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时节又逢君(红凝锦绣)免费完结版完整全本阅读
落花时节又逢君(红凝锦绣)免费完结版完整全本阅读

落花时节又逢君(红凝锦绣)免费完结版完整全本阅读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06-29

小说介绍

红凝锦绣小说落花时节又逢君,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落花时节又逢君全文免费阅读。香风阵阵,仙乐飘飘,姹紫嫣红乱成一团,娇笑声不绝。一道身影卓然立于其中,锦袍绣带,神圣高贵,仿佛周围一切都是为他而存在,却怎么也看不清他的面容。

红凝锦绣小说简介

中道褪芳颜,樽前弃玉冠。
却作成、一段情缘。
莫向今生问前世,糊涂过,道愚顽。
明月几回圆,红尘众口编。
笑姮娥、应悔当年。
天上神仙地下鬼,终不似,在人间。

落花时节又逢君全文阅读

这当然不是意外,红凝早就猜出是有人救了自己,因此并不惊讶,只不过来人身上散发着淡淡地极其美妙的香气,竟然让她觉得熟悉。
一个穿着锦绣衣袍的年轻男人。
说年轻,其实看不出他的实际年龄,双眸清澈如水波,一张脸美得难以描画,淡淡的笑容初看神圣高贵,再看却又艳丽无比,那是方才百花盛开都比不过的风华。
他微笑着低头看她:“红凝。”
没来由地升起亲切之意,红凝情不自禁“嗯”了声,接着又惊讶:“你认识我?”
锦袍男人含笑不答。
红凝这才惊觉自己全身口口躺在他怀里,顿时热血涌上脑门,虽然目前这身体只是个发育不足的、十二岁的小女孩,但心理上可不是。
她尽量镇定:“能不能先放我下来?”
锦袍男人果然放下她。
红凝走过去拾起衣裳穿上,然后转身看他,虽说已经表现得很冷静,脸上却还是忍不住微微地发烫,她斟酌了一下才道:“多谢恩公出手相救。”
刚刚才经历一场惊心动魄的事,照理说,她的表现与年龄很不相衬,普通人必定会奇怪,锦袍男人却没有:“我本是来救你的。”
红凝不解。
锦袍男人又道:“修成不易,饶了它吧。”
这次红凝总算明白他的意思:“可它还会害人。”
锦袍男人道:“本非同类,自有天谴,不是我该管的。”
一切顺其自然,这人和师父一样是修道的?红凝暗忖,因性命是他救下的,也不好再说什么,礼貌性地问:“恩公尊姓大名?”
锦袍男人轻声叹息:“不记得了,早就不记得了。”
红凝莫名。
锦袍男人抬起右手。
那手很漂亮,十指修长有型,随意舒展着,仿佛美玉雕成,红凝看得呆了呆,回神时,却发现不知何时自己已立于一片花丛之中。
漂亮的、艳红如火的茶花。
红凝天生就喜欢这种热情的颜色,这让她感到愉快和温暖,不由得心情大好,蹲下身去揽那花,谁知花在手中的触感竟实实在在,绝非普通幻术所能达到的效果,红凝顿时惊讶万分:“这是……上等幻术?还是搬移术?你也是修道之人吧。”
锦袍男人摇头,接着却笑了:“算是。”
红凝懒得再想文绉绉的话,干脆直接问:“你叫什么名字?”
锦袍男人看着她:“连本身都不记得了,却如何记住我的名字?”
什么本身?红凝听得满头雾水:“你认识我?”
锦袍男人笑而不答,问:“为何不跟你师父修仙?仙道永恒,长生不死,何必承受这轮回之苦。”
谈起这问题,红凝莞尔:“仙道固然永恒,可依我看,轮回也未必就是受苦。”她边说边站起身:“转世重生,跟长生又有什么区别,与其清心寡欲无休无止地修行,不如永远留在人间,经历各种有趣的事,再说修仙实在太枯燥乏味了,我喜欢热闹,人间有情有义,不也很好?”
