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妻是抹黑月光(明樾寒 江碧浮)
甜妻是抹黑月光(明樾寒 江碧浮)

甜妻是抹黑月光(明樾寒 江碧浮)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07-26

小说介绍

瞧着是江碧浮先对明樾寒动了情,又不能自己的追求,因他欢喜因他愁。但你品,你品,你细品,是谁先把她放在心尖尖儿上,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呵护着的。

小说精彩章节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能不能下了雨一个小女娃娃说了真的算?

有许多人都登了江实家的门想一问究竟,可惜江碧浮就是什么都不肯说。

倒是江旦,江实和吴氏让她照顾江碧浮,她才懒得理那个死丫头,自己早跑得没影儿,就是偶尔在江碧浮身边,看着她的嘴角已经干裂,但就是连口水都不给倒。

一看村民都来找江碧浮,而且都是一副迫不及待甚至想巴结着的态度,江旦立刻不平衡了:她那么好吃懒做,凭什么大家都站在她那边!江碧浮一定是狐狸精转世的,惯会笼络撺掇人心!

江碧浮那边有许多人围在房门外想要见到她,江实和吴氏这边也好不到哪儿去,毕竟消息可是从他们两个嘴里说出来的。

可江实和吴氏也只是听信了江碧浮,哪儿知道那么多,要命的是现在还把全村人的希望都给拉了过来。江家不大的院子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江生从来都是呐呐的,所以吴氏就让江旦出去应付几番,教她只说“大家不要再守在这里了,安心回去准备”之类的话。

但是江旦一看见在江碧浮房门外的那些人,立刻将这些话抛到了脑后,她叉着腰喊道:“喂,你们烦不烦,一个劲儿的见江碧浮有什么劲儿?她又不是神仙,她说下雨就一定下雨?”

得,江旦别的不行,犯众怒这一块儿倒是有着得天独厚的天资。

不论真假,现在大家的希望可都在江碧浮这里。全村里也就她一个人敢说这话。

“你怎么说话呢?”人群有人喊道,“江家小姐敢说这话就一定有依据,换你你敢说么?”“就是,不敢说就闭嘴,还在这儿給大伙儿浇凉水,***叨叨的,你存的什么心呐!”

江旦就不解了,她只是说了实话,江碧浮到底是给他们灌了什么迷魂汤!她更气愤了,认为举世皆浊她独清,所以继续“拯救”喊道:“我怎么了?我说得本来就是实话,分明是她不安好心,她想要害你们!”

“你个死丫头快闭嘴!”有几个平时跟江实家走得近的人吼道,“这话也是能随便说的?你一个小孩子成天脑子里想得都是什么?”

江碧浮就是在这时推门出来的。

众人以为是她被江旦激怒了,急忙道:“你还杵着做什么?还不赶紧过来给江家小姐赔不是?”

江旦一听,立刻更暴躁了,大喊道:“凭什么要我来道歉啊?我说的才是实话,本来就不会下雨,点翠村肯定会遭旱灾,旱死一大片……”

“啪!”江旦未说完的话被一巴掌打了回去。是江实,他怒不可遏,吼道:“你个小孩子知道什么?”

江旦一下子就懵了,她爹揍过她不少次,但没有一次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的,一腔委屈涌上,她的眼泪立刻落了下来,抡起手边的扫帚就朝着江碧浮冲过去作势就要打她,嘴里还念叨着:“都是因为你,我打死你个小贱人!”

这可怎么使得?一众村民赶紧挡在了江碧浮面前。

江旦此时完全昏了头,抡着扫帚胡乱挥霍,完全是一副疯了的样子。江实再次看不下去,一把冲上前去夺过她手里的笤帚,把江旦摁在地上狠狠的打了好几下,而后将人拎起用一只手臂夹住,朝着村民拱手赔了不是后,看向了江碧浮。

一众目光也顺着他的目光望了过去。

“咳咳…”江碧浮轻咳了两声,道:“我知道各位心急,但与其这里追问我,不如回去好生准备储水和磨磨锄具,三日,静等三日又何妨?最近一段时间来大家折腾的着实都累了,趁着这几日修养修养。”

她明明没解答问题,可这一番话好像有魔力一般,很快就安抚了人心。

晚饭是江生来送的,他和江旦不一样,和江碧浮说话的时候不大敢她的眼睛,总是低着头叫她浮姐姐。

虽然喝了那碗药之后江碧浮身子好了一些,但终究是被荼毒已久,她还是极易感觉到困乏。

还是得赶紧想办法找个大夫瞧瞧才行。

“阿生。”江碧浮低低唤他,说道:“我有些累了,你先把东西放下,我等会儿就吃,好吗?”

江生顿了顿,点了点头。但临出门前,他还是又会过来了头,问道:“浮姐姐,你怎么知道三天后会下雨?”

江碧浮噗嗤一声轻笑,戏说道:“还当你是个里外都沉闷的呢,原来内里还是有琢磨的。”

江生的脸刷一下子就红了。

“好了,不逗你了。”江碧浮继续说道:“好好的大小伙子,太腼腆了也不好,斯文书生好,山野粗汉也罢,多笑笑才招人喜欢。”

三日后一大早,江碧浮的房门就被江旦给踹了开来,她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大声质问道:“江碧浮,你不是说今天会下雨吗?雨呢?太阳都出来了,风也还是干的,看吧看吧,今天就是你的谎言被戳破的时候!”

江碧浮原本正在闭眼小憩,被她那一脚猛踹门吓得心脏噗通直跳,这会儿缓过来,直想一巴掌呼过去。

哪知江旦半分脸色不识,继续大叫:“你瞪着我做什么?你自己说出去骗人的话,看以后谁还会……”

“滚出去!”江碧浮厉色喝道:“否则对你不客气!”

江旦见江碧浮这次好像是真的怒了,心下虽然害怕,但转念一想,这是她家,她为什么要怕,反而是她在自己家里还能被江碧浮给凶住了!所以又挺直了腰杆,横声道:“不客气,你敢对我怎么样?要不是我家收留你,你就是个丧家犬。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轰你出去!”

江旦心底止不住的得意,反正现在江实和吴氏都出去了,正是她赶走江碧浮的最好时机。

江碧浮强忍着怒火盯着她,道:“赶我走?好啊,把我的东西还给我,求我回来我都不会回来。”

江旦:“你是听不懂人话么?上次就说过,你在我家难不成是白吃白住?你上次不是都走了吗?又回来装什么可怜?你就是条没人要的狗!活该死了娘又死了爹别人赶出来!”

“啪!”江旦感觉右脸被人甩了一巴掌,力道之大,她只感觉脑子“嗡”的一声,脚下几乎也要站不住,才堪堪站住,看清站在面前的人是江碧浮,左脸又被甩了一巴掌。

江旦“嗷”一嗓子就哭了出来,边哭边质问:“你竟然敢打我!”

江碧浮活动着手腕,微侧着头,眸光清淡,冷冷道:“打你就打你了,你待如何?”

本姑娘不忍你了!

甜妻是抹黑月光小说点评

甜妻是抹黑月光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小说故事性强,情节看似老套,实则暗藏玄机,是一本值得耐心品味优秀好文。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甜妻是抹黑月光全文在线阅读,明樾寒 江碧浮小说,甜妻是抹黑月光明樾寒江碧浮,甜妻是抹黑月光小说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