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毁情丝断姻缘(花卿言帝陌雪鸢)
自毁情丝断姻缘(花卿言帝陌雪鸢)

自毁情丝断姻缘(花卿言帝陌雪鸢)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08-04

小说介绍

主角是花卿言帝陌雪鸢小说《自毁情丝断姻缘》完整版特别推荐,花卿言帝陌雪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呲"***血肉的声音。花卿言不敢置信看着插在自己胸口的轩辕剑,又艰难抬眸看向那个撞门冲进来的男人。

花卿言帝陌雪鸢小说简介

她的丈夫,又一次因为别的女人,狠狠伤了自己……花卿言闭上眼,眼泪无法抑制地涌了出来。
休怪他无情——
他又什么时候对自己有情过?
他终究,是不信她的。
他宁愿相信任何人的只言片语,都不愿意相信陪了他整整九百年的自己。

自毁情丝断姻缘全文阅读

花卿言想等身子再好些,便着手调查那日诛仙台除了自己和帝陌,还有何人。
“拜见花卿言殿下。”身后忽然传来雪鸢的声音。
花卿言有些不悦地蹙起柳眉,那个女人太过神出鬼没,何时进了后花园,自己没有一丝察觉。
“出去。”她不想自己静心打坐时,被人打扰。
“太子哥哥让我搬来凌霄阁,还安排了侍女照顾我,以后殿下可要多多关照了。”雪鸢洋洋得意说道。
花卿言眼皮一颤,缓缓睁开眼。
这凌霄阁是天帝赐予她和帝陌的婚殿,如今他让另一个女人住进来,是何意?
她隐忍着心底的涩意,从玉石上起来,转身朝寝殿走去。
眼不见为净,这个女人的挑衅和刻意刁难,她不想搭理。
“站住!”雪鸢低吼着,袖中玉指一弹,一道红光嗖地朝花卿言弹去!
花卿言觉察到了背后的危险,连忙甩出流星鞭阻挡。
只是流星鞭迸射出的银光摧毁了射来的红光后,又失控地朝雪鸢缠去!
流星鞭像蟒蛇一样将雪鸢缠得严严实实,最后鞭头似利剑般直直穿透了她的琵琶骨!
“啊——!”雪鸢惨叫一声,口吐乌血。
花卿言震住,为什么自己的流星鞭每每遇到这个女人都会失控主动攻击她?
“花卿言,你找死!”帝陌一掌拍向花卿言,再用仙气护住雪鸢,拔出了流星鞭。
“太子哥哥,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在殿下面前提及姐姐,也不该搬来凌霄阁,殿下生气伤了我也是应该的……”雪鸢倒在帝陌怀中,肩膀下的血窟窿还在源源不断淌血。
帝陌看着雪鸢那张和雪鸢分外相似的脸,眼底的怒火肆意燃烧。
他转眸看向安静站在一旁的花卿言,眸光中皆是嗜血凶光。
“花卿言殿下,你一次又一次我的忍耐性,休怪我无情!”他愤声怒吼道,抱起雪鸢御风离开。
花卿言被拍向墙角跌落,她咬紧嘴唇,费力地从地上爬起来。
受了帝陌这一掌,她全身就像散了架一样难受。
可再难受,也不及心口的疼痛。
撕心裂肺,利剑刺心!
她的丈夫,又一次因为别的女人,狠狠伤了自己……花卿言闭上眼,眼泪无法抑制地涌了出来。
休怪他无情——
他又什么时候对自己有情过?
他终究,是不信她的。
他宁愿相信任何人的只言片语,都不愿意相信陪了他整整九百年的自己。
不爱就是不爱,穷尽千年追随他,都得不到他的半分怜惜。
……
另一边,雪鸢倚在帝陌怀中,服下仙药。
她肩膀下的血窟窿已经止血,但依旧血肉模糊。
“咳咳……太子哥哥,雪鸢快不行了……”她气若游丝,眼泪哗哗。
帝陌眸色沉了沉,轻声道:“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雪鸢眼中划过一丝得逞,但依旧用内力逼得自己吐血,再奄奄一息道:“太子哥哥不必安慰我,被殿下的流星鞭连伤两次,根本没人能救得了我……”
除了花卿言的心头血,无药可救。
雪鸢没有将这话说出来,但帝陌心底却十分清楚。
流星鞭是花卿言的仙器,只有她才能救治雪鸢。
隐了隐神色,帝陌命人照顾好雪鸢,随即御剑离开。
看着远去的帝陌,雪鸢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自毁情丝断姻缘免费阅读

