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暴君的掌心鱼宠(李鱼穆天池)
残疾暴君的掌心鱼宠(李鱼穆天池)

残疾暴君的掌心鱼宠(李鱼穆天池)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08-11

小说介绍

小编带着残疾暴君的掌心鱼宠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李鱼穆天池,讲述了李鱼一朝穿书,竟然穿成了一条真鱼,且这鱼还是有主的,主人就是书里那个阴森恐怖的哑巴暴君,系统交给李鱼一个任务,只有获得暴君的心,才能变回人形。

李鱼穆天池小说简介

李鱼努力向暴君吐了个泡泡,却被暴君抓住,精心养在了几亩地那么大……的鱼缸里,鱼生受尽呵护。
穆天池每天都盯着游得正欢的小鲤鱼看,心想这鱼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化***形呢。
小鲤鱼不知道,暴君不是没有心,而是早就把心给了误打误撞救过自己的小鲤鱼。

残疾暴君的掌心鱼宠全文阅读

李鱼跟着景王一行人回到了景泰殿。
路上他示了无数次好,可是在乾清宫还会敲一敲鱼脑袋的景王却没什么反应,而且还把夜明珠收了起来,李鱼有些气闷。
好歹他也是让贵妃吃瘪的功臣,把珠子给他一下怎么了,他又不会真的霸占,只是拿来过任务,任务完成估计也就没这颗珠子什么事了。
不过也别太心急,景王或许只是凑巧拿走了珠子,他们之间太难交流了。
李鱼及时改变策略,开始围着海碗转圈圈,想用圆形来提醒景王,但是景王依旧当没瞧见。
“小东西,你究竟想做什么呀?”王喜笑着问。
王公公决定从今往后都要好好伺候这条鱼,这鱼虽只是一条很寻常的食材鲤,却给景王与他带来了好运气,这不才溅了景王一身水,竟让他们意外发现飘雪撞出来的淤青,还让贵妃吃了大亏,王喜以前挺鄙视小林子管飘雪叫猫主子的,眼下却巴不得唤一声鱼主子呢。
李鱼在王喜殷殷问询中僵直了身体,他没别的想做,只想拿到珠子,到底该如何让这些人知晓自己的意思呀。
……难道用游的,游出一个“珠”字来吗!
还是不了,若真写出了字 ,会把王喜吓到,万一把他当成鲤鱼精就糟糕了,建国以后不得成精,天地良心,他可是一条身家清白的穿书鱼,还是另想别的办法吧。
王喜抱着海碗去了原先安置小鲤鱼的屋子,李鱼眼看景王的身影越来越远,咦,暴君不和他住在一起吗?
李鱼仔细想了想,虽然景王在他那儿更过衣,可他还真没见到屋子里有床榻卧具之类,由此可见那间屋子,并不是景王的卧房。
听说古代妃子受不受宠,可通过住得离君王远不远来衡量,放宠物身上也是差不多的道理。
一个不能和主人住在一起的宠物,基本就和没养差不多了,李鱼仿佛看见主线任务全部失败,自己化成了鱼骨和鱼灰……
不能和景王分开!
李鱼本来蔫蔫的,立刻精神气十足,活着可比皎皎明珠还重要,他还没和景王“相处”呢。
王喜问他想要什么,李鱼大胆地探出脑袋,改往景王的方向,目光灼灼地盯——
王喜乐得合不拢嘴:“哦,原来小东西是舍不得殿下,想呆在殿下身边啊。”
几次被称为“小东西”,李鱼羞耻得很,还得配合着吐出一个泡泡。
“小东西,这不太好办,殿下不喜别人进他的屋子。”
王喜心情意外不错,竟给一条鱼讲了讲道理。
李鱼:???
暴君主人原来还有这种忌讳,李鱼倒是头一次听说。估计这是书里没写到的设定,毕竟原书里的景王只是一行行冰冷的文字,可实际的景王,是一个在他面前真实存在的人,一个人总是多方面的,总比文字要来得复杂。
