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大魔王后[穿书](白瓷闻涂)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养大魔王后[穿书](白瓷闻涂)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养大魔王后[穿书](白瓷闻涂)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07-12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白瓷闻涂,养大魔王后[穿书]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白瓷兢兢业业做任务,把未来的大反派/小徒弟健康养大,终于完美退休。只是这计划中的退休生活……似乎发生

白瓷闻涂小说简介

一座竹屋悄然伫立,光透过打开的窗户落在竹屋内,纤尘在金光中跳跃流动,屋外是一片青翠竹林,金色阳光斑驳下落,影影绰绰,偶尔响起鸟兽鸣叫,安然静谧。
男孩醒来时,嗅到竹叶清香,周围是令人安心的安静,让他几乎以为之前那场可怕的单方面屠杀只是一场噩梦。
他还没缓过神来,就听见好听的女声从屋外传来。
“醒了。”
男孩坐起身来,抬眸便看见一黑袍女子赤足走进房间,脚与翠竹铺成的地板是白与绿的互相映衬,她此时墨发如瀑般披散在身后,随着她行走间的步子而在空中飘荡,如风中柳枝,质软而轻盈。

养大魔王后[穿书]白瓷闻涂全文阅读

她手上端着一碗热粥,木制小碗中升起的缕缕食物香气飘入他的鼻中,钻入腹中,一阵空鸣。
小男孩半坐在床上,即使饿很了也不表露半分,一双眼睛漆黑明亮,带着他这般年纪不该有的审视和警惕,似乎很快从这安逸的环境中清醒过来。
但警惕只那么一瞬,很快他就从床上下来,站在床前,规规矩矩的行了一礼,“多谢恩人相救。”
白瓷觉得有趣,坐在一边,手掌托着下巴,懒洋洋的看他,“你怎么知道我是你的‘恩人‘?”
之前没多打量,现在他醒了,她才看清这孩子眼睛大而黑白分明,十分漂亮,还有着同龄小孩子没有的沉稳气质,就是可能常年吃不饱,面色发黄。
“救我于水火之中,又将我带来安全的住处,给我吃食,自然是恩人。”
男孩站的笔直,说话字正腔圆,语调缓慢,很好听。
白瓷撑着下巴看他,漫不经心的想,如果给他穿上小西装,戴个礼帽,就是个活脱脱的小绅士了吧?
不过有点太瘦了。
视线触及他消瘦的小脸,白瓷消了继续逗他的心思,道,“行了,这些待会儿再说,过来吃点东西。”
他又道了谢,才挪到桌子旁。
竹椅有些高,他小脸严肃,盯着竹椅看了两秒,像是要干什么大事一般,也没有打算向白瓷求助,想了一会儿,小手撑着椅子两边,跳起来爬上了椅子,因为太***,脸都憋红了。
把这一幕收入眼底的白瓷努力克制住自己,才没笑出来。
他看了一眼白瓷,低头把有些破损的衣袖折好,坐的端正,拿起木勺,一点一点的往嘴里送。
白瓷好整以暇的看着他,“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
男孩的动作顿了顿,看了一眼碗,又看了一眼她,才放下勺子,认真的看着她答道,“我叫闻涂,闻,‘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涂,‘把依松竹,良涂一处栽’。”
“今年八岁。”
八岁?
白瓷有些怀疑的看了看他的小身板儿。
成年太久,对小孩子没什么概念,可是八岁小孩这么矮吗?
但是想到他之前的日子可能过的不太好,营养不良才会这样,她就没有多问。
闻涂放下勺子回答她的问题之后就一直坐着,没有要继续吃的意思,白瓷好奇道,“你怎么不继续吃了?”
闻涂眨了眨眼,“食不言寝不语,恩人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什么家庭在这种乱世还能教出这么知礼的孩子?
白瓷收起满腹疑问,摆摆手,“你吃吧,我不问了。”
手腕上的佛珠垂到桌面上,她垂眸,捏起佛珠转了转。
佛珠褐中带红,光滑的表面上刻了一只小猫。
指腹拂过那只小猫,白瓷有些神游天外。
回过神时,就见闻涂小朋友端着碗,站在她面前,声音脆脆的,“我吃好了,谢谢,请问碗放在哪里?”
嘶——有点太乖了。
白瓷知道自己要养孩子,并且那孩子还可能是未来大魔头之后,做过很多种设想,比如如果是熊孩子该怎么办,或者从小就有反社会倾向怎么办,唯独没想到现在这种情况。
闻涂一看就知道是那种给吃给喝给住就能把自己养的好好的,一点不用别人操心的乖宝宝。
“不用放。”
闻涂还没开口问为什么,就见白瓷手一挥,淡蓝色的光一闪而过,他手里的碗就消失不见了。
“不要叫我恩人了,我叫白瓷。”白瓷见他露出惊讶的神情,不觉露出一丝笑,缓缓道,“闻涂,你愿意做我的徒弟吗?”
刚刚的惊讶似乎只有一瞬,似乎是确定面前的人虽然外表看上去不好相与,实则不会害他,对他没有坏心思,闻涂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您是妖吗?”
“唔。”食指点了点下巴,白瓷颔首,“以你们的说法,我是。”
她往前倾了倾,与闻涂对视,嘴角勾了勾,“你听说过长相派吗?”
闻涂点点头,“传闻这片大陆曾经魔物横行,一位仙人以一己之力***了在这片大陆肆虐的魔物,长相派便是那位仙人创立的,在远离尘世的地方,那里都是仙人,不问世事。”

