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七日晴(沈晴天 钟意)
七月七日晴(沈晴天 钟意)

七月七日晴(沈晴天 钟意)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07-25

小说介绍

《七月七日晴》小说作者是大黑桃,主角是沈晴天 钟意。精彩片段:“怎么,打算放弃那个女人了?” 钟意看了眼叶修,黑色的西裤看起来让那双腿更是修长,“我是那种半途而废的人吗?”“何家人会同意?”“我……你还不了解么。”钟意语气很淡,指尖按在某个软件上。算了,她要真不想要孩子,那就等她什么时候想要了再要吧。

小说精彩章节

沈晴天准备了结婚礼物,不过,钟意最近很忙,总是早出晚归。

今天回来的倒是早,看着闭着眼睛半靠在沙发上的人,沈晴天将粥端过来,“钟少爷,我熬了粥,你趁热喝吧。”

钟意睁开眼睛,将她拉入怀中,头抵在她的颈间,嗓音有些疲惫,“等会喝,让***会。”

沈晴天想了一下,“钟少爷是在忙婚礼的事吗?”

“嗯,什么时候知道的?”钟意捏着她手心里的软肉反问道。

“上次见面,你的未婚妻小姐告诉我的。”沈晴天站起身子,“我给你们准备了结婚礼物。您等等,我去拿。”

看着跑开的人,钟意的眸子沉了沉。

沈晴天将礼物递过去,“钟少爷,您看看喜”不喜欢还没说出口,就被钟意拉住手腕按在了身下。

钟意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他觉得让她闭嘴最好的方式,就是吻到她说不出话。

指尖划过,在这种狭隘的地方,带起的酥麻是双倍。

尤其是那双荡***雾的眼睛,伴着低低的声音,对钟意来说,无疑是***。

那种想将人狠狠弄哭的想法,此时更是占了上风。

长发在他的指尖划过,本就薄的衣服,此时凌乱的堆在腰间,沈晴天在察觉到他的意图时,伸手抓住了他作乱的手。

“钟少爷,我们换个地方好不好。”落地窗的窗帘并没有被关上,从她的角度还可以看到远处戏耍的孩子。

钟意忍得有些难受。“让我***再说。”

“窗帘没有关啊!”

钟意低头,重新吻住她,腰杆一挺,将自己抵入。

这个笨蛋,这个玻璃,外面是看不到里面的。

沈晴天紧紧攀着他的胳膊,那种让人沉沦的力道,几乎没有让她坚持多久。

钟意看着沈晴天涣散的目光,就着那个***,挺到了最深处。

热度一深一浅落下,这次是在床上,沈晴天知道钟意在生气,但她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

难道是嫌她送的礼物不上档次?

确实,钟意胸膛深处窝着一团火,她很听话,只做自己该做的,从来都不过问他的事情。

他当初对这点也很满意,而如今他要结婚了她也不在乎,甚至还体贴的准备了结婚礼物。

想到这,他就控制不住怒气。

这个没良心的女人!

——

结束后,沈晴天累的连手指都不想动,看了眼还在浴室的钟意。

今天做的时候,钟意并没有做什么措施。

虽然她也喜欢小奶包,但未婚妻小姐的话让她有了顾虑。

她想,或许应该吃点药。

努力撑起身子,拿出抽屉深处的药盒,这是云姐给她的,她说让她要学着爱惜自己。

看着手中的药盒,她有些不知所措,如果可以,她不想吃。

而钟意的突然出现,是她没有预料到的。

下意识将东西藏在身后,钟意踱步走过去,“拿的什么?”

沈晴天还在想怎么解释,手中的东西就强行被他拿走。

她能感觉他身上一瞬间散发出的寒意,尤其是嘴角的弧度,就像初次见面,带着说不出的嘲讽。

“吃多久了?”

沈晴天想说她没吃,就听他带着凉意的嗓音在头顶响起。

“我说过的,我没谈过恋爱,但谈恋爱这种东西,不就是温柔体贴吗,我以为我能信手拈来,却忽略了你的感受,说到底,还是我强求了!”