李鱼须臾就接受了这一点,景王不喜别人进屋子,可他又不是别的人,是鱼宠呀。
李鱼继续向王喜撒娇摇尾巴,他还是想去。
王喜忍不住咧嘴,有时他觉得这小鲤鱼挺通人性的,还挺黏人,谁不喜欢黏人的宠物呢。
王喜想帮一帮小鲤鱼,养鱼毕竟没什么声音,养在何处都不碍事,就当多个摆设也没差。
可是没等他劝说景王,景王已沉着脸从他手里接过海碗,自行端着走了。
王喜:“……”
王公公忽然有种,殿下是不是在不开心,老奴又看不懂殿下了的错觉。
景王径自把小鲤鱼带到了不许外人进的卧房。
这一路上他刻意不去管鱼,原打算冷一冷它,可是这条鱼居然向着王喜摇首摆尾。
王喜哄鱼时,景王就站在不远处,目光浸染着寒凉。
这是一种很奇特的感觉,就像是幼时穆天昭抢了他的东西,他很不爽,唯有夺回来,心情才能好一些。
既是在御前承认了的鱼,那就是他的,住在何处理应由他来安排,无须别人置喙。
景王直接把小鲤鱼弄去了卧房,并且不许任何人打扰。
王喜处,根本想不到景王内心还有这许多弯弯绕绕,王公公为了让主子满意,忙不迭令内侍们回去原先的屋子搬运青花瓷鱼缸,又怕景王不会养鱼,紧急调了一些养过鱼、养过猫狗的内侍过去,以备不时之需。
收拾妥当,李鱼重新被挪进青花瓷鱼缸,鱼缸已换过一遍清水,水草被子和白石床都还给他留着,李鱼在鱼缸里转了一圈,还是这里好,游起来比碗尽兴。
李鱼:“……”
不知不觉发现自己已很习惯从鱼的角度思考问题,李鱼哭笑不得,这么适应,不知是好还是坏。
李鱼等了一会儿,确定四下无人注意,便钻进水草被子假装休息,进了系统。
上一次是喜气洋洋过来收奖励,这一次灰头土脸,主线和支线都没有任何进展,坑鱼系统对他例行问候,也没有一点额外提示。
李鱼看着“百万鱼宠”任务下“相处”这一步,倒计时已过去大半天,面君也没能帮他完成任务,看来得加把劲了。
“皎皎明珠”这个支线没能完成实在可惜,不若再努力争取一下,夜明珠已近在咫尺。
李鱼想,他反正已被挪到景王房里,作为宠物,就该脸皮厚一点,偷偷钻进主人衣裳里,不慎扒拉出一颗珠子什么的,也说得过去吧?
事不宜迟,决定厚脸皮的李鱼立即回去。
他呆在系统里,感知不到外界,出了系统抖了抖身体,赫然发现自己正躺在……躺在暴君手心里。
李鱼:!!!
景王手中掬着一捧清水,将鱼包在其中,免得小鲤鱼缺水。
他从没这么近观察过这鱼,小鲤鱼一安置好,便忍不住过来看一眼。
觉得这鱼透着古怪是真,有些意思也是真,待他小心把鱼取出,竟发现这鱼浑身僵硬直一动不动,景王眉心跳了跳,马上召了一名养过鱼的内侍来看,对方就着景王的手哆哆嗦嗦看了半晌,道鱼应是睡过去了。景王又找另一名,也是同样的说法。
折腾了一盏茶工夫,景王将人都遣走,不错眼珠地盯着,既是睡觉,总有醒过来的时候,他到要看看这鱼又有什么把戏。
小鲤鱼真正也未“睡”多久,因为景王离得近,忽然就见它尾巴抖了抖,整个鱼身往前一扑,差一点就在水里栽倒了。
景王:“……”
景王又一次觉得,这鱼刚睡醒的样子,迷迷糊糊有些像人。
然而接下来这鱼看见他,明显就呆滞了。
景王微怒,敲一敲小鲤鱼的脑袋,见到王喜摇头晃脑,见到他就一副呆样吗!
李鱼被敲了,甩甩头,想起他的任务,开始讨好地摇尾巴,他发现自从做了宠物鱼,摇尾乞怜简直成了除游泳之外的生存技能,就是主人不爱领情。
景王绷着脸,冷冷哼了一声,现如今才想起讨好他,晚了。
手掌心拢共那么大点位置,小鲤鱼扭动起来难免挨挨蹭蹭,鱼尾触到掌心,景王多少有些不适,可硬是没显露出来。
李鱼浑然不觉,一边卖萌,一边眼睛往景王衣裳里乱瞟,他记得景王是把夜明珠收入袖中的,若他也钻进景王的袖子……
他此刻就在景王手里,可以假装鱼很滑的!
