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兄是个大反派(燕昭玄冥令)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皇兄是个大反派(燕昭玄冥令)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皇兄是个大反派(燕昭玄冥令)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06-29

小说介绍

火爆小说《皇兄是个大反派》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燕昭玄冥令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皇兄是个大反派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上一世,燕昭被自己爱慕的皇兄送去了燕北和亲,可惜她却死在了和亲的路上。重来一世,她决定不再爱上皇兄。
前世,和亲路上,传闻中那个风华绝代,惊才绝艳的燕北小幽王玄冥令,为了救她不惜丢了性命。重来一世,她早早的注意到了小幽王,原来,这个人一直在默默地等着她,等着兑现当年要娶她为妻的承诺。
带着前世记忆重生的皇兄,决定从一开始便牢牢地将燕昭绑在身边,奈何小幽王在追求燕昭这件事上亦是当仁不让,不遗余力。
徒手打情敌的燕北小幽王玄冥令PK重生金手指的宸国九皇子苏暮,到底最后谁能赢得燕昭芳心?且看燕昭大型双标现场。
皇兄是个大反派,所以我不要同皇兄在一起。听闻燕北小幽王风华绝代、惊才绝艳,还宠妻无度,真真是合心意。

皇兄是个大反派全文阅读

四周是无边的黑暗,彷如置身混沌般,昏昏沉沉的想要与这黑暗融为一体,不再理会凡世的喧嚣与红尘的纷扰。可耳边的声声呼唤,仿佛生生的将这混沌劈开,燕昭终于睁开了双眸。
“昭儿,你可算是醒了,吓死娘亲了。”
花梨木雕花床旁,一位身着娟纱金丝绣花长裙的美妇人正着急的盯着床上的燕昭,妇人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年纪,姿容秀美,保养极好,只是此时她的双眼红肿的如桃核,看到燕昭睁开眼,声音中都透着难以名状的喜悦。
燕昭看着面前渐渐清晰的脸,皱着眉小声喃喃,“娘亲?”声音沙哑的厉害,一出声,嗓子仿佛撕裂般疼痛。
“哎,昭儿,娘亲在呢!”美妇人说着,赶忙朝身后招招手,“快,快些将参汤端来。”
燕昭脑中一片混沌,自己不是在和亲路上被人追杀,跳崖了吗?难道被人救了?不对。永乐四十三年春,爹爹燕刚战死沙场,娘亲独孤翠儿伤心过度,没多久便撒手人寰,皇上为抚恤功臣,封自己为昭明公主,并将自己接去宫中抚养。然而此时,娘亲正好端端的站在自己的面前,难道是梦?
顾不得其他,燕昭心中的委屈和思念瞬间找到了出口般,她不顾浑身的疼痛,挣扎着起身,扑进了独孤翠儿的怀中,哑着声音一遍一遍的唤着:“娘亲,娘亲。”
独孤翠儿被燕昭哭的心都碎了,她环着燕昭,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柔声道:“昭儿乖,不哭,不哭,娘亲在呢。”
许久,燕昭哭够了般,泪眼朦胧的望着独孤翠儿,抽噎着道:“娘亲,昭儿可是在做梦?”
独孤翠儿怜爱的望着自己的女儿,抬起手中的丝帕帮她擦拭着泪珠,一边接过旁边丫鬟递来的瓷碗,慢慢的将参汤喂进燕昭的嘴中。
燕昭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娘亲,娘亲还是那么美,那么温柔,午夜梦回让自己眠思梦想的娘亲如今就好好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娘亲,如今是何年?”燕昭糯糯的问出声,撒着娇般依偎在独孤翠儿的怀里,双手紧紧的攥着独孤翠儿的衣襟,害怕自己一不留神,这梦,就醒了。
独孤翠儿宠溺的摸着燕昭柔软的发,温然道:“昭儿可是摔糊涂了?今儿个是永乐四十二年。”说着,对这一旁立着的丫鬟道,“知秋,一会儿再请大夫来瞧瞧。”
“是,夫人。”一旁的丫鬟生的俏生生的,看起来就伶俐的很,她望着醒来的燕昭,开心的应着。
燕昭眉头微皱,永乐四十二年?自己应该是十四岁,永乐四十二年夏,自己同叔父家的堂姐燕玉惜外出踏青,却被她“不小心”推下山坡,休养了大半月才好,如今看来,自己难道重生了,回到了五年前?
