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心靥(薛念仲墨沇)
焚心靥(薛念仲墨沇)

焚心靥(薛念仲墨沇)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06-30

小说介绍

焚心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在哪看?主角是薛念仲墨沇的小说;焚心靥免费完结版阅读完整全本精选:秦晨听清她的呓语,身子顿时一僵。薛念连梦中都被仲墨沇的所作所为牵动着情绪,她终究,还是放不下他……

小说介绍

秦晨听清她的呓语,身子顿时一僵。薛念连梦中都被仲墨沇的所作所为牵动着情绪,她终究,还是放不下他……

焚心靥小说全文阅读

秦晨听清她的呓语,身子顿时一僵。薛念连梦中都被仲墨沇的所作所为牵动着情绪,她终究,还是放不下他……
秦晨垂下眼皮,纤长的睫毛掩盖住了他眼底酝酿的不甘与怨愤。
他闭了闭眼,再次拿起帕子,认真地为薛念拭去额头沁出的细细密密的汗珠子。
一旁的侍女见世子这模样,早已看呆了去。这是他们那个对任何人都会保持距离的南离世子吗?他竟这般细致地照顾一名女子……
侍女的眼中流露出艳羡之意。
三天后。
床上的薛念猛然睁开眼,涣散的瞳孔中,一下倒映出陌生的粉色帷幄。
时刻守着她的秦晨见她睁眼,面上不由地出现喜悦之色,他赶忙跑上前,握住薛念的手,语气中也难掩欣喜:“薛念,你醒了。”
薛念直直的看着大床顶上的纱帐,呆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她转头看向兀自欣喜的秦晨:“我......没死?”
她的语气很平很淡,没有一丝起伏,眼神也是直勾勾地,满是茫然,瞳孔甚至没有焦距。
秦晨心下一跳,柔声唤道:“薛念......”
薛念猜到了什么,她深吸了口气,将双手从秦晨手中抽出,偏过头去:“你与怜儿……你不该救我的。”
闻言,秦晨心中倏然就有了怒气:“仲墨沇就那么好,值得你为他连性命都搭上?”
薛念闭了闭眼,没叫人看见她眼中的痛苦之色,她的语气有些冷淡:“与他无关。”
秦晨定定地看了她半晌,苦笑一声:“与他无关?薛念,你别自欺欺人了,仲墨沇他负了你,是他将你逼上了死路……”
秦晨话未说完,就被薛念打断了:“那你为何救我?我……早就不想活了,很多年前就不想活了,这么些年,不过都是苟且偷生罢了。”
薛念的声音很轻,却像一记重拳,又狠又重的打在了秦晨的心上。
他的脸色僵住,过了很久才沉声道:“我若不救你,定会悔恨终生。我时常在想,若是当初,我能狠下心来让你嫁我,或许,你就不会过得这样苦了。”
薛念猛然抬头:“南离世子,薛念……”
“我懂,你不必说。这么多年,你心心念念的唯有仲墨沇一人,想让你嫁我,也不过是我一厢情愿的奢望罢了。”秦晨打断了薛念的话,他知道若是让薛念开口,定然说不出什么让他高兴的话。
薛念抿了抿嘴,低下头闭口不言。
也不知怜儿与秦晨什么时候将那毒药换了,她本以为自己要死了,谁能料到她竟会在除了武陵王府之外的地方活着。
可即便活了,又能如何?
她如今这幅身子,什么都做不了。何况,她早已对这人世没了半分牵挂,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只是秦晨终究是救了她,她即便心中不愿,也不好怨怪他。过了半晌,她才抬头看着秦晨,说道:“多谢南离世子相救。”
秦晨眸色深深沉沉的盯着她瞧,只是她那张精致而苍白的容颜上却没有任何表情,他也看不出她的丝毫情绪来。
他盯着她看了半晌,最终也还是没有勉强,深吸一口气,他调整好情绪,微微笑了笑:“你我之间不必言谢。”
往后还是不与她提仲墨沇的好,他会用最大的耐心去陪她。这么多年都等了,她生命尽头剩下的日子里,该是他守着她了。
不能,不会,亦不该再有仲墨沇。

