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属甜妻请上钩(陆晚晚君司冥)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专属甜妻请上钩(陆晚晚君司冥)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专属甜妻请上钩(陆晚晚君司冥)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06-29

小说介绍

小编把专属甜妻请上钩全文免费阅读安排上了,主角是陆晚晚君司冥,小说讲述了:五年前,陆晚晚被未婚夫联手闺蜜算计,失去清白,怀上了父不详的孩子,声名狼藉。

陆晚晚君司冥小说简介

五年后,陆晚晚带着孩子回国,儿子失散多年的亲爹找上门,竟然是君司冥,是她前未婚夫的叔叔。君司冥告诉陆晚晚,想报仇,就嫁给她,谁虐她,就狠狠的虐回去,于是,女人带着孩子风光出嫁,摇身一变,成了前任的婶婶,自此,开启了虐渣模式……

专属甜妻请上钩全文阅读

黑色的丝绒高跟鞋吊着男人的领带,一起绕在了卧室的门把手上。
卧室里,女人红着俏脸,柔声抱怨着:“好痛啊……君程琰,你怎么这么着急?你对陆晚晚也这样凶么?”
“陆晚晚?呵……”男人重重的呼出一口气,气喘微微的说:“爷爷说她太小了,不许我碰!女朋友给我碰?难道要我烧香供着她么?”
“你爷爷说的有道理啊,看你这凶劲儿,也真是够吓人的了。也就是我吧,换了晚晚,非哭鼻子不可呢……”
“呵……”一声轻嘲从卧室门口传来,奋力拼搏的两人顿时一惊。
“你听到什么没有?”女人轻轻推了推身上的男人,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草!谁在哪儿!”
男人猛烈地抖了一下,江水向了东。
啪!
房间里瞬间灯火通明,***果的两具身体立时展露在眼前。
陆晚晚看着两个惊瘫了脸的鸳鸯,眼睛里面仿佛生出了针眼:“周淼淼,你不是在帮我布置新房么?和我男朋友试床,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呢?”
偷吃被抓包了的君程琰慌忙抓了件衣服,盖住了自己的重点部位,“陆晚晚,你先出去,等我们穿好了衣服再说。”
“呵,你们还要脸啊?这满屋子的甲醛都阻挡不了你们早春的冲,动,真要脸就别做这见不得光的事儿!”
“晚晚,我没有,你听我解释……”周淼淼无辜的看着君程琰,脸上还带着不满足……
“听你解释?解释什么?真的只是在试床?”陆晚晚轻笑一声,转而看向君程琰说:“分手吧,从此以后,我走我的阳关道,你睡你的白莲表,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她知道君程琰当初追她是为了讨好君爷爷,却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跟自己的好闺蜜滚到了一起!
一个是平日里温文尔雅的男朋友,一个是和她做了九年同学的好闺蜜,真是一对儿天打雷劈的好绝配!
在陆晚晚转身的瞬间,周淼淼忽然拉了君程琰的胳膊一下,目光突然冷了下来,冷然道:“绝不能放她走!”
君程琰这才反应过来,如果就这样放走陆晚晚,他没办法跟爷爷交代。
情急之下,他抄起了电脑桌儿上的一盆绿萝重重的砸向了陆晚晚。
陆晚晚眼前一黑,直接倒地。
原来,一个人没了良知,竟能坏到这种的地步……
君程琰,你好狠!
“快,把她丢出去!”周淼淼拉住君程琰的胳膊,提醒道:“带上手套!别留指纹!”
君程琰浑身一震,惊慌不已的问:“我是不是杀人了?”
周淼淼星眸冰冷,咬着牙说:“不会死的,她只是暂时晕了过去,把她丢到山脚下,然后再找几个流浪汉过去……你懂么?”
“把陆晚晚丢给流浪汉?”君程琰有点不舍得,毕竟这是他未曾染指的未婚妻!
周淼淼挽住君程琰的手臂,俏生生的说道:“程琰,你可想好了!你爷爷那么偏爱她,如果你真的娶了她,以后谁当家都说不准呢!这一切都是她逼你的,你只是想自保而已,你有什么错?”
君程琰双手握紧,眸色决然。“你说的对!我不能让一个小丫头骑在我脖子上作威作福!”
“所以,你赶快回家,今天的事情,一个字都要承认!至于她……”周淼淼抽了抽嘴角:“听天由命吧!”
失了身的女人是不可能嫁入君家的,今夜之后,陆晚晚的人生将会***无尽黑暗!