锦袍男人道:“有情又如何,六道轮回,每一世轮回,便会将前世之情忘得一干二净,正如你,已经连自己转世的根由都忘了,岂非也是无情?”
红凝反驳:“忘了,不代表它没有过,既然有过,就不能算无情。”
锦袍男人道:“情也有悲苦,怎及神仙超脱自在?”
他是想说服自己修仙?红凝暗笑,直视他的眼睛,反问:“能感受到冷暖悲苦也未尝不是好事,神仙夫妻就是天天一起口口口修吧,像那样无情无欲,不就和两根木头一样,长生又有什么意思?”
这种话从一个十二岁小女孩嘴里说出来,显得极为怪异,锦袍男人微笑:“还这么想?”
红凝道:“我一直都这么想。”
“那将来再说,”锦袍男人侧过身,抬手,“我叫锦绣。”
红凝忙上前:“你……”
人已消失不见。
遁走了?心知对方必定有很高的道行,红凝也没大惊小怪,只是莫名地感到一阵惆怅,低头,周围那些鲜艳的茶花也随他的人一起,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喃喃地道:“锦绣。”
“越来越呆了!”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响起。
“白泠?”
“没大没小。”
白泠泡在潭水里,浑身衣衫并不像普通人浸了水那样紧贴身体,而是和平地上一样,宽大的白衣自然而然舒展开,顺着水波抖动,整个人看上去仿佛和水融为一体了。
红凝收回思绪,双手扶着膝,俯身看他:“师兄越来越俊了,怪不得那么多花妖树精喜欢你。”
白泠慢悠悠地抬眼:“你真不像个小孩。”
这话他已经说过多次,红凝也没提起穿越的事,笑道:“我现在是小孩,可再过几年,别人就会以为你是我师弟。”
白泠的脸马上沉了下去。
能气到三百多岁的老妖精,红凝暗乐,故意仰脸望天,长长地叹气:“看你总是长不大,现在是不是觉得,长生也没那么好?”
白泠不答,身体开始透明。
换作别人惹恼他,早被冻成冰块了,可红凝全不在意:“别现原形吓我,我早就不怕了。”想到当初那点见识,她觉得好笑:“跟你说实话,当初那是以为你被太阳晒化了,所以着急,你以为我真的怕你?”
白泠愣了下,沉默,慢慢恢复正常的模样。
红凝取过旁边的草药篮子,起身:“你可是三百多岁的老妖,按年龄按辈分,我叫你祖宗也够了,哪敢要你这样的师弟。”
白泠冷哼:“师父叫你午时后就回去。”
红凝也暗自后悔,口里却道:“我不是正准备回去吗,这么好的日子,你没有修炼?”
白泠道:“方才好像有妖气。”
红凝一阵感动,白泠虽然总是冷冰冰不客气的样子,可实际上这师兄很关心自己,妖最能感受到周围的妖气,想是他发现不对,才临时中断修炼,遁过来探视。
想到这,红凝便不再隐瞒:“这潭里真有条恶龙,不过它逃走了,暂时应该不会再回来。”
白泠皱了下眉,也没多问:“我想是出了事,先回去再说。”
知道他并没瞧见锦绣,红凝点头,挎着篮子就走。
第二日文信出关得知此事,十分吃惊,但见她安然无恙也就放了心,仔细盘问,红凝将事情经过描述了遍,最后含糊地解释两句,说是被一个来历不明的同道所救。
修道之人很常见,文信没怀疑,沉吟片刻道:“此龙必非先天之龙,而是什么东西得了机缘修炼成的妖龙,不曾朝拜龙王,所以性恶食人。”
“多半是条蛇。”红凝回想起那龙的凶恶模样,也后怕不已。
文信回忆:“其实我初来此地时,听到恶龙潭之名也曾怀疑,打听得知,此潭得名于五十年前,有人见一放牛小儿被巨蛇吞食,漆黑有足,想是只蛟,但这许多年来,我始终未在那潭中发现妖气,也未听说附近有人畜失踪,以为是被同道收去了,因此也没放在心上。”
