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病美人师尊后徒弟重生了(云暮归沈微雪)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穿成病美人师尊后徒弟重生了(云暮归沈微雪)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穿成病美人师尊后徒弟重生了(云暮归沈微雪)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06-28

小说介绍

云暮归沈微雪小说————穿成病美人师尊后徒弟重生了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今夕故年所著,讲述了沈微雪穿成了某仙侠文里的病美人师尊,按原剧情,他会在唯一的徒弟化妖时大义灭亲,一剑穿心,亲自送徒弟上

云暮归沈微雪小说简介

霜雪凌冽,冷意刺骨。
剑吟声如破冰,寒光一闪,通体轻透的长剑穿过沈微雪的胸膛,从白绒大氅后冒出尖来。
鲜血顺着剑刃滑下,滑至剑尖,便被冻成了冰珠子,滴滴答答滚落在雪地里。
像落了一地相思子。
沈微雪长睫颤颤,痛得说不出话来。

穿成病美人师尊后徒弟重生了云暮归沈微雪全文阅读

他死死咬着唇,一手抓住剑刃,浑身痉挛着,***声从齿缝间溢出,破碎又痛苦。
与他一同颤抖的是长剑浮白。
早已生出灵识的长剑被迫弑主,此时正疯狂颤抖着。剑吟瑟瑟里,它通透剑身上逐渐浮现裂纹。
瞬息后,它乍然碎裂,化作流烟,消散无踪。
徒留一只白玉剑柄,被长身而立的玄衣人握在手里。
“师尊。”玄衣人低头把玩了一下手中的剑柄。看见那本该系着个剑穗的地方,此时空荡荡的,他眼底浮起一丝空洞的迷茫。
不过这迷茫转瞬即逝,很快玄衣人便将剑柄弃若敝帚,丢到雪地里,语气平缓地问:“疼吗。”
长剑既碎,沈微雪没了支撑,无力地委顿于地,牵扯伤口,又是剧痛阵阵。
他艰难地抬头,想看看面前是哪个王八羔子,这么心狠手辣,捅了人还要问人疼不疼。
然而失血过多让他头脑昏沉,眼前发黑,他只能朦胧瞧见一道黑不拉几的人影,冷漠地站在他面前。
对他的惨状无动于衷。
——不,玄衣人还是动了的。
他往后退了一步,足尖轻点,强大的灵力立时穿透雪地。
厚重的冰雪簌簌陷落,沈微雪只觉身下一空,旋即跌落到冰雪掩盖下的寒池之中。
四肢挂着铅似的难以动弹,冰冷刺骨的水迅速将他淹没,鼻腔里、喉咙中,渐渐泛起浓重的铁锈味。
是临近死亡的滋味。
也许是回光返照,浑浑噩噩中,沈微雪的视线忽然变得清晰起来。
就这一瞬,他瞧清了岸上玄衣人的容貌。
那玄衣人负手而立,倒是生得人模人样,俊美无双,一双墨瞳幽沉无澜,不带任何感情,平静无澜地望着不断下沉的沈微雪。
沈微雪在恍惚中,好似听见他在轻描淡写道:“……今日就当是徒弟弑师,给师尊一个解脱吧。”
……
解脱个鬼!
别让他知道这***是谁!
在噩梦里痛到麻木,沈微雪乍然惊醒。
铁锈味仍在舌尖萦绕,他浑身发冷呼吸困难,仿佛还浸在冰水里……等等???
