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衣下的甜(沛安革译)
糖衣下的甜(沛安革译)

糖衣下的甜(沛安革译)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06-30

小说介绍

沛安革译的小说是作家幺幺耳叁所著,书名为《糖衣下的甜》;糖衣下的甜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沛安在外面闲逛了一下午,熟悉了新学校到的距离。发现还挺方便的超市、便利店啥都不缺,挺好。想着包里的糖快没了,去便利店买两包糖叭。要是在学校低血糖犯了。啧,那滋味可不好受。

小说简介

沛安,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小姑娘,而就这样一个开朗的小姑娘,有着一对每日都在吵架的父母,而在父母的争吵中, 她在一次的转学了,而她这一次的转学,让她开心不已,她看见了她一直惦记的小哥哥,而从此她开始了,追求小哥哥的道路上。而革译也在偷偷的喜欢着她,两个互相有着好感的少男少女,讲述了一段纯纯的、清新的小恋爱。

糖衣下的甜免费阅读

女孩一步一步走到最后一排,刚准备和新同桌问好来着,抬起好奇的眼睛看向他。
啥?昨晚那大哥都不让我缓两天,今天就要让我看不见太阳了?
不管怎么着不打招呼不太好叭。
本着只要我乖乖的,社会人就不会记起我的原则。沛安主动乖乖的声打了招呼。
“你好,我叫沛安,你的新同桌。”女孩把椅子拉出来坐在上面,一边把书放在桌子上,一边说着。
易承盯着她的动作,一边看,一边笑着:“我知道,我认识你,我们昨晚见过。”
沛安看了他一眼,然后赶忙找出语文书,果然是大哥就是不一样,感觉自己在和他对视一眼就要被打了。
易承看到这小姑娘怎么躲着他,倒也没逗她,校服盖在自己头上继续睡了。
自己前桌的也是个丫头,看起来嫩嫩的,刚准备和她说两句话,打声招呼的。
“好啦好啦,把书拿出来上课了,还以为你们是高一呢?还有半年你们就高三了!赶紧把书拿出来我们上课。”语气中充满着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是高中老师没错了!
在英语和数学连续两节课中,沛安终于不负众望的。
睡着了。
大课间的下课铃声响了,班里倒了一片。毕竟刚开学,大部分同学还是要倒倒时差的。
班长走过来到沛安面前准备叫她,带她去领校服。
但是看见她旁边的易承莫名有点怂啊。
这位大哥谁不知道,妥妥的校霸啊!
虽然没见过他真正打过架,但是这位爷的脾气一向不太好,咱可不能往火坑里跑。
这种时候咱啥也别说了,先保住自己!
刚来第一天啥也不懂的沛安,和新同学说说话,吃吃饭,浑浑噩噩的就过去了。
完全忘了自己还要领校服这件事。
***
第二天早上。
洗漱完准备穿衣服的时候,突然想起来昨天忘记领校服了来着。
抱着完全侥幸心理的沛安还在想怎么躲过门卫大爷进校门。
想着想着还就饿了,就这么爬起来准备去学校的路上,买点豆浆油条啥的。
走到校门口发现人还挺多,昨天都没人来问我为什么不穿校服,今天也没事叭!
偷偷找到边边上,喝着豆浆转移注意力。
小心脏扑通扑通直跳,感觉咬着吸管连豆浆都不会喝了。
刚走进学校,松了一口气,张开嘴巴咬一口油条压压惊。
“叮咚叮咚~”
??!打铃了!
油条在嘴里,还没来得及嚼!