红凝道:“那洞肯定通往另外一个地方,附近没事,不代表它没在别的地方作恶,只怕已经吃了不少人,只不过今天它不知为什么跑这边来,遇上了我。”
文信道:“据你说,它已经长出鳞角,蛟原要修炼五百年才能化龙,如今却只五十年光景,它必然得了什么神物相助,所以这么快。”
白泠问得干脆:“是收是度?”
文信叹息:“难得修到这地步,也是它的机缘,只是无人指引,错走了恶道,将来的***也重得多,恐难逃过,不如先行劝化,若它肯改过向善不再食人,也是件功德。”
红凝本来觉得那龙凶恶,还是收了保险,但想起锦绣说饶过它的话,于是点头:“这样好。”
白泠道:“万一它将来又作恶?”
文信也想到这点:“最好将它封印住。”
白泠道:“手头并无封印之物。”
文信道:“它这么快就成龙,赖的是那件神物,若知道是什么,我自有办法。”
白泠道:“我且去那洞内探一探。”
红凝忙拉住他:“你一个人?”
白泠略带鄙视地看她一眼,转身出门。
文信笑道:“不妨,那龙尚未修得人形,可见道行还浅,何况白泠在水里更得利。”说完起身:“我们也去看看吧,趁早寻个万全之策,下月十五那妖龙或许还会出来。”
寒潭如镜,一如往常。
白泠入水便消失了,文信在岸上查看。
红凝远远站着,想起昨日锦绣所施展的法术:“师父,我想让这地方开满花,该用什么法术?”
文信只当她是在请教学习,随口答道:“自然是幻术,障眼法。”说完一挥手,周围所有景物立即消失,变作一片鲜美的桃林,落英缤纷。
红凝抬手去接花瓣,却没有昨日那样的真实触感:“这些花都是幻像,是假的。”
“自然是假的。”
“我要真的花呢?”
文信哈哈一笑:“自己种。”
师父真是言简意赅,红凝啼笑皆非:“不如用五鬼搬运术?”
难得她这么好学,文信收了法术,周围恢复原样:“五鬼搬移术的确可以将东西从别处移来,但花木隶属花神,连上仙也不能轻易逾权召唤,鬼差又岂敢下手?”
“哦?”
“花木与人不同,它们与山川地气相连,全凭一脉地气滋养,离土则气断,气断则灵散,灵灭则根枯,一旦草木离土,依附的精魂便会散去,再不能成精,若非生计需要,随意糟蹋采拔它们,是件有损功德的事,为一时兴致而断了它们的仙途,必受花神惩处。”
红凝道:“那我们吃菜采药,它们不是很无辜?”
“此乃天意,也是它们的劫数,否则这世上岂不尽是妖精,”文信好笑,“便是我们人,也不是谁都有仙缘,神仙度不了劫便会大折修为甚至被打回原形,天道如此,对万物都是公平的。”
神仙也要考试,红凝叹道:“那做神仙有什么好。”
文信笑而不答。
红凝回到原话题:“这么说,五鬼搬运术是不行了。”
文信点头:“你要一株就罢了,还要许多,除非你能号令土地山神,将它们连同一脉地气搬来,但这等搬山撼岳的至上法力,岂是凡人能有的?”
红凝愣了下:“凡人不能?”
文信道:“有却有,只是我未曾见过。”
红凝道:“就连师父你也不行?”
文信摇头。
搬山撼岳?红凝否定这种可能,当时锦绣仅仅是挥手而已,哪有那么大动静:“真没别的办法?”
“你不妨设坛拜祭花神与众花仙,也曾有人借来的,但这法子未必都有用。”
“花神?花仙?”
“嗯……”文信道,“花木之族,花神和众花仙,还有花妖,他们掌控花木之灵,能为之续气,挥手之间便能召唤。”
神仙太遥远,妖怪倒是常见,红凝暗暗揣测,难道锦绣是花妖?
正想着,忽听文信“咦”了声,道:“莫非是这个?”
红凝忙问:“什么?”
文信扬手指对岸石壁。

