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逢春时(云愫 金元植)
恰逢春时(云愫 金元植)

恰逢春时(云愫 金元植)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07-22

小说介绍

小编今天发现了桃浪一的《恰逢春时》小说,讲的是云愫 金元植的故事,现在给大家带来精彩章节:轿中暖意熏得人昏昏欲睡,云愫无聊地拨弄着盖头上垂下的流苏,期盼着这场折磨人的仪式快点结束。她和金元植的婚姻本就是场权宜之计,归根结底是为了太子殿下、她本人和金元植三人各自的利益,本想着草草走个过场就好,谁知道太子和金元植两人居然都如此认真。

小说精彩章节

十里艳红装。

纵是楚朝大都,这样铺张热闹的婚礼也并不多见,更何况迎送嫁娶的两位是出了名的不受家族待见。

一边,这新娘虽是靖边侯云章小女,母族却不过是小小的藩属东篱,其母嘉和公主嫁入云氏皇族时还是战俘的身份,且红颜薄命,在女儿宜宁郡主十岁时便归了西。小小庶女活在主母和兄姐的威压之下,爹不疼也没娘爱;另一边,金氏的次子金元植,虽相貌堂堂一表人才,但生母不明,十五岁时才因一身功夫被金父不知从哪个犄角旮旯接回家来。身处大楚商脉的金家,却活得像个护院,年至弱冠,连个侍妾都未曾有过。

这样两人怎么会被太子殿下亲自点名赐婚?

天家秘事,向来只能当做茶余饭后的消遣谈资,至于真相,有时恐怕连当事人自己都还没有一五一十的梳理清楚。

云愫一身火红嫁衣,端坐在缀满各色杏花的软轿之中。刚入三月,天气还冻得人直发抖,金元植倒是十分贴心地给她准备了汤婆子,花轿四周都用貂皮铺盖,轿中居然还置了一只小暖炉。

虽然不受金家待见,但到底是姓金啊,活得还真是娇气。云愫如是想到。

轿中暖意熏得人昏昏欲睡,云愫无聊地拨弄着盖头上垂下的流苏,期盼着这场折磨人的仪式快点结束。她和金元植的婚姻本就是场权宜之计,归根结底是为了太子殿下、她本人和金元植三人各自的利益,本想着草草走个过场就好,谁知道太子和金元植两人居然都如此认真。

如此盛大的婚礼,难得一见,城中百姓纷纷挤到街边观看。金元植身骑高头大马,面上是其一贯的温和笑意,按云愫的话来说就是令人作呕。街边的姑娘们却各个捂着心口,更有甚者竟然当街落泪,叹一句:好英俊的金公子!

有人奚落道:英俊有什么用?一点地位都没有,充其量就是金家的护院头子。

谁家的护院头子能文能武还会做生意?真酸!

那你嫁给他啊,有本事打得过轿子里那位您就去呗!

唉!怎么就娶了这么个刁蛮郡主,我的金公子

云愫拨弄着流苏的手顿了一顿,嘴角不自觉抽搐。看来自己在大都还是很有名气,只是这传闻听起来似乎不大对,她明明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什么时候还学会了打架?至于刁蛮,倒也不至于吧,不过是有人欺负她时会还击罢了,总不能任由主母和家里人踩在自己头上。说起来她还没有真正主动算计去过谁,不过这次是个例外。

婚队伴随着敲锣打鼓的声音行进着,云愫不再听轿子外那些市井议论,默默盘算起来:嫁给金元植,那和他就真的是一根绳上的蚂蚱,绑死了。不过他俩所求之间倒也没有冲突,但是太子殿下那里就难说了,更何况太子应该也不会就这样放心地让她和金元植就此结盟,肯定留了后手

喜乐声突然走调,轿子亦晃了一晃,云愫只觉得像是有只赖皮蛤蟆从自己耳边摔过,而后便跟着轿子被重重放到了地上。一阵马蹄声响起又在轿边站定,金元植掀起轿帘,一脸关切,恍惚间让云愫以为这人真把自己当做了期待已久的新嫁娘。

一个月前。

昊帝重病,着太子监政,并推行新令,使各藩王子孙均获得分封权。此法令名为赏赐,实则分割了各位藩王的王权土地。当年天下三分,楚、赵、宁三国鼎立。昊帝那时不过是楚国一个小小郡王,却在纷争中压过了世子,坐稳了王位。随后又率部亲征,生生拼出了大楚的统一。奈何长年战乱,终究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楚皇朝无力集权,只得设东篱、群阳、淮安、云南四王,各分属地,守护着大楚的安宁,却也威胁着皇权的稳固。昊帝隐忍一生,培养着皇朝力量,却抵不过时间的流逝和生命的残忍,残烛之际,只能把削藩的心愿交托于太子。

恰逢春时小说点评

恰逢春时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作者xx精湛的文笔,喜感的人设,此乃完美之佳作。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恰逢春时章节全本资源在线阅读,云愫 金元植小说,热门小说恰逢春时云愫金元植小说免费全集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