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逃不可假面夫君是反派(卿九九傅离)
妃逃不可假面夫君是反派(卿九九傅离)

妃逃不可假面夫君是反派(卿九九傅离)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08-04

小说介绍

主角是卿九九傅离小说叫《妃逃不可假面夫君是反派》是作家长虞所写,抖音热文妃逃不可假面夫君是反派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卿九九愣了一下,眨眨眼,手感软软蠕蠕中还有些硬硬的....
顺着自己感觉这不错的手感一点一点往身畔看过去,氤氲的热气下,逐渐显露出一个修长白皙的身体,而她的手就稳稳当当,不偏不倚地刚好抓住了对方的蹦跳的心口处。

小说简介

一夜之间,卿九九从一个孤家寡人,摇身一变成为了卿家的大小姐,还有四个才华各异的哥哥,只是这些哥哥哪里都好,就是为她找了一个相亲对象,竟然是一个哑巴王爷,别看人家是哑巴,但是偏偏长得比她的四位哥哥好要好看,只是在卿九九看来这位王爷妥妥的是一位反派,而作为小狐狸一样的卿九九落在这位王爷的手里究竟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呢?

妃逃不可假面夫君是反派免费阅读

荒北邺城。
入夜,四下安静,当皎洁的圆月逐渐被沉甸甸的黑云遮掩,不留一丝月华之际,一道黑影蹿上房顶,倏然趴下,***圆润小臀,透着扒开的一道瓦片,正做贼心虚地偷偷看着什么。
卿九九现在很犹豫,觉得她做的实在不是君子所为,可是,她又不是君子,有什么好作为不作为的,如此想着,到底又宽下心来。
还有正事要办耽误不得,理应速战速决,可是现在趁虚而入,也...也不好吧?
卿九九抠了抠脸蛋,食指互相戳了戳,摸着脸上的黑色面巾,立即弯下眉得意起来,蒙着脸谁还能看出她是谁来?
风势有些加大,她正打算趁虚而入时,身下的瓦片忽然松动,随及那一处便集体塌陷,卿九九来不及反应,便随着这些瓦片落下了屋内。
顺着徐徐而起的热气,卿九九扑通一声掉进了一张宽大的木桶里。
充斥着大量药味儿的水桶里,溅洒起很多水珠子,卿九九直接咽下一口怪味儿的水,难受地仰起脖子,挣扎地抬手要抓住什么站起来时,不小心就触碰到了一片柔软。
这是....
卿九九愣了一下,眨眨眼,手感软软蠕蠕中还有些硬硬的....
顺着自己感觉这不错的手感一点一点往身畔看过去,氤氲的热气下,逐渐显露出一个修长白皙的身体,而她的手就稳稳当当,不偏不倚地刚好抓住了对方的蹦跳的心口处。