落花时节又逢君免费阅读

红凝抬眼一望,见他指的是峭壁当中那圈圆形石印,顿时笑道:“那个我小时候就见过了,不知是谁刻上去的。”
文信摇头:“那里离地约有十丈,谁会无故在那么高的地方刻东西?我看不是刻上去的,倒像是什么东西撞上去所留的痕迹。”
撞上去?红凝仰脸细看半晌,也奇怪了:“还真像,可什么东西会撞到那上面?”
文信看着那石印,沉吟不语。
红凝心中一动:“会不会和那恶龙有关?”
文信点点头,盘膝坐下。
知道他想做什么,红凝担忧:“既是神物,能否找到就要凭机缘,事关天机,贸然卜算必会大耗精神,说不定……”
文信道:“姑且试一试。”说完闭目,凝神掐指。
红凝见如此,便站到旁边为他护法,看着碧森森的潭水,她一时回想恶龙之事,一时又想到遍地茶花和神秘的锦绣,竟有些心神不定,好半日才回过神,转脸却见身旁文信面色发白,额上冒出汗粒。
事情不简单!红凝察觉不对,大惊,正打算叫白泠回来帮忙,文信已重新睁开了眼。
红凝松了口气:“师父可算出什么?”
文信摇头一笑:“仗着区区道术擅自窥测天机,果然是徒劳一场。”见红凝要说话,他又摆手制止:“我虽不能算出此物来历,但能确认它与那妖龙有关。”
他站起身,比划那石壁上的痕迹:“此物既是撞上去的,之后必定落入了这潭里,被那只蛟得到,借着灵气所以修成了龙形。”
红凝道:“那东西形状应该不小,能撞到那么高的崖上,难道它是半空中飞来的?”
文信颔首:“既是神物,也未可知。”
红凝道:“它从哪里飞来的?
二人一愣,似是想到什么,同时朝身后望去。
远处山头,树木葱茏,其中一座古寺若隐若现,有塔尖高耸于风中。
红凝道:“会不会……”话未说完,忽听得潭中“豁啦”一声,以为又是那龙,她不由惊得转回脸看,原来是白泠回来了。
白泠面色不太好:“那洞里有许多岔道,其中一条通往十里外的一口井,不知谁在井上下了道符,方才我不留神,差点被它摄住。”
红凝笑道:“是了,想必这些年它都在那边作恶,用人的精魂修炼灵珠,最近不知被哪位高人察觉,施法锁住了那边的路,它没了吃的,才回这边来。”
白泠轻蔑:“那符也不见高明,分明是此人法力不够,只好行这等权宜之计,恐难长久。”
文信叹道:“不知这洞还通往哪里,若用符镇住这边,恐怕它会去别处作恶,我暂且设个阵,你二人去报信,让附近百姓不要再靠近这里。”
这时代崇佛敬道,师徒几个在这山里住了多年,深得周边百姓爱敬,听说恶龙潭出事,村里头几位德高望重的长者都吓一跳,忙派人给村民传话,又连连称谢。
回来路上,红凝把石壁上圆形印迹的事告诉了白泠。
白泠道:“你待如何?”
红凝想了想道:“不如我们先去寺里看看?”
白泠没反对,用传音符跟文信说了声,便带着她上路了。
红凝不会缩地之法,白泠虽能,却带不动她这样的凡胎□□,二人步行至古寺,已是傍晚,但见夕阳西斜,霞光万丈,沿着干净的石级往上走,一路树木繁茂,涧水潺潺,不多时二人便登上山头,前面寺门十分高大庄严,上书“神钟寺”三个大字,气势非凡,里面暮钟声起,伴有阵阵梵唱,果然是佛家清净宝地。
白泠顿了下脚步。
红凝明白:“你在外面等我吧。”
白泠轻哼,继续朝前走:“小小寺庙而已,有什么去不得。”
其实普通寺庙也没什么可怕,只不过这种古寺已有百多年历史,香火旺盛,戒律森严,加上有高僧诵经念佛,日久也就有佛光佑护,普通妖怪受不住,远远望着都会胆战,好在白泠已有近四百年修为,***无妨,但一身妖法就不能再用了。
寺门前有两个小和尚在说话,忽见一十七八岁的少年带着个小女孩走来,忙住了口,合十见礼:“施主这是进香还是来还愿的?”
白泠不答,红凝只好上前道:“我们是来贵宝刹上香的。”
小和尚将二人让进门。
红凝有意放慢脚步,仔细打量四周,一边做出奇怪的样子跟他们闲扯:“神钟寺……师父,这寺名有趣得紧。”
见她年纪小,口齿伶俐讨人喜欢,两和尚也不怪她好奇,俱笑道:“小施主不知道,敝寺原本叫霞隐寺,听说五十年前才改的名。”
红凝道:“这里有一口神钟?”