焚心靥小说免费阅读

说完,不待薛念再次开口,他便已然起身,看向一旁的侍女:“给薛念的药膳,可准备好了?”
侍女笑道:“药膳一直备着呢,只等着小姐醒来,奴婢方才已经让人去做了,这会儿应当快端来了。”
闻言,薛念愣了一下,她慢慢的坐起身来看向秦晨,问道:“药膳?”
秦晨低头看她,面色依旧温柔,仿佛忘了方才的不愉快:“大夫说你体虚,不宜吃太补的药物,我便吩咐人做了药膳,对你身子好些。”
薛念的眼底划过诧异之色,她神色复杂地看着秦晨,语气里多了些感激:“南离世子,劳你费心了。”
秦晨笑着摇摇头:“我先出去,让文月替你梳洗更衣,起床用膳吧。”
薛念点点头,也不推辞,转头看向一旁的侍女:“劳烦文月姑娘了。”
文月赶忙走到床前,向薛念行了一礼:“小姐快别这么说,这是文月的分内之事。”
秦晨见状,笑了笑便走了出去。薛念心中有仲墨沇,不论是谁,只要是男子,她都会保持距离。
即便自己与她已是相识多年,她对他也仍是保持着客气。想让她接受自己的照顾,倒不急于这一时,只是......
秦晨想起先前大夫对薛念的诊断结果,不由地抿紧了双唇。
那大夫说薛念近两年身子是气血两亏,加上她身上那些尚未痊愈的大大小小的伤痕,身子是愈发虚弱,何况她如今是郁结于心,愁思难解,能再撑个月余,便已是最大限度了……
秦晨回头,眸色深深的望着身后紧闭的房门,垂在身侧的双手逐渐紧握成拳,指甲深深嵌入掌心,几乎掐出血痕来,只是他毫不在意那刺痛,这点痛,比起他心中的痛,根本算不得什么。
他想起怜儿同他说的那些,关于薛念受过的苦难,只觉得心头如同梗了什么东西一般,叫他都难以畅快呼吸。
……
那日薛念哭求怜儿送她一程,怜儿看她实在辛苦,也不想让她继续困在武陵王府的那一方天地,便将那藏了多年的毒药给她喝了下去。只是薛念并不知晓,那瓶毒药早已被秦晨和怜儿调了包。
薛念为仲墨沇受了那么多苦,却还对他那样死心塌地,她自己受得住,在意她的人却只觉得心疼。
怜儿不止一次的求秦晨救救薛念,可薛念性子倔强,秦晨也不愿强迫她,他只是伙同怜儿将那毒药换了,并告知怜儿,只要薛念有事,便立即去寻他。
秦晨原本想着仲墨沇与薛念这么多年来,也算是情投意合、郎情妾意的,薛念为仲墨沇付出那么多,仲墨沇回京第一件事便是求取薛念,他便想着,薛念的心也算没有错付,仲墨沇还算是有良心,没有负了薛念。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仲墨沇将薛念娶回家,竟是为了羞辱、折磨她!
当初那样娇俏的一个小姑娘,这些年已然为了他吃了不少苦,正该是得到幸福的时候,哪成想,嫁给仲墨沇不过一个多月,她竟过的更惨,被折磨到几近油尽灯枯。
若是早知如此,秦晨定是拼了命也不会让薛念嫁过去,而是会将她护在自己的羽翼下。
身后的门吱呀一声被打开,秦晨的思绪一下从内心深处的痛抽身而出,秦晨转过身,便看到拉开门走出来的文月。
文月俯身朝他行了一礼,轻声道:“世子,小姐已收拾妥当了。”
“好。”秦晨点点头,抬脚往屋里走去,“摆膳吧。”
“是。”文月再次俯身行礼,应了一声后告退往厨房那边去了。
秦晨迈步而去,眼神却无比坚定。
往后,薛念剩下的日子里,他必会倾尽全力护她周全,要她每一日都过得快活恣意,再不叫她受半点委屈,任何人,哪怕是他,也不能再伤她分毫——
秦晨***后,便瞧见薛念正愣愣地坐在梳妆台前,一瞬不瞬地瞧着铜镜里的自己。
秦晨走到她身后,望着镜子里倒映出的,薛念那有些憔悴却难掩美貌的脸庞,不由得勾起了唇角。
他弯下腰靠近薛念,右手拿起一旁的胭脂,伸到薛念面前:“据说这是京里女子最爱的胭脂,薛念可要试试?”

小编推荐理由

这本书看起来还是很不错的,作者的设定有新鲜感,看起来有新意,还是很吸引人的,里面的故事内容也是很精彩的,是一本好看的言情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