沈微雪挣扎着破水而出时,整个人都快要窒息了。
他勉强攀住池边,微微闭着眼***,脸色比那浮在水面上的雪还要苍白几分。
池水里充沛的灵气道道如冰刃,剜肉剔骨穿身而过。
沈微雪不敢久留,只停了一瞬,又手脚并用,狼狈地从池子里爬出来,跌坐到岸边。
寒意浸透骨子里,一时半会难以消散。
沈微雪忍着疼,环顾四周,心说这梦中梦也太可——
他怕不出来了。
沈微雪看着面前寒气氤氲的水池,倏而愣住。
片刻后他错愕地眨了眨眼。
这池子怎么看起来,既陌生又熟悉?
陌生是陌生在他从没来过这里。
熟悉是熟悉在……他昨晚没看完的那本仙侠文里,也有这么个寒池!
沈微雪惊得倒抽凉气,一个不留神,寒意顺着鼻腔直冲心肺,呛得他剧烈咳嗽起来。
嗓子眼吞了刀片似的,他偏头咳出一口血,一个荒谬的念头浮上脑海——
他可能不是在做梦,而是……穿书了。
大概穿的还是个炮灰。
要命。
沈微雪从混乱的脑海里艰难地翻出了剧情。
那是本男主向升级流仙侠文,套路陈旧无聊,主角是标准的惨强逆袭人设。
近百万字的狗血剧情,用几百字就能概括。
主角云暮归自小孤苦飘零,十五岁时被仙道第一剑微雪仙君捡回了凌云宗,收作徒弟。
他本以为从此能有家安身。谁知没多久,他就被同门构陷,暴露了半妖身份。
人妖两族对立已久,半妖身份尴尬,属于两边都不愿接受的存在。
微雪仙君不再把他当徒弟,而其他人将他当异类,群起而攻之,百般刁难。
云暮归实力不足,受了不少折磨。
但他都忍了,只默默努力着,尚怀卑微希望,想强大起来,得到师尊认可。
直到他某次历练归来,受了重伤,没压住妖族血脉,险些当众化妖,露出原型。
微雪仙君翩然而来,一言不发地将他带走。
尔后太清池旁,微雪仙君冷眼旁观他在水里痛苦沉浮,灵脉被池水中的凛然灵气尽数绞断。
等他挣扎着终于爬上岸时,长剑浮白出鞘。
“半妖血脉低贱无比,你早不该存活于这世间。”微雪仙君手腕一转,将穿透少年胸腔的长剑收回,漠然道,“今日就当为师清理门户,也算是给你一个解脱吧。”
——淦!
沈微雪当时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他忍着想摔手机的冲动,匆匆往后翻了翻结局。
果然。
拥有主角光环的云暮归,就算灵脉损断被一剑穿心都没死成,最终不负众望地黑化入了魔。
成了众仙修闻之色变的大反派。
而微雪仙君则逐渐泯然众人矣——他升阶渡劫失败,灵脉俱损,成了个病恹恹的废人,从此止步于修仙大道上。
某天还撞到了昔日徒弟手里。
于是历史重演。
只是这回两主角对调了一下位置。
……也就是方才沈微雪噩梦中的场景。
回想起玄衣人沉黑冰冷的眼眸,沈微雪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
其实刚看到微雪仙君出场时,沈微雪脑子里就哐哐哐砸出来“穿书预警”四个大字了。
有多少穿书文就是起始于同名角色的!
不过他还是不信邪地继续看了下去,原因无他,一是他想知道微雪仙君的结局,二是他觉得主角还挺招人疼的。
安静乖巧又聪明的小少年,看着就让人想摸摸头。