学生会的一群人,拿着小本本,径直走向校门口。
咦!还别说,领头的那个长得还挺好看。
仔细一看还有点眼熟。
但是!现在是想这个的时候嘛!
他们向自己走来了耶!
完了,开学第二天就要光荣上榜了嘛!
别叭!好歹让我乖两天吧。
想走,脚却抬不起来,眼睁睁看着他们一步步走向自己。
“姓名,班级,为什么不穿校服?”干脆利落。
本着死皮赖脸就不告诉他的原则:“大兄弟,我刚转来,是新生,咱能通融一下嘛!”
说着还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两***,塞进自己面前这个没有任何表情的男生口袋里。
“大兄弟对***制品不过敏叭,咱交个朋友呗,第一天通融一下嘛!”
革译看着自己鼓鼓的口袋,悠悠的说道:“姓名,班级”
啧,还真绝情!
沛安看贿赂没啥子用了,那要不撒个娇?
刚准备把手搭在面前这个好看的大兄弟胳膊上。
伸手,发现自己吃油条吃了一手油。
场面一度尴尬,要不搭上去?
严重怀疑自己这样搭上去了以后,每天都要被各种找茬然后……“译哥,咋了,面对小姐姐不忍心下手啊!”后面突然走上来另一个拿着本子的男孩子调侃道。
“这可不像咱一视同仁的译哥啊!”
沛安看这个小哥哥好像好对付一点,立马转移目标。
可怜兮兮的看着这个刚来的小哥:“我这学期刚转来,校服还没来得及领,咱能通融一下嘛!”
小丫头本来就有甜甜糯糯的声音,随便撒撒娇,这谁能忍住?
周炀大手一挥,“快走快走”。
完全无视了旁边一脸黑线的革译。
抓起豆浆油条就准备溜。
刚抬脚,后面革译的声音隐隐传来:“学校管早饭虽然没那么严,但是下次带早饭还是避着点门卫。”
“得嘞,谢谢大兄弟”只要不记名字啥都好说。
到了班级。
和旁边的同学同学打了声招呼,就拿起油条吃了起来。
在早读课下课吃完早饭,从口袋里拿了两颗***给前面的那个小妹妹。
“挽挽,你对***制品过敏嘛?”
“没有啊,怎么了?”
“没事,给你两颗糖。”
“谢谢。”接过沛安的糖,道了谢。
“对了,你认识咱们学校学生会的,emmmm,译哥?嘛?”
“译哥?是革译嘛?”曲未挽好奇道:“你为什么叫他译哥啊?”
“没啥,就昨天忘记领校服了,今天在门口差点被记上“光荣榜””沛安剥开一颗糖放进嘴里,云淡风轻的说道。
这下轮到曲未挽紧张了:“啊,我都没注意,名字没被记吧?”
“没有没有,我这么可爱,革译他怎么忍心啊,是叭!”女孩俏皮的给曲未挽了一个wink~曲未挽愣了一下,而后小脸一红。
沛安看的笑了起来,挽挽也太可爱了叭!
这是什么神仙前桌啊!
“革译是高二理科班的,成绩超级好,每次都是年级第一。”
“家境也很好,父母都是高层次人才。”李宿转过头来对沛安说。
要不是今天易承到现在都没有来学校,估计自己怎么着也得等到迫不得已才会回头。
“这样啊!”沛安拖着腮,嚼着嘴里的糖,想着到底在哪见过呢?
桌里的手机响了两声,沛安看了一眼,关了铃声走到走廊里,接了起来。
“安安,快来我班里,我给你两本书。”
“好嘞,马上来。”沛安应道。
看了眼手机,早读课下课是给住校生吃早饭的时间,所以时间会长一点,25分钟。
现在离上课还有十几分钟,来得及。
***
“你好,可以帮我叫一下你们班的苏漾嘛?”沛安到理科一班门口趴在墙上对着第一排的同学说道。
里面的同学也很友好,让沛安等一下,自己去叫。
沛安道完谢就在门口踩着自己的影子等着。
一抬头,又看见了革译抱着练习册往自己方向走来。
脑子里突然发现了一个画面!
这!这不是和自己一起扶自行车的那个小哥嘛!