养大魔王后[穿书]免费阅读

他想了想,又接道,“您是长相派的仙人吗?”
白瓷摇了摇头,“不是仙人,长相派是一个修灵门派,里面的人修灵悟道,追求自己的人生大道。”
“你愿意做我的徒弟,跟我一起回长相派吗?”
闻涂疑惑,“可我只是个普通凡人,您为什么偏偏选了我?”
白瓷同样疑惑,“这不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吗?你怎么还有这么多问题?更何况你在我这里逃的掉吗?除了答应我,难道你还有别的选择?”
闻涂被她过于直白坦率又有些无赖的话给逗笑了,又有几分不好意思,“抱歉,我只是想弄清楚。”
“如果非要说,那就是你与我有缘。”白瓷见他笑的可爱,手有点痒,想捏捏他的脸,但好歹想起来他们才刚认识,不能做这么“逾距”的事情,才止住蠢蠢欲动的手。
不过她也没说谎不是?她早就注定了要把他捡回去养着,可不就是缘分?
“更何况,你怎么知道你有没有修灵的资质呢?说不定只是以前没发现。”
白瓷:醒醒!你可是未来可能做大魔头的人!怎么可能没有修灵的资质!
闻涂拱手,对她深深一拜,“徒儿拜见师父。”
“回了长相派之后再正式拜师。”白瓷把他扶起来,没忍住揉了揉他的头发。
“长相派没什么拜师的繁文缛节,回去后我领你去见你师祖,也就是我师父,还有别的师叔师伯。”白瓷对他眨眨眼,“向他们讨要见面礼。”
闻涂浅浅一笑,“多谢师父。”
“不过在回去之前……”白瓷把他提拎到椅子上,让他坐下,才继续道,“得先了了你在尘世的因果。”
见他面露不解,白瓷解释,“简单来说就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自然,有恩也要报恩。”
她的声音轻了些,“所以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一个人在那里吗?”
闻涂稍微整理了一下语言,很平淡的讲述了他的经历。
他五岁,也就是三年前,遭仇家暗算,父母双亡,他被父母拼了命送出来,带着信物和财物逃到了父母的朋友这里,寄人篱下过了三年,战火蔓延,收养他的那家人跑了,走的时候没有带上他,他就把自己藏起来,才躲过那些士兵。
“你被抛下了,不生气吗?”
白瓷转动着手腕上的佛珠,有些好奇的盯着闻涂。
这孩子未免也太不像八岁的小孩了。
一般的小孩,在这种时候被丢下,怎么说也会有害怕和愤恨吧?可他没有,还能冷静的找个地方藏起来——也是运气好,才没被发现。
事后谈论,说起这件事,脸上也没有一点异样的神情,好像在说跟他完全不相关的一件事。
闻涂坦然跟她对视,摇了摇头,跟个小大人似的缓声跟她讲道理,“君子九思,忿思难,生气和害怕通常不会给人带来新的转机,反而会使人陷入危机。”
“更何况伯伯和伯母要带弟弟妹妹往国都逃,无暇顾及我这个外人,他们带上我是好心,不带上我是情理之中,我并没有理由生气或是失望。”
男孩黑眸清澈,即使穿着破旧补丁衣服,即使年纪尚幼,也有种豁达的君子风范。
白瓷在心中疯狂呼叫系统,【系统,我们是不是救错人了!都说三岁看老,这种小可爱以后怎么可能会成为终极反派呢!】
系统缓缓上线,声调平稳,【白瓷小姐,没错,是闻涂。】
【也的确是这个世界——你们所说的“反派”最佳备选人,但于天道来说,没有正反派之分,万物平等,没有哪个是“正”哪个是“反”。】
【以人类的角度来说,他未来站的位置,做的事情,的确可以称得上是“反派”,可从他的角度来说,他不过是做了符合自己身份的事情。之前的解释是结合您之前所在的世界文明,为了让白瓷小姐能更好的理解。】
白瓷准确抓住重点,【人类的角度?他的角度?符合自己身份?这小家伙难不成还不是人?】
系统沉默。
白瓷无语,【拜托,不要擅自决定啊,明明什么剧情都不肯告诉我却单单告诉我任务目标是未来反派?就算说也要说清楚吧?之前那么简单粗暴的解释,搞的我对人家都有刻板印象了。】
那些男主是反派的小说看起来是很得劲儿,等自己真正遇到的时候却是恨不得有多远跑多远的好伐?——不知道别人,反正她是这样的。
【不过也怪我自己,先入为主了。】
想想也是,小说里的反派都是站在主角的角度去描述的,除却那些丧心病狂的反社会式反派,很多不过是立场不同罢了,各有自己的坚持和原则。
于是闻涂就看见他师父沉默了一会儿,回过神来看他时,与先前看他的神情就不大一样了,他还没有认真分辨,就见她勾起唇角,眉宇间的清冷尽数散去,美目流盼,若春暖阳。
“好。我懂了,所以你打算怎么做呢?”

小编推荐理由

养大魔王后[穿书]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