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之瑶岳谨明小说(陈之瑶岳谨明)
陈之瑶岳谨明小说(陈之瑶岳谨明)

陈之瑶岳谨明小说(陈之瑶岳谨明)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08-04

小说介绍

陈之瑶岳谨明小说全本已完结,是作家沈酒酒所写言情小说;这里提供陈之瑶岳谨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陈之瑶离开陈家的时候,只带走了一个小箱子。去岳家的路渐渐变得僻静。
车开进一条森林公路,盘山公路蜿蜒而上,一路上都不见人与车,道路两旁全是葱郁的树木。在这森林柏路上行进了约一个小时,远处隐约能看见白色的房顶。

小说简介

“这就是三爷的房间里,你在这屋里等着三爷来。”
听那女孩叫岳谨明为三爷,陈之瑶反应过来这年轻漂亮的女孩是这家里的佣人。
居然有这么年轻漂亮的佣人。
“好,谢谢。”陈之瑶走进屋。
那女孩关上门后,陈之瑶就听见女孩在门外与其他佣人嘲笑起她,说起她的坏话。

陈之瑶岳谨明小说免费阅读

第1章 黄雀在后
“妈,我拿到药了,你联系好人了吗?”
二楼拐角洗漱间,浴帘后两个人影鬼鬼祟祟。
说话的人是方心,她今天白天去美容室新烫好的栗色卷发在浴室的暖光下闪着光,白皙的面容上,出现了一抹得意的神采。
方心把药拿了出来,白色小药瓶里装着红色的药丸。
拿过方心手里的小药瓶,蔡智摇了摇药瓶,嘴角浮现出坏笑。
“找好人了,今晚那傻子吃下放有药的牛奶后,会昏睡的像头死猪,到时我叫来的男人摸进她屋里,自会神不知鬼不觉偷了她清白,等到明天岳老三验她,发现她的身子不是清白的了,岳老三不‘退货’才怪,一旦退婚,你爸就不会再顾念最后的父女情,一定会把那傻子撵出去,到那时候,这家里的一切,就是我们母女俩的了。”
两人正筹划着肮脏的计划,殊不知,她们的话全落进了蹲在浴帘外陈之瑶的耳朵里。
陈之瑶就是蔡智嘴里的傻子,也是建筑行业里龙牌公司‘辉煌实业’陈放陈董事长的女儿。
在上流富豪圈子里,人人都知,陈放是白手起家,遇到了白富美妻子才得以发家,后来妻子不幸病亡,留下独女陈之瑶。
不出半年,陈放就娶了第二任妻子蔡智。
蔡智出身不好,初中都没有读完,但胜在人长得漂亮,十八岁那年跑去澳门参加选美比赛,夺得了亚军,二十岁闪嫁了一位比她长三十岁的澳门富豪,生下儿子后就离婚了,之后无缝嫁进了身家三十亿方姓富豪的家门,蔡智与方姓富豪生下一个女儿,取名方心。
几年后,方姓富豪突发心脏病去世,蔡智带着巨额遗产与方心嫁给了陈放,彼时陈之瑶八岁,方心十岁。
也就是陈之瑶八岁这一年,陈之瑶从三楼的楼梯一路滚下,跌落到了一楼,脑部造成了损伤,成了一个吃饭要人喂,拉屎要人擦***的痴傻儿。
如今二十岁的陈之瑶觉得自己就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醒了,睁开眼了,就听到了仅隔一面浴帘之外的蔡智和方心这对母女在商量如何害自己的话。
陈之瑶的脑袋里,不断涌出八岁那年脑袋被撞坏后的画面,***虐待自己,蔡智苛待自己,方心打骂自己……
最重要的是,陈之瑶记起了并非是自己不小心摔下楼梯,而是蔡智故意把她从楼梯上推下,想让她死。
