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别唱歌我怕听了会哭第3章完结版全文在线阅读

你别唱歌我怕听了会哭第3章完结版全文在线阅读

言情小说 2020-06-30

你别唱歌我怕听了会哭第3章完结版全文在线阅读

你别唱歌我怕听了会哭第3章完结版全文在线阅读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0-06-30

今晚的夜色,漆黑的夜空遮盖了星星的轨迹。雨桐打开厚厚的笔记本。

旭日,今天发生的事你都看见了对不对,折翼他提出的那个要求,我该怎么办?如果我不答应他,他是不是真的会放弃音乐。如果那样,你是不是会很不开心。那么,我也不会开心啊!旭日,你说过,你想看他弹琴,看他笑的对不对!所以我答应他。你也一定一定不能生气哦!你要知道,我喜欢的人一直一直只有你!

“小懒猪,起床啦!你要迟到了。”雨豪的声音在床边响起。

“别吵啦!我要……”雨桐猛地睁开眼,看着眼前笑容可掬的哥哥,“啊!几点了。”

“八点五十七分。”雨豪看看手表。“快点起来啦!”雨豪拍拍雨桐的头,笑着走出房间。

雨桐飞快地穿好衣服,洗漱完,拿起书包就往外跑。

“你还没吃早餐。”哥哥站在雨桐的身后说。

“不吃了,我要迟到了。”雨桐没有回头,只是高扬着手向雨豪挥了挥。今天第一节是老巫婆(系主任)的课,迟到……想到那张恐怖的脸,雨桐就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慢点!”雨豪看着雨桐跌跌撞撞的样子,大概雨豪从没见过雨桐这个样吧!雨桐尴尬地回头对雨豪笑笑。

雨桐在上课前的两分钟急匆匆地冲进教室。这大概也是雨桐这辈子跑得最快的一次了吧!

“雨桐,今天怎么这么晚?”砾子递了杯水给雨桐。

雨桐喝着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没……没事,就是昨晚睡太晚了,所以早上也起来的比较晚。”砾子刚想说什么,老巫婆走了进来,她们也停止了交谈。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说实话,老巫婆的课真的很烦,真的回想不起来,当初自己为什么会选择念经济学。雨桐无奈地摇摇头。

“雨桐,你……哇!Jason好帅啊!”砾子突如其来的话让雨桐不禁翻起了白眼。

“喂!”雨桐***地拍拍她的头,“你又犯什么花痴啊!”

“不是啦!他!他在你后面啦!好帅哦!”看着砾子的眼早已变成桃心了,可是……雨桐还是转过了头。果然,雨桐看见了满脸笑容的雨豪正向自己这边走来,手上还拿着什么东西。

班上的其他同学好像也发现了雨豪,教室里忽然变得好安静。

雨豪走到雨桐面前,爱抚地摸着雨桐的头,笑容挂满了整张脸。

“小笨蛋,肚子饿了吧!给!”雨豪把一个纸袋放在了雨桐的手里,“要记得吃哦,你有胃病的。”

“好啦!我知道了,我会吃的啦!”雨桐回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好了。我要回去上课了。”雨豪抚摸着雨桐的碎发。

“哥,我晚上可能会晚点回来,我想去找他!”雨桐望着雨豪深邃的眼睛。

“嗯!那你小心点,有事给我打电话。”说完雨豪走出了教室。

雨桐转过身,看着砾子张大嘴呆愣地站在那里,“喂!还魂啦!”雨桐拿手在她眼前晃晃,终于砾子清醒了过来。雨桐才发现班上大多数人的动作都跟砾子的如出一辙!有那么夸张吗?晕啊!

“雨桐,刚才那个是Jason耶!他……你们……”砾子的手来回地指着。这时班上大多数人也都回过神来,突然,班上炸开了锅。

“雨桐,你跟Jason是?”

