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者犹可追[重生](荣焉梁稷)全本章节完结版免费阅读
来者犹可追[重生](荣焉梁稷)全本章节完结版免费阅读

来者犹可追[重生](荣焉梁稷)全本章节完结版免费阅读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20-06-02

小说介绍

一部文笔极佳的小说————来者犹可追[重生]全文免费阅读,它是由贺端阳原创的,小说讲述了主角的故事!荣焉方一出门就迎上梁稷的视线,不由轻笑:“梁将军还真是谨慎。”说着,荣焉指了指身后神色复杂的方渠,“方大人还活着呢!”

荣焉梁稷小说简介

第06章
荣焉方一出门就迎上梁稷的视线,不由轻笑:“梁将军还真是谨慎。”
说着,荣焉指了指身后神色复杂的方渠,“方大人还活着呢!”
梁稷没有回答,看着他关上房门才问道:“你想夺回皇位?”
没头没脑的一句让荣焉愣在当场,他眯着眼看了看梁稷,轻蔑道:“你们徐人还真是可以,偷听这种事也做的如此堂而皇之。不过,我想不想又与你何干?”

来者犹可追[重生]荣焉梁稷全文阅读

“你……”梁稷视线转到荣焉颈上,白皙的皮肤上有一道已经干涸的血痕,皱眉道,“你受伤了?”
荣焉这才想起来,漫不经心地在伤处摸了一下,凉凉地看了梁稷一眼,头也不回地走了。
梁稷盯着荣焉的背影,沉默了一会,也跟了上去。
接下来的日子荣焉倒是安分了许多,日出起,日入休,在护卫的陪同下散步,其余的时间都在房里看书,并无一点逾越。
正是初秋,红衰翠减,给雕栏玉砌的驿馆平添了几分萧索。
梁稷晨起后照例到驿馆,例行巡视后发现荣焉的房间空荡荡的并无人在,随行的护卫见他沉默,解释道:“那小公子可能是昨夜没睡好,早早起来到花园去了,有我们的人跟着,将军不用担心。”
“知道了。”
这几年徐国势大,来往的别国使臣商客也多了起来,为了让他们适应陇城的生活,寿光帝命人往驿馆里添置了许多物件,甚至还让人专程从南魏运了几棵桂树种进了花园。
荣焉坐在花园里的石凳上,目不转睛地看着园丁给桂树修剪枝杈,徐人对待这几棵桂树不可谓不用心,但荣焉心里清楚,这一切都是徒劳。
陇城的秋寒可不似南边那么温和,这几棵桂树最后还是没熬过这个冬天。
当年初来陇城,荣焉也始终适应不了这里的气候。尤其天气渐凉,花草凋谢,就仿佛所有的生机都已消失,让独在异乡的荣焉更觉落寞,直到……他与梁稷熟识。
知道北方长大的梁稷从未见过桂花,荣焉就一直在等着这几棵树长大,但可惜,它们都没活过那个冬日。
荣焉当时心觉遗憾,很快又自我宽慰,南魏遍地都是桂树,他总有机会带梁稷同去。
却没成想他与那几棵桂树一样,都没有以后。
可能是因为前夜睡得不好,精神不济,轻而易举被这几棵桂树勾起了前尘往事。荣焉走了会神,那边园丁已经修剪完毕,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抬眼打量几步之外这个看了自己一早上的小公子。
荣焉也不在意,朝他笑了一下,一抬眼便瞧见了不远处的高大人影。
这几日总在驿馆里瞧见梁稷,这人素来尽职尽责,荣焉也不觉意外,漫不经心地收回了视线,歪在石桌上闭目养神。
徐国虽然气候寒冷,也总还有可取之处——不管什么季节时常挂在头顶的日头要比南边常年累月的阴雨天让人***的多,尤其是这个季节,秋风渐凉,在暖洋洋的阳光下坐一会很是舒适。
荣焉慢慢起了几分睡意。
梁稷仍站在那里,目光从荣焉身上转向几步之外的几棵桂树。
护卫匆匆而来,梁稷向旁边走了几步,低声问道:“何事?”
“将军,太子殿下派人来提这小公子,说是要亲自审问。”护卫也不自觉地跟着压低了声音,小心翼翼地朝着荣焉的方向看了一眼,“您要是不放心,属下跟着同去?”
梁稷跟着看过去,荣焉枕着自己的手臂,呼吸清浅,已然***了梦乡。
“不必。”梁稷收回视线,“告诉来人,没有圣上旨意任何人都带不走他。”
护卫稍有犹豫,对上梁稷脸色也不敢再问。
荣焉在花园里睡了重生以来最安稳的一觉,再睁眼时已经日近晌午,荣焉四处张望,找到了不远处树下的护卫:“是不是到了该进午膳的时辰了,今日吃什么?”
那护卫见他醒来刚松了口气,听他问完立时满脸犹豫:“您今日的午膳可能要稍晚一些了……太子殿下要见您。”
太子高淙……
荣焉笑了一下:“好啊!”
护卫一路疾行将人带至前院,刚走到正厅门口,就听见里面杯盏落地的声响,跟着梁稷毫无感情的声音响起:“给太子殿下再上一盏茶。”
“梁稷!”高淙怒道,“本宫奉父皇旨意调查此事,你左拦右挡是什么意思?”
“末将不敢。”梁稷淡淡回道,“人已经去请了,请殿下耐心。”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打算!不就是怕我抢了高淳的风头吗?!”高淙冷哼,“梁稷,本宫就想不明白了,咱们三个明明一起长大,要说交情,本宫往太尉府去的次数更多,为什么你偏偏站在高淳那边?”
“末将……”
荣焉脚步微顿,突然推开房门打断了梁稷后面的话:“太子殿下!”

