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今天黑化了吗(锦悦蔺沉渊)
师父今天黑化了吗(锦悦蔺沉渊)

师父今天黑化了吗(锦悦蔺沉渊)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08-04

小说介绍

《师父今天黑化了吗》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师父今天黑化了吗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清风月灼所编写的,讲述了锦悦蔺沉渊的精彩故事。脑中冷不防冒出蔺沉渊冷淡又低沉的说话声,锦悦吓了一跳,随即发现这个声音好像只有她能听到,周围其他人是听不到的。

小说简介

“三年前我屠腾云观满门时,那只从屋顶掉下来的小雪貂,是你吧……”
脑中冷不防冒出蔺沉渊冷淡又低沉的说话声,锦悦吓了一跳,随即发现这个声音好像只有她能听到,周围其他人是听不到的。
她眨了眨眼,望着他的目光更加困惑,同时还夹杂着一丝不安。

师父今天黑化了吗全文阅读

蔺沉渊每次一开口,众人便会噤若寒蝉,故此即便他说话声音低沉,所说内容还是一字不漏传到每个人耳中。
话说到这个份上,以蔺沉渊的性子,收徒之事显然没有再转圜的余地,渡恶气得一甩袖子回到自己的位置,不敢对蔺沉渊甩脸子便用凶神恶煞的目光瞪着锦悦。
锦悦这会子没空管渡恶如何,她跪在蔺沉渊面前,着实被他的话惊到了,仰着头愣愣望着他,眼里装满了困惑。她明明说了那么多拒绝和不留情面的话,他怎么还要收她为徒?难道是因为男女主角之间一定会有互动发展的缘故?
“三年前我屠腾云观满门时,那只从屋顶掉下来的小雪貂,是你吧……”
脑中冷不防冒出蔺沉渊冷淡又低沉的说话声,锦悦吓了一跳,随即发现这个声音好像只有她能听到,周围其他人是听不到的。
她眨了眨眼,望着他的目光更加困惑,同时还夹杂着一丝不安。
蔺沉渊怎么会知道腾云观之事,莫非三年前那个嗜杀残暴的小道士真是他?可原书里,他是正道大佬的设定,黑化也是很后面的事,前面他一直正气凛然保护着人界。那腾云观虽说只是个小道观,但也算正道的一派,就算犯了什么大罪,按正道的规矩,他不能直接灭门,得大家伙儿聚在一起讨论后再决定。
因为原书是十年前完结的烂尾作品,写文的作者文笔差逻辑混乱,所以原书她只草草看了一遍,知道一些重要剧情但对细枝末节的剧情并不清楚,腾云观恰好属于细枝末节那一块……
是漏掉什么关键剧情了么?
灭腾云观之事,蔺沉渊为什么要特地密语告诉她,他是在暗示什么吗?暗示她这个目睹他屠了腾云观满门的小雪貂最好闭紧嘴乖乖拜师,否则惹恼了他,她的下场就会和那些惨死的道士一样?还是他担心她会把腾云观的事说出去,所以非要收她为徒,将她困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看着才放心?
锦悦的脑子快变成浆糊了,一堆问题搅在一起黏糊糊找不到答案,但她没时间细想,当务之急得先稳住蔺沉渊才是,要是真惹恼他了,万一他恼羞成怒黑化直接杀了她怎么办?以他现在的声望和地位,杀完随便给她按个罪名绝不会有人怀疑,渡恶还会立刻下场添油加醋抹黑她,坐实那些莫须有的罪名,那她就真冤死了。
[发来贴心提醒的系统临时工:宿主亲,给你补补课,原书中灭腾云观满门的小道士就是蔺沉渊易容的哦~]
锦悦:?
[化身网课老师的系统临时工:因为腾云观的道士杀了很多妖怪用它们的妖丹修炼,还故弄玄虚祸害周围的村民给他们上供,所以他没和其他人打个招呼就提剑屠了整个道观。这个剧情的作用在于塑造蔺沉渊我行我素桀骜不羁的性格,暗示杀伐果断的他没有把正道那些规矩放在眼里,为他日后和正道闹翻黑化做了铺垫。]
