙之扣着她后脑勺时不知轻重,像是要将她整个人都揉进身体里。
温以宁在接吻的时候会下意识地忘记控制呼吸,导致呼吸频率紊乱,不多时便有种缺氧感。
持续了不知道多久,温以宁抬起软得撑不起身体重量的腿,轻轻踢了下沈叙之。
像是根本没使力。
沈叙之安抚地揉了揉她的头发,直到将她的气息尽数侵占后,才舍得松开她。
在退开前,还不忘在她唇上轻咬一下。
“抱歉,”他的笑和夜色融为一体,愈发显得魅惑,抬手捏捏她小巧的鼻尖,笑得餍足。
“一看见你,我就控制不住我自己。”
-
停车场离酒吧有很长一段距离,越走到后面越偏僻。
剩下的一段路上,温以宁别扭地不想理会沈叙之,沈叙之也不急,就这么一直牵着她不放,慢悠悠地在街道上踱步前行。
温以宁走了几步,突然觉得右脚被扯住,低头看,擦发现自己的鞋带不知什么时候开了。
她今天穿的这双小白鞋,鞋带很滑,平时走两步就会开。
今天能坚持到现在,也算是个奇迹。
像是捕捉到了什么重要的时机,温以宁使劲挣了下手,提示沈叙之,“我鞋带开了,你继续走,我待会儿赶上来。”
说完,像是怕沈叙之会帮她系鞋带似的,迅速蹲下去。
沈叙之不着急,“我在前面路灯那里等你。”
温以宁头也没抬,拽着两根鞋带:“好。”
沈叙之投在地上的影子逐渐拉长,远离。
温以宁逃避似的,仔仔细细把手里的鞋带调整成一个两边近乎完全对称的蝴蝶结后,又解开另外一只脚的鞋带,重复了一遍刚才的动作。
磨蹭到这个程度,她才抬头,一点一点站起来。
往不远处路灯底下定睛一瞧,温以宁蓦然愣住。
路灯之下,男人的身形依旧修长耀目,只是旁边多出了一个女人的身影。
女人穿着暴露,温以宁不太看得清她的脸,但从她的动作能看得出来,十足十的暧昧。
女人纤长的手指将要搭在沈叙之的肩膀上,两指之间不仅夹着一根烟,还夹着一张名片,意味不明。
沈叙之仍站在原地,岿然不动。
就在那只手即将搭在他身上时,他微微侧身,堪堪躲过了女人的动作。
温以宁脸色瞬间变得不那么好看。
她差点忘记了,这一片的混乱,不只有那条街。
她快步上前。
还未走到沈叙之身边,温以宁就听见了女人暧昧的暗示。
“帅哥,真不打算试试吗?”
“我很干净的,没病——”
温以宁面无表情地一边走,一边打开手机,准备报个警。
沈叙之在面对女人的时候,眼眸微垂,始终不置一词。
直到余光注意到温以宁上前,他才难得露了个笑。
女人发觉沈叙之表情的变化,不满地转眸,想看看到底是谁扰了她的生意。
刚好对上了走到路灯下的温以宁的眼睛。
她原本的笑容一滞,像是急慌慌地想要掩饰什么一般,迅速低下头,不说话了。
她的声音也有些不稳:“帅,帅哥,你有女朋友也不说一声,我,就不打扰你们……”
心虚得不像样。
温以宁眉间一跳,倏然觉得,这个女人好像有点不对劲。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判断,但直觉告诉她,这个女人做出这样反应的原因,没有那么简单。
既然都选择了做这一行,那也早该做好抛弃脸面的准备。
况且刚才看她那么大胆地勾引沈叙之,也根本不像是在发现对方有女朋友后,就慌张成这样的样子。
到底是为什么。
温以宁先是宣誓主权一样地紧紧牵住沈叙之的手,随后便开始悄悄打量起低头的女人。
女人一头乱七八糟刚洗过的卷发,身段窈窕。
五官也还尚可,瓜子脸狐狸眼,化了个妆,风尘味浓重。
嘴角有三颗明显的小痣,鼻子旁边也有一颗稍大的痣,很是显眼。
温以宁的视线落在那几颗痣上,突然脑中像是有什么念头一闪而过,记忆里的一些画面逐渐清晰起来。
耳边是高跟鞋踩在地面上发出的“哒哒”声,温以宁想要叫住女人,却发觉女人早已跑远了。
背影跌撞又狼狈。
“……”
温以宁站在原地,记忆的突然涌入让她有点头晕目眩,站不太稳。
沈叙之发现了身旁女孩儿的异样,稳稳将她扶住,“怎么了?”
