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诡专家(常乐 唐小茹)在线阅读全文
整诡专家(常乐 唐小茹)在线阅读全文

整诡专家(常乐 唐小茹)在线阅读全文

分类: 灵异恐怖时间: 2020-07-06

小说介绍

《整诡专家》小说是怕妻懦夫司机所写,主角是常乐 唐小茹。精彩片段:常乐本是一个大学生,一次遇到了一个老头,老头送给了他一套整蛊鬼怪的系统,玩着挺有意思的常乐开始陷入了其中。后来经过各种升级,常乐成为了一个

小说精彩章节

“公子多虑了,我只不过是惊叹这冬姬城的雪景罢了。”她别开脸,像是没看到那人清明的目光。不是生的风光磊落就是好人了,就算是好人,也与她无关。她与这人不过萍水相逢,要谈到交情,最多也就是点头之交,不可能再往其他什么发展了。

她的话透出股薄凉的味道,她知自己生的柔弱,就好似那无根的浮萍,摇摇欲坠的模样总是让人心怜。可这蒲柳之姿不是她能选择的,都说相由心生,她的性子倒也淡化了几分面弱。

“冬姬城的邦墓区在哪儿?”她看见那公子突然睁大的眼睛,捻了捻手指道:“我许久没来,城中与当年相比变了不少,如今来祭拜故人。”

“是在下鲁莽了。”富家公子听了后抱拳做赔礼,他已看出戚宛竹是江湖中人,背后那柄长剑和腰间的短剑就是最好证明。“祭拜要准备些东西,姑娘可带齐了?”他实在是个心细的人,见她两手空空也没有直接点出,反而带着她去了最近的铺子。

“店家有酒么?”她出声打断了正在询问香烛的富家公子,轻轻摇了摇头。“她最是不喜这些了,若真要祭拜,不如带上几坛烧刀子。”

“有的有的!”按理说正月初二还不是开门的时候,一般都要等到初三以后,可这掌柜的也是个憨厚心善的。天下只有红白事不分日子,他一过大年,就开张了。“姑娘稍等,好酒我这儿是没有,烧刀子还是有的,只是性子烈了些,姑娘莫贪杯。”

“烧刀子对女儿家来说,太过烈性,真要酒的话,在下家里还有些桃花酒,清淡些,比较适合女儿家。”

“不用,江湖儿女,学不来那闺中小姐。”她想也没想,便直接开口拒绝了,瞅了瞅他,突然觉得有些头疼。本以为只是找个人带路而已,没想到竟然碰到了个老妇人。她向来喜欢独来独往,与人相交也不过是点到即可就罢,唯一多年的好友也早就不再了,现下看来少不了要被身边之人缠着。

“姑娘我给你拿了两坛,够不够?”富家公子还想说些什么,被提着两小坛酒的掌柜的打断了。这掌柜生的有些胖胖的,看起来很是面善喜气,他搓了搓手,又从背后拿出一个小碗。碗是最平常的粗陶,算不得漂亮,但颇得她心意就是了。“我送姑娘一个碗吧,今天刚开门就做了一张生意,讨个喜。”

“多谢掌柜的了。”她弯了弯眉眼,还是与普通人相交要***不少。她从袖子里摸出二两碎银子,放在掌柜手中,捏着让他收下。“掌柜应得的,不然我就是银子再多也买不到这好酒。”

“姑娘新年大吉。”掌柜的见她坚持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在心里叨念着,这位姑娘是个出手大方的。

“掌柜新年大吉。”

......

两人路上相顾无言,戚宛竹一手托着两个小酒坛,一手拿着那碗,伞已经被她收起来了。她已许久没有体会过这种滋味,现下想想,倒也有些新奇。富家公子三番几次想开口,都被她当做没看见又憋了回去,哪怕是戚宛竹再怎么不喜他这老好人的性子,也只能叹一声教养好。

“敢问姑娘芳名?在下容昱。”

“戚,你唤我戚姑娘即可。”她这话委实伤人,但他们的交际也不过于此了,日后怕是再难有相见之时,名字不名字的,知道了也没用。

她停在了一块有些寒酸的坟前,不过是个小土堆和一块青石板,就连上面刻的字都有些丑。她把伞往地上一丢,一***坐在了伞上,对着酒一拍,给自己倒了一碗,直接喝了起来。“我已许久没来见你,你可会怪我?”

“我们性格实在相差太多,你过得精细享受,我随遇而安,要说相同之处,也唯有这烧刀子。”

......