锦悦:“……”
我行我素、桀骜不羁、杀伐果断、不把正道的规矩放在眼里……
???
这种性格和设定哪里是正道人士,更像是反派好不好?看来她再不拜师,蔺沉渊没准真会一巴掌拍死她。
保命守则第一条,打不过对手的时候就先投靠对方再说。
锦悦暗暗握紧小拳头,随后对垂眸看自己的蔺沉渊露出个灿烂且狗腿的笑容,态度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高声道:“嗳呀!我想起来啦!这个铃铛的确是凌息君……啊不!是师父给的!”
她这样说完后,大殿依旧很安静,蔺沉渊没有马上接话,他面无表情,幽深的眼眸无波无澜,一看就很薄情寡义的薄唇轻抿着。
“……”
整个大殿鸦雀无声,左右两侧站着的弟子都低着头,高台上坐着的几位也没动静。
见此情形,锦悦有些紧张地捏住自己的袖子,眼睛左顾右盼,悄悄看看四周再飞快地看面前的蔺大佬。
“师……父?”
她试探着又叫了声,可蔺沉渊还是没理她。
锦悦讨好的笑开始僵硬,心中忐忑不安,不知当下是什么情况。是她讨好和投靠的态度不够真诚热情吗?蔺大佬感到不满意,不想收她为徒了,打算还是一掌拍死她了事……
不行,那她得搬出保命守则第二条了——卖惨***好!
“师父!”她往前挪了挪,另一只手主动去拉蔺沉渊的手,再两只手一起晃着,眨巴眼睛可怜兮兮道:“师父,其实我方才否认铃铛的事是因为我觉得不配做您的徒弟,渡恶师叔说的很对,我资质差没天分,做你的徒弟只会给你丢人。”说完这些,表情换成坚定无比,“但我想好啦,师父既然看得起我要收我为徒,我发誓拜师后一定勤学苦练悬梁刺股学有所成,绝不给师父丢人!”
这样说,蔺沉渊应该满意了吧……好像没有……
他不但没有露出满意的表情,还挣开了她的手往后退,眨眼间瞬移回高台上。
锦悦:很慌。
“师父?”
她硬着头皮期期艾艾地再次唤了声,牙齿咬住一点下嘴唇,勉强镇定地抬头看蔺沉渊。
“够了!不必说那么多废话,好好跪着行拜师礼起完誓就退下吧!你没看到其他弟子还等着拜师吗?你要浪费大家的时间到什么时候!”
谢天谢地,总算有人接她的话了,虽然对方是看她各种不顺眼的渡恶,但还是得多谢他开口解围。
锦悦忙重新抬手恭恭敬敬行礼,“师父在上,弟子锦悦,拜见师父。”
磕完头还差个起誓,她想了想,大声道:“弟子锦悦起誓,拜师后会少吃饭多做事,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若违此誓,就让师父将我逐出师门!”
她可真是个小机灵鬼,少吃饭不可能,多做事就更不可能了,拜师后不用三天她就会违背誓言,到时候渡恶肯定会跳出来让蔺沉渊按照誓言将她逐出门派,那她就可以直接跑路了,***!
“一窍不通!”
别说,都不用等三天后,渡恶现在就气得蹦出来冲到高台前,满脸恼怒地指着她吼道:“你这叫哪门子的誓言?重新说一遍!指天为证,拜师后须对师父恭谨有礼不得僭越,你师父要你做什么你便做什么,不得有任何异议说辞,不可自作多情,更不可以下犯上,若违此誓,天地不容形魂俱消!”
锦悦:“……”
虽然知道古代人很尊师重道,对师父向来唯命是从,但渡恶说的誓言也太夸张了,她要真按他说的内容起誓,估计话没说完老天爷就要用雷劈她这个心口不一的不肖徒弟了。还有,蔺沉渊才是她的师父吧,他都不急,他急什么?
锦悦默默看向蔺沉渊,想看看他是什么反应,便见他神情清冷地站在高台上,一只手背在身后,姿态优雅从容,狭长幽深的眼眸淡淡看着她,说道:“不必了,就这样吧。”
渡恶不依,山羊胡子抖一抖,“沉渊!”
蔺沉渊直接打断他,“我的徒弟我中意便可,师兄若有什么想法,自己收个徒弟好生调/教便是。”
这话一出,渡恶气到眉毛都跟着抖了。
锦悦在下面偷乐,陡然觉得蔺大佬我行我素的性格也挺好的,谁也管不了他,潇洒自在!