“雨桐,你很不够意思耶!认识Jason都不告诉我们。”

“雨桐……”

“雨桐……”

终于明白为什么人们都讨厌“马蜂”了,雨桐再也受不了了。

“安静!!”雨桐扯开嗓子。终于大家静了下来,看着同学们期盼的眼神,“嗯!你们知道Jason谢的中文名字吗?”雨桐坐回到自己座位上,揉着自己尚且还在的耳膜。

大家一致摇头。

“他叫谢雨豪,而我叫谢雨桐,这样你们该知道了吧!”雨桐无奈地摇摇头。

“那你以前为什么不告诉我?”面对砾子的质问,雨桐真的无语了,“小姐?你以前有问过我吗?难道你要我在大街上大声宣布Jason谢是我哥哥啊?那样不被别人当成是疯子了。”不理会她,雨桐打开了哥哥给她的便当。

“哇!好香,好可爱哦!”砾子看着雨桐的便当口水直流。

雨桐白了她一眼,真拿她没办法,“一起吃吧!我哥的手艺可是一流的哦!”雨桐拉了张椅子过来,示意砾子坐下来。

“真的啊!能吃到Jason谢做的菜,我死也无憾了!”看着砾子那满脸的陶醉样,说实话真的有种想把她踹到太平洋去凉快凉快的冲动。

“雨桐,真的好好吃哦!跟六星级饭店里的大厨有一比。”砾子******自己的嘴唇,赞不绝口地说。

“嗯!”雨桐对她笑笑,收拾起饭盒。

“雨桐,你有Jason谢那样的哥哥真棒哦!他又有名,又帅,还会做饭给你吃,你好幸福哦!”砾子数着自己的手指说,“但是,你为什么不去音乐系啊?”转眼砾子已换上一副好奇的表情。

雨桐放慢了手中的速度。音乐,我还能吗?我还有再继续下去的勇气吗?还会有人陪我拉琴,倾听我的喜怒哀乐吗?

“雨桐。”砾子轻轻地打了雨桐一下。

雨桐回过头对砾子笑笑,她知道那个笑容一定很难看,“没事!”雨桐收拾好书包向外走去。

雨桐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中。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了,雨桐兜兜转转了好久还是没能找到折翼的踪影。突然,一个人影吸引了雨桐的视线!是他,雨桐找了几个小时的人。可是,现在的雨桐却无法叫住折翼,所以只好跟着折翼,就这样跟着折翼走进了一间Pub,坐在离折翼有两三米处的地方。这是雨桐第一次来这种地方。雨桐看着折翼走进舞池和不同的人跳舞,累了就回到桌前,拿着酒猛灌。也许是因为折翼俊美的外表,吸引了很多的辣妹来和他搭讪。当然折翼很多都是来者不拒,雨桐竟然还看到了折翼和辣妹热吻的画面,却不得不承认真的很有美感。脸上不自觉地闪出一丝冷笑,雨桐却没有发现。这就是折翼自我流放的地方吗?突然发现这样的折翼,雨桐一点也不熟悉,也从没认识过。

雨桐不知道自己在Pub里待了多久。当雨桐随着折翼从Pub出来的时候,街上的行人也已经稀少了。这里距离市中心还有一段距离,微弱的灯光照亮了街道,灰蒙蒙的,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走着。雨桐不知道要去哪里!终点在哪里!

“跟了我这么久不累吗?出来吧!”折翼停止了动作,站在原地懒懒地说。

他,他发现了。雨桐慢慢地向他移动,却发现自己的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几个西装笔挺,但有点像肌肉男的大汉,不会吧!绑架啊!

只见那几个大汉在离折翼两三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恭恭敬敬的,九十度鞠躬,“少爷好,总裁请你回去。”带头的那个大汉说。折翼像没听到似的径直向前走,可是那几个大汉却挡住了折翼的去路。

“少爷,我们是一定要把你带回去的,对不起!”大汉对其他的人做了个手势,那几个人就向折翼扑了过去。现,现在是什么情况啊!雨桐怎么会被他们包围在中间啦!雨桐急忙向外跑,跑到一棵大树下歇息,才发现自己在跑的过程中把脚扭到了。等雨桐彻底让自己离开战场的时候,抬起头发现折翼早已三下五除二地把他们放倒在地了。他拍拍身上的灰尘。拿起地上的挎包,拾在肩上准备离开,刚走几步又停了下来。

“回去告诉老头,等我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完了会回日本。”折翼没有回头,只是冷冷地说。

看着几个大汉离开后,雨桐才想到从地上爬起来。可是雨桐的脚麻了,又加上刚才扭到了,怎么办?

“干吗一直跟着我?”一个足以冻死人的声音从雨桐头顶传来。雨桐抬起头,发现折翼慵懒地倚靠在自己旁边的大树,长长的刘海儿在微风的轻浮下自由地跳动着,此刻的他帅气得像个天使。

“我,我,我是来……”折翼看着雨桐吞吞吐吐的样子转身离开了。

“我是来找你的……啊!”雨桐想站起来去追他,可是脚下的疼痛让她无法前进,重重地跌落在地上。什么嘛,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离开了地面,转过头去对上了一双熟悉的眼睛。雨桐才发现原来自己在折翼的怀里,听着他平稳的心跳声。雨桐突然发现呼吸有点困难。

“你不是有话对我说吗?我家就在附近,先回去看看你的脚吧!”折翼静静地说。

雨桐的心跳得飞快,这是第一次除了哥哥和旭日之外的人抱她!