难怪手感有点点似曾相识....
竟然是个男人。
嗯,就是个男人胸口而已....
卿九九猛地一滞。
余光不小心就那么稍微一抬,就看见了俯视而来,正清冷盯着她的一张男人的脸。
这张脸跟荒北的粗糙男人长的很不一样,不粗糙,眉眼无瑕,鼻挺唇薄,完美脸型,长的清冷傲贵,十分好看,像是加了水的泼墨下的秋日清晨的水画,清冷地过了那么一点点,显得有些寡淡无味,没有七情六欲般,禁欲的很。
卿九九盯着他足足看了好一会儿,见对方眉目蹙紧,拉扯出一丝不耐烦的时候,她才笑嘻嘻地说道:“哈哈,这位大叔,我好像掉错地方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对方喉结一滑,微微张开嘴,却是一个字都没吐出来,只是脸色憋得很难看,卿九九兀自猜想,莫非这位是觉得她对他的称呼有问题,于是改口道:“这位大哥,不好意思啊....”
对方清冷眸子一垂,落在还抓着她胸口的手上,卿九九的手微微一动,当即松了,十分有礼貌:“抱歉,抓错了地方。”
挣扎着要站起身来赶紧逃之夭夭,水里不知加了什么草药,滑溜溜的,她根本就站不起来,于是伸手过去又抓住了他:“不好意思啊大哥,搭把手,让我先站起身来。”
对方盯着她,清冷之中幽幽泛起一丝凌厉,觉得她有点得寸进尺。
卿九九权当没看见,没理会,就这样借着他的力站起身来时,忽然灵敏的鼻子一嗅,眸光大放光亮,盯着一动不动的人,露出灼热目光和激动来。
这副感觉要一口吃掉他的目光,让对方立即警惕。
卿九九从他胸口一路往上,凑得极近地嗅啊嗅啊,嗅到他脖子上时,卿九九挨得特别近,一张脸几乎都快贴到对方的脸上了,对方僵着脖子试图往后退开。
可是卿九九愈发靠的近,就在对方往后避开之际,卿九九把面纱往下一剐,那*般的小嘴直接擦过了他的唇角,软软蠕蠕,湿湿润润,给他平静的心湖上荡漾起丝丝涟漪。
这样近距离的触碰,让对方整个人都僵直了,随及想到自己被一个厚颜无耻的女子给轻薄了,脸色急剧变黑,眸底腾起汹涌的怒火,绵延千里,欲要爆发....
就要发作之际,卿九九竟是顺着他的身子爬到木桶边上的案桌上,伸手拿过放在案桌上的酒坛子,迫不及待地打开酒坛抱着酒坛子竟是.....咕噜咕噜地忘我喝起来....
完全忘记了自己整个人几乎都踩在对方肩上的尴尬举动。
而被她如此蹂躏的人脸色已经黑的发紫,眸光幽沉而下:千里香?这丫头是为了这酒而来?
傅离完全想不到自己在此好好地被人医治,被点了***不能动的过程之中,竟然落下一个这么奇怪的女人,还以为跟往常一样,是为色所迷于他,欲趁这机会对他上下其手,却怎么也没想到如此高调而来,就是为了....一坛千里香?
傅离平生第一次觉得遭受了羞辱,自己竟然还比不过一坛美酒?