正乐着,突然一阵天旋地转,有人揽住她的腰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下一瞬身体腾空而起,脚下踩着一柄剑往殿外飞去。
是蔺沉渊,他居然抛下殿内所有人,直接带着她离开了。拜师大典还没结束呢,他就这样走了,看来是不打算再收别的徒弟了。
清风阵阵,意识到自己在天上飞的锦悦忙张开双手死死搂住身旁的大佬,她不恐高,但头一回飞这么高还是会害怕,便将脸埋在蔺大佬怀中,一眼都不敢看脚下,怕吓晕过去。
锦悦并不知道,她抱得太紧了,紧到蔺沉渊想用灵力将她震开,但他搭在她腰上的手刚抬起,她便紧张地叫起来。
“师父你抱紧我啊!你别松手,我腿软了……”
仍是软绵绵的声音,其中又掺杂着一点委屈和恳求。
她说这些话时,脑袋埋在他怀里,小巧的鼻子隔着几层布料蹭着他胸膛,蹭得那一片肌肤似着了火般烧起来,烧得他心头一烫,抬起的大手不由重新落回极为纤细的腰肢上。
蔺沉渊微微低头,扫一眼怀里的小脑袋,少顷,他加快了御剑的速度,很快便回到凌息山。
刚一落地,锦悦还晕乎着,手中一空,抱着的蔺沉渊化作白烟闪到一边,与她保持着三米左右的距离。
他不咸不淡地说道:“这是凌息山,我住山顶的云烟小筑,你六个师兄住在山脚下。”
“噢……”锦悦敷衍地应了声,待站稳脚后又听蔺沉渊道:“你想住哪?”
“山脚!”
锦悦这时已缓过晕乎劲儿了,毫不犹豫便选了山脚。
“师兄们都住在山脚,弟子当然不能搞特殊,师父你说对吧?”
朝夕相处最容易日久生情,山顶就蔺沉渊一个人住,她躲他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傻到与他同住。
“嗯。”蔺沉渊没什么表情地应了声,锦悦的答案对他来说并不重要,自落主凌息山以来他便独自一人住在云烟小筑,多个人少个人皆可。
锦悦松了口气,“多谢师父。”
蔺沉渊道:“居所就在前面,你自行去吧。”
说罢飞身而去。
初来乍到对凌息山完全不熟悉的锦悦:“……”
这个师父果然清冷,就这样丢下她走了,正常思维不是该带她熟悉一下周围么?
算了算了,她自己熟悉也行。
环顾四周一圈,这凌息山也没什么特别之处,无外乎是山清水秀天杰地灵,对修行者是极好的环境。
锦悦无聊地耸耸肩,末了收回目光抓起***顺着石板台阶往上走,打算去住的地方看看。
忽地,一个人影从天而降,定睛一看,是蔺沉渊又回来了。
锦悦忙放下***站好,怕蔺沉渊会和渡恶一样觉得她提裙子不得体,再抬眼看他,见他站在几步外,低头锁眉,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便小心翼翼道:“师父,你还有事吩咐么?”
“……”
蔺沉渊没说话。
敌不动我不动,锦悦站在原地不动,“师父?”
“你随我上云烟小筑。”
他终于说话了,还转头看向她。
锦悦登时如临大敌,干笑一声道:“云烟小筑是师父的居所,弟子怎敢打扰,弟子住山脚下就好。”
蔺沉渊为什么改主意要她住山顶?难道是眼皮子底下盯着比较放心,以免她把他屠腾云观之事说漏嘴?
不行,她不能和蔺沉渊同住。
她是个颜控,定力又差,蔺沉渊的长相气质恰好是她喜欢的那种类型,若真朝夕相处,没准他没动情,她倒是先沦陷了。
还是那句话,美色诚可贵,自由价更高,离他远一点比较稳妥。
这时,前方的蔺沉渊突然道:“把手给我。”
锦悦:“?”
把手给他?她要是照做了,他是不是会一把拉起她跳到剑上就往山顶飞?影视剧里这种桥段又不是没见过。
她默默绞着自个儿的手,脑中在思考要怎么拒绝蔺沉渊。
当下正是三月桃花烂漫时,一阵微风拂过,有着天人之姿的俊美男子站在石板小路旁的花树下,衣袂翩翩出尘如仙。他缓缓抬手,骨节分明的大手朝锦悦递了出去,隔着扑簌落花目光幽幽地注视着她,不知为何,他的目光好像有些热烈,似乎很希望她把手递给他。
望着美如画的这一幕,锦悦有点慌。