来者犹可追[重生]免费阅读

“谁让你……”高淙转头,“你是那个刺客?”
“刺客?唔,也算是。”荣焉目光在室内转了一圈,在另一侧的梁稷脸上稍作停顿,“在下魏国瑄王,荣焉。”
“你这个身份是真是假还待商榷。”高淙从小厮手里接过新的茶盏,下颌微微抬起,“本宫今日来就是调查这件事的。”
荣焉困惑侧头:“纪王殿下那日不是问过了吗?”
高淙黑了脸,将手里的茶盏重重地放回桌案上:“他问得,本宫就问不得?”
荣焉似乎被他莫名的火气吓了一跳,而后笑了起来:“再说一遍也没什么大不了,殿下何必这么大的火气。”他说着话晃了晃肩,“只是在下站得有些累了,坐着说殿下不介意吧?”
高淙轻哼了一声由着他入座,回手去拿茶盏,身侧有一只手却先他一步,等高淙反应过来那茶盏已经被撤了下去,整个人不由愣在当场,指着罪魁祸首质问道:“梁稷,你什么意思?!”
梁稷看了眼地上还没来得及收拾的碎片:“这套杯盏是驿丞的私藏,殿下手下留情。”
“……”
高淙瞪着梁稷看了半晌:“人已经带来了,这儿不需要你了。”
“末将奉圣上旨意护卫驿馆。”梁稷抬手握住腰间长剑上,腰背挺直,毫无退避之意。
“小时候打架你就要护着高淳,长大还要为他多管闲事,早晚有一日你会后悔。”高淙指了指他,靠回椅背上,转向荣焉,“你说吧。”
荣焉自顾坐下,抬头迎上上高淙的目光,道:“殿下想知道什么?”
高淙今日前来并不是真的想要再从荣焉口中问出什么,毕竟南魏那边的消息不来,再怎么盘问荣焉也是多余。只是半年前高淳率大军出征南魏,连下十余座城池,之后和谈与迎接使团的事情也理所应当地交由高淳处理。
纪王在朝中的势头大盛,身为太子也总得做些什么。
高淙盯着荣焉的脸看了一会:“你父皇有几个儿子?”
荣焉愣了愣:“什么?”
高淙知道他并不是没听清,一手撑着下颌,另一手的指节敲了敲桌案,分明是在催促。
荣焉看了他一眼,也不去质询他为何要问这个,顺着回道:“他老人家子嗣单薄,现今只剩我一个。”
“只你一个?”高淙狐疑地看了一眼,见他目光坦荡,倒也没怀疑,“一个也挺好,最起码不用担心你父皇会偏宠别人。”
荣焉摇头:“他老人家一直不喜欢我。”
“我父皇也不喜欢我。”高淙说着,朝梁稷看了一眼,“连带有些人也不把本宫放在眼里。”
高淙这话有些夸张,寿光帝与皇后郑氏是少年夫妻,也曾恩爱和睦感情深厚,作为他们的头一子,高淙自出生后便享尽恩宠,到纪王高淳出生时,寿光帝已继帝位,后宫佳丽无数,也再无暇顾及发妻母子,直到近几年高淳入了朝堂,办事周到妥帖,才让寿光帝另眼相待,不过也仅此而已。
高淙今日敢说这样的话分明是恃宠而骄。
荣焉也不戳破,只是浅笑:“殿下才是名正言顺的太子,又何必忧虑?”
高淙摊手,一脸无所谓:“本宫有什么可顾虑的,随便说说,你当真了?”话说到这儿,他伸了伸胳膊,毫无仪态地抻了个懒腰,“答应了今天陪母后用午膳,时候差不多了。”
荣焉站起身,朝他点头:“恭送。”
高淙朝他看了一眼:“你就没有什么疑惑?”
荣焉反问:“殿下觉得我该疑惑什么?”
高淙看着他,露出一个玩味的笑,摇了摇头:“本宫走了!”
荣焉站在原地看着高淙离开,才懒洋洋地坐回椅上,朝着一直守在外面的护卫道:“现在可以用午膳了吗?”
明明还在室内却被忽视的梁稷看了他一眼:“你身份***,不宜与太子殿下接触过多。”
荣焉的表情有刹那凝滞,而后嘲弄道:“看来太子殿下说的没错,将军为了纪王殿下,还真是什么都会管。不过我就算被迫来到你们徐国,也还是南魏的瑄王,阁下一个右中郎将是不是管的也太宽了?”
瞧着梁稷皱起眉,荣焉又补了一句:“如若贵国陛下只是让阁下护卫驿馆的话,阁下就不要成日里在我眼前出现了。”他摸了摸自己的右手腕,语气冷淡,“实在是烦的很。”

小编推荐理由

来者犹可追[重生]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小说故事运用亲切真挚的笔调,戏剧性的展示了情感与道德,爱情与责任的尖锐冲突,深刻剖析了游戏爱情造成的情感伤害,讴歌了真挚爱情的美好。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