燕昭低下头,望着自己小了一号的手,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心中如惊涛骇浪般汹涌,她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没错,这是将军府曾经的模样。娘亲,丫鬟知秋,奶嬷嬷张妈。。。那些曾经逝去的人,如今一个一个鲜活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都在提醒着自己,一切,又回来了。
燕昭深深的吸了口气,眸色渐深,眼尾处的那颗小小的痣都鲜明起来。叨天之幸,让自己从头来过,那么这一次,自己定不会让上一世的悲剧重来。
“夫人,小姐,玉惜小姐来了。”家仆前来通报,燕昭闻言身体一僵。
独孤翠儿含笑拍了拍燕昭的后背,笑道:“多大的人了,还如此黏人,被人看到了该要笑话你了!”
燕昭却不撒手,攥着独孤翠儿的手轻轻摇晃着:“昭儿不怕被人笑。”只要娘亲和爹爹好好的,哪怕是要去刃树剑山,昭儿也不怕。
独孤翠儿嘴上虽责备,但眼底却喜孜孜的盈满笑意,她宠溺的摸着燕昭的发顶哄道:“你昏睡时,你玉惜堂姐前来探望你多次,你此番摔下山坡,亦不能怪你堂姐,是你自己顽皮,如今醒了,可莫要失了礼数。”
燕昭听了,扯着嘴角笑了笑,撒着娇道:“昭儿知晓啦,娘亲。”说完,便在知秋的帮助下,坐直了身子,倚在了金丝软枕上。
“昭儿妹妹。”伴随着一阵莺啼燕语,一身着鹅黄缕金百蝶穿花云缎裙的少女伴着款款玉步进了屋,只见她生的纤巧细削,面凝鹅脂,唇若点樱,眉如墨画,神若秋水。她比燕昭要大上一岁,眉梢眼间已经隐隐有了些成年女子的风情。
“玉惜见过大伯母。”燕玉惜对着独孤翠儿盈盈下拜,独孤翠儿赶忙命人搬了张椅子至床边,然后对着两人道:“你姐妹俩多日没见,且说说闲话,我去膳房看看,让人做些可口的吃食,玉惜就莫要急着回去,留下用午膳吧。”
“玉惜谢过大伯母。”燕玉惜娇笑着道谢。
独孤翠儿走后,燕玉惜皱着眉,双眸水汪汪的望着床上的燕昭,慢条斯理的道:“昭儿妹妹,如今你可好些了?是我不好,没有照顾好你,带你出去玩,却害得你如今这模样。”说着竟泫然欲泣。
燕昭唇角轻扬,双手放在蚕丝薄毯上,手指交替轻轻的在薄毯上叩着,嘴角含着丝丝笑意,却并不言语,饶有兴趣的盯着面前人。
上一世,自己的爹爹燕刚,杀敌寇,平叛乱,被皇上封为威武大将军。借着爹爹的名号,叔父燕杰也在朝堂上混了个一官半职,可叔父他们并不满足,怂恿皇上发兵大辽,最终爹爹惨死沙场,尸首都找不到。叔父的背叛,还是自己上一世入宫后,偶然听到的。可惜,自己还没来得及报仇雪恨,便被苏暮送上了和亲之路,最终死于途中,重来一世,自己又岂会跟前世一般,傻傻的同燕玉惜交好,给她背后捅刀子、搬是非的机会。
燕玉惜芊芊玉手捏着手帕,装模作样的擦拭着眼角,余光望向床上的燕昭,心头隐隐有些不安。床上的燕昭同之前并未有什么不同,肌肤皓如白雪,双颊带着些许婴儿肥,杏眼依旧如山泉般澄澈,因正伤着,唇色淡如水,可莫名的,燕玉惜就是被她盯得有些心慌。
爹爹说过,自己的这个堂妹,就如同她的爹娘一般,心思纯净,性情爽直。可说难听点,那不就是蠢吗?如此愚蠢的一个人,为何能凭着自己好武的莽夫爹,尽享皇上赏赐的奇珍异宝、玉盘珍馐?甚至帝都贵女的聚会,每每提起自己的大伯父,众人皆是称赞,将这个什么都不如自己的堂妹夸到天上,凭什么?
