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爱她是大魔王(梁宝珠)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小可爱她是大魔王(梁宝珠)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小可爱她是大魔王(梁宝珠)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06-24

小说介绍

火爆小说《小可爱她是大魔王》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梁宝珠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小可爱她是大魔王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梁宝珠是一朵奇葩。
在遇上她之前,大家的画风是这样的——
高贵冷艳的系统:“愚蠢的两脚怪!”
雄心勃勃的穿书女:“我要抱大腿,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年少的阴鹜暴君:“天下人负我,我要他们的命,有何不可?”
遇上梁宝珠以后——
系统痛哭流涕:“为人民服务。”
穿书女后悔穿书:“我要成为种田大佬,勤劳才能致富。”
年少的暴君咬着笔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偷偷摸摸看了一眼窗台下的少女,羞答答地低下头,“长大以后嫁……不,娶宝珠。”

小可爱她是大魔王全文阅读

在陈氏面前做乖了两日,终于松口让她出来玩。
梁宝珠刚到小伙伴们常玩耍的地方,一群孩子们叽叽喳喳地围了上来。
“宝珠,你终于来了!”
被关了两天才放出来,她现在看外面的一坨屎都是新鲜的。听到小伙伴们一个个有爱的问候,她都很有耐心地应声。
爱哭鬼凑了上来,“宝珠姐姐,我听说,你前几天掉水里去了?这是我的护身符,我给你摸一摸,它很灵验的。”
梁宝珠一看脏兮兮的护身符,心中冒出一股恶寒,瞬间扭开了脸。
“宝珠姐姐……”爱哭鬼眼中盛满了水气,仿佛下一刻眼泪要掉下来了。
梁宝珠连忙意思性地碰了一下,“行了吧。”
爱哭鬼脸上立刻由雨转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其他家伙一看,顿时觉得爱哭鬼好心机。这方圆十里的村子,谁不知道梁家宝珠是天生大力之人,爱哭鬼的护身符得到她的手临幸后,从此会不会也变得和宝珠一样厉害?
“这是我的护身符!”
“我的!”
一行人闹嚷嚷的成何体统,大铨子忍不住开口,“闭嘴!书上说了,唯有自己会的才是自己的,其他皆是歪门邪道。”
大铨子是村长家的孩子,他一开口,所有人都听话闭上了嘴。
他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向梁宝珠提议道,“难得出来一次,不如就去我上次说的林亩场,怎么样?那边的桑葚应该已经熟了。”
“我记得林亩场是张家婆她家的地吧,我娘说过,平时没事不要去那边,万一被张家婆讹上了怎么办?”
“上次插秧子时,我家不小心挖破了和她家之间的田垄,虽然及时填上了,张家婆白天没多说什么,但等半夜趁着没人注意,她偷偷打破口子,把我家田里的水放入她家田里,弄得我爹多担了好几趟水。”
“怕什么?那又不是张家婆家的桑葚,我们小心一点儿,不会出什么事。”
讨论到最后,大家决定还是去林亩场。
大铨子偷偷摸摸地走在梁宝珠旁边:“宝珠,你也摸一摸我的护身符?”
“……”
说好的歪门邪道呢?
林亩场的位置有些偏,靠近鸡顶山的山脚,离村里有一小段距离,一行人小跑过去的话,花不了多长时间。
穿过一片小灌木丛,众人的眼前一亮,仿佛***了一片世外桑葚果园。
紫泱泱的颗粒饱满欲滴的桑葚一串串挂在树上,像是神仙下凡后不小心遗落在凡间的果树,众人一看,嘴里一下子馋得想流口水。
“愣着干什么!快!”
不知谁抢先说了一声,这群半大的孩子们,争先恐后地往桑葚树的方向跑。
梁宝珠是跑在最前面的一个,她步子短身形却极快,眨眼间冲到桑葚树的面前,然后灵敏地往树上爬。
其他人有样学样,一个个利索地往附近其他几颗树上爬。
可惜桑葚树的树干盛不了几个人,最多只能上两个人,还是个子小的。
很快,所有的桑葚树上都爬上了人,留在地上的还有一位,爱哭鬼。
“我爬不上去,呜呜呜……”
梁宝珠没空理他:“行了,你就在下面呆着吧。”
爱哭鬼乖乖听话找个角落呆着。
突然,“汪——”
一只半人高的大黄狗,猛地从旁边的林子里蹿了出来,它露出一排排锋利的尖牙,眼神狠厉,凶猛地朝众人的方向吼叫。
原本欢声笑语的众小孩,脸色瞬即大变。
“不好!是张家婆家的大黄狗!”