师父今天黑化了吗免费阅读

云烟小筑。
别问她为什么还是上来了,问就是蔺沉渊都朝她伸出手了,她怕自己再拒绝的话他伸出的就会是凌息剑。
不过蔺沉渊带她上云烟小筑不是要她同住,而是师兄们住着的居所外有二师兄布下的机关和阵法,他不知道破解的法子又不好强行摧毁,便先带她到云烟小筑坐坐,等大师兄忙完回来后再送她下去。
小筑外围有一层朦胧的禁制设着,人在外头看不清里面的情况,随蔺沉渊入内后,锦悦发现禁制内是晚上,浩瀚星辰挂在头顶上方,下方所有建筑景物则被皑皑白雪覆盖着。
锦悦匆匆扫了眼云烟小筑的环境,心道不愧是清冷人设的男主,住的地方一看就很清新脱俗高冷独特。
两人落了下去,脚踩在地上后,蔺沉渊收起长剑往里走。
阵阵寒意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冷得锦悦不由抬手环住自个儿的身子,脚下加快步伐跟上蔺沉渊,想着到里面后能暖和点,可***前殿后她傻眼了。
偌大的前殿空荡荡,除了几张矮桌和垫子外没有别的家具摆设,连照明用的蜡烛都只点了几根,地面被不知是寒气还是雾气的白色气体笼罩着,置身其中感觉不到半点暖意,反而觉得比外头还要阴冷几分。
锦悦瑟瑟发抖地安慰自己前殿空旷凄冷没事,后院主人居住的寝房一定不会这么寒酸冰冷。
带着美好的想象,她跟着蔺沉渊从前殿拐入后院,率先跃入眼帘的是一棵***的树,全身被厚厚的寒冰冻住了,枝桠上挂着许多冰凌,在月光下泛着幽幽寒光。看着怪吓人的,刮风时说不定会掉下来,谁要是刚好在下面就惨了。
她正腹诽着,突地,走在前面的蔺沉渊停了下来,她走神没留意,一头撞了上去。
“咚”的一声,真有闷响发出。
锦悦揉着自己撞疼的额头,庆幸撞上去的不是鼻子,不然没准会流鼻血。
她看向背对着自己的蔺沉渊,寻思着他后背是铜墙铁壁么,也太***,但只敢在心里嫌弃,表面上没有流露出来,故作不解地问道:“师父,你怎么停下来了?”
对,就是这样先发制人,只要她脸皮够厚,语气够无辜,撞到他之事就不是她的错,是他突然停下才会撞上,绝不是因为她走神没看路才撞上。
还好,蔺沉渊没有责怪她的意思,他回过身来,神情淡淡地看着她,“前面是我的居所了。”
居所是指睡觉的地方吧?他现在是在介绍周围的环境吗?
锦悦揉着额头,眼睛眨巴几下,回到:“好的师父,我记住了。”
“……”蔺沉渊登时有些无言,不知是他刚收的小徒弟有些傻,还是妖族不讲究男女有别这件事,他不直说的话,她看起来听不懂他的言外之意,便道:“男女有别,你去别处玩吧,不能与我在居所内独处。”言罢转身便走。
锦悦扭头看一眼银装素裹冰天雪地的四周,去别处玩,堆雪人么?怕是雪人还没堆完,她就先冻死在外面了,就算她耐寒,可这云烟小筑也太冷了,寒意仿佛透过血肉沁入到骨头里,冻得她手脚都开始僵硬起来。
她什么都不想玩,也哪都不想去,就想找个暖和的地方待着。
鼻涕都冻出来了,她吸了吸鼻子,几步追上蔺沉渊拉住他袖子一角,讨好地笑笑:“师父,我是您徒弟,人族有句话叫一日为师终生为父,那师父以后就是我爹了,我是师父的女儿,女儿进爹爹的居所没什么不妥的。”
她可真机智,此时认蔺沉渊为爹,不但能将师徒恋的萌芽掐灭摁死,还能给他灌输两人是父女决不可胡来的观念,那原书里她被虐身虐心的剧情就肯定不会发生了~
突然喜当爹的蔺沉渊:“……”
