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公主选夫指南(元柔嘉百里辜)
嫡公主选夫指南(元柔嘉百里辜)

嫡公主选夫指南(元柔嘉百里辜)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08-03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元柔嘉百里辜,嫡公主选夫指南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京城第一大事。盛宣帝要为貌美而清贵高傲的嫡公主选驸马。望着底下的权贵才子,嫡公主傲不可一世:诸位都是

元柔嘉百里辜内容介绍

复选共分三日进行。
今日的复选考题一为骑射打猎。
捕获的猎物多且得公主青睐者为胜。
经历了角逐的一上午。
众人又相聚于京城酒楼。

嫡公主选夫指南全文阅读

听酒楼。
相较于昨日的意气风发,今日比了复选的少年们个个跟霜打的茄子一样,灰头土脸的,有的甚至一落座便先拿壶直灌酒。
“公主真跟谪仙一般啊。在下若能抱得其归,还要什么……其他通通都不要也罢……”
“刘兄几杯小酒入肚,是醉了不成?就算你能抱美人归,得美人心还是难呦。”
“可不是,今儿公主可是着着实实讽了咱们一顿。连百里兄都没能逃过。”
“话说百里兄模样这般好,今日骑射得的猎物又是最多的,竟然还没能入公主的眼。”
“想必是公主还记恨于皇上仓皇下旨选驸马一事,还别说,如果不是这一事,我连公主的面儿还未曾见过呢。”
“管它!皇上的旨意就是天命!”
“……唉,还别说,昨儿公主眼尾红红的甚是好看,虽然在讽刺咱们,但依照我瞧,说不得公主是刀子嘴豆腐心呢。”
“可惜了今儿百里兄和路兄都没来,明日的复选明日说,咱们不醉不归……”
*
听酒楼里一片热闹。
而皇宫里则是一片压抑的静谧。
鸣宁宫里传出一阵阵抽泣。
元柔嘉边抹着泪,边抽抽噎噎地抄写着《大元礼经》。
春荷和冬芍一人一边,一个扇风一个捧着糕点,哄着被皇上罚抄礼经的公主。
由于盛宣帝认为公主在猎场出言不逊,没给那些人台阶下,甚是无礼。使他倍失颜面,回了宫第一件事便是罚嫡公主抄礼经,并直言何时守了皇室礼仪何时才能停抄。
泪珠成串地落在宣纸上。
春荷停下扇风,拿着丝帕轻柔地替公主擦拭。
“公主是何苦呢。”春荷心疼地叹了口气,“君无戏言,公主再怎么从中作梗,皇上的旨意都不会改变的。到时候苦的还是公主您啊。”
冬芍接道:“是啊。公主您要想开点。奴婢今儿冒昧多眼,猎场的公子个个才貌双全,若是驸马从中选出,也不是个坏事啊。”
冬芍和春荷因为要伺候公主,守在公主左右,今晨在猎场的复选一一看了个清楚。
春荷:“公主还记得今日皇上宣布拔头筹的世子吗?不仅生得极为好看,这骑射本领也是一等一呀。”
元柔嘉抹了把眼,不说话。
冬芍:“奴婢知道!是那个淮南世子,听说他刚到京城时,就引得京城闺秀纷纷打探名号。要不是世子参选驸马,府里的门槛都能被来说媒的给踩平了呢。”
春荷:“奴婢瞧着也是个温柔之人。今儿公主这般说,皇上都拉下脸了,世子还在替公主说话,真真良善呢……”
元柔嘉抽噎了声,停下毛笔。
春荷和冬芍相视一眼,齐齐看向公主。
春荷:公主是不中意这人吗?对了,奴婢还瞧了几眼,路丞相的公子也是顶秀人才……
冬芍应和:“对对对……”
元柔嘉将宣纸往案几边一挪,起身,拿手背胡乱擦了擦眼,微肿的眼睛闪烁坚定的光,“别说了,我是不会妥协父皇的决定的。”
冬芍和春荷张了张嘴:“公主……”
“本公主会让他们知难而退的!哼!”
元柔嘉转身进寝殿。
留下身后两个侍女大眼瞪小眼。
今皇上大发雷霆,大公公还特别嘱咐她们得多明里暗里哄劝公主。
春荷叹气:“唉,公主一直都很好说话的,怎么今儿唯独在这事这般执拗呢……”
*
午时过后,盛宣帝在朱雀亭开了个诗酒宴。特地招了今早几个在猎场表现优异的少年入宫参宴。
宴会开的一半。
最终以公主一句“吟诗需伴酒,牲畜亦能作诗。”的点评,惹得一众从小锦衣玉食的公子哥面色一青。盛宣帝勃然大怒,宴会自然又散了。
盛宣帝办此宴会,明面上是嘉赏,实则是盛宣帝担忧公主今早的一番讽言会灭了这些人的士气,想着也罚过公主了,公主也应该长了记性。正好能趁热打铁让公主在宴会好好表现一二,鼓鼓士气。
谁料……
盛宣帝这次是真气上头了,罚了公主今日不许进晚膳,继续罚抄礼经,更扬言若公主执拗不改,往后年初太庙便不许公主前行祭拜。
孝良皇后的牌位安置在太庙。每逢年初祭祀是公主最开心的日子。孝良皇后因病去世时,公主才八岁。正是懵懂的年纪,皇后离开当日,公主烧了三日。醒来后,便是每日每夜地待在孝良皇后的储书阁。直到后来,在盛宣帝的出动下,才有所缓和。
而今日盛宣帝刚发了脾气,下一秒像是为了让公主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立马派侍卫封锁了孝良皇后的储书阁。
鸣宁宫里。
公主已经把自己关寝殿里多时了,春荷和冬芍焦急不已地来回踱步,又不敢上前打搅,只能相视叹气。
春荷:“皇上的处罚太狠了,公主得多伤心……”
冬芍:“快心疼死冬芍了,公主定是躲寝殿里偷偷抹泪……”
寝殿里。
紫蕴香炉袅袅升着轻烟,花月屏风后,鲛纱帐幔轻晃着,青玉抱香枕落在脚踏处,而偌大的蚕丝床榻上却空无一人。
此刻被两个贴身侍女惦记着的嫡公主,正行在一条暗道里。
边走边提着烛盏忏悔:“母后,今日柔嘉又说了不好的话,柔嘉不是有意的,但明日柔嘉还会这样做。母后您要原谅柔嘉,对了,还有一位温柔的公子,是个好人,柔嘉对他说得最坏了,若母后还在天上,把给柔嘉的庇护给那位公子吧……柔嘉愧疚也能少些……”
烛光将影子拉得长长的。
元柔嘉边往里走边念叨着。
元柔嘉同母后有个秘密。
在她还尚且年幼时,母后常抱着自己在储书阁翻阅古籍认字识文。古籍里藏着秘密,这是连父皇都不能说的秘密。母后离开后,元柔嘉从古籍里找到了母后所说的暗道,入口就在自己寝殿的床下。