妃逃不可假面夫君是反派全文阅读

因为药效,被封住的***位已经被打开,傅离搭在木桶边上的手微微动了下,感觉浑身被堵住的血液又重新流畅起来,昔日的力量逐渐恢复着,盈满全身。
咕噜咕噜。
闻着卿九九喝酒的声音,长长的眼睑微垂:
这女人的喝法还真够粗鲁的。
傅离斜眼看着把整整一坛酒喝得快要见底的卿九九,审视着她露出的一张脸,巴掌大的鹅蛋脸,五官还不错,拼凑起来还算是俏丽清新,肌肤也够吹弹可破般的滑嫩,并且还泛着一股莫名吸引人的古瓷般的光泽,跟这大荒北的大多数粗糙暗黑的肌肤的女人有些不一样,难道是外地来的?
又这么巧在此时落下来....
想到这个,原本平静的眸光忽然敛紧起来,甚至带着某种深藏住的杀意来。
可是沉迷于酒中的卿九九哪里能知道对方的眼神,她大口大口喝着,完全沉醉于这千里香的醇厚***,绵甜甘味的口感之中。
是好酒啊,不愧是这荒北邺城的第一好酒!
傅离盯着卿九九看了一瞬,抬起手伸出两个手指头便夹住了她的后襟口子,看起来干瘦的手臂竟然轻易地就将卿九九给拎起来了。
卿九九下意识地将千里香抱在怀里,像是这东西成了她的宝贝似的。
傅离打算将她给扔出去。
然而就在他有这个想法的时候,屋顶上的青瓦再次松动响起来。
下一刻,只破了一个天窗的屋子,刷刷刷地四处瓦片皆松动落下,破出无数个天窗的同时,落下五六个矫健的黑影!
傅离扫了一眼落在手里拎着的卿九九身上,眉头一挑:同谋?
面对五六个身姿矫健的高手执剑杀来,傅离第一反应便是扯过身边干净的白色衣袍裹在身上,然后飞身而起,将案桌往前推翻抵挡而去。
泠泠剑光晃眼而来,卿九九吧唧一口美酒,看过去,见是一把锋利的长剑穿过案桌,朝她直直落下来,顿时拔腿就要跑,谁知后襟口子被人死死给提着,让她动不了,她仰起头看着傅离:“喂,你提着我干嘛?快松手,刀剑无眼,你没看见那刀子就往我脖子上砍过来了吗,喂喂喂,你赶紧松手啊!”
对方就像是没听见一样,立在原地。
卿九九挣扎着大喊:“喂,你想死,也不要连带着无辜啊,快松手啊,世界如此美好,咱两一起跑路啊....”
就在长剑刺来的那一刻,对方没有跑,反而还把她当做肉盾一样往前抵挡.....
卿九九傻眼了。
还以为人家是想自尽,不曾想,人家不跑,是因为早就想着把她当做肉靶子来挡刀,这男人也是个奇葩啊....
卿九九手忙脚乱地把怀里的酒坛子给飞出去,锋利的长剑刺穿酒坛子,险危危地刺破了她脖子上的一层皮。
卿九九几乎都哭出来:“啊,要死了....”
剑尖要再次压***时,挟带的剑风将卿九九的垂在耳边的墨发扬起,露出了那道不易察觉到的极为细小的黑色月牙胎记。
拎着她的人蓦然将她往后一拉,抬起修长的大长腿一脚将对方踢飞出去,回过头来看向她,眸光里神色有些复杂。
卿九九看着半空中的酒坛子碎开,极为的不舍,奋力往前伸过脖子,张开嘴不漏过一滴酒水,全都接住喝下去了。
换来傅离微微垂眼,眼皮一翻的....嫌弃。
一滴不留,卿九九十分满意。
此时又有杀手逼近杀来,这一次卿九九没被傅离当做肉盾了,将她扔开的同时,修长白皙的手滑过她头顶,便取下头上的发簪当做利器,眼未抬起飞出去,又准又狠地刺穿了对方的心脏。
卿九九愣了一下,赶紧拍拍手:“厉害啊。”
她可不想被牵扯进别人的追杀之中,转过身循着千里香的酒香便跑去了其他屋子,刚出去,外面守着的人也冲进屋子里,率先而来的是一身青衣的板着脸的方青,毫不犹豫便飞身而去与几名黑衣人厮杀起来。
后跑进来的人与方青的严肃不一样,自五官之中都渗透着开朗,瞧了一眼杀手,凑到傅离身边:“爷,这杀手些,如今都喜欢前赴后继,一波一波提着头颅来送死么?”
傅离理了理微微发皱的衣袍,无视掉元戈的话,转过身看向卿九九离开的方向,蹙了蹙眉。
元戈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爷,你看什么呢?要不要换个屋子咱继续泡着?”
见他沉默不语,元戈像极了贴心的小棉袄,乐哉乐哉地从身上取出叠成巴掌大钉在一起的厚厚一叠宣纸和笔来递给傅离:“爷请。”
傅离接过手来在宣纸上毫不犹豫地写下几个字:不留活口。
元戈往后朝方青吹了个口哨:“古板青,爷让你全都杀死,你可别手下留情啊。”
方青皱眉:“不留一人拷问?”
傅离摇摇头。
方青随及一刀斩下最后一个被他踢着跪在地上的人的头颅,因为下刀速度很快,这一刀下去竟然丝毫未沾一滴血珠子,并快速入鞘,一切都是眨眼之间的功夫。
元戈嬉皮笑脸道:“哟,不错嘛,跟你这古板性子不一样,倒是干净利索。”
就在这时,一个小婢女匆匆跑进来,神色慌张地朝傅离恭敬低头:“不...不...不好了,有人闯入我们安置千里香的屋子里,喝光了里面的所有要备用的酒.....”

卿九九傅离

小说妃逃不可假面夫君是反派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