"呲"***血肉的声音。
花卿言不敢置信看着插在自己胸口的轩辕剑,又艰难抬眸看向那个撞门冲进来的男人。
"雪棠,你没事吧?"帝陌搂住雪棠柔弱的身躯,神情中满是焦急。
流星鞭已经被他用仙术甩至一旁,雪棠雪白的纱裙满是血痕。
"太子哥哥,好痛……"雪棠哭得梨花带雨,话说一半便直接晕了过去。
"别怕,我在这里!"帝陌用仙术护住雪棠还在渗血的伤口,然后将她抱了起来。
整个过程,他完全没有转眸去看踉跄倒在一侧的花卿言。
一眼都没有。
"帝陌,我……"花卿言虚弱唤道,她已经撑不住了。
"花卿言殿下,你是嫌当初害雪鸢一家还不够惨吗?"帝陌走到门边,眼神嗜血地看着倒地的女人。
花卿言缓缓摇头,她的仙器流星鞭伤到了雪棠,又被帝陌亲眼所见,就算她再多十张嘴都无法解释清楚。
"你最好祈祷雪棠不会有事,不然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
说完这句话,帝陌便抱着雪棠转身决绝离开。
花卿言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一呼一吸间都是撕裂般的痛楚。
帝陌,这九百年来,你哪怕有一秒让我好过吗?
她闭上眼,任由胸口鲜血的流逝……
昏昏沉沉。
再次醒来,花卿言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床榻上,房间里萦绕着浓郁的药香味。
她抬手在拂过胸口,剑伤的疤痕已经荡然无存。
只有药仙的神药才能迅速治愈仙器带来的伤痕,但那神药极其难炼,百年才能炼制一颗。
又是谁为自己去求的药呢?
花卿言恍了神。
"嘎吱"房门被人推开,一身寒气的帝陌走了进来。
他眼眶中布满了红血丝,像是许久没有休息好。
"为什么要伤雪棠?"他站在床边,开口便是质问。
花卿言艰难坐起来,面色依旧苍白。
"不是的,我没有……"她努力想解释当时的情况,但帝陌却没有给她机会。
"够了!又是狡辩!你杀了雪鸢让我痛苦近千年,现在又要至雪棠于死地,你的心怎么这么狠!"帝陌眸中蒙着寒霜,尖锐的语气仿若冰渣。
花卿言眼底满是苦涩,她痛苦地蜷了蜷手指,近乎哀求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帝陌,求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伤她,就这一次,你信我好不好?"
看着这个满脸是泪的女人,帝陌心头蒙上了一层异样的感受,像是朝着胸膛里伸***了一只手,紧紧攥住了他的心脏。
帝陌身体一僵,猛地想起还在病床上躺着的雪棠,立即恢复了往常的厌恶神情。
"你去死,我就相信你。"他冷冷说完,便甩袖离开。
花卿言眼中薄弱的期盼变成绝望,直至最后,她的神情变得破碎空洞。
痛,是真痛啊!
就像仙根被人活生生剥离出来,再一点点扯断撕裂——
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帝陌,你真的恨不得我去死吗……
另一边,帝陌刚给雪棠疗完伤,便听到侍女小青在门外慌张叫喊。
"太子,不好了!太子妃一个人去诛仙台了!"
帝陌一震,她去处决死囚之地作甚?
心头莫名慌张,他挣扎片刻,命人照顾好昏迷中的雪棠,随即御剑飞去。
诛仙台。
阴气弥漫,寸草不生,四周皆荒芜。
一身素袍的花卿言站在深不见底的诛仙台边缘,清瘦的身子摇摇欲坠。
"花卿言,你跑这里做戏给谁看?"帝陌吼道。
听得那个男人的声音,花卿言缓缓转身,苍白的脸上透着迷茫。
"不是你……"约我来此地的吗?
花卿言话还没说完,腰间便感觉到一股重力将她狠狠往后推!
猝不及防,她整个人像折翼的鸟笔直坠落诛仙台!

小说推荐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小编给友友们准备的自毁情丝断姻缘花卿言帝陌雪鸢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真是份大礼呢!记得关注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