“啊!你轻点啦!很疼。”雨桐愣愣地看着折翼,他到底会不会治啊!脚都快被他弄断了。

“疼是一定的,谁叫你连个走路都不会啊!”折翼淡淡地说,没有抬头,只是一直看着雨桐的脚。

“我……”雨桐的喉咙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似的。

“试着走两步看看。”折翼站起身示意雨桐走几步。

雨桐还是半信半疑地站起来,走了几步,没想到真的不疼了。雨桐这时才开始观察折翼的房间,这是一个两室一厅的套房,不大却很整洁单调,让人觉得舒适,而且还可以看见整个城市的夜景。本还以为折翼的房间会很乱,或者说像折翼这样有钱的大少爷住的地方会很华丽,会有用人,但完全出乎她的意料。

雨桐被放在柜台的相框吸引了视线。这里有几个相框,大多都是折翼和那天在餐厅看到的那个漂亮女孩的合影,女孩笑得很开朗,那样的他们真的很相配。可是吸引雨桐视线的是那一张,一个男孩笑得像阳光般灿烂,他把一只手搭在折翼的肩上,背景是日本的樱花街。雨桐去过那里,樱花雨飘落的时候美得就像天堂。男孩脸上的笑容让雨桐明白那叫幸福,而他则是雨桐再熟悉不过的人——旭日。

“他是我的朋友。”折翼的声音让雨桐回过神来。雨桐忙放下相框,接过折翼递给她的咖啡!“我不知道你的口味!所以没放多少糖。”折翼走到窗边,望着窗外的夜景。

“我不喜欢太甜的!谢谢!你跟他很好吗?”雨桐望着折翼的后背问。

“嗯!他是唯一一个能走进我的心的人,是我最好的朋友。”折翼转过身慵懒地靠着窗户,好像想起了一些开心的往事,脸上有一抹淡定的笑容。

“有没有人对你说过,你笑起来的样子像一个天使。”雨桐望着折翼的笑脸。这种笑旭日应该经常见的吧!

“天使!”折翼换上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表情,他喝了口杯里的咖啡,冷冷地笑,“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叫折翼吗?折断了羽翼的天使就不是天使了,而是恶魔。”冰冷的语气冻结了空气,让室温一下子降了好几度。

雨桐傻愣地待在原地不知说什么是好。

“你不是有事找我吗?说吧,什么事?”终于折翼的话打破了沉默,也使雨桐长长地松了口气。

“我是来叫你回学校的。”雨桐慢慢地低下头,双手不停地交错着,“如果你那天说的是真的话,我,我答应你。”声音慢慢地变小,像是在等待宣判的犯人。

沉闷的空气依然笼罩着整间屋子,折翼望着窗外,久久地没有回应。

“你考虑清楚了吗?你要知道我不会爱你。”微弱的声音回荡在空气里,像不是折翼的一样,而是为了打破沉默才发出的。

“我知道,不过不要紧,只要你回学校,不要放弃你的音乐就好。”雨桐抬气头,望着折翼的后背说。

“为什么?”折翼忽然转过身,他们四目相望。

因为这是他生前的愿望啊!雨桐在心里叫着。

折翼又转过身,依然望着窗外,“我明天会回学校的。”声音依旧平静得可怕。

“哦!那,那我回家了。”雨桐转过身向门外走去。

“我送你吧!女孩子一个人回家不安全。”身后传来了折翼的声音。

“不用了,我可以打车回去。你去休息吧,明天还要上课!”雨桐没有转过身,而是径直走到门前,打开门向外走去。出了折翼的家,雨桐长长地松了口气,第一次感觉有清风拂过是那么棒的一件事。

“雨桐!”