眼看大黄狗朝爱哭鬼扑去,他愣愣地呆在原地,而梁宝珠离得太远,根本来不及出手。
她急红了眼。
千钧一发之时,一个藏匿在阴影处的黑色身影猛地从旁边蹿出,将大黄狗扑倒在地。
“!!!”
众人被这意外吓得一愣。
在大黄狗即将反扑黑袍少年时,梁宝珠冲上前去补了一拳。
见大黄狗晕了,梁宝珠松了一口气,拍了拍爱哭鬼的肩膀道:“你没事吧?”
爱哭鬼这才回神,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呜呜呜……宝珠姐姐,我差点儿以为我要被大黄狗咬了!”
“又没被咬着,哭什么哭?”梁宝珠没好气地掀了掀眼皮,才有注意力打量起意外出现的少年。
他个子比梁宝珠高一个脑袋,黑色兜帽盖住了上半脸,露出一道完美的下颌线,皮肤呈一种病态的苍白,连带着一双薄唇也失去本来的颜色。
黑袍笼罩下的身躯似乎极瘦,他站在那里时,仿佛下一刻像风吹倒,也不知道刚刚哪里来的力气将大黄狗扑倒。
少年伸出修长手指拉了一下兜帽,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
梁宝珠连忙喊住他,从最近的小伙伴手中抢了一捧桑葚,强塞进他的手里。
与冰凉的皮肤触碰的一刹那,她愣了愣,瞬即回神:“刚才的事,多谢你了。”
黑袍少年顿了顿,收下了桑葚,没有说一个字,等他的身影缓缓消失在山林的深处,其他人才叽叽喳喳地开口讨论。
“他谁啊?我怎么没在村里见过?”
“我知道!”
“嗯?”
“好像是祢家的人,叫什么来着?祢……湛……对,祢湛!”
祢湛。
梁宝珠细细嚼着这两个字,亮晶晶的眸子中划过一丝异色。
她听说过这个名字。
高塘村民风一向朴素,除了两户人家,一户是极端重男轻女的张家,早些年出了一桩张家婆小儿子为娶亲把侄女卖了的丑闻,另一户则是祢家,祢家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一家子。
祢湛是祢家大姑的孩子。
早些年闹饥荒,祢家将大女儿卖给路过的一户大户人家,靠着这笔钱渡过了苦难。十多年过去了,本以为大女儿死在外面,没想到她还回来了。
她回来时怀里抱着一个婴儿,是如今的祢湛。
刚开始的时候,祢家人待母子二人还好,等祢家大姑的钱被骗得差不多,祢家的其他兄弟立刻翻脸,将母子俩赶到村西坟土堆旁的小破木屋,孤苦无依相依为命。
甚至后来,祢家兄弟打起过将祢家大姑卖给某个特殊癖好鳏夫做续弦的主意,最后不知怎么回事,不了了之。
祢湛在村里的名声并不好,整日阴森森的,再加又住在村里阴气最重的坟土堆旁的小屋子,活脱脱地像一只行走在人群中的鬼。
在场的孩子们,没少被大人们拿祢湛的事吓过,说小孩子不乖乖吃饭,半夜祢湛要来吃他们,没想到今日他会出手相助。
“我听说,凡事和他接触过的人,总会出点儿意外,你们说,我们会不会走霉运?”
一听这话,原本眼泪刚止住的爱哭鬼,吓得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
原以为此话只是一句玩笑之言,没想到第二天张家婆带着一堆血淋淋的骨头找到村长,说要状告梁宝珠偷吃了她家的大黄狗。
“大黄,我可怜的大黄……”
张家婆抹了一把眼泪,声音比眼泪还凶,坐在地上,就差当场撒泼打滚了。
村长气得山羊胡须快蹬直了:“你还不快给我起来,都快五十的人了,你看看你,像什么样!”