元柔嘉百里辜免费阅读

暗道很长,两壁上是烛台,底下是青石。
暗道尽头是道石墙。
石墙上安着层层摆放着古书的木板,叠叠重重,像个天然书架。
石墙旁有充当着座椅案几的石头,上面摆满了笔墨和宣纸砚台。
元柔嘉微抬胳膊,用手中的烛盏点燃两壁上的烛台。
狭窄的空间一下便亮堂起来了。
元柔嘉第一次发现暗道时,这些物件和古书就已经在了。
想必是母后留下的。
元柔嘉放下手中的烛盏,点燃案几上的香。
在这昏暗的空间辨不得时间。
等这柱香烧完,便是她回去的时候。
今日可以看上排的古籍了。
元柔嘉垫起脚尖去取石墙上头的书。
随着厚重落灰的书籍被抽出,石墙忽然闷轰一声,连人带墙一个侧转把元柔嘉扫进了石墙里。
被摔在地上,一阵沙土轻扬。
元柔嘉一脸茫然地从地上抬起头,入眼是一片黑暗。
地面上的沙石擦过手心。
元柔嘉从地上爬起,周身漆黑一片。
元柔嘉伸手摸着两旁石壁,却只有簌簌的灰土掉落,没有书,没有烛光,也没有板架。
找不到回去的石墙了。
元柔嘉眼圈一酸,呜咽着在黑暗里摸索,“母后您在吗?呜呜,柔嘉收回刚才的话,您先庇护柔嘉一会吧……”
呜……这是哪里啊?好可怕。
*
北冥山。
入了暗道,弩一点燃火把紧跟在主子其后。
入目皆是土,除了上头偶尔簌簌掉落下来的土块发出的声响,整条暗道幽深静谧。
“主子,这条暗道隐蔽离皇宫又近,用来储运兵器最好不过了。”
弩一继续说道,“而且老王爷也说了,除却主子和属下,知道这条暗道的人多已经不在世上了。主子,这是好机会……”
百里辜微侧首,眸里映着幽幽火光,“莫被洛君清的话引进他的窟窿眼里了。”
弩一,“属下知错。但不是属下不信枫九他们,若是淮南王府真出事了,主子所做的一切不就功亏一篑了……属下替主子不甘……”
百里辜抬眼,“着实不甘的话,就盯紧了洛君清的一举一动。洛韫的命还在我们手中,他不敢轻举易动。盯紧就好,别到最后让他套出话了。”
弩一,“是,属下紧记。”
弩一说完,迅速扫了眼主子脸色,见如往常,心下松了一口气。洛君清在府里的那一番话弩一并不信多少,只是看主子听完面色有异,弩一才慌了点神,现在想想可能是自己当时看错了。
暗道长又曲折。
所在没有别的岔口。
火光堂亮。
***下一段拐角,弩一一边留神四周一边开口,“主子,这暗道知者甚少,且无人……”
弩一“无人”二字刚落,下一秒两人步伐皆停。
火光下,前面的壁角下,蹲着一位姑娘。
宝蓝罗裙,长发披散,姣好的脸庞上,因火光而眯缝的双眼上垂着泪珠。
弩一眉头一紧,迅速把住腰间的剑鞘,拇指一挪,少许剑身出鞘。
“呜呜……是谁?”地上的姑娘抬手挡了挡眼前的光,微颤的话里带着浓浓的鼻音。
百里辜抬手挡住要拔剑的弩一。
元柔嘉刚放下手,先入眼的是一双锦靴,在往上,是一身玄色纹云劲装,然后是一张俊美无铸的脸,一双微挑的桃花眼。
“公主怎么在这里?”百里辜蹲下来,温和询问道。
“我呜……”元柔嘉见是“熟人”,抹了抹眼,正待解释,忽然停住,“百里公子怎么在这里?”
元柔嘉目光往旁一挪,举着火把的男子一脸戒备地看着自己,手正放在腰间剑鞘上。
“公主莫怕。”百里辜道,“臣是来帮公主的。”
元柔嘉往后挪了一步,“是父皇派你们接我出去的吗?”
火光下映照下公主小脸苍白。
百里辜语调平和,温笑道,“当然。”
话刚落。
元柔嘉已经跌跌撞撞地爬起,转身往里跑。
“主子……”弩一走上前。
百里辜起身,看着前面逃窜的身影,眸子幽邃,“别伤着人了。”
“是。”

小编推荐理由

嫡公主选夫指南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