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和情敌离婚(穆橙仲映之)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只想和情敌离婚(穆橙仲映之)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只想和情敌离婚(穆橙仲映之)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分类: 异能魔法时间: 2020-06-01

小说介绍

主角是穆橙仲映之的小说叫做《只想和情敌离婚》。穆橙仲映之小说全文在线阅读讲述了:“都怪你,”肖小黎拿着刚打好的饭菜,抱怨道:“你这磨磨蹭蹭的毛病能不能改改,一个劲在宿舍磨叽,这会好了,没座位了,站着吃吧。”穆橙张头晃脑的四处找位置,看到一处,眼睛一亮,“没事,那里还有位置。”

穆橙仲映之小说简介

食堂里人头涌动,熙熙攘攘,一眼扫去,成排的蓝凳白桌座位,座无虚席。
“都怪你,”肖小黎拿着刚打好的饭菜,抱怨道:“你这磨磨蹭蹭的毛病能不能改改,一个劲在宿舍磨叽,这会好了,没座位了,站着吃吧。”
穆橙张头晃脑的四处找位置,看到一处,眼睛一亮,“没事,那里还有位置。”
说着,穆橙领着肖小黎往食堂靠窗的一处位置走出。
别的地方人都坐得满满当当,只有这一处,竟还空出了三个位置。