张家婆像一个泼赖似的,大声哭嚎:“大黄是我家老头子生前留下的唯一一只狗,我把它当我的亲生孩子一样对待。如今它被人吃了,我哭两声怎么了?”
村长看着蛮横的张家婆头疼至极,又拿她没办法,这厢,陈氏领着梁宝珠到了。
“村长。”陈氏打了一声招呼。
梁宝珠弯了弯眉眼,也脆生生地唤了一声:“村长伯伯。”
看看温淑有礼的梁家母女,再看看整天只会给他找麻烦的张家婆,村长平白无故地心中生出一股厌烦。
“梁兄弟和琛哥儿不在家,今日劳烦弟妹和宝珠走一趟。”
村长再解释了一下前因后果。
听完村长的话后,陈氏坚决地摇了摇头:“这事绝不是我家宝珠干的!”
“不是小丫头,还是谁?”张家婆冷笑道,“我家大黄是跟老虎过招的狗,寻常宵小之辈可不敢随便打它的主意!这周围的村子里的人,谁不知道梁家小丫头仗着自己力气大到处欺负人!”
梁宝珠撅了一下嘴,把昨日遇见的事简单地说了说。
村长听见差点儿有孩子被狗咬,气得直指着张家婆:“林亩场那边的树又不是你家的,凭什么把你家的狗栓在那儿?”
“我家的狗想拴哪儿是我家的事儿,那地方又没主,凭什么不能把我家的狗拴在那儿?”张家婆胡搅蛮缠。
梁宝珠温吞吞地补充道:“村长伯伯可以把大铨子叫出来,昨天他一直和我们在一起。”
大铨子是村长的孙子,虽比梁宝珠大一岁,因着村长和梁父兄弟相称的缘故,却比梁宝珠矮一辈。大铨子为保护尊严,坚决不肯低头做小,两家人之间的称呼有些怪异。
在旁边躲着看热闹的大铨子,听到这话,耐不住性子出场。
“对,事情就是宝珠说的那样,昨儿我们怕大黄狗再突然蹿出来伤人,把它栓在靠近林子的一块大石头,然后我们就回来了。”
张家婆嚷嚷道:“那我看到的一堆骨头是怎么回事?说不定是你们哪个嘴馋的偷偷跑回去杀害了我家的大黄!”
村长气笑了:“那也找真正杀害大黄的人,和宝珠丫头有何关系?”
张家婆硬脖子呛声:“要不是她把我家大黄给揍晕了,那人怎么可能会有机会对我家大黄出手?”
村长背着手,眯了眯眼:“你想如何?”
“赔银子,必须赔银子!”张家婆竖起两根手指头,扬起下巴,“二十两银子,分文不少。

小可爱她是大魔王免费阅读

五两银子供普通人家一年的花销,张家婆一开口就想要二十两银子。
做梦!
陈氏冷哼了一声:“我家宝珠没做过的事,凭什么要承担责任?”
张家婆可不甘心,掩面哭嚎:“老头子啊,你去的太早咯,留下我孤儿寡母的被人欺负,还不如早些跟你一起去咯!”
双方僵持之下,一个老迈的声音插了进来:
“住嘴!你还有四个儿子等着孝顺你,好好的说什么丧气话!”
众人一看,是村长老娘杵着拐杖,慢慢从布帘后走出来。
村长老娘是村里为数不多的上了七十岁的老人,称得上一句长寿星。她一开口,所有人闭上了嘴。
张家婆一见是村长老娘来了,心底有些发怵,她年轻的时候可听了一番村长老娘的威名,往年最艰难的时候,是她领着村里的一干妇人,与其他三村对峙,守下了救命的水渠。村长如今坐稳村长之位,和他娘在村里的威望脱不了干系。
不过听这话,村长老娘是偏向她的,张家婆虽不知为何,但总归有人支持她,她红着眼像带着莫大的冤屈高喊道:“婶子,我求你给我做主,堂堂村长居然偏帮外人!”
村长老娘凳了凳拐杖:“好好的,坐在地上干什么?还不快起来!”