想着,燕玉惜的手指不自觉的***,纤细的骨节微微泛白。
燕昭心中冷笑,面上却露出娇憨模样:“玉惜姐姐,你没有伤到哪里吧?昭儿记得当时听到玉惜姐姐的叫声,然后回身看,就被你受到惊吓挥舞的手碰到,站立不稳滚下了山坡,后来的事便记不得了。玉惜姐姐,你当时是被什么吓到了?”燕昭眼睛眨着,懵懂的如孩童模样。
燕玉惜眉间微动,不着边际的四下望了望,所幸,屋中除了离着很远立着的丫鬟,并无他人。这燕昭,本以为摔坏了脑袋,却未想,清明的很,竟将这些受伤前的细枝末节记得如此清楚。若是被有心人听到,又怎会不知自己是故意为之。
先安抚好这个小祖宗,免得她到处乱说。想着,燕玉惜赶忙辩解道:“昭儿妹妹,当时草丛中有些微动,像是有蛇,可吓坏我了。”
燕昭心下更冷一分,她望着窗外的那个影子,拔高了些音量,道:“有蛇?呀,怪不得姐姐当时离我几丈远,却那么快的扑过来,想来姐姐是被吓坏了。”
说着,佯装恼怒,握紧小拳头狠狠的锤在薄毯上,气呼呼的道:“都怪那山谷旁那么多小石头,不然即使姐姐扑过来,我也不会掉下去的!”说着,嘴唇一瘪,像是极生气的模样,转而又安慰燕玉惜,“玉惜姐姐,这不是你的错,昭儿不怪你。昭儿仔细想了想,那源儿花谷我们去过多次,亲卫都说那里的花有异香,蛇害怕那个味道,那里不会有蛇的,姐姐也莫要害怕。”
说完,燕昭还拍了拍燕玉惜的手背。窗外的人影不见了,燕昭唇角微动。上一世,自己入宫前的性子着实是不太好,娇纵任性,想来娘亲担心自己因着疼痛,会刁难燕玉惜,才会在窗外听着。自己的爹娘,对叔父一家从未有过防备,想要让他们彻底改观,是很难的,要徐徐图之,让他们看清叔父一家的嘴脸。但愿通过方才一席话,让娘亲心中有所思量吧。
燕玉惜心中的不安愈发强烈起来,但看着燕昭那义愤填膺的表情和澄澈如水的眸子,她便心安了。这个堂妹,同自己一起长大,她的那点心思,自己了如指掌,怕是自己多心了。
燕玉惜轻轻叹了口气,缓缓道:“昭儿妹妹这样一说,倒是我当时杯弓蛇影了。”
就在这时,知秋小跑着来到燕昭的床旁,双眸瞪得溜圆,一脸惊喜的道:“小姐,九殿下来看您了。”

皇兄是个大反派免费阅读

九殿下?苏暮?前世也未见他来探望自己,况且他向来对自己避之不及不是吗?
燕昭九岁那年的皇帝寿宴上,初见苏暮,那时的苏暮也才十四岁。翩翩少年郎,通身贵气,丰神俊朗。那时年纪尚小,自不懂情情爱爱,但对于美丑的观念,却是有的。燕昭便跟在苏暮身后不离地儿了,惹得皇上哈哈大笑。自此,威武大将军的千金爱慕九殿下的事便传的沸沸扬扬,私底下,燕刚可是恼怒得很,所幸那时他们毕竟年幼,传着传着,便不了了之了。
但作为燕昭的贴身侍女,知秋却是知晓,自家小姐对于那皇家九殿下,可是真真的上了心,九岁那年初见,便见之不忘,随着年龄的增长,被将军打压的那些暗戳戳的小情愫也都如雨后春笋般,压制不止了。这九殿下登门探望,知秋自然开心。
可是,燕昭却不是从前的燕昭了。
燕昭未动,可燕玉惜却倏地站了起来,她面颊突然染上绯红,双眸盈盈含水,芊芊玉手抚上头顶,拢了拢秀发,接着小心的整理着***。
