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相,朕知道错了!(端妃)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丞相,朕知道错了!(端妃)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丞相,朕知道错了!(端妃)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分类: 异能魔法时间: 2020-07-10

小说介绍

端妃小说————丞相,朕知道错了!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觉今是而昨非所著,讲述了你知道陛下是个断袖吗?-这话可不能瞎说,他要是个断袖,宫里的端妃怎么说?-端妃?这你就不知道了吧?端

端妃小说简介

坊间传闻,帝相不合

当顾修铭穿着艳红官袍走到百官之前站定时,一些资历浅的新官员忍不住低笑出声,心下暗道,这坊间流言也不是空***来风嘛,要不然皇帝御赐给丞相的官袍上,怎么会画了一只惟妙惟肖的乌龟呢?

顾修铭置若罔闻,倒是礼部尚书叶军颇具威严的咳了一声,那些新官员一惊,立刻眼观鼻鼻观心,做气沉丹田苦大仇深的严肃模样。

叶军还想警告他们几句,静鞭却已经响了三声,高公公的尖嗓音响在空旷的金銮殿上,调子拖得长长的:“陛下驾到——”

众人高呼着“万岁”跪了下去,等了许久也没听到那声“众爱卿平身”,有耐不住的,偷偷抬起头来一看,黄袍加身的当朝天子正以一种难以形容的***瘫在龙椅上,目光直直的,看那方向,应该是在看顾相

那人还要细看,被同来的官员扯了下衣角,随即反应过来,恭顺地垂下目光。

一片寂静中,顾修铭颇为无奈地出声提醒道:“陛下?”

他的嗓音很好听,如同在炎炎夏日把冰块扔在青花瓷碗盛的绿豆汤里,清凉凉的,带着一丝隐秘的甜,素而不寡、静而不冷,撞在耳中,自有风情

皇帝稍微坐正些,便露出一个极其嘲讽的微笑,假惺惺的夸赞道:“顾相这身衣裳不错。”

顾修铭温和有礼的回道:“谢陛下。”

皇帝不死心地道:“尤其是衣裳上的乌龟,与顾相很有几分神似。”6

顾修铭恭恭敬敬道:“陛下说得是。”

皇帝一口气噎在嗓子眼,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想要瞪顾修铭两眼,却发现顾修铭还规规矩矩的跪在台阶下,从他的角度往下看,只能看见顾修铭束发用的白玉冠。

那是上好的暖玉做出来的精品,即使看着再温润,到底还是个冷冰冰的石材。

皇帝摆了摆手,高公公心领神会,终于喊出了那句“众爱卿平身。”

朝会由顾修铭主持,他首先点了叶军汇报今年科举情况,作了简短的总结后便让吏部尚书衡广汇报官职任免情况,又问了问户部、兵部、工部。

各部官员汇报完就开始诉苦、相互攻讦、吵得跟菜市场一样,倒没了顾修铭说话的机会,他轻轻的松了口气,抬起头来与同样无聊的皇帝对视一眼,二人都愣住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瘫在龙椅上的皇帝刚刚坐直身体,顾修铭就移开了目光。

皇帝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上一秒还争吵不休的朝堂静了下来,六部长官都望向了顾修铭。

顾相还是那样不紧不慢的温吞模样,道:“无事,今天就到这了,大家辛苦。”

下了朝,那个不晓事的新官员偷偷问那个刚刚扯自己衣角的上峰,“陛下和顾相之间……”

老神在在的官员神色一紧,扯了他的衣袖就往偏僻处走,见左右无人,才与他道:“顾相嘛……”

-

顾相嘛,是个奇人

三年前沈相致事,朝野都以为接任的会是许阁老或者韩大学士,结果圣旨一下,哟,是顾修铭。

刚刚还内斗的两大派系立刻把矛头对准了皇帝:陛下虽然贵为天子,也不能瞎搞吧。这顾修铭是何许人也,怎么就一步登天,当上了首相呢?

年纪尚轻的小皇帝冷冷一笑,问道:“你觉着他不能当?”

御史战战兢兢的,鼓起勇气道:“陛下,这不合规矩呀。”

皇帝笑吟吟的看着他,看得御史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才问道:“你定的规矩?”

御史冷汗刷的下来了,颤抖着跪在地上,道:“臣不敢。”2

皇帝一步一步的走到他身前,用做工精良的靴子抬起御史的脸,居高临下,语气阴狠道:“那你多什么嘴?”

其他人还要再劝,皇帝轻描淡写的道:“你弄脏了我的靴子。”

“你、该、死。”

皇帝让人在金銮殿前凌迟了那个御史,一刀一刀的。

御史刚开始还喊冤,慢慢的就变成求饶,到最后连呻吟和***都停了下来,夕阳照在金銮殿门口的骨架上,给森冷的白骨镀上了一层暖光

少年天子斜倚在龙椅上,转着自己大拇指上的玉扳指,似笑非笑的问群臣:“刚刚说到哪了?”

顾相的位置就是这么来的。

-

那小官悚然一惊,回想起刚刚仓促一瞥窥见的天颜——年轻、俊美、慵懒、孩子气中夹杂着与生俱来的高贵和威势,怎么看都不是这般行事无状的刻薄主上。

他低声询问道:“不是说太子温良敦厚、天资聪颖,一副贤君之相吗?先帝这才没了多久,陛下竟然这般不顾祖宗的规矩,处死言官……”

越说越气愤,连音量也提高了些许,他道:“任人唯亲,何其昏聩!呵,那顾相也真是半点风骨也无,皇帝把乌龟都画他官袍上了,还能屁颠颠的去捧皇帝的臭脚……”

他说得正带劲,就被上峰拉过去捂住嘴,按着他的肩膀逼他跪下,他只看到一双厚底的靴和红色的衣角,身边上峰的嗓音颤巍巍地响起,赔笑道:“顾相!家里、家里小孩不懂事,还请您多担待、多担待!”

小官浑身一僵,先有背后说人坏话被当面抓住的尴尬,再有向权臣磕头的悲愤,还掺杂着一些少年人才有的意气和狂傲,梗着脖子抬头看。

蓝天白云、绿瓦***,亮堂堂的画面中央,半点风骨也无的顾相一身红衣,眉目温润,像山间清晨的雾,或者映着夕阳的海,不是那种晃眼的俊俏,更像无声无息吸入肺中的清新空气,还带了些冬日暖阳的余温

顾修铭表现的就像他没听到先前的话,温和地与年长的那位打招呼:“韩大人谦虚了,令侄韩归铮年纪轻轻便高中榜眼……”

他略略侧身,向韩归铮拱了拱手,道:“久仰。”

这么一句烂大街的寒暄词,被顾相特有的语调和语气娓娓道来,竟让韩归铮红了脸,他为国为民的满腔热血卡在喉头,团了一团,出口时已经软绵绵不成形状:“顾相取笑了。”12

“顾相!”高太监的呼声远远地传过来,顾修铭歉意的笑了笑,转身迎过去,刚走两步,又回过头来与韩归铮道:“小韩大人。”1

他的侧脸极美,长长的羽睫在雪白的面容上留下一片令人遐想的阴影。

“小韩大人性情耿直,道临佩服。然,过犹不及。”

二人向顾修铭的背影施了一礼,就站在皇宫的角落里,目送着顾修铭往渐渐升起的日光里扑去。

小编推荐理由

丞相,朕知道错了!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