李鱼故意慢吞吞游到手掌边缘,一个侧身就能翻出去,事实上他也做到了,只是鱼身刚露出去一截,就被景王另一只手接住,又送回去。
李鱼:“……”
我翻,我再翻!
他尝试从另一边翻出去,景王竟比他快,手一拢就将他包住。
李鱼:好气!!
景王似笑非笑地望着他,他就知道这货是故意的,藏珠子说不定也是为了逗鱼!
李鱼眼珠子一转,得意地想,那这样呢!
他放弃了其他方向,只沿着景王的手掌、小臂呲溜呲溜往下滑。
景王一怔,原以为鱼要逃走,万万没想到,这鱼竟要钻进他的衣袖,景王手掌里有水,顺着肌里滑动,竟就是一眨眼的事,小鱼一下子就滚到他袖子里去了。
如冰山般屹立不倒的景王,眉头瞬间拧得死紧,浑身都漾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与此同时,成功打入敌方内部还没来及高兴的李鱼,一脑袋就贴上了一大片肌..肤。
这、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感觉,景王他他他居然没穿里衣?
李鱼趴在不知是哪里的一块肌肉上,鱼脸滚烫,想他在原来的世界可是一个清清白白的男孩子,连恋爱都没开始谈,穿进书里,竟和另一个男人肌..肤相贴了!
真是太让鱼难为情了!
李鱼羞得以鳍捂脸,鳍太短捂不着,于是改用尾巴狂甩一通发泄心情,本来强行忍受着诡异触感的景王,一下子又感觉到有了不得的东西在不停地挠啊挠。
景王:“……”
正常人哪受得了这个,景王冷汗都要下来了,赶紧解开衣襟,要把这惹祸的鱼揪出来。
呆在袖子里的李鱼愈发气闷,袖子太窄又太黑,他动一动就往下滑,根本停不下来,一睁眼就会被衣料扎,李鱼好后悔自己冲动的搜主意,急切想出去,情急之下就乱扑腾,一扑腾景王就更难受了。
恍惚间,李鱼见到了一道微光,晕乎乎地想,景王衣服里怎会有光呢,会不会是——
皎皎明珠?
景王真是奸诈,一颗珠子都藏这么严实,到底让他找到了!成功就在一步之遥,加油啊!
李鱼拼死朝有亮光的方向扑过去,已到了这般田地,这世上没什么能阻止他,不管怎样,先碰到再说!
他离光越来越近,朦胧间似能看见一个圆滚滚……哦,珠子就是圆哒!
李鱼啊呜一口就衔了上去,鱼嘴叼住圆滚滚时,李鱼超感动,怕珠子丢了还咬得死死的。
鱼身感觉到景王重重一颤,紧接着头顶上天光大亮,碍事的衣裳全都没了。
景王chi着上身,脸色是难得一见的绯红,居高临下恼怒地瞪着他。
小鲤鱼正叼夜明珠呢,不能吐泡泡,心情不错地朝主人摇摇尾巴,忽然发现他整条鱼,就扒在景王胸膛上。
李鱼:???
怎么从衣袖跑到上面来了,李鱼衔着珠子上下左右一打量,入眼都是白花花的皮肤,尤其是珠子这里,还能感受到胸腔里生命的奇异跃动。
等等,李鱼觉察到了稍许不对,景王难道是把夜明珠挂在胸前了?贵妃的珠子,有必要吗!
而且他这会儿觉得珠子型号似乎不太对,质地也,有些软。
李鱼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哆哆嗦嗦松口,艰难地瞅了一眼被他叼过的“夜明珠”。
这不是珠子,这是……用来区分男人正面还是反面的豆子!
鱼生遭受了毁灭性打击,小鲤鱼从景王胸前失落地滚下来,被景王眼疾手快抓住,
就在此时,王喜推了门,他原是有事情请示,等了半晌不见景王出屋,不得已才进来看看情况,就见到景王衣冠不整,脸孔发红,手里拎着一条鱼。
王喜震惊了!
见多识广的王公公不知想到了什么,惊恐得声调都变了:“殿下,可不能啊,这鱼还太小了,受不住!”
李鱼:“…………”
这一天真是丢尽了鱼的脸,神啊,还是让鱼死了吧!