穆橙仲映之全文阅读

位置能空下来,并不是没有原因,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仲映之坐在了靠窗的这个位置上。
整个学校的人都知道,仲映之不喜欢别人挨她太近,而食堂的座位又设计得比较狭窄,坐一起不免就会碰触到。
仲映之背后的家族势力,大到让大多数人不敢在她面前放肆,她不喜欢别人坐她旁边,那大伙也就默契识趣的不去触她霉头,省得惹出麻烦来。
故此,只要仲映之坐的地方,旁边的座位基本都会空下来。
“不是吧,你要映之旁边?”肖小黎打了退堂鼓。
穆橙不以为意,“怕什么,她还能吃人不成,我可不想站着吃饭,就坐她旁边,一个宿舍的,她也不会多说什么。”
宣枫大学算不上特好的大学,但也不差,平民子弟能考上这所大学勉勉强强称得上有出息,可如仲映之这般的富家子弟来这里读书,就显得太过不正常。
穆橙对此一度很好奇,她为什么要来这里读书?
有钱人家的孩子选择余地太多,外加上仲映之是以高考状元的成绩考进学校来的,成绩好家世好还很有钱,不可能没有更好的选择。
以她的条件,全国乃至全世界的名校还不任她选,她来这里读书,总显得太过格格不入,连吃个饭都没人敢坐她旁边。
穆橙端着饭菜,站在仲映之面前,讨好的咧嘴笑了笑,问道:“没位置了,我和梨子能不能坐你旁边?”
仲映之咀嚼着口中的青菜,头都没抬,不理人。
她不理人,那就默认可以坐,穆橙如此想。
两年来,在食堂,除了偶尔有几个不识趣的,想要上去搭话套近乎的人坐在仲映之旁边过,还从没有人会主动坐她旁边。
因为只要有人坐她旁边,她便会立马起身离开,排斥嫌弃的表情全都摆在脸上,丝毫不掩饰,让人无比尴尬。
可这次,穆橙坐她旁边后,她没有起身离开,而是继续吃着饭,好像并不排斥。
旁边的同学觉得新奇,纷纷投来打量的目光。
被人盯着看,穆橙有些不自在,突然有点后悔坐她旁边了,但转念一想被看看总归好过站着吃饭。
看就看吧,没所谓。
穆橙同肖小黎一边吃饭一边嘻嘻哈哈的说个没完,两个话痨叽叽喳喳的。
仲映之听得眉头几次皱了皱。
话题突然转到了仲映之身上,肖小黎道:“我觉得吧,以后来食堂吃饭都不用太着急,我们就坐映之旁边,挺方便的,映之你应该不嫌弃我们坐你旁边吧?”
仲映之抬头看她们,道:“食不言,太吵了,你们。”
言下之意就是嫌弃。
气氛有些莫名尴尬。
穆橙拍了拍肖小黎的肩膀,“我以后不在宿舍磨蹭了,吃饭的时候咱还是老老实实早点来抢个位置比较好。”
省的为了个位置被她的三言两语堵得消化不良。
仲映之瞥了一眼穆橙,“你可以,”随后又扫了一眼肖小黎,“你不行。”
穆橙:“???”
肖小黎不乐意了,嘟嘴道:“为什么啊,映之你怎么可以区别待遇,凭啥她可以坐你旁边,我就不可以。”
仲映之没解释什么,端起铁质的餐具,起身离开。
穆橙眨了眨眼睛,望着离开的人,半响才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我这是被特殊对待了吗。”
肖小黎低头戳了戳盒子里的饭,委屈道:“都是室友,凭啥特殊待遇只给你一个人。”
穆橙贱嗖嗖的凑上来,道:“看把你委屈的,我这是人格魅力,你羡慕不来的,来来来,我这鸡腿赏你了,别难过了。”
肖小黎白她一眼,伸手要打人。
穆橙稍稍往旁边躲了躲,不料有人路过,这一撞,那人失手将滚烫的汤“唰”的一下洒在了穆橙的手臂上。
穆橙疼得站了起来,倒吸凉气,手臂被烫红一大块,瞬间起了水泡。
一头染绿毛,化着浓重烟熏妆,穿着马丁鞋的女孩啧了一声:“吃个饭动来动去的,什么毛病,长不长眼睛,把我汤都弄洒了。”
穆橙朝被烫伤的皮肤吹气呼了呼,疼得没缓过劲来。
绿毛女孩不依不饶,推了一下穆橙,“和你说话呢,听到没,不知道跟我道歉吗,聋了还是哑了。”
吃饭动来动去是有错,可被烫伤的是自己,自己什么也没说,她倒是先一步盛气凌人的推搡起人来了。
穆橙眉毛倒竖,来火了,“你推什么,洒了就洒了呗,大不了我赔你一碗。”
肖小黎在背后拉了拉穆橙的衣角,小声道:“别和她吵。”
穆橙侧头看她,莫名其妙,“你哪边的,这是我和她吵吗,是她先推我的。”
肖小黎挤眉弄眼,提示道:“这女的叫刘思卉,是我们学校出了名的混混头儿,小心挨打,算了,别惹她,我们还是赶紧走比较好。”
刘思卉背后跟着三四个女人,个个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站在一起浩浩荡荡。
她们傲慢的仰着头,直勾勾的瞪着穆橙,一副随时要冲上来打人的架势,很是吓人。
穆橙哪见过这架势,当即就怂了,好汉不吃眼前亏,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灰溜溜的打算走人。
刘思卉横着走惯了,哪会这么轻易放人,挡在穆橙前面,“你这是要去哪?刚刚不还气势汹汹的说要赔我一碗汤吗?赔啊,你倒是给我赔一个,我倒要看你能赔出个什么花来。”
说着说着,刘思卉又上手了,推了一下穆橙的肩膀,凶狠道:“知道我谁吗,敢说话这么狂,欠打是吧。”
肖小黎连忙挡在前面,双手合十,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刚刚是她不懂事,不小心冲撞了你。”
刘思卉扫了一眼肖小黎,嘲道:“你又是个什么东西。”
刘思卉用手拍了一下肖小黎的头,拍一下还不够,又拍一下,下手很重。
旁边的同学在一边看热闹,小声议论,没人敢上前帮忙,毕竟这种校霸可没几个人敢惹。