她自己一碗,倒一碗,两小坛酒很快就见底了。她把碗倒扣在坟前,又往里压了压,确定不会被风吹跑后,便拿起伞招呼了一声容昱。

“那位是——”

“我至交好友,程子木。”她走到了岔道口,想起程子立的医馆在这附近,转头看向容昱,赶人之意已十分明显,就差没说出口。

容昱苦笑一声,拱手道:“今日与姑娘相遇,实为幸事,在下想起还有些事,便先告辞了。”

戚宛竹点点头,再次叹道这人教养实在好,若是早些年,她怕也是会生出相交之心,只是程子木一事让她明白了,女子不过如茶,辛酸沉浮都在一碗水里。“公子慢走。”

她正想着寻个什么理由去找程子立叙叙旧时,就碰见了一身素雅却面如芙蓉的女子,她生出一阵恍惚,差点就以为是程子木出现在她跟前了。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戚大小姐,风雪天里站着这儿装可怜,是怕我不给你那顿年饭?”她的声音很是清亮,透着股爽利的气息,只是说出的话却不怎么中听。戚宛竹也知她性子,笑笑并未在意。“我来探望你姐姐,顺带就连你也一同看了。”

“呸呸呸,这大过年的,你什么乌鸦嘴,”程子立眉头一皱,芙蓉面上多了几分薄怒,却更让颜色盛了几分。她穿着实在素雅,除了那张脸之外,和程子木可以说是南辕北辙,唯独那张嘴说出的话有几分相似,只是程子木说得更加绵里藏针罢了。

“这些年都没见到你,还真以为贵人多忘事。”程子木冷哼了一声,走上前,拉着戚宛竹的手。她裹着厚厚的披风,内里也捧了个暖手的小炉子,手热火的很,碰上戚宛竹冰凉的手,差点直接甩了。“手冷也不知多穿点,我看那什么劳子的内力也是忽悠的人,还说寒暑不侵呢。”

“这么大的风雪,你怎么又出诊?”

“还不是讨口饭吃,我可不像戚大小姐家大业大的,还有个哥哥照顾。”她握着戚宛竹的手出了些湿汗,弄在手心很不***,但好歹把戚宛竹的手也捂热了些。她是怕冷的,一到冬天就恨不得整个人与暖炉相伴。

戚宛竹见她脸色白了几分,知道是冷的,便错步上前,帮她挡去了些风雪。程子立哼哼了几声,就欣然接受了,没走几步就撞在了戚宛竹背上,刚想说些什么,就发现自己被她拉着往回方向走。程子立眼看就要到家了,一急就扯着她道:“你往哪走呢?”

“我——”戚宛竹被她一拉,回过头见程子立冻白的脸,伸手摸了摸。又往之前的方向看去,只有空荡荡的街道,哪还有人影?“我刚刚,好像看到你姐姐了。”

“这天寒地冻的,街上都没个人影,难不成脑子冻坏了?”程子立嗤笑了一声,走近了戚宛竹。她们面对面贴的极为近,差点就要彼此碍着了。果然,程子立从她身上闻到了一股隐隐的酒味。天冷气味虽然不容易散发,可这风雪够大,早就吹的差不多了,也只有贴的这么近,在呼吸间隐约能闻到一点。

她揉了揉鼻尖,戚宛竹的酒量她是知道的,断然是不可能喝醉的,这个女人不会允许自己暴露在不确定之下。既然不是喝醉的话,那就是真的看到了她姐姐。

程子立的眼神闪了闪,她姐姐早就在几年前就死了,那坟头的土还是她与戚宛竹一同洒的。就连封棺材都被她们一手包办了,所以她姐姐到底怎么样,不会有比她们两个更清华的人了。她没有说话,看着戚宛竹还有些恍惚的神色,知道她说的话不作假。

她轻轻拉拢自己的披风,一瞬间所有的寒冷像是被隔绝在外,手中的小暖炉还在不择余力的散发的热度,***的她差点叹出声。“你知道我姐姐的情况的,”程子立想了想,最终还是把所有想说的话都吞了下去。“风雪迷眼,许是你看错了。”

戚宛竹薄薄的秋衫被寒风吹得凛凛烈烈,翻卷的裙袖显得张牙舞爪,勾勒出她纤细的身姿,更加的华华可怜。她的伞早就收了,头发上落了一层细小的雪融,白白的,就连睫毛上都有一些,像是被蒙上了一层白纱,有些朦胧中的不真切。

整诡专家小说点评

整诡专家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整诡专家在线阅读全文,常乐 唐小茹小说,整诡专家小说阅读_整诡专家常乐唐小茹全文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