温以宁摇摇头,没说话,窝在沈叙之的怀里,凌乱的思绪让她根本整理不过来。
沈叙之也不着急,任由她保持这个***。
半晌后,温以宁迷茫的眼神晃了晃,无措的语调里掺杂着哭腔——
“沈叙之,我好像,想起来她是谁了。”
-
那是于她而言,最糟糕的一段回忆。
从小到大因着温吞的性子,温以宁向来被父母保护的很好。
小学时代的前几年,她也因为优越的家境,漂亮精致的长相,和好得过分的脾气,一直被人所喜欢。
那个时候的温以宁,坚定不移地相信,这个世界,万物都是善良美好的。
但其实并不是这样。
一个人不可能得到所有人的喜爱。
就算是小孩子之间。
有多少人喜欢她,也就预示着,有多少人讨厌她。
徐恩就是其中那个,最讨厌她的人。
小女孩长大一点,就会有一些攀比的虚荣心思。
是以,当面对温以宁时,她处处都比不过,自然就生出了些不平衡感。
小孩子之间的恶作剧仅限于打闹层次,但偏偏,就是这样的打闹,无意间却被层层扩大。
也许原本徐恩只想让她受到训斥,或是有一个能让人看笑话的机会。
可她忽略了周边人的推动。
一个污蔑人偷东西的举动,在看热闹不知轻重的小孩儿们的起哄下,以最快速度传遍了整个年级。
正因此,当时明明什么都没有做过的温以宁百口莫辩。
可她性子软,除了解释,做不出别的事情来。
老师对此事半信半疑,但迫于班里的压力,最终给温以宁安排了一个打扫公区的惩罚任务。
以为这样,就能把这件事平息。
奈何人们天性喜欢凑热闹,男孩子们更是顽劣。
徐恩没有再做出什么事,但经由她的主导,另外有人蠢蠢欲动起来。
于是在温以宁打扫公区的时候,几人伙同着站在了她正上方的阳台之上,将一盆冷水直直浇下。
那便是温以宁往后所有噩梦的开端。
可惜她后来忘记了。
忘记了事情的全过程,只余噩梦伴身。
“……大概,就是这样。”
只有这一块记忆变得清晰,温以宁想仔细回忆更多,却只是比以前要清晰上一点,可以忽略不记。
已经回到了家中,温以宁一杯热水喝得见了底,才从魂不守舍的状态里回过神来一点。
沈叙之把她揽进怀里安抚,顺手帮她把手里的玻璃杯放回茶几上,“所以,刚才那个女人,就是徐恩?”
“嗯,”温以宁情绪还是有些低落,小声说,“我没有想到,她会成那样。”
如果她没有见到那个时候的徐恩,想起这件事后,她甚至也许会恨不得让那些人去死。
但在见证了徐恩这般模样后,她突然觉得,好像那些恩怨,都已经过去了。
她说不清自己现在是怎样的一种心态。
也许是因为,时间太过久远,而记忆缺失的这段时间,她并没有对他们的恨意有所增长。
相反,岁月冲淡了许多痕迹。
所以,她觉得,自己的情绪,甚至过于平静了一些。
人所犯下的恶事,将来总会在一些意想不到的时刻,回馈在自己的身上。
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温以宁原先并不太相信,现在才发现,自己好像,信了一点。
“就当这件事过去了吧。”她犹豫着,岔开话题,“我好困了。”
“嗯。”沈叙之任由她靠在他的身上,“困了就闭上眼,别强撑。”
温以宁应了一声,忽觉眼皮变得沉重。
她闭上眼,不到五分钟,就沉沉睡了过去。
沈叙之保持着刚才的***没有动,眸光深邃地望着睡颜恬静的温以宁。
良久,他敛起视线,唇角淡淡勾了勾。
这件事他很早就知道。
前段时间,在他的提醒下,黎渊夫妇二人着手开始对那件事的调查。
最终调查结果和温以宁今天的描述趋同。
他们找到了当年这件事的几位主犯,却始终没有找到徐恩。
她像是换了个身份,查无此人。
今天算是找到了。
思及此,沈叙之抱起怀中的女孩儿,往房间里去。
既然他的小姑娘不想再费心去追究。
那剩下的事,就由他来处理。
-
自这件事后,像是有一把钥匙打开了温以宁脑中尘封已久的角落。
温以宁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关于过去的记忆,在一点点慢慢的恢复。