残疾暴君的掌心鱼宠免费阅读

李鱼知道,他犯了一个***的错误。
想都不必想,景王铁定气坏了。且他还往景王身上撒过水,趁景王不在把乾清宫闹得鸡犬不宁,如今还把景王本人给非礼了,李鱼自己都觉得,景王没当场把他掐死,就已是祖上冒青烟了。
他都忘了自己是如何从景王手里滚回到鱼缸里的,又是如何躺到了白石床上,鱼容易入睡,可他翻来覆去了半宿,毫无睡意,当窗外月光照进青花瓷鱼缸,将水底映得亮晶晶一片,李鱼感觉他的失魂落魄才好一点。
痛定思痛,皎皎明珠他脸皮再厚都做不下去了,往后应当还有真正变***的机会,还是放弃支线,先紧着主线吧。
李鱼好容易说服自己,准备接下去一心研究要如何与景王“相处”,可是这个大乌龙已令他有了阴影,一见到景王他浑身都不自在,总觉得鱼嘴似乎还保留着当时柔软的触感,鱼尾就像被火烤过,一会儿整条鱼都要烧起来。
当初怎么就被猪油蒙了心,连珠子和那什么都分不出来呢。
李鱼烦躁地把头塞进水草被子里,他这般不好受,估计景王也不会***,易地而处,被一条鱼咬了那里,估计会成为一辈子的笑柄。
偏他还作大死,住进了景王房里,低头不见抬头见,如今后悔药都没处买。
李鱼不觉就躲着景王,景王经过,他不是尾巴尖对着景王,就是躲进水草被子里装睡,一动不动,等王喜过来看他,他再卖萌讨吃食。
王喜每次都会给他投喂很多红色鱼食,看他的眼神不知为何充满了怜爱,还悄悄对他说:“小东西,受苦了,多吃些,养肥点。”
李鱼:???
鱼养肥也很危险的,小鲤鱼警惕起来,景王是不是打算把他做成鱼汤啊?
幸好王喜每回喂完鱼,还一定要用一柄玉如意,撵着他游几个来回,李鱼起初很不解。王喜大约总跟着特别安静的景王,憋出了一点话痨属性,主子面前说句话都得前思后想,但是对着小鲤鱼就没什么顾虑了,李鱼从王公公的絮叨中得知,鱼是不能多吃的,王公公撵他,是为了给他消食。
李鱼一怔,脑海里浮现出一只手,手指并在一起轻轻推着他四处游动,也是在他吃了很多鱼食的时候。
原来景王也是在帮他消食啊。
可因为不能说话,再加上性格使然,景王竟未对任何人透露。
李鱼心里感激,也愈发愧疚,景王对他不错他知道,可他却吃了人家的豆……豆腐,唉。
虽然是误会,是意外,可吃了就是吃了。
小鲤鱼一脸沧桑地想,这个豆腐一吃,他和景王终究回不到过去了。
难道,就这样逃避下去,再也做不了任务,变成鱼骨和鱼灰?
因为这种莫名其妙的理由结束生命,李鱼不甘心。
他想振作起来,想和景王愉快地做任务,而不是一听见景王的脚步声就躲起来。
他……更觉得自己应该试着道歉。
虽然是误会,归根结底还是他的错。
只要道歉了,哪怕一条鱼的道歉对于景王来说微不足道,可他就能彻底翻篇,以平常心对待景王了。
只是这个歉要如何道呢?
海草舞和转圈,平时他就经常做,不算特别。
他不能写字,也没法用人的语言表达。
身为一条鱼,更是个像样的礼都备不成,住的鱼缸,用的床和被子,也不属于他。
到底怎样才能体现他的诚意?
李鱼在鱼缸里苦恼地转了一圈,目光落在一颗鱼食上。
这是一颗王喜不久前投喂的鱼食,李鱼因不太饿,就没动。
给了他的鱼食,就是他的。
他可以把这个送给景王,以示诚意。
李鱼把鱼食叼起藏好,怕数量太少,又偷偷藏了几次,凑了个吉利数六出来。
景王白日很少在卧房,过来一般都是在夜晚,到了夜里上灯,李鱼估摸着差不多了,把鱼食一颗颗叼出来认真排好,满心欢喜地等着景王。
把主人那里咬了算什么呀,人家只是一条鱼,主人你会原谅鱼的对不对。
可是他并不知道,这一夜景王有要事回了宫外的王府,他一直等得都睡着了,也没能等来景王。
清晨,景王踩着朝露赶回景泰殿。
王喜领着一堆内侍为他更衣,景王抽空看了一眼青花瓷鱼缸。
自从被小鲤鱼咬过之后,景王就觉得这鱼有些蔫,且这个蔫据他观察,是有针对的,只是对于他,王喜过去就是摇首摆尾,他过去只有一丛水草。