两和尚摇头:“没有。”
红凝笑道:“那怎么又叫神钟寺了?”
那年小的和尚答不上来:“这……”
年长些的喜卖弄,闻言笑道:“小施主不知,寺里五十年前差点真的就迎来一口神钟,谁知却被看门的误了事。”
红凝忙问:“怎么误事了?”
那和尚边走边道:“贫僧也是听师伯说的,五十年前,任主持的海空长老极有名,当时寺里人还没这么多,一天夜里,长老忽得一梦,醒来说有人找上他,自称金童,乃是南天门的司时官,因觉敝寺风景甚好,欲下凡来长住,让长老在十五月圆夜子时正打开寺门放他进来。”
红凝奇道:“它真的来了?”
她听得有趣,和尚讲得也有劲:“长老自是大喜,对此事深信不疑,吩咐全寺上下沐浴诵经,准备迎接那位神仙。”
红凝笑道:“就凭一个梦,他不怕有假?”
和尚摇头:“此事听来未免虚妄,当时寺里其余僧众也都与小施主一样,只道长老太拿梦当真,十五那夜,长老原是打算摆香案率一众寺僧迎接,却又怕场面太大,惊了那位神仙,因此思来想去,还是让众人照常歇息,只吩咐师伯留心守门,自己在禅房打坐。哪知等到半夜将近子时正,外面始终不见动静,守门的师伯心里抱怨,便偷了个懒,想着第二日撒个谎也就过了。”
红凝忍不住道:“可惜!”
“可不是,”和尚叹息,“门刚关上,就听‘砰’的一声响,全寺人都被惊起,那门原本又厚又结实,也被生生撞出个洞,师伯心知坏了事,吓得忙开门看,却已不见那东西的踪影,长老当下便狠狠责骂了他一顿,立时摆香案诵经赔罪,谁知那口神钟见门没开,心里不高兴,已经飞往别处,竟再没来过,事已至此,长老只叹敝寺无缘留住宝贝,便将寺名改了。”
红凝道:“你怎么知道是神钟?”
白泠忍不住嘲讽:“果真笨。”
见她仍不解,那和尚便笑:“小施主,它自称是南天门的司时官,又叫金童,这金童,合起来可不就是个‘钟’字吗!”
平时画符画得多,却还是没习惯繁体字,红凝反应过来不由得好笑,敷衍了几句,与白泠去殿中上香,舍了几文钱便告辞出门。
出了寺门,红凝便笑道:“这可对上了,悬崖上那个石印,那大小形状,分明就是钟口撞上去留下来的,和尚不开门,神钟被气跑,没地方可去,只好回头乱飞,不小心撞上石壁坠入潭里,被那只蛟得到,所以这么快就修炼成了龙。”
白泠道:“天色不早。”
红凝加快脚步朝山下大路走:“找辆车坐回去吧,我走不动了。”
天色昏昏,大路上正好停着一辆马车,赶车的是个青衣老头,手里拿着水烟袋,见了二人立即笑着招呼:“这么晚了,两位可要坐车回去?”
红凝大喜,点头便要往车上爬,却被白泠伸手拦住。
白泠将她拉至身后,紧盯着那老头:“你来做什么?”
眼前的老头忽然摇身一变,竟化作一个白衣女,小脸樱唇十分漂亮,头发却是白如雪,她看着白泠,满脸欢喜之色:“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能认出我。”
原以为又是个觑觎白泠美色的女妖,如今听这话中意思,他两个根本是认得的,红凝顿觉好奇,忙转脸看白泠,小时候被文信捡回来,这师兄就已经在了,却从不曾听他提过往事。
白泠微微抬眸,毫不客气吐出一个字:“滚。”
白衣女黯然,声音低下去:“我以为你被道士收了去,这些年一心想要救你,好容易才找到这儿,你就不肯好声气对我?”
白泠紧绷着漂亮的脸,拉着红凝就走。
二人关系显然非比寻常,人家女孩子低声下气,却换得这样对待,倒也罕见,红凝忍不住皱了下眉,也不便插嘴,于是不动声色地任他拉着手走。
刚走出两步,白衣女就站在了面前,拦住二人,一脸醋意:“这小孩是谁?”
白泠不答:“让。”
从小就多受这位师兄照顾,红凝从心底里当他当作亲人,倒没在意牵手这种事,况且自己在别人眼里年纪还小呢,不料此女醋意竟这么大,红凝不想惹麻烦,灵机一动,仰起脸摇白泠的手臂,装嫩:“师兄,她是谁?”
“是你师妹?”见她一副不懂事的样子,白衣女语气果然缓和了,低声,“你还惦记之前的事?可我那也是为你好……”
不待她说完,一阵极其阴寒的风骤然卷起。