他再次停下脚步,转过身去,幽幽道:“弟子事师,敬同于父,习其道也,学其言语。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其意是指学子对待老师要向对待父亲一样敬重,而非是你拜我为师便是我女儿了。师父是传授你学业的老师,不是生你养你的亲爹,莫要胡言乱语。”说着顿一顿,语调严厉几分又道:“怎么,我看起来很老吗,你竟会觉得我像你爹?”
蔺沉渊的语调一严厉,卖弄小聪明的锦悦瞬间怂了,低着头弱弱道:“弟子错了,弟子只是不希望师父拿弟子当外人,所以才乱用比喻……”
实力悬殊,为了不惹恼蔺沉渊,她还是先苟着吧,待日后变强或是找到靠山了,再和他闹掰。
“师父一点都不老,是弟子为了套近乎想和师父拉近关系才说出那样的话来,我真的知道错了,师父你别生气……”
蔺沉渊:“……”
低头认错的小徒弟没发现,她的尾巴露出来了,长长一条蓬松雪白,毛茸茸的,在她身后摇来摇去,像是小狗在摇尾巴讨好主人。
他的手颤抖了一下,熟悉的渴求和奇痒在体内出现,张牙舞爪狰狞丑陋地叫嚣着要触碰眼前的少女。
蔺沉渊屏住呼吸勒令自己冷静,藏在宽大袖子中的手紧紧攥住,他脚下往后退了一步,然下一瞬便被剧烈的疼痛定在原地。周遭的风雪在刹那间变强,寒风吹刮到脸上如刀子一般,巨树上的冰棱相互碰撞发出清脆如铃铛般的声响。
“师父,好大的风啊!”
锦悦被风吹得差点摔倒,便本能地伸手抱住了面前的蔺沉渊,把脑袋埋在他怀里,以此躲避寒风的侵袭。
衣摆被寒风吹得猎猎作响,体内一波又一波的不适令蔺沉渊几乎走火入魔,就在这时,锦悦抱了过来,娇小的身子靠在他怀中,与他几乎没有缝隙地相贴。
肆虐的风雪瞬间凝固,晶莹的雪花在半空中停住。
蔺沉渊终于能重新呼吸,在他吸入第一口空气时,悬浮在半空中的风雪消失了。
觉察到风雪消失的锦悦抬起头来,黑亮水润的眼珠子转动几下,“雪停了?”
刚才是怎么回事,突然刮那么大风,天上的雪也变大许多。
突然,她发现自己正抱着蔺沉渊的腰,他身上好暖,抱着像个大暖炉,和他清冷的性子一点都不像……不不不不对!这可是将来会毁天灭地的大反派,她怎么敢抱他还心生绮念!抬头一看,果不其然,未来的大反派脸色阴沉沉,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像是要吃了她。
“师父我错了!”
这种时候当然是认错保命。
锦悦忙往后退开,再“扑通”一下跪到地上:“弟子不该对师父无礼,弟子知错了,师父你千万别生气……”
她发誓,真不是故意去抱他的,是刚才的风太大,周围能让她稳住身形的只有他,所以才……
惨了惨了,男女之间肢体接触是大忌,最容易生出暧昧的情愫来,她这会子主动投怀送抱,他该不会觉得她对他有什么想法吧?还是很反感她的行为,要一剑杀了她?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大家带来的师父今天黑化了吗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故事很精彩,作者文笔不错,精气十足,妙趣横生,没看过的书友可以去看看!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