专属甜妻请上钩免费阅读

晨曦的暖光薄纱一样披洒在山野之间,层林尽染。
陆晚晚从一片草丛中站了起来,白皙柔软的身体上绽放着红梅点点,漂亮精致的小脸上满是疲惫。
她身上只有一件将能遮挡住身子的男士衬衫,狼狈至极。
看着地上那条血迹,陆晚晚双腿不住的打颤。
昨天,她被君程琰打晕了之后,就一直处于昏昏沉沉的状态。
她隐约听到了车子与地面摩擦时发出的尖锐声响,然后就感觉有个浑身带着***味道的男人靠近了她,混混恶恶的扯开了她的衣服……
当时,他好像还问她叫什么名字。
她张了张嘴,用尽了一切力气,却只骂了一个王字。
因为“八蛋”两个字没有说出来,所以那个混蛋就叫她王小姐。
后来,他好像还说有人正在追杀他,所以他必须要离开……还让她去冥王路找他!
什么冥王路?
陆晚晚揪着头发,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记忆。
能深夜在这种地方出现的,除了流浪汉之外也就只有鬼了吧?
君程琰竟然把她丢在了这里,任由流浪汉糟蹋,实在是太恶毒了!
不过现在,她没有任何能力能与之抗衡,如果事情闹开,最好的结果也不过就是两败俱伤。
而她,根本输不起!
从地上捡起手机,陆晚晚给好友林初兮打了电话。
半个小时之后,林初兮找到了陆晚晚。
“晚晚,你这是怎么回事儿?”
陆晚晚一边换衣服,一边将昨天的事情告诉给了林初兮。
林初兮听完之后,跳脚骂道:“君程琰这个***,简直太可恶了!晚晚,你绝不能放过他!”
陆晚晚用湿巾擦了一下嘴角,垂着卷翘的睫毛说:“我之所以能留在陆家,全是因为和君家的亲事。君爷爷虽然很喜欢我,但是他绝不可能要一个不贞的孙媳妇。
一旦联姻作废,我被赶出家门是迟早的事情。与其以后灰溜溜的走,不如抠一笔钱,远走高飞!”
“抠一笔钱?”
“嗯,那别墅写的是我的名字,我虽然不能背着君程琰卖掉但我可以做抵押!”陆晚晚攥着拳头,脸上没有一点儿悲切之色。
林初兮心疼的抱住她说:“如果你有委屈就哭出来吧!我知道,你那后妈待你不好,但你还有我啊,你以后可以住我家!”
陆晚晚瘪了瘪嘴角,眼泪在眼圈里打着转,却始终没有流下来。
“我不哭!自打我妈死了之后,我就告诉自己,无论发生什么事儿都要坚强!”
陆晚晚握着林初兮的双手,认真的说:“虽然我现在一无所有,但等我归来时,一定不再狼狈!”
弱者需要的不是同情,而是站起来。
“嗯!”林初兮忽然抓住了她手上带着血的男衬衫,凝眉说道:“这衬衫好像是阿玛尼……”
“我管它是什么玛尼!”陆晚晚打开车窗,将脏衣服***的扔了出去!
无论对方是什么身份,她都不想知道,对于她来说,那只是个趁人之危的***!

小说推荐

舟遥遥以轻扬,风飘飘而吹衣。小编推荐的专属甜妻请上钩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不错吧!信小编就继续关注吧!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