看着消失在房内的人,沈晴天如梦初醒,裹着夏凉被就冲了出去。

不过,还是晚了一步,看着只剩一个黑点的车,她第一次觉得心脏***,像是缺了一块那般难受。

就连呼吸都那么的费力。

失魂落魄的回到房间,大白在身前转来转去,有些焦躁的样子。

沈晴天靠着门坐下,声音带着哭腔,“大白,我又惹钟少爷生气了,他是不是不要我了?”

大白哼哼唧唧的,看着哭成泪人的主人,它安静的趴在一旁。

钟意离开后,沈晴天一直呆在别墅里,做着以前两个人的饭菜,她想他回来的时候,可以吃到热的。

可是,钟意像是消失了般,再也没有出现过。

沈晴天看着窗外有些失神,她一直都谨守本分,但钟意对她来说,终究是不一样了。

如果说,她对钟笙是懵懂的爱恋,是那种美好的幻想。那钟意对她来说,则是避风的港湾。

而她,把那里当成了家。

可是,这美好的一切,都被她搞砸了。

——

钟意结婚了,这个消息是沈晴天在电视上看到的。

看着电视上那张熟悉的俊脸,她只觉得胸口处一阵阵的闷痛。

他要结婚了,新娘不是她,而她唯一能给的,只有祝福。

白嫩的指尖贴在电视里钟意的脸上,仿佛他就在面前一样。

“钟少爷。”沈晴天张了张嘴,那句祝你幸福始终没有说出口。

她做不到,真的做不到,就当她自私好了,她真的没办法,看着他跟别的女人走进婚姻殿堂。

门铃叮咚叮咚响起,沈晴天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才去开门,在看到门口的人时,整个人像是掉入了冰窟。

钟意心不在焉的靠在酒店门口抽着烟,手指无意识的在手机上划着。像是在等待什么。

他那天之所以那么说,除了生气她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外。

还在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不愿承认这丫头心底还有另一个男人。

他没忘记她喝醉无意识低喃的那位“钟先生”,甚至在谈及意中人,这丫头脸红心跳的样子。

他从小横着走惯了,还没有得不到的东西。

这还是第一次想要一个人,也是第一次被人拒绝的这么彻底。

“怎么,打算放弃那个女人了?”

钟意看了眼叶修,黑色的西裤看起来让那双腿更是修长,“我是那种半途而废的人吗?”

“何家人会同意?”

“我……你还不了解么。”钟意语气很淡,指尖按在某个软件上。

算了,她要真不想要孩子,那就等她什么时候想要了再要吧。

在继续冷战下去,这丫头恐怕又会胡思乱想。

叶修一笑,也是,钟意决定的事情,天王老子也拦不住。

还不等他说什么,就见钟意脸色阴沉的往车队走去。

眼睛里甚至还有一些慌乱。

“出什么事了?”婚礼马上就开始了。

“她被周城带走了。”钟意眸子黑的像是夜,他本想看看这丫头在干嘛,打开摄像头却没看到她的身影。

而大白像疯了般,满屋子里乱跑。

他便点开了历史记录,却没想到会看到周城。

这丫头有多害怕周城,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是他大意了,他当初就该拧断他的脖子。

一栋老旧的居民房里,周城看着沈晴天,声音说不出的诡异,“你还真行,勾搭了个野男人,就将我逼的走投无路。”

沈晴天摇着头,一脸惊恐,“我没有,我没有,你要的我都给你了,而且我也把***的钱还上了,你放了我吧!”

周城一脸阴霾,手指紧紧捏住她的下巴,“还上!沈晴天,你欠我的就算用你这条命抵都不够,你知道吗!”

“不是,我不欠你什么!我不欠你的!”沈晴天情绪有些崩溃,她不欠他的,她从来都不欠他的!

“敏敏姐不是我害死的,不是我,是你,要不是你强。。。”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房内响起,周城一双眼睛都红了,“你再说一遍!”

他怎么也不敢相信,他一直逃避的事实就这么被人揭露出来。

“是你害死她的,不是我。”

沈晴天的真相换来的是又一顿毒打,周城看着在地上打滚的人,心里更是堵得慌。

不该是这样的,她应该求饶的!这般想着,握着腰带的手又用了分力气。

“求饶啊!”