糖衣下的甜全文阅读

沛安之前是在C市老家的冶溪镇里上的高中,学习上面抓的不是很紧,升学率也不是很高,沛母早就想让她转学了。
这次正好因为和孩他爸感情闹了一点不愉快,双方决定冷静一下,所以才分开一段时间。
加上沛母还是其实还是想要沛安有一个比较好的学习环境,所以才选择来到S市的。
高二上学期刚考完期末考试,在S市医院有自己家这边亲戚,受自己老妈的命令来这边探望一下,顺便塞个红包啥的。
自己在外面出差走不开,回不来。
刚考完试第二天就要去S市医院。
***
一月中旬的天气,寒风凛冽的,还下着小雨。
坐了近一上午的长途好不容易到了S市,本来以为医院特好找来着。
谁知道刚出了车站就迷路了。
沛安一个人站在车站后门口,寒风毫不留情的吹过,本来为了好看穿的就不是特别多,此时更是被冻的感觉双脚都不是自己的了。
站在门口时不时往外面伸伸头瞅瞅,还在好奇为什么车站附近一辆出租车都没有。
甚至一个人影都没有!
“不对呀?漾漾不是说车站门口从来都不缺车的嘛?”沛安一个人蹲在后门口,把玩着手中的手机准备查查定位。
刚把手机拿出来,还没来得及打开,就收到了苏漾的夺命连环call。
“沛安,你到了吗?”电话那头的苏漾询问道。
“我,我在车站门口啊。”沛安还特地往刚刚自己出来的地方瞅了瞅,对呀,里面有人啊。
为啥子外面——一阵风吹过,还刮起了两片树上的叶子……“就是这外面,好像没有人。”越说越没底,声音慢慢小了起来。
“行了行了,啥也别说了,定位发来。”苏漾干脆道。
沛安立马地图也不用了,退出页面,给苏漾发定位。
毕竟,就算看了地图,咱也不认识路。
作为一名路痴沛安从不否认,事实上是否认了。
也没人相信。
有了苏漾这个人型导航,沛安立马跟开了挂似的。
庆幸自己昨晚幸好和漾漾说了要来S市,不然今天估计得绕死在S市的车站。
一路畅通无阻的顺利到了S市医院。
就是自己在车站耽误了挺长时间,得速度快点,不然赶不上回家的车了。
到了医院,直奔住院部,还没到病房就被七大姑八大姨拉到旁边一阵问候。
本来还准备速战速决的。
这下看来没戏了。
在七大姑八大姨的连环慰问下,好不容易乘着她们去上厕所的时候,悄悄地拿出来手机。
毫不犹豫的给苏漾发了微信,准备今晚投靠她去。
沛安:“我今晚可以去你那边睡嘛?(亲亲)”
沛安:“看在我是你小可爱的份上,收留我一晚叭。”
另一边
刚刚准备考试的苏漾正准备上交手机,正好看到了消息。
苏漾:“我觉得,让你睡大街比较好。(无辜脸)”
沛安:“别嘛~”
苏漾:“五点半我考完,来我学校找我,我给你钥匙。”
沛安:“得嘞,谢谢亲^3^”
苏漾:“行了,我要考试了,你也可以来了。”
有了住处的沛安立马坐公交到学校。
外面还下着小雪。
在门口买了两杯热奶茶,在店里慢悠悠的等。
等差不多了,进了学校在教学楼下面的楼道里一边躲雪,一边等苏漾。
考完试的铃声一响,沛安再一次充分展现了自己路痴的本性。
在聊了十分钟左右双方还是没有找到对方的情况下。
沛安决定,打电话。
左手纤细的手指里领着两杯奶茶,被勒的都有些发红,右手拿着的手机还在等待对方接听。
转头准备出去看看能不能看见苏漾的时候,看见过道里有一辆在避雪的自行车不知道是被风吹的,还是怎么着,倒在了过道中间。
下意识的走过去,扶自行车。
把右手手机放在臂弯处夹着,伸手准备扶自行车。
因为左右手里都拿着东西,扶起来有些费力,刚扶起来一点。
对面车把手上搭上了两只手,顺着自己比较方便的方向,把车扶了起来。
对于突如其来的帮忙,沛安抬起头,带着些好奇和感谢的眼神看向突然出现的少年。
面前的男生穿着黑色的上衣外套把脖子显现的愈发的白,修长的手指正搭在自行车的把手上,看向自己,眼神里透露着些许好奇。
四目相对,一时间沛安竟有些许失神。
这个男孩子,还挺好看。
臂弯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把出神的沛安拉了回来,苏漾接了。
急急忙忙向他道完谢,就走向外面接起了电话。
拿到钥匙走到了苏漾租的房子里,突然想起来,竟然忘记和那个小哥要联系方式。
十几年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这么好看的小哥,竟然因为自己没把握住!
怎么可以!
接下来的一个寒假,沛安可谓是***扰了苏漾一个多月。
死皮赖脸的让苏漾帮自己找自己美其名曰的“自行车小哥”。
可是自己也说不出来个特别的长相,就一个劲的说:好看,就特别好看的辣锅。
苏漾觉得自己没把她当神经病已经是大发慈悲的了。
***
看着面前的人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又想起来那天帮自己扶自行车的那位小哥。
我敲,这,这分明就是一个人嘛!
沛安瞪大眼睛,就差眼睛挂在革译身上了。
看着他走进自己旁边的班里,都还没慌过神。
“看什么呢!”苏漾从后面猛的拍了一下沛安的肩膀。
“啊啊啊啊啊啊!漾漾,革,革,革”沛安双手放在苏漾的肩膀上,***的摇了起来。
“哥,哥,哥啥哥啊!”被摇的头晕眼花的苏漾抓住沛安的手试图让面前的小人儿停下来,没想到不但没停下来,还越摇越激动了。
“就是就是,那个我和你说了好久的那个“自行车小哥”,就是革译!”语气中带着喜悦,感觉连空气都是甜的了。
“啥?是革译!”苏漾自己都没想到,在自己耳边唠唠叨叨一个多月的沛安要找的人,居然是自己班的班长!
仔细一像,好像是挺有可能的。
在自己班附近、期末考试还在学校、长得好看的男生、乐于助人。
好像还蛮符合班长的人设的。
“给你书哦,找到了打算怎么办?”把书丢给还在冒粉色泡泡的小丫头。
沛安接过书,目光还在往班级里瞟:“能怎么办?我不管,反正自行车小哥是我的!”

沛安革译小说

以上就是小说糖衣下的甜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以笔为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