穿成病美人师尊后徒弟重生了免费阅读

可惜这么可爱的小主角,最终还是被狗血套路打造成了黑心肝大反派。
……
回忆完毕,沈微雪捂着胸口,觉得心很痛。
不知是被冻的,还是被剧情气的,亦或是那噩梦的后遗症。
浑身湿漉漉的,极为难受。
沈微雪翻找着原身混乱的记忆,尝试着驱动体内残留不多的灵力,好半天才勉强弄干头发和衣衫,缓缓舒了口气,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
再在这待下去,他怕是要冻成冰雕了。
他从旁边冰树梢上取下原身的白绒大氅,跌跌撞撞地走出了结界。
几步之隔,天差地别。
炙热的阳光铺天盖地而来,驱散满身寒意。
沈微雪近乎贪婪地感受了一会阳光,才抖抖索索地披上大氅,缓过口气,开始察觉不对。
……等等。
这具身体怎么会这么虚弱……难道微雪仙君已经渡劫失败灵脉俱废了?
那不是云暮归离开凌云宗、黑化入魔后才发生的剧情吗?
初来乍到,沈微雪还没和原身记忆完全相融,并不知道剧情走到哪里了。
他只能确定自己穿成了微雪仙君。
毕竟太清池隶属微雪仙君的千秋峰,寻常人轻易不可来。
原书里也有提过,说微雪仙君灵脉俱废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靠太清池续命的。
难道捅徒弟的那段剧情已经走完了?
沈微雪心头一沉,觉得这穿书的时间点未免有些操蛋。
不过他向来乐观,不到绝境就不会绝望,不管原身之前到底捅没捅过徒弟,只要现在云暮归没站他面前拿剑要杀他……
他就还有救。
沈微雪又放宽了心,正准备循着记忆回住处休息一下,脚刚抬起,一叠声惊惶的“君上”由远及近,落入耳中。
眨眼间,一道人影飞快地落到他面前,噗通一声单膝跪下。
沈微雪吓了一跳,收回脚时险些踩着自己。
“君上!”
穿着凌云宗弟子统一服饰的少年面色惊慌地行礼,气息犹自不稳,匆忙道:“云妖……云暮归师兄快被打死了!”
他临脱口时想到了什么,猛然转了个称呼,那声师兄喊得很僵硬。
不过沈微雪没注意到这一点,他听见云暮归的名字,神经骤然绷紧,紧接着又听见个“死”字,登时一个激灵,下意识问:“什么?”
小弟子见他没发现自己的失口,微微松口气,赶紧道:“云暮归师兄历练回来了,受了伤,又和人打起来了!”
……
两刻钟后,山门处。
沈微雪脚步虚浮地从定点传送阵里走了出来,有片刻恍惚。
他回头看了眼恢复平静的传送阵,心里将它拆了十八遍——
还以为传送阵就跟游戏里那样,光芒一闪咻的一下就传走了呢,谁能想到这玩意原来是个跳楼机,还是旋转式的那种!
他毫无防备地进阵,差点当场昏古七。
沈微雪心跳急促,反复深呼吸了三个来回,才缓过气来,蹙着眉问:“人呢。”
刚才听到小弟子说云暮归快被打死了的时候,他心头无端一紧,莫名紧张。
他几乎是不假思索地选择了先传送,也没来得及听个详细前情。
这会儿才回过神,不由哂然,心说他紧张个什么劲,云暮归可是主角,有不死之身的啊。
紧张主角,还不如紧张一下他该怎么在主角黑化之前自救呢!
沈微雪开了口,小弟子不敢拖延,一边带路一边补充前情紧要。
“云暮归师兄伤了长松宗的弟子,惹得对方追上门来,眼下正死死胶着,叙玉师兄无法调停,让我来请君上。”
这小弟子还年轻,不能很好地控制情绪,三言两语间,不满流于表面:“君上,听闻云师兄妖性难泯,路上还杀了个普通百姓。若是他彻底妖化,恐怕以后会更失理智,伤——”
他话音未落,不远处剑光平地而起,旋即轰然一声巨响,尘土飞扬中,有人横飞出来,重重摔到沈微雪面前。
小弟子脚步一顿,好像也被这动静吓了一下:“到……到了。”
他伸着脖子去看那静趴着不动、生死不明的少年,不太确定道:“这是云暮归师兄吗?”
小弟子在说什么,沈微雪是一句都没听见了。
他视线落在形容狼狈的少年身上,一瞬不瞬地定住。明明没瞧见脸,他却本能地知道这是谁。
是云暮归。
这笃定来的莫名其妙,随之而来的还有一种又密又痛的酸楚感,压在沈微雪心头,沉甸甸的。
——想将他扶起来,抱进怀里,替他擦拭满身血污,好好哄着。
这个年纪的少年,就该锦衣玉食,肆意潇洒地活着。
沈微雪眉头微蹙,将这突如其来的念头压下,不明所以,只能将之归结于是原身的残留意识。
他下意识往前走了一步。
这一步落下,那身形瘦削的小少年也跟着动了。
他伤得很重,用手撑着地,跌了好几次,才慢慢地坐起身来。因为方才的恶战,他发带断了,头发散了一半,半垂在脸边。
一双冰蓝如深海的眸,就隔着凌乱的发丝,安静地看了过来,纯碎的色泽下隐忍着***的痛苦。
看见沈微雪后,云暮归眸底显而易见地浮起一丝诧异,又隐隐约约带着些藏得很深、不为人知的欣喜。
他张了张口,似乎想说什么,然而刚含糊吐出一个“师”字,他便呛出一口血来,眼眸一闭,身子无力倒下。
晕了过去。
沈微雪脚步一顿。
某些记忆片段突然浮现,与现实续连起来,沈微雪呼吸渐轻,很快意识到了什么。
冰蓝色的眸瞳……这是云暮归即将妖化、要现出原型的征兆。
历练归来,受伤,即将妖化。
按原书,接下来的剧情,该是微雪仙君将这半妖小徒弟提溜回去,扔到太清池里,把他冻得筋脉俱断之后。
一剑穿心,大义灭亲。
沈微雪神情空白,思绪有片刻停滞。
开局就是送命题。
真好。

小编推荐理由

穿成病美人师尊后徒弟重生了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