“是。”张家婆立马从地上爬起来,满怀期望地望着在她。
村长扶额:“娘,大黄的事儿是张林氏自作自受,与他人无关。”
村长老娘冷哼了一声:“当年如果不是大黄在,大老虎冲下山不知会咬死多少人,大黄几乎于我们一村子的人都有恩。这事不用我特地明说了吧?几个孩子虽与大黄之死无直接关系,但都是间接导致大黄没了性命的参与者。”
村长老娘说的是事实。
当年张家婆的丈夫还在世,一只大老虎从山上下来,村长领人打虎,没想到准备不足,就在众人都认为必死无疑时,哪知大黄冲了上去,为救援争取了时间。那时她家的名声还没那么糟糕,可谁知一场意外,带走了她丈夫,家也开始败落了。
村长老娘环视了一圈,“我提议每家拿出六百文钱做赔偿。”
六百文,说多也不多,说少也不少,不过是普通家庭一个多月的生活嚼用。
不等众人回话,村长老娘又抢先道:“这事儿我家大铨子也有参与,我家是一村之长,当做表率,出一千文!”
这话一出,快把张家婆给乐疯了。
她算盘打得一个叮当响,每家至少出六百文,参与此事的有七八人,加起来至少五千文,相当于五两银子。
昨日在半路上遇见返回的梁宝珠等人,张家婆已知谋算失败,她气冲冲地折回了家,将林亩场的大黄抛在脑后,等到今早儿才想起。
大黄不见踪影,现场只留下一根被弄断的绳子和一堆血淋淋的骨头,她顿时心生一计。
先不管那骨头是不是大黄的,张家婆早就看大黄不顺眼,准备把它处理掉,平白得一两银子也是赚的。
之前她胡乱说了一个二十两,把价位抬得高高的,到时候随便要个二两银子,梁家人肯定愿意给。
但没想到,村长的老娘说,每家出六百文!
她赚大了!
张家婆完全陷入发一笔横财的狂喜中,忽略了周围人原本看戏的眼神渐渐变得不忿。
他们凭什么要给银子?当年要不是他们张家人被钱财迷了心,偷偷盗走老虎的崽子,用得着全村人担惊受怕吗?
“你在干什么?”
不知何时起,梁宝珠绕到张家婆的旁边,拿走了装着骨头的包袱。
头顶的声音霎时响起,梁宝珠像是被吓了一跳,做坏事被逮住的慌乱从脸上一晃而过。
张家婆冷不丁地咯噔一下,怒着脸大喊:“臭丫头,你是不是想偷偷把证据拿走毁灭掉?”
话罢,她伸出手想要从梁宝珠的手上抢回包袱。
二人拉扯之间,嘭地一声,包袱掉在地面,一堆***的碎骨头散落了出来。
人群中不知是谁,咦了一声:“我看这些骨头好像有些不太对劲?”
“是啊,不太像是狗的骨头,狗骨头要比这些大一点儿!”
村长一听此话,立马着人把村里的张屠夫叫了过来。
“老张,经历过你手上的畜牲没有万头也至少也千头了,你快看看这是什么骨头?”
张屠夫蹲在地上,仔细看了看:“是一头成年的獾子,年龄在七岁到八岁之间。”起身道,“獾子是镇上大户人家最喜欢的野味之一,这里怎么只剩下骨头,皮毛呢?杂货铺里收獾子的皮毛,质量好的,最高给出三百文一张!”
张屠夫的话一出,没人不相信。
“好你个张林氏!”村长气得大甩了一下长袖,指着张家婆大骂,“竟敢拿一堆獾子的骨头来骗人!”
所有人都瞪大双眼,盯着张家婆,仿佛想要盯出一个洞来。
张家婆心中冷不丁地慌了一下,但她面上还是努力镇定:“村长,我叫你一声村长,但你别仗着你是村长就乱冤枉人!这明明是我家大黄被人吃剩下的骨头!你居然说它不是大黄的骨头,是不是为了不给一千文的赔偿?”
说到这里,张家婆一下子大声哭嚎起来:“我可怜的大黄啊,死了也被人欺负!”
就在此时,一声“汪——”从众人背后传来,一只大黄狗从人群中蹿了出来,然后亲昵地蹭了蹭张家婆。
张家婆身子一僵,猛地将大黄狗推开,一脸厌恶地道:“走开,快走开!哪里来的野狗!”