“你以为钟意还会护着你,他不过玩玩罢了。”

“你在他那里,不过是个玩具。”

“你求不求饶!”

沈晴天紧紧咬住牙,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她想守护的已经没有了,如今落到了他手里,还不如死了。

“张敏是你害死的,你们的孩子也是你害死的,你这个***犯。”

周城的眼睛更红了,记忆中,马路中间那一大片的鲜红,以及黑暗下沈晴天的求饶让他有些发狂。

看着桌边的椅子,来不及细想,抓起就朝着沈晴天砸去。

——

一条不起眼的小路上,一辆拉风的车子横在路中央。

这里是贫困区,大多数都是步行或者骑自行车。

这辆车子一时间成了人们的话题,尤其车上还贴着大大的囍字。

忽视周围人的目光,叶修看向钟意的视线里有些不确定,“是这里吗?”

这里不是拆迁区吗?

钟意看着手机上的红点,脚步不停往前走去,“嗯。”

他能这么快找到她,其实多亏了送给她的手链。

送礼物是真,但里面放了追踪器也是真。

从他决定和她试试的那一刻起,他就认定了她。

所以,这个人是他的。

也只能是他的。

两人跟着手机提示来到了一栋居民楼前,夏倾上前敲了敲门。

周城看着地下满身是血的沈晴天心顿了一下,她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随后他又否决了这个想法,又不是第一次挨打,怎么可能有事。

刚想过去看看,门就响了起来,他轻轻走到门前,耳朵贴在门板上听了一会,才开口道,“谁?”

“您点的外卖,麻烦签收一下。”

听到是送外卖的,周城的心才放下,他确实点了外卖,没想到这么快。

门把轻拧,还不等他有所动作,门就被人大力踢开,连带着他也飞了出去。

看着地下的周城,叶修扭了扭脖子,“爷最讨厌动粗,你却非逼着爷动手,是何居心。”

周城忍着背上的痛半坐在地上,他知道这次是真栽了,不是因为叶修,而是后面走进来的钟意。

钟意并没有看周城,在看到那个满身是血的人时,瞳孔猛的一缩,就连脚步都显得沉重起来。

这是他想护着的人,却在他的眼皮底下,被人伤成这般模样。

明明就在前一刻,他在手机上还能看到她好端端的为他准备甜品。

而现在,就这么没有生气的躺在他怀里。

心脏那里像是被掏空了般。将人小心翼翼的抱起。

他从小到大,不知道受过多少伤,可加起来,也比不过,此时胸口深处传来的痛。

那种痛不会致命,却像病毒一般,传送到身体的各个角落,让他疼的连腰都很难直起来。

沈晴天意识很混沌,动了动手指,似乎想抓住什么,“钟少爷。”

她的声音很低,但钟意还是听到了,“我在。”

沈晴天晃了晃头,似乎再笑,“我在做梦吧,今天可是钟少爷的婚礼呢。”

听到她无意识的低喃,钟意紧了紧手臂。“笨蛋。”

叶修看到,声音沉了沉,“阿意,先送她去医院。”

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钟意,眸底黑的像是来自地狱的魔,声音更是阴凉的狠,“别弄死了。”

黑色的跑车像是黑夜中的流星,一闪而过时,后面还带起了很多的霓虹光。

这里是钟家的医院,看着被推***的人,钟意一把拽住了一身白衣的乔洛,“乔医生,拜托了。”

钟意眼中的认真让乔洛一愣,随后点了点头,“我会尽力。”

钟意靠在墙上有些烦躁,他想知道,那只小猫怎么样了?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烟雾在指尖枭枭而升,明明是一支烟的时间,却好像是过了一个世纪。

当那扇紧闭的门打开时,带来的却不是好消息。

“什么…意思?”钟意反复的看着病危通知这几个字,是说他的小猫快要死了吗?

不,不可能的,他不允许!

脑海中突然闪过几个字,是那支签文。

那么,现在是那支签文兑现了吗?他跟她真的是情深缘浅吗?

护士看着自家少爷阴沉的脸有些发怵,少爷脾气不好。这是整个医院都知道的,“少爷,乔医生说了,病人是脑震荡,她只能尽力。”

钟意呵了一声,眼底却寒意一片,“告诉乔洛,那个女人要是有事,她在医学界也就不用呆了!”