甚至连续几个月,没有再犯过病。
在几个月后的最后一次心理咨询时,陈序建议她再去医院检查一下,也许她已经在慢慢痊愈。
这对温以宁来说,是一个意外的惊喜。
她当即将这件事告诉了沈叙之与家人,并预约了明天的检查。
看着满屏的“恭喜”,温以宁只觉得自己像是在梦里。
同时,心里莫名升起了微乎其微的一点怅然若失。
病症的痊愈,同时意味着她要与这么多年来在她幻想中出现的朋友们告别。
也到了《小星球》该完结的时候。
当晚温以宁便做了个梦。
那些她其实未曾在清醒之中见过的朋友,终于出现在她的梦里。
在浮光掠影之中,他们与她告别。
他们告诉她,她曾在这个星球中见证过无数次日升日落,见证过浩瀚无垠中的星宿轮回,也见证过一切她值得的美好。
他们还告诉她,终有一日,她会找回它,找回这颗属于她的星球。
她的乌托邦。
再度从这个冗长的梦境里醒来,温以宁凝望许久身外大亮的天光,忽地怅然若失。
想起自己今天自己必须要做的事,她起身,换了身衣服后,匆匆出门。
沈叙之近几个月都很忙,温以宁已经很少能在起床后看见他还在家中。
出门时,她给沈叙之打电话过去,汇报了一下行程。
沈叙之听后,突然轻松地低笑一下,“刚好,我那个时候有空,可以来接你。”
温以宁略带惊喜地“诶”了一声,“休假了?”
“不是,”电话那边的沈叙之耐心解释,“事情告一段落了,我可以暂时休息一下。”
“噢……”温以宁点点头,给他说了下医院的具体地址,和大概的时间。
沈叙之应允了后,她忽然想起什么,声音一下子变得闷闷的。
“……阿叙。”她握着手机的手指攥紧,声音染上三分艰涩。
“嗯?”
“他们都是存在的,是吗?”
沈叙之一开始没有明白她指的是什么,在怔愣几秒后,反应过来。
他笑:“嗯。”
“我会找到他们的,对不对?”
……
“嗯,”
沈叙之声音比之前要柔和许多,“会的。”
挂断电话,温以宁心里的那些郁气好像一下子被吹散。
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虽然知道,沈叙之说出这些话,只是为了哄她。
毕竟,作为研究天文的人,沈叙之怎么会不知道,这些都是不可能的事。
温以宁想,她可能只是希望,沈叙之能哄哄她。
-
今天医院的病人比以往要少一些,温以宁预约挂号得早,很快就轮到了她。
据检查报告,她的病情稳定,确实趋于痊愈。
温以宁拿着检查报告出门时,一缕阳光照在了她手上。
她这才发现,海城早已入春多时。
近来天气一日比一日更热,太阳也一天比一天强烈。
甚至有了一点夏天的迹象。
温以宁记得,医院里有一处花坛,那里的花开得很漂亮。
见时间还早,沈叙之大概还没往这边来,她于是迈着轻快的步伐向花坛走去。
和她想的一样,花坛里的花开得正好,迎着温暖的阳光,赏心悦目。
拍了几张照,温以宁刚准备发个朋友圈,忽听见身后传来一阵高跟鞋的声音。
她转身,刚好便看见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温以宁记不太清赵婉的名字,想了很久才想起来,当她挥挥手,正准备礼貌性打个招呼时,却见女人看着她,挑眉冷笑一声。
她走过来,满脸写满了嘲讽。
“和沈叙之在一起,很高兴吧?”
温以宁不明所以,淡淡移开视线,不太想和这个人有过多交流。
上次的事情虽然早已过去,但在她心里还是成了一道坎,她除了最基本的礼貌,别的一点都不想有。
她相信,赵婉面对她,说不出什么好话。
怕再这样下去会有更多的纠缠,温以宁收回手机,撑着花坛边缘起身,一言不发地准备离开。
眼前一只拿着检查报告的手伸过来。
赵婉看起来没有让她离开的意思,抖了抖手里的报告:“看看,这是什么?”
温以宁“哦”了一声。
抑郁症诊断报告。
她抬眸看向赵婉,“所以呢?”
关她什么事。
赵婉以为温以宁没懂她的意思,怔愣一秒后,冷笑一声,“你觉得呢?还不是拜你所赐?”
温以宁眨眨眼,像还在迷茫中:“?”