燕玉惜的动作,自然吸引了燕昭,燕昭眼神忽明忽暗,意味不明。突然,她猛地掀开薄毯,嘴中惊喜的喊着:“真的,知秋,快帮我梳洗。。。嘶。。。”动作一顿,燕昭面露苦色,“不,不行,疼,疼。。。”
知秋一脸紧张的上前扶着燕昭,却见燕昭抬眼,杏眼微微垂着,满眼湿漉漉的望着燕玉惜道:“玉惜姐姐,昭儿这身体不便,着实不能让九殿下看到我这副模样,还请姐姐去前厅,代昭儿给九殿下赔个不是。”
自己前世爱的卑微,小心翼翼,可他还是舍了自己,害自己丢了性命。死前的***、心悸和绝望记忆犹新,跳崖时耳边呼啸的风仿佛还在回响,是真的怨了,也真的怕了。重来一世,自己巴不得同苏暮离的远远的,无论如何也不能重蹈覆辙了。上一世自己没发现燕玉惜存了如此心思,如今自己何不送个人情。
燕玉惜美眸微动,掩饰不住欣喜,“那昭儿妹妹便好生歇着吧,姐姐代你去看看。”
话音未落,便见独孤翠儿进了屋。她望着床上的燕昭,摇着头叹了口气道:“知秋,帮昭儿整理一下吧。九殿下一会过来看她。”
燕昭方才好不容易憋得几滴泪还停留在面颊上,她杏眼圆瞪,眸中全是疑惑,喃喃着:“娘亲,这是何意?”
独孤翠儿白了燕昭一眼,急匆匆的说:“九殿下说奉了皇命前来,见不到你无法复命,已在前厅候了许久,实在于理不合,我便将人请来了。你莫要多话,快些梳洗。”
燕昭无奈的配合着知秋的动作,余光早已瞥见燕玉惜恨恨的目光,叹了口气。
待燕昭梳洗完毕,换好衣裳,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独孤翠儿便命人请九殿下进来。燕昭不自主的攥紧薄毯,不去看一旁立着同样紧张的燕玉惜。
此时正值盛夏,那人却伴着一阵冷冽的风来到燕昭床前,吓得燕昭一个激灵。燕昭抬眸,他依旧如同记忆中的模样。此时的他十九岁,男孩子的清新俊逸与成年男子的成熟禁欲诡异的在他身上融合,竟出奇的衬得他的气质愈发清贵。他的面颊如同一块上好的白玉,乌木色的眼眸深邃而明亮,眼尾处微微上扬,有些微红。他的唇色很淡,此时微微的抿着,绛红色金丝长袍托着他挺拔如玉树的身姿,即使重来一次,燕昭也不得不承认,苏暮,的确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人。
苏暮自进门后,便紧紧的盯着床上的人,袖中的手止不住的颤抖。老天垂怜,让他重来一次,让他可以弥补昭儿。当他望到她紧攥着薄毯的手时,心中还是一阵欢喜,昭儿紧张时的小动作,依旧没有变。可当燕昭抬眸,那眼眸中尽管任谁都能看出其中的恭谨与柔顺,可苏暮偏偏能看到她眼底深处竟含着深深的恐惧。
昭儿在害怕自己,为什么呢?苏暮疑惑的皱眉。前世,他同燕昭的交集更多的是在她十五岁入宫之后。可是,燕昭入宫前的性子,不应该如此啊。
尽管心存疑惑,但苏暮还是侧身,对着独孤翠儿微微颔首,道:“夫人,多有叨扰。父皇听闻令千金受伤,特命我前来探望。”
独孤翠儿赶忙下拜,含笑回话:“皇上仁德,有劳九殿下了。”
苏暮唇角勾笑,看起来一副平易近人的模样。燕玉惜上前一步,盈盈一拜,眸中含情带水,她柔声道:“玉惜见过九殿下,九殿下万福金安。”
苏暮轻轻一抬手,免了她的礼,并未看向她,而是上前一步,直直的望向床上的燕昭,温言道:“可好些了?”