护士闻言连连点头,少爷的气场真的很大,简直就是现实版的活阎王。

做少爷的家庭医师能做五年,乔医生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手刚刚碰到门把,就又被叫了回来,钟意伸手将脖子上的东西扯下,“放到她手里。”

他不信佛,如今却不得不信,他不能失去她,但凡关于她的,哪怕再小,他都不能放弃。

护士点了点头,将东西接过,不经意扫过上面奇怪的图样,难道少爷还信佛?

钟意站在墙边,突然觉得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那么的难熬。

他不知道,如果这只小猫真的就这么离开,他会做出什么事。大概真的会拧断那个人的脖子吧!

夏倾来到,看到的就是钟意右手攥紧,压制着戾气翻滚的样子。

“我已经把有关婚礼的事情封锁了,但何家不依不饶,这事,恐怕还是需要你出面。”

钟意偏头,一双眸子里还带着黑雾,“等她出来再说。”

夏倾见状也就不在多说,多少也明白了,里面那个女人,对钟意来说,早就刻在了骨血里。

夜深,手术室的灯才灭,看着一脸疲惫的乔洛,钟意冲着她身后望了望。

乔洛推了推眼镜,一如既往地话少,“脑震荡,已经脱离危险了,最迟明天下午醒来。”

简单的话语,却让钟意的心放了下来,乔洛的医术还是信得过的。

“乔医生,谢谢。”钟意又恢复了那个世家公子模样,“乔医生哪天有瞧上眼的了,吱一声,我替你抢回来。”

乔洛看着钟意,对于他的话,她已经学会了自动过滤。

钟意为人亦真亦假,她分不清里面到底掺进了多少真心。

对于他暗示性的话,她选择了无视。

她不确定,他是否值得托付终身。

沈晴天做了一个梦,第一次梦到了她失去爸爸。

第二次梦到了她的过往,还有钟笙,钟意,周城。

梦有些混乱,以至于醒来时,头还是晕的。刚想晃动,就被人摁住了,耳边还有熟悉的那道声音,“不***?”

是钟意。

她记得她昏迷前听到了钟意的声音,她还以为她出现了幻听。

“钟少爷。”庆幸,老天对她还是垂爱的。

钟意应了声,在她脸侧印下一吻,声音是压低的温柔,“头不***?”

“很晕。”所以她才想晃。

“脑震荡。在睡一觉就会好很多。”钟意在说这些的时候声音还是温柔的,眸底却闪过寒意。

沈晴天嗯了一声,钟意在,她会没有任何防备,所以没多久,就又睡着了。

——

昏暗的室内。周城趴在地上,长长的血迹在地上拖行着,钟意看着他,手中还转着把小巧的军刀。

传言钟意怕疼,所以他很少动手,可真了解他的人才知道,不过是没遇到值得他出手的人而已。

周城吸了口凉气,他身上很疼,尤其是在失血过多后,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偏偏钟意并不打算要他的命。

光线晃动,门口一个折射着光的东西晃着周城的眼,意识到那是什么后,伸手就要去抓,却被钟意飞过来的刀死死钉在地上。

钟意身形半弯,将地上的东西捡起来看了看,是那种很老旧的照片项链,女孩稚嫩的脸上还带着笑,看上去单纯的有些傻。

那是他在她脸上,从没见过的笑。

钟意真的没想到,他想捧在手心里的宝贝,曾经摔的支离破碎,然后独自一人***着伤口,以卑微的样子活的小心翼翼,战战兢兢的出现在他面前。

胸口剧烈的起起伏伏,像是在隐忍着什么。

手心里的疼痛让周城大口喘着气。看着钟意,又吐出一口血,“要杀要剐,干脆点。”

钟意抬脚将周城踢出去,眸底翻滚着戾气,避开要害,一刀***了他的胸口。“你给我记着,我不会杀你,从今天起,只要她幸福一天,你就痛苦一天。”

周城看着钟意将项链放进口袋,那是他唯一拥有的了,可如今,也不在属于他了。

抬手遮住眼睛,还能记得她年幼时追着他叫哥哥。那双眼睛忽闪忽闪的像是会说话一样。

可,是从什么时候起,他和她之间变成了这般?