谁知道痴傻属性护她平安长大,从八岁到二十岁,这十二年,蔡智的女儿方心读书,参加舞会,跟随陈放交际认识权贵人物,外界都以为方心是陈放的女儿。
而她陈之瑶,不过是一个无人问津的痴傻儿,大字不识几个,没有得到最好的教育,年复一年关在这座如牢笼的别墅里,一到能嫁人的年龄,就被当作一个货品‘送给’了有着频繁生意往来的岳家,嫁的是双腿残废长年坐轮椅的岳家老三岳谨明。
岳家勉为其难收下陈之瑶,提出的条件就是陈之瑶先怀孕,验出肚子里的孩子是个儿子后,再办结婚证,并且不会办婚礼,不对外宣布岳陈两家联姻。
明天就是陈之瑶送去岳家的日子。
今天,陈之瑶就彻底清醒过来,恢复了神智。
想让自己失了清白被岳老三退婚,让陈放丢脸将自己赶出家门?
陈之瑶握紧拳头,神不知鬼不觉从浴室里退了出去。
=
别墅三楼最边上的小房间,蔡智端着牛奶,推门走了***。
屋內一片漆黑,蔡智按亮了墙上灯的开关,朴素到只有一台黑白电视机的房间里,未见陈之瑶的身影。
“瓜瓜,你在哪儿呢?”
陈放不在家里的时候,蔡智都唤陈之瑶为瓜瓜,瓜瓜是方言‘瓜娃子’的简称,瓜娃子意为痴傻,专用来骂人。
蔡智寻找起陈之瑶,猛地拉开衣柜。
一眼可以看到底的衣柜没人。
“瓜瓜,快出来啊,牛奶可香了。”蔡智跪在床边,声音就像是个哄小朋友的温柔阿姨。
拖到地盖住床底的床单被蔡智掀开,蹲在床底的陈之瑶就像只躲在暗处的猫,瞳孔反射出微光。
昔日蔡智那张漂亮贤淑的脸蛋,如今落在陈之瑶的眼里是狰狞可怕的。
“瓜瓜,我就知道你在这里,快来,喝牛奶了,你最爱喝的牛奶。”蔡智伸手要去把陈之瑶从床底抓出来。
陈之瑶往后爬了几步,往另一处方向从床底钻了出来。
”哎,你这孩子。”
为了骗她喝下这杯牛奶,蔡智尽量维持着慈母形象。
陈之瑶捂着肚子,跺起了小脚,脸上装作焦急地说道:“蔡阿姨,瑶瑶想拉粑粑,瑶瑶不想喝牛奶。”
蔡智哄道:“一杯牛奶,几口就喝下了,喝了再去拉粑粑。”
“不,瑶瑶肚肚疼,不喝不喝。”陈之瑶已不是从前那傻子了,知道那牛奶里下了药,不可喝下。
蔡智的耐心用完,要用强的了,高声喊起了家里的***关姨。
正在一楼做卫生关姨应道:“来了,太太。”
假如关姨上楼了,那么对方就是两个人了,她们一定会按着自己,强灌下那杯牛奶,陈之瑶觉得不妙,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她拔腿就往外跑,惹得蔡智放下牛奶就去追她,边追边说:“小兔崽子,你跑什么,回来!”
陈之瑶没有往楼下跑,毕竟关姨在一楼,往下跑就会被关姨给截住。
三楼有个拐角,陈之瑶往那拐角一藏,蔡智与她擦身而过。
因为没有看见往楼下跑的陈之瑶,蔡智双手叉腰,站在三楼叫起了关姨,问陈之瑶那小崽子跑去哪儿了?
刚叫了两声,躲在拐角处的陈之瑶迈出两步,伸手就把蔡智推下了楼,蔡智发出一声惨叫。
刚跑到二楼的关姨就看见蔡智从三楼跌了下来。
一路跌,一路叫。
如果不是关姨拦住,扶起了流鼻血的蔡智,蔡智非得跌到一楼,摔得更严重。
站在三楼的陈之瑶微微抬起头,冷冷地俯瞰着流着鼻血大声叫嚷的蔡智。
这与自己八岁那年被她推下,可差得远了。
看见蔡智指挥关姨,鸡飞狗跳地打救护车电话,要去医院,陈之瑶出了一口大大的恶气。
打吧,快打救护车电话。
再晚些送医院,鼻血都结成块了。