九殿下生性冷漠,不近女色,亦从未有人见过他像如今这般和颜悦色,宴席之上,所有怀春女子都只敢远远的望着那清冷的背影。燕玉惜狠狠的咬着贝齿,恨恨的盯着床上之人。
独孤翠儿望着燕玉惜毫不掩饰的目光,眸中全然是不可置信,当下便有了计较。
燕昭并未抬头,眼眸盯着自己攥着薄毯的手指,小声道:“劳烦九殿下挂心,现如今已无大碍了。”
如同记忆中那般,昭儿的声音如前世般柔和清脆,勾起了那些甜蜜又苦涩的过往。
苏暮略略沉吟,继续道:“听闻是在源儿花谷受伤的?那源儿花谷是帝都贵女们常常游玩之地,从未发生过此等事,将军在外保家护国,在敌国树敌甚多,还请燕小姐将那日之事细细讲来,看看是否有贼人暗中加害。”
燕昭闻言抬眸,眼眸中多了些探究。苏暮向来对于不关己之事视若无睹,今日为何如此反常。
苏暮看向燕昭的眼神中,包含了太多东西,他丝毫不掩饰眸中的关心与柔情,看的周围的丫鬟暗暗欣喜,看来小姐这些年的努力也没有白费,九殿下对小姐亦是如此上心,或许这次,两人互通情愫,皆百年之好,也是帝都的美谈啊。
燕玉惜听了这话却眉心一跳,这九殿下是何意?自己做的滴水不漏,九殿下可是怀疑上了自己,如此想着,手心中已经沁出微微细汗。
独孤翠儿上前几步,笑着对苏暮道:“九殿下言重了。昭儿生性顽皮,自小磕磕碰碰便不在少数。此番估计也是玩的忘乎所以了,才出此意外。”
苏暮微微颔首,转头瞥了一眼燕玉惜。这一眼,冰冷的如寒刀,登时吓得她冷汗直冒。她佯装镇定,福了福身子道:“九殿下,此番是玉惜同妹妹一起,没有照看好妹妹,都是玉惜的错。”
苏暮眸光一转,冷声道:“燕小姐还是孩子,你既长她几岁,的确该好好照顾她。”
“是。谨遵殿下教诲。”娇滴滴的应着,燕玉惜接着垂下头,差点咬碎银牙。
周围的人皆暗暗心惊,这九殿下到底是吃了什么药,这是护上短了?有十四岁的,孩子?
苏暮回身对独孤翠儿道:“不知夫人可否移步,有几句话想单独同燕小姐说。”
独孤翠儿眼眸微动,仿佛无意一般,恭敬的对苏暮道:“殿下,我们且先退下了。”说着,拉着愣怔的燕玉惜便出了门。她算看出来了,这九殿下今日,是冲着自己女儿来的。
当娘的,自然不会如同将军那般,考虑朝堂及党羽纷争,她只想自己的女儿幸福。燕昭爱慕苏暮,她一早便知。如果能趁此成全一桩姻缘,自己是喜闻乐见的。
下人们也纷纷跟着出了门,房里,只剩下垂着头的燕昭及目光灼灼的苏暮。
“昭。。。”苏暮上前一步,盯着燕昭的发顶,憋回了心心念念的那个称谓,柔声道:“燕小姐,你,可好些了吗?”昭儿,你好吗?你可知,我有多想你,你可知,我有多后悔当时的决定。老天可怜我,让我重来一次,能再次看到你,真好。
“殿下方才已经问过了,已无大碍。”燕昭回着,并未有一丝不耐。
苏暮负手而立,藏在袖中的手指微微颤抖,他沉吟道:“燕小姐,你很怕我?”
燕昭抿了抿唇,手指不自觉的在薄毯上交替叩着,终于下定决心般,她抬起头,含笑望着苏暮:“昭儿不知殿下此话何意。”
苏暮盯着她的眸子,那眸子澄澈如水,看起来无辜又可怜,就如同幼时父皇送他的那只猫。可莫名的,苏暮就是知道,这副表情,她是装的。心中某个地方,隐隐有些雀跃,入宫前的昭儿,原来是如此的吗?
想着,又上前一步,燕昭却本能的向后一缩。苏暮见了她的动作,眸色一沉,声音不觉的有些沙哑:“帝都盛传威武大将军之女钦慕于我,燕小姐如今这副退避三舍的模样倒是令人不解。”
燕昭微微勾唇,眼尾处的小痣跟着微微一动,看着苏暮心中一窒。只听燕昭不紧不慢的说道:“九殿下也说了,只是传闻罢了,当不得真的。”
“可是我当真了。”苏暮说的太急,这话又实在是难为情,说完便轻咳着别过脸。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