景王有些生气,难道被咬的不是他,他都没如何,这鱼竟还无视他?
景王也不是省油的灯,想着要和这条鱼算总账,立立规矩,一条条已都写了下来,就准备交给王喜去办。
倒不至于断水断粮,他对自己的鱼没这么残忍,就是让这条鱼吃点苦头,免得这鱼活泛过了头,又给他惹祸。
其中有一条,是将乾清宫捡来的那颗珠子,装在一只水晶瓶里密封,再把水晶瓶安放在鱼缸里。
景王知道小鲤鱼十分想要这颗珠子,就偏不让它得逞,只让它看,磨一磨它的性子,叫它知道,这世道不如意十有八.九。
“殿下,您……您这番苦心,小东西能明白么?”
王喜很无力地劝说景王,其实王喜更想说,小东西只是一条鱼,这么深奥的道理,肯定不会懂。
可是景王坚持如此,对于要做的事肃然点头。
王喜:“……”
王喜拗不过主子,只好去做准备。
景王更完衣,来到鱼缸前,发现小鲤鱼竟没有躲起来,也没有藏在白石床上,而是睡在了一排得整齐的鱼食上。
景王:“……”
景王一时间差点以为有人苛待这条鱼,这鱼都开始屯粮了。
小鲤鱼不一会儿醒了,先左右看了看,发现鱼食还在,抬头看又发现了景王,高兴地转起圈圈。
不对不对,李鱼甩甩头,差一点就条件反射跳了海草舞!
李鱼在水里,努力低了低头,鱼鳍太短,没办法作揖,李鱼只得放弃拱鱼鳍,改为将鱼食,一颗一颗叼到景王面前,再一次低头。
景王:“……”
王喜惊道:“殿下,小东西……这是什么意思呀?”
景王从小鲤鱼排的一排鱼食,看到了小鲤鱼不停点着的脑袋,看了很久,也揣测了很久。
这是求饶,是讨好,还是别的什么?
不管是什么,鱼食仿佛……是要他吃。
人当然不能吃鱼食,景王为这条鱼奇怪的想法,勾了勾唇。
王喜见他似在深思,不敢贸然出声,之前吩咐去做准备的内侍过来禀告,王喜试着轻声唤道:“殿下、殿下……夜明珠已按您的意思装入水晶瓶中备下了。”
景王原本示意王喜,会由他亲自将珠子连同水晶瓶沉入鱼缸,作为对小鲤鱼的惩罚。
王喜这一次唤了半天,景王才回过神来。
王喜手里,正拿着装了夜明珠的水晶瓶,这只瓶子十分牢固,瓶口又用蜡封住,一条鱼是绝不可能打开的。
看着鱼缸里朝他一个劲吐泡泡的鱼,景王迟疑了一下,拉住了王喜。
王喜不明所以,景王已从他手中夺过水晶瓶,拎到鱼缸上方。
夜明珠的清辉即便隔着水晶瓶,也很明亮,瞬间洒满了鱼缸。
李鱼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吸引了,马上就看清楚,这是他梦寐以求的皎皎明珠。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是不是在做梦,都放弃了支线任务,景王竟又把夜明珠拿出来了。
李鱼可还记得上次莽撞的结果,不敢再乱动,乖乖地守在鱼缸里,尾巴有点期待地摇摇摇。
景王想做什么,该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
站在鱼缸前的青年,沉默着打开了水晶瓶,将里面的夜明珠,直接丢进了鱼缸里。
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
但只要真心念着他,就算是一条鱼,他也会照拂。
夜明珠缓缓坠下,皎皎明珠,在鱼眼里,就像灿烂的流星划过。
李鱼发出了一声欢呼,尾巴使劲高高跃起,接住了这颗明珠。

小说推荐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残疾暴君的掌心鱼宠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内容真是跌宕起伏,友友们关注起来吧!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