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尤怯沈斐)
妄想(尤怯沈斐)

妄想(尤怯沈斐)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06-23

小说介绍

抖音热推小说《妄想 》完结全文阅读独家推荐,此书主角是尤怯、沈斐,作者步铃吟所著作。文中讲述了:天台这两个字,他的语气,还有江宏杰慌张叫我名字的声音……
顾不得脱下手套换衣服,我拉开门就往宣知楼跑。

小说简介

“尤怯……咳咳……尤怯……你男朋友,有病吧!”这是江宏杰说出的第一句完整话。
男朋友吗……
我朝沈斐看去,他颇是无辜地收手,噙笑望着我,仿佛很欣赏我这一刻的反应。

妄想全文阅读

我吓坏了。
天台这两个字,他的语气,还有江宏杰慌张叫我名字的声音……
顾不得脱下手套换衣服,我拉开门就往宣知楼跑。
天台。
我赶到的时候,沈斐和他都在围墙边沿站着。
沈斐个子很高,尽管看起来瘦,但常年健身的他衣服里面该有的肌肉一处不少。相比之下,比他矮了半个头的江宏杰像个被威逼的小孩子,衣领翻起,外套褶皱,满眼惊恐地望着他,双手死死抵着围墙,以防沈斐突然发疯把他给推下去。
“尤怯!”江宏杰看到了我,眼里闪过一丝光亮。
沈斐没有回头,反而掐了他的脖子***往下压。
“尤怯!尤怯!”江宏杰疯狂叫我。
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想让我制止沈斐。可我有什么资格?更何况沈斐的脾气我太清楚,我冷眼旁观,对他才是最好的。
果然,沈斐没有继续动作。
松开手,江宏杰双眼猩红地瞪着我,我还是之前那样的漠然神色,不言不语,好像这一切都跟我没有关系。
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一切跟我到底有什么关系。
“尤怯……咳咳……尤怯……你男朋友,有病吧!”这是江宏杰说出的第一句完整话。
男朋友吗……
我朝沈斐看去,他颇是无辜地收手,噙笑望着我,仿佛很欣赏我这一刻的反应。
于是我给了他想看的反应。
“怎么了?”自然而然地走过去,我把手搭去他的臂弯,熟练地挂着。
沈斐眉梢微扬,看得出他心情很好。
“这人是谁?”他淡淡问。
“一个师兄。”我刻意咬重“一个”,努力划清和江宏杰的关系。
沈斐或许是听出了我的意思,笑得有些假:“很重要吗?”
“这段时间还挺重要的,”我笑得坦然,“因为那个研究需要他帮忙。”
原本我以为轻松的语气能划开界限,让沈斐放心,我和江宏杰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可事情还是往我最害怕的方向发展。
“那就别毕业了。”他仍然在假笑:“我不喜欢你和其他男人在一起,我会生气。”
我的心轰然坍塌。
他的话瞬间撕破我苦苦维持的伪装,我失去所有理智,直接在他面前跪下,狼狈又可怜地不断乞求:“我错了!沈斐,我错了!我可以单独研究的!不要,你不能让我‘别毕业’!”
“不能?”像听到一个笑话般,他冷笑出声,“我有什么不能的?”修长的手指牢牢箍住我的下巴,猛地抬起,“尤怯,你是谁?”
“我是……我是……”我***着说不出来。
眼泪顺着他的手指滑落,他目中划过一丝厌恶之色,轻啧一声,却没有撤手。
“嗯?说!”
“我是……”我闭上眼睛,“我是沈斐身边那条最乖巧听话的……狗。”
江宏杰失声:“尤怯!他这样对你是错误的,你可以去告他——”
沈斐朝他看去,江宏杰缩缩脖子,所有的愤怒尽数咽回,化作暴起的青筋。

妄想免费阅读

你们知道这世上有一种人,热衷于摧毁美好的事物,甚至是别人的人生吗?
我知道。
因为我身陷其中,在沈斐眼里,我就是所谓的“美好事物”。
这是我被关在沈家某处庄园地下室的第十二天。
地下室里并不脏,也不臭,相反十分干净。
干净到什么程度呢?我在黑暗中爬来爬去,掌心和膝盖除了磨破皮后露出鲜红色的肉,一丁点的杂尘都没有。
这是暗无天日的牢房。
眼前没有光芒,心底也是漆黑一片。
十二天中我想过很多逃跑的办法,但无一不是徒劳。门是从外往里开的,窗户被封死,除了吃饭的时间沈斐会亲自端饭菜进来,那一刹那我能接触到楼梯口传来的丝丝缕缕的空气以外,再碰不到其他。
大概一个小时之内,沈斐会过来。
我扶住我的胃,***攥紧,想把它捏成巴掌大小,最好是捏得出血,那样说不定他能心疼我一二,送我去医院治疗。
时间漫长,我偏头倚在冰冷的石壁上,静静嗅着水泥的味道。
“咔”。
钥匙转动,铁锁链被扯开,发出剐蹭的刺耳声。厚重的铁门缓缓开启,我忍不住冷笑,何德何能竟然受到这样的“待遇”。
“尤怯。”他叫我。
我原本不叫这个名字的,但他把我压在墙上恶狠狠地说最喜欢看我胆小怯弱的样子,我才不得已改成了它。
沈斐话音刚落,一束白得刺眼的光射了过来。
条件反射,我吓得赶紧蜷起双腿,***抱住自己,缩成一团。
随后我听到他满意地笑:“小怯,你知道你现在这样像什么吗?像一只刺猬,不过是没有刺的刺猬。”
我眼神暗了暗。
是啊,我是没有刺,我的刺不就一根根被他亲手拔掉了吗?他浑身锐利从十二天前,夜夜都刺伤我的身体。眼下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我紧扣的手渐渐松开半寸,顿了片刻,索性全部放开了。
身上那件白色过膝的棉T恤,是他的衣服。
不知他是看到了我凄惨的脸,还是看到了我把他的衣服擦得全是血,他手中的灯光晃了晃。
下一秒,我感觉到他像饿狼似的,扑过来几乎将我撕碎殆尽。
……
“签字。”
黑暗中,他递过来一叠纸。
我摸了摸厚薄,这样的纸张,大概是合同之类的文件。
咽了口唾沫,我声音沙哑地问他:“我会签,但是能不能告诉我,这是什么?”
大概是餍足后的轻松,又或是我乞求乖顺的语气令他舒心,他难得温柔,坐到我身边,用双手理了理我凌乱的发。
“器官捐献协议,明白吗尤医生?”
我打了个寒颤。
被胁迫前,我还是医学院研三的学生,有过实习的经历,还凑巧跟师父一起协助警方破获了一起贩卖器官的案子。那场罪恶中,所有贩卖者都签了“器官捐献协议”。表面上是合理的捐献,实际上裹藏的却是那见不得人的害人勾当。
当然,不排除这可能是真的器官捐献协议。
可我还好好活着不是吗?我为什么要捐献?
还是说……
他终究厌倦了这场掌控游戏,要我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小编倾心点评

妄想小说含蓄蕴藉,如泣如诉,以细腻的笔触拨动读者的心灵,曲终掩卷,回肠荡气,余韵绕梁,欢迎喜欢本文的小读者来 未来软件园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