白衣女面色大变,倏地消失,红凝被吓到,慌忙朝四周张望,却见她已经站在了两丈开外,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白泠,你……对我下手?”
白泠转身面对她,慢悠悠抬眼的样子实在令人着迷,声音却冷酷如冰:“再纠缠,必教你精魂俱散。”
白衣女红着眼圈呆了半晌,恨声道:“若非你这般无情,我怎会对小珂下手,你会后悔的!”
长袖轻拂,人已消失不见。
白泠脾气是不怎么好,但并非不能自制,被寻常妖精惹恼了,顶多略施教训制造几块冰,还从未见他下过这么重的手,红凝原本觉得奇怪,听了这番话却大略猜着缘故,这女的害过人,而这个人对他很重要。
当然,红凝也不便多问,事关***,盘问起来倒显得八卦,于是不动声色缩回手,笑着催他快走。
廊桥如长虹凌空,直达高耸的云台。
台下云潮广阔,仙雾腾腾。
台上有面棋盘,二人端坐,凝神对弈。
左边执黑子者是位三四十岁的真人,白面黑须,云袍峨冠,一派仙家悠闲之气,他身后不远处站着对金童玉女,各持法器;右边那位则年轻许多,锦袍绣带,风神俊美,唇角噙着一丝浅笑,正是锦绣,他身后不远处站着两名手拈花枝的美丽女子,妩媚冷艳,各有千秋。
半晌,那峨冠者掷下一子,笑道:“尊神今日心神不定,想是喜事将近的缘故,这棋却要输了。”
锦绣含笑抬眸:“星君说笑。”
峨冠者正色,拱手道贺:“听说尊神修炼有成,重升天神指日可待,实乃万千之喜。”
锦绣亦直起身,轻叹:“当年泄露天机,险些祸及天庭,师父原要重罚,是帝君说情,才只削了我三万年道行,贬为上神,执掌本族之事,至今已有近万年了,我从未想过还能回归本位。”
峨冠者笑道:“有什么意外的,同门师兄弟,帝君对尊神寄予厚望,自尊神被贬去执掌花事,中天就一直无人镇守,自是盼你早些归位。”
锦绣移开话题:“星君可还记得我提过的红凝?我前日从南海回来,见她被孽龙拿住,精魂险些被摄走,便救了她一命。”
峨冠者讶然:“你还在费心?”
锦绣道:“当初将她从后世移来,命数生变,如今竟连我也不能卜算,若她有不测,岂非是我的罪过,自当照看些。”
峨冠者道:“她可明白了?”
锦绣从旁边钵里拈起一粒白子:“从后世回到前世,不过是想让她明白,人间万象都是变化的,情爱转瞬即逝,岁月也可倒流,前世来世更非绝对,惟有仙道永恒,她本身极有灵气,却始终参不透这其中道理。”
峨冠者道:“以再世之眼去看前世,实乃尊神一番苦心。”
白子落入棋盘,锦绣转脸看台下云潮,叹息:“本族因形体所限,修行不易,以至门下凋零,我既在其位,能多度一个也是件功德,一切全凭她的造化。”
峨冠者随手落下一子:“仙妖凡人种族不同,本就不能结合,当初她执意入红尘,险遭天谴,幸得尊神取瑶池水助她脱胎换骨,留得精魂,如今她已非尊神族类。”
锦绣道:“她落入凡尘,总是因我而起。”
“红尘历劫,方能载入仙籍,此乃天规,若非她自己贪恋红尘,也不至如此,一切都是定数,这道理尊神应该比我等更清楚,怪道帝君总说你太多情,”峨冠者笑着掐指,“她既已转过十世,报过恩,以凡人之躯修仙也未尝不可,尊神即将卸任,重掌中天王宫,趁早点化她即可,切莫误了大事。”
锦绣颔首:“我正是想在卸任之前了却此事。”
“能不能升仙,凭的是机缘和天意,强求不得,”峨冠者摇头道,“尊神是否太过执著,前日帝君还提起你,似极担忧……”
锦绣不动声色:“哦?帝君为何担忧?”
峨冠者道:“这我却不知缘故,尊神的事除了帝君之外还有谁能卜知,不妨亲自去问问?”
锦绣微笑:“能料到别人,却料不到自己,不只你我,帝君亦是如此,天机不可泄露,至于我,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一切但凭天意。”
峨冠者肃然:“果然尊神看得明白,是我等糊涂了。”

小编点评

落花时节又逢君免费完结版完整全本阅读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