还未踏进教室的门,就听见砾子的声音,自从这小妮子知道雨桐哥是Jason谢后,就整天跟在雨桐身后念长念短,当然也不止她一个人,大多数女生都跑来跟雨桐套交情,唉!受不了。

雨桐走到座位前望瞭望身后的空位,折翼还没来吗?砾子顺着雨桐的视线看过去,砾子好像看出了雨桐的想法,“他已经来了,去找教授了。”砾子解开了雨桐的疑虑。

“哦!”雨桐应了声放下包,坐了下来。

“很奇怪耶,折翼都那么久没来上课了,怎么突然会想到来上课啊!”砾子不解地嘟囔着。

雨桐回她一个笑脸,她还不知道该如何向砾子说起这件事情。

刚坐下没多久,就看见折翼走了进来。不,确切地说是走到了雨桐的身边。雨桐抬起头与折翼四目相对。

“我早上没吃东西,陪我去吃早餐吧!”说着折翼拉着雨桐的手向教室外走去。

“啊!”不用回头雨桐也知道这是砾子的尖叫声,想想班上现在的状况,大概是大多数人的嘴里都足以塞下一个鸡蛋吧!

看着折翼与自己拉在一起的手,心里的感觉怪怪的,可是究竟是什么,雨桐自己一时也说不上来。走在校园里看着同学们对他们行注目礼,雨桐下意识地想抽回自己的手,可是失败了,反而被折翼握得更紧。折翼放慢了速度,在雨桐耳边暧昧地说:“现在你是我女朋友,牵手只是最基本的。”

雨桐的耳朵痒痒的,她想她的脸这时一定红得可以煎熟一个鸡蛋。可雨桐却不知道折翼话里究竟包含着什么。

他们在校外一家茶餐厅里坐了下来。看着折翼吃早餐的优雅姿态,这大概就是大少爷的习惯吧!折翼吃了早餐,好像发现了雨桐在注视他,抬起头望着雨桐。

“你看我干吗,不吃吗?”折翼指了指放在雨桐面前的食物。

“不要了,我早上吃过了。”雨桐笑着摇摇头,低头喝了口手里的饮料,“听说你刚才去找教授了!你会转去音乐系吗?”雨桐的声音很轻。

“为什么要转,我跟教授商量好了,我会继续留下来,不过顺便学习音乐。”折翼喝了口饮料,“我刚才遇见你哥了。”

“嗯?”雨桐询问似的望向折翼。

“从今天起,每天晚上我会去你家练琴。我既然答应你不放弃音乐,就一定会做到。”说完,折翼用纸巾擦了擦嘴,站起身,“走吧!回去上课了。”

“雨桐,你老实交代,你跟折翼到底怎么回事?”刚进教室就被砾子和温温拦截了,突然感觉教室里出奇安静,好像所有的人都在等待着雨桐的回答。

看着砾子和温温恳切的眼神,要怎么说呢?男女朋友吗?毕竟他们的关系只是一场交易。

“她是我女朋友!”折翼的声音从雨桐身后传了过来,握着雨桐的手向座位走去,“我们现在在交往。”声音飘荡在空气中,可是那种冰冷的气息是雨桐的错觉吗?

这一天过得很平静,只是雨桐和折翼的关系在砾子和温温及全班同学的协助下,应该上至校长下至倒垃圾的清洁大婶都知道了吧!雨桐还能说什么呢!面对同学们异样的目光,雨桐也只能在心里对自己说习惯了就好。

雨桐一个人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汽车的引擎声使雨桐回过神来,才发现一辆很炫的跑车停在了雨桐的身边。“上车。”折翼伸出头来对雨桐说。雨桐愣了几秒,还是上了折翼的车。

“你家怎么走?”折翼转过头问坐在副驾驶上的雨桐。

“哦!出校门后左转。”雨桐告诉了折翼,车里很静,他们谁都没有说话。“折翼。”

“嗯!”折翼转动着方向盘,车子转了个弯,继续平稳地行驶着。

“为什么要我做你的女朋友?我们走在一起根本不配,而且……”雨桐的声音慢慢变小。

“什么?”依然平静的声音,折翼没有回过头,只是转动着手里的方向盘。

“而且我们并不相爱。”雨桐还是问出心中一直矛盾的问题,“能告诉我原因吗?我想知道。”车子缓缓地停了下来,雨桐抬起头,才发现原来在自己的指导下,已经到了家门前。只是他们谁都没有下车。

“因为在你的眼中我找不到爱慕,你不像别的女人那样叽叽喳喳乱叫,能让我清静点。更重要的是如果带一个女友能让我身边苍蝇少点的话,我不介意。作为回报,我也答应了你的条件不是吗?”折翼转过头盯着雨桐,却看不出一丝其他表情。

“嗯!也对。”雨桐慌忙下了车,连自己也搞不清楚为什么听了折翼的话后自己的心情会