是阿敏死后,还是他在得知自己对她动了心后呢?

她没错,他比任何人都知道,不过是一直在自欺欺人,因为他痛,所以想让她陪他一起痛。

她,被他亲手毁了,如今,他们之间的缘分,也算彻底断了吧。

钟意出现在病房的时候,手上还提着保温桶。

沈晴天看着钟意,瞥了眼桶里的东西,“好香,钟少爷你拿的什么?”

“鱼汤。”

“是给我的吗?”

钟意上下打量着她,嘴上还带着笑,“在吃下去,你就该减肥了。”

沈晴天嘴角一僵,他是在说她胖吗?她哪胖了!“不是跟以前一样吗。”

钟意手伸进被子里,轻轻捏了捏她腰上的肉,“看,都能做游泳圈了。”

沈晴天“……”低头看着自己的腰,好吧,确实是粗了一圈。

闷闷的喝着他递过来的鱼汤,其实也不怪她。

她住院这几天,钟意简直就是将她当猪养了,只要是睁着眼睛,嘴巴就不可以闲着。

可想而知,体重不升才怪!

这么想着的时候,眼前就多出来一块细肉。

抬头看了眼筷子的主人,眸子里满是询问。

“吃吧,鱼刺我替你挑了,你这么笨,我怕你再把自己卡死。”

沈晴天“……”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钟意的毒舌,这辈子怕是改不了了。

虽然他的性格很冷淡,而且还有些毒舌,但对她,是真的好。

他眼中的认真,不是作假的,她不知道以后他跟她会怎样。他也没说过。

但在他没腻前,她会一直陪着他,等他找到自己喜欢的了,她会退出,默默地祝福他。

她欠他的太多。

沈晴天身上都是些皮外伤,差点要她命的是脑震荡,如今在钟意的照顾下,也没大碍了。

她不想待在医院里,可钟意不允许她出院。

看着窗外戏耍的小鸟,不久前,她还在羡慕,如今,她也获得了自由。

命运,真的是个很奇妙的东西。

“沈小姐吗。”

沈晴天回头看过去,来人长相让她瞳孔有些微缩,他是?

男人手中捧着一束花,精致的脸上还带着微笑,一双桃花眼灼灼生辉,更重要的是,他长的居然跟钟意有七八分相似。

“你是?”沈晴天有些不确定。

“我是钟信。钟意的哥哥。”钟信将花插在花瓶中。

沈晴天闻言一顿,哥哥?钟意的哥哥不是钟笙吗?

钟家两位少爷。如果钟信是钟家大少爷,那么钟笙又是谁?

“您好,钟少爷。”轻轻点了下头,她不知道他此行的目的,不过,大概也猜出来了。

她的过往,正常人家都会排斥,更别说钟家这样的豪门。

钟信打量着沈晴天,他以为能让他弟那个混世魔王收心的,肯定多少有些心机。

但,眼前这个女人,不管是性格还是长相,都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小意什么时候换口味了?

钟信笑了笑,不同于钟意的邪气,他的笑更温暖了些,“不用这么见外,叫我钟信就行。”

沈晴天不敢造次,毕竟是钟意的哥哥,钟家的大少爷,“钟先生。”

钟信听到有些无奈,“你不用害怕,我只是替钟家大家长来走个过场。”毕竟要给何家一个交代。

过场?沈晴天有些不明白。

钟信还在笑,语气像是再谈天气,“婚礼现场,钟意撇下自己的新娘就走了,作为男方家人,怎么也要给人姑娘一个交代吧。”

钟意没有结婚?沈晴天有些不可置信,是因为她吗?

是不是为了救她,所以才……

“对不起。”沈晴天有些愧疚,从第一次他救她,再到他好好的婚事被搅黄,她带给钟意的,似乎只有麻烦。

“真觉得对不起,就好好对他。”

七月七日晴小说点评

七月七日晴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足以让你深陷其中,为男女主的爱深深吸引。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七月七日晴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沈晴天 钟意小说,七月七日晴全文阅读|七月七日晴沈晴天钟意免费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