陈之瑶岳谨明小说完结版

第2章 恶果恶食
这惊天动地的吵闹声让住在二楼的方心以为家里进了贼,开门走出来,就见蔡智高抬着头,被关姨扶着向外走去,走向停在外面,闪着红***的救护车上。
“妈!你怎么了?你去哪儿啊?”方心沿着楼梯,穿着拖鞋蹬蹬从二楼走下。
蔡智声音发虚:“心儿,妈没事,妈就是摔了一跤,去趟医院,很快就回来,你在家好好看着那傻子,一会儿……
蔡智给方心使了使眼色,示意过会儿有男人上门,记得给人家开个门。
方心领会,说道:“好勒,妈,你放心,等你回家后,你就看着那傻子光着***被爸打的样子吧。”
蔡智忘了和方心说,自己还没看着陈之瑶把牛奶喝下。
方心也没问蔡智,以为那加了药的牛奶已经被陈之瑶喝下。
一个没说,一个没问,站在三楼的陈之瑶把她们母女倆的小动作看得清清楚楚。
待蔡智一走,方心回身看向三楼,见那傻子蹲在三楼,双手抓着栏杆,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叫道:“姐姐,瑶瑶的头好晕啊,好困,瑶瑶想睡觉。”
此时陈家别墅就只有陈之瑶和方心两人,方心听陈之瑶说困,估计是起药效了。
方心双手抱胸,没个好声音的,仰头冲蹲在三楼的陈之瑶说道:“困就去床上躺着,和我说有什么用?”
“瑶瑶腿软,走不动,姐姐能扶瑶瑶回房间吗?”陈之瑶眨巴眨巴眼睛,故作虚弱无力昏昏欲睡的模样,瘫成一片。
方心不想碰那傻子,想等那傻子彻底晕倒过去,然后叫蔡智喊来的男人抱那傻子进房间。
“姐姐——”
“姐姐——”
陈之瑶一声声地呼唤着方心,方心被她叫烦了,双手捂住了耳朵:“这大晚上的,你鬼叫什么? 别叫了!”
“姐姐——”陈之瑶叫不停。
“……我真是服了你这个傻子。”方心想要一个清净,只好向着三楼走去,去扶坐在地上的陈之瑶。
方心托过陈之瑶的腋下,将陈之瑶拖了起来。
陈之瑶将全身的力量都压在了方心身上,自己一点力都不使,虽是骨瘦如柴,但也压得方心直喘气。
“邪了门,为什么你看着那么瘦,还那么重?”方心扶着陈之瑶,步伐沉重。
好比是扛了四十斤的水泥在肩上,本几十秒就能走完的路,被方心走出了三分钟。
一进房间,方心就把陈之瑶扔在了床上,手扇着风:“累死老娘了。”
那杯被蔡智端进来的牛奶,还放在那里的。
陈之瑶余光瞄见那牛奶。
牛奶,不能不喝,但不能由自己喝,而是——
“姐姐渴了吧,辛苦姐姐了,瑶瑶给姐姐倒水喝。”陈之瑶从床上爬下来。
牛奶旁放了一壶白开水。
依照陈之瑶对方心喜欢争抢的性格的了解,如果直接给了她牛奶,她不一定会喝,但如果先给了她白开水,她说不定会……
陈之瑶倒了一杯白开水给方心,自己捧起了那杯牛奶,装作要喝下。
“哎,等等。”方心抢过陈之瑶手里的牛奶,敲了下她的头,说道,“你还喝得好,喝牛奶?来,拿着,你喝白开水,我喝牛奶。”
说罢,方心捧过那杯牛奶,一饮而尽。
端着白开水的陈之瑶笑了,笑方心的愚蠢,笑方心总认为别人手里的才是最好,非要抢过来不可。
给自己下药?呵,没门。
由谁种的恶,那就由谁吃。
药效很快就起作用了,晕过去的方心被陈之瑶搀扶到了床上,刚扶好,楼下门铃声响起。
陈之瑶前去开门,一个戴鸭舌帽,个头极矮满脸长了麻子的男人站在门外。
男人并不认识陈之瑶,也没见过方心,蔡智只告诉了他需要做什么。
看见陈之瑶,男人语气恭敬:“是陈太太叫我来的。”
“三楼。”陈之瑶内心的魔鬼在偷笑,她指着自己的房间,“人在里面。”
男人搓着手道:“好的,我保准搞得她走路都疼。”
陈之瑶不理其意,侧身让他***。
早点***,早点完事,省得蔡智回来碰上。
陈之瑶坐在一楼客厅,看起了电视,给自己削起了苹果吃,约半个小时后,男人一脸满足地出来,同时还递给陈之瑶一部手机,说道:“这是陈太太交代我,要把她的照片拍下来,然后交给小姐你。”
还拍了照片?
陈之瑶拿过手机,翻看起照片,里面全是方心的裸|照,满身的咬痕与牙齿印,被摆成各种耻辱的***。
陈之瑶拿手机的手微微颤抖。
这要是今天没有清醒过来,这照片中的人,就是自己了。
陈之瑶暗叹:这对母女,好狠。
晚上十一点,陈放的车停在了门外。
回到家的陈放看见陈之瑶抱腿坐在墙角,整个身体蜷缩在一起,小小的。
一看见他回来,陈之瑶就小声地喊了爸爸。
“瑶瑶,这么晚了,你怎么不回房间睡觉?”陈放看了看周围,问道,“你蔡阿姨呢?还有关姨呢?”
陈之瑶的眼睛已经提前点过眼药水了,只需眼睛一眨,眼泪就滑下来了。
她委委屈屈地说道:“蔡……蔡阿姨和关姨去医院了,姐姐和一个男人把瑶瑶的房间占了,瑶瑶回不了房间,睡不了觉觉。”
“男人?心儿和一个男人进你房间了?”陈放放下公文包,不太相信,但已然往三楼跑去,推开了陈之瑶房间的门。
家风一向严谨的陈放看见地上那两个用过的安全套,再看见身上搭了一层被子的方心还睡着,捂住后脖颈,步子退了退,气得一股血直往脑门上蹿。
站在楼下的陈之瑶看见陈放从房间里出来,没多久,陈放手里拿了一个棍子,重回了房间。
未几,嘶声痛叫从方心嘴里传出,其中,伴随着陈放的打骂声。
走到大门外的蔡智老远就听见了惨叫声,乐得合不拢嘴,拖着关姨走快点,好去看陈放打陈之瑶的好戏。
可当进门后,蔡智看见陈放追着方心在打,傻了眼。
蔡智反应过来后,向三楼冲去,阻止道:“老公,不要打了,有话好好说嘛——”

陈之瑶岳谨明

以上就是本站分享的陈之瑶岳谨明小说 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作者文字功底了得,拥有较高人气,小说资源情节百转千回、丝丝入扣,引人入胜,真心推荐!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