只想和情敌离婚免费阅读

穆橙两侧的手握成拳头,咬牙,将肖小黎拉到身后,鼓起勇气吼道:“你想干嘛,要打人是吗,可以,要打就打,当我怕你不成。”
刘思卉嗤笑一声,她身后的跟班也跟着嬉笑,满是嘲讽。
刘思卉:“呦呵,还挺有胆气,我看你是在找死。”
话落,刘思卉高高将手抬起,一巴掌就要朝她脸上扇过去,穆橙认命的闭上眼。
等了良久,手迟迟没有落下,穆橙疑惑的睁开眼。
原是刘思卉的手腕忽的被一人钳制住。
“谁啊,敢多管老子的闲事,”刘思卉不耐烦的望去,话还没说完,待到看清人,后话堵在了喉咙里,不敢说了。
仲映之站定在面前,高了她们半个头,俯视着她们,面容冷峻,眸色阴沉,“闲事我管了,你想怎样?”
仲映之手上稍稍***,一把将刘思卉推倒在地。
刘思卉倒地,她身后的小喽喽们连忙去扶,“老大你没事吧。”
刘思卉从地上爬了起来,模样狼狈,她望了一眼仲映之,眼有畏惧,问:“仲大小姐,你认识她两?”
“不认识,”仲映之声音冷硬,“可我就是想管,怎么?”
刘思卉干干笑了两声,一扫之前的盛气凌人,低头哈腰道:“没怎么,您开心就好。”
仲映之冷笑。
“我们走。”刘思卉领着她的小喽喽们一哄而散。
走出食堂后,一黄毛凑上来,不甘道:“老大,我们就这么算了吗,太丢人了。”
刘思卉碎了一口,眼有阴鸷,“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仲映之老子惹不起,旁边那女的老子还弄不了吗,tmd,这口气老子可咽不下,等着,我要那女的好看。”
柿子得捏软的,穆橙很显然就是那案板上的软柿子。
望着走远的女混混们,穆橙长松一口气,差点以为要被揍了,还好。
穆橙看向仲映之,感激道:“刚刚谢谢你。”
仲映之抿唇,视线落在穆橙烫红起泡的手臂上。
穆橙笑了笑,“这没事,我皮糙肉厚的,一会就好了。”
仲映之收回视线,冷淡道:“你有没有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话毕,仲映之抬步离开。
待到走离穆橙的视线范围,仲映之拿出手机,将电话拨给了林卓。
“烫伤膏,送我宿舍来。”言简意赅,说完立马挂了电话。
林卓话都没来得及问一句,就听到挂断的提示音,心下担忧着仲映之是不是烫伤了,急匆匆的立马背起医疗箱就往宿舍跑去。
等到了宿舍,他发现,烫伤的压根就不是仲映之。
“这烫伤膏你是要给谁,不会又是你那小室友吧?”林卓挑眉,一语中的。
仲映之拿过烫伤膏,清清冷冷,赶人道:“烫伤膏到了,人就可以走了。”
林卓耸耸肩,识趣闭嘴,转身离开。
仲映之望着手中的烫伤膏,犹豫了一会,随后将东西丢到了穆橙的桌面。
手臂上的烫伤不严重,但隐隐泛疼,穆橙正准备要去买一只烫伤膏,结果还没来得及去,就发现了桌上凭白多出了一只药膏。
穆橙拿起药膏,疑惑道:“梨子,这是你给我买的?”
肖小黎摇头,“不是啊。”
穆橙皱眉,望向正在看书的仲映之,隐有猜测。
“药膏你买的?”穆橙走到仲映之身旁,问道。
“不是。”仲映之翻动书页,视线始终停留在书本上。
穆橙挑眉,心下了然“行,反正不管谁买的,我都很谢谢她,你要是知道是谁买的,替我带一句谢给她。”
仲映之抬头看她一眼,“不要跟我搭话,影响到我看书了。”
穆橙:“……”
闷葫芦,不爱说话还爱摆臭脸,但是……
“好好好,我不和你搭话。”穆橙摇头笑了笑,这人可真变扭。
刚刚在食堂是她帮自己解了围,过后还给买了烫伤膏,几件事情下来,穆橙对她的负面印象全消。
其实就算不发生这几件事,穆橙对她也并不讨厌,毕竟如果仲映之真像表面这么讨人烦,九年后又怎么会守在自己病床旁照顾自己。
能那么耐心照顾自己的人,想必应该是一个很好的人,起码是一个值得深交的朋友。
穆橙将手搭放在仲映之肩膀上,“刚刚在食堂,还有这药膏,恩情我记下了,虽然我可能也还不上,你也不需要我还,但恩情我记下了。”
仲映之眉头皱起,一言不发的望着她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
穆橙撇撇嘴,收回手,“知道知道,你不喜欢别人碰你,失误,我下次一定注意。”
仲映之冷哼一声,嫌弃的拍了拍被穆橙碰过的肩膀。
穆橙眼珠转了转,似是恶作剧一般,伸出一只手指,故意的快速的又在她肩膀上点了一下。
不等仲映之反应,穆橙先一步跑开,顺带还吐了吐舌,“略略略,我就碰,我以后还要碰。”
仲映之:“神经病。”
说完,仲映之转回身,低头继续看书,嘴角却不着痕迹的勾了勾,勾唇的表情不过一瞬,转瞬即逝,仿佛并未发生过。

小编推荐理由

只想和情敌离婚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为您分享,小说文章清逸婉丽,流畅连贯,尤其人物语言风趣幽默,再加上一些精妙词语的使用,无形中为文章增添了不少情趣。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