大黄狗不知如何做,只好笨拙地冲主人摇尾巴。
“滚开!快滚开!”
众人一看,哪里还不知道是张家婆撒谎,或许今日这一出戏,还可能是她自导自演。
“不是你家的狗会亲近你?再说那狗脖子上的绳子都是你家的。”
张家婆脸色一黑,硬着脖子睁眼说瞎话:“这不是我家的大黄!”
事情的结果最后张家婆被赶出了门,并强制罚款一两银子,以敬效尤。
陈氏向村长老娘半鞠了一躬:“今日的事,多谢婶子。”
村长老娘眯了眯眼,罢手道:“无妨。张林氏贪得无厌,张家原本几个好孩子都被她养歪了,是该好好受一回教训。”
村长一脸莫名地看着二人之间的对话。
气得村长老娘对他吼道:“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榆木脑袋!”
村长此时才反应过来,讷讷道:“娘…”
他娘先前故意那样说话,拖众人下水,表面是安抚张家婆,实际上给他制造机会,树立他在众人心中的威严。
可惜他生生错过了。
这么大年纪还被自家老娘提着耳朵教训,村长的老脸一红。
陈氏看出村长的不自在,笑着打破尴尬的气氛:“也要多谢村长大哥为我家宝珠主持公道。”
村长罢了罢手:“无妨,梁兄弟不在家,我照顾你们是应该的。”
陈氏道:“也谢谢大铨子为宝珠出来作证。”
大铨子一下子高兴了起来,摸了摸后脑勺:“宝珠和我是好朋友,帮忙是应该的。”
梁宝珠撅嘴:“谢什么谢,还是他提议去林亩场的呢?”
几人一听这话,连忙把大铨子拎出来,刨根问底。
大铨子努力回想了一下:“我是听张小鼎说的。”
陈氏和村长等人神色纷纷一沉,张小鼎是张家婆最宠爱的孙子,心中不由阴谋论一下,也许是想多了……
梁宝珠鼓着眼,看着满怀心事的大人们,所有人都被夸了,为什么就她一人没有被夸奖?
好气哦。
村长看出来她的闷闷不乐,轻笑了一声,揉了揉她的花辫小脑袋:“今日幸亏宝珠机灵。要不是宝珠发现了疑点,要解决此事,必花费不少口舌。”
梁宝珠笑眯了眼,骄傲地挺了挺胸。
村长又问:“对了,宝珠怎么突然想起去拿骨头?”
梁宝珠心中一慌,面上镇定自若:“我也只是想看看啦。”
陈氏听到这话,特意看了她一眼。
村长老娘突然开口:“亏得是大黄最后现身了……”
///
回到家后,系统迫不及待地跳出来请功。
【宿主,我是不是很有用?】
原来梁宝珠发现骨头有问题,是系统特意指点的,坐了两天时间的牢,它安分了不少。
梁宝珠懒懒地回了一声,“嗯。”
系统没听出她的敷衍,自我卖弄:【我的能力可不止这样哦,还可以让宿主你过目不忘,能轻易把书上所有的内容背下来,到时候宿主你就不用怕背书了。】
梁宝珠勾起一缕耳边垂发转了两圈,蔫蔫地趴在桌边:“哦。”
……不感兴趣?
只听她炫耀道:“我记性可好了,早就会过目不忘。”
原来如此。
系统想了想,继续道:【如果是治愈腿疾的药呢?】
梁宝珠神色一顿。
自她有记忆起,旁人一提及梁家长子,不得不说一句,天妒英才。梁琛是方圆百里内最有天赋的读书人,可惜腿上有疾,不能步入***做官。
她还曾为此和人打过几架,最后打赢了,可改变不了事实。
但在她心中,哥哥是天底下最好的哥哥……此次梁父带着梁琛去府城,是为了腿疾一事。
这几年来,梁家上下为了梁琛的腿疾一事四处奔波,即使大人们都不明说,她也能看出爹娘的辛苦,和哥哥的抑郁不得志。
【只要你帮我一个忙,我就把药给你。】
梁宝珠坐直身体,咳了一声:“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你吧。”
系统:“……”
听着好像哪里不太对?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