她对于之前那件事,根本不会感觉到一点愧疚。
受害者是她,没有问题的也是她,若非要说赵婉由于顶不住***压力而抑郁,于她而言也只是自作自受。
她问什么要有别的反应。
赵婉没想到温以宁的反应仍旧平淡,咬牙,勉强保持笑容:“不过我也觉得,没关系。”
“毕竟,”她笑得诡异,“被沈叙之蒙在鼓里的你,要可怜得多。”
温以宁皱眉,“什么?”
赵婉终于得到了自己满意的反应,得意地笑起来,尖指甲掐着纸张,“沈叙之果然还没有告诉过你。”
“你还不知道吧?他就是个变.态。”
“你以为他是因为和你***了一段时间,朝夕相处,才喜欢上你的?”
赵婉颇为不屑地呵笑一声,“这个猜想可太天真了。”
“他从你十五六岁的时候就盯上了你,这么久以来,他都只是在处心积虑给你下套!”
……
“哦。”
预想中对方的表情崩塌没有等到,赵婉说完了许久,只得到了温以宁一个淡淡的“哦”。
她愕然,补充道,“包括和你住在一起,他的房子明明早就已经能入住了,为什么还要和你住在一起,你没有想过吗?”
温以宁眉眼毫无波澜:“我知道。”
她还以为赵婉要跟她说什么,原来只是这些。
赵婉见温以宁根本没把她的话放在心里,神色更加错愕,忍不住两只手钳住了她的肩:“你不觉得,他很变.态吗?”
长指甲***到掐进肉里,温以宁感觉到疼,挣扎两下,眼中冷意更甚,“你到底想表达什么——”
她话音未落,赵婉像是受到了***,又往前一步。
温以宁还没来得及后退,肩膀就被松开。
平衡骤失,她不受控制地跌进了花坛。
温以宁慌乱中用右手撑了下地,手腕突然传来一阵钻心的疼。
向上看去,赵婉一脸狰狞又呆滞的神色还没来得及收回。
把溅在自己身上的泥土掸干净,温以宁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平静下来。
腕间刺痛感不断传来,温以宁选择暂时忽略。
她用左手撑着重新站起,压着胸口的火气,温温吞吞地笑了。
“阿姨,你是不是缺爱呀。”
“想要得到喜欢的人的认可,所以费劲心力去制造各种机会,想要得到大众的喜爱,所以不惜剽窃别人的故事。”
赵婉一下子被戳中痛点,尖声道:“怎么可能!我缺什么——”
温以宁做了个“嘘声”的手势。
“可惜,剽窃的故事,是我的,你喜欢的人,也喜欢我。”
“如果你真的觉得,沈叙之是个变态,”温以宁声线还是很轻很软,仿若虚无缥缈,“那也,不可能喜欢他了。”
“是本想这样暗示自己,却忘记了给别人***吧?”她仍在笑,“是不是,很嫉妒我?”
这是温以宁第一次,有了想挑衅的情绪。
以前总有人说她除了一张脸,不像爸爸也不像妈妈,性子软得出奇。
现在看来,不过是大部分事她都不怎么放在心上,没达到她生气的那个点罢了。
而沈叙之,是她放在心上,珍重万千的宝藏。
赵婉哑口无言老半天,尖尖的指甲生生掰断了一根。
她指着温以宁:“你——”
温以宁旁若无人地揉了揉自己的手腕,觉得可能有点肿起来了,于是不想再和赵婉周旋,脚步加快,打算离开花坛这边。
在经过赵婉身旁时,她心底突然冒出一点恶劣的想法。
她踮脚,语调轻松愉悦,“阿姨,你不觉得你现在很像一个随处撒泼的女疯子吗?”
说完,温以宁抬手,把她扎在头发上的一截橡皮筋扯下。
赵婉尖叫着去拢头发,却没能来得及。
满头凌乱发丝,更显得她面目扭曲。
温以宁没再看她,满意地把橡皮筋丢在一旁,迈步离开。
还没走两步,她迎面撞上了一群扛着摄像机的人。
宛如逆流而上。
温以宁隐约听见,那群人的窃窃私语——
“赵婉在那边吗?”
“在那边,在那边!”
……
-
在医院里简单又简单处理了一下自己扭伤的手,温以宁接到了沈叙之的电话。
挂断电话后,她一出医院的大门,便看见了沈叙之的车。
她用左手不太方便地打开车门,坐进了车里。
沈叙之一眼便看出了她动作的别扭,眉峰微蹙:“怎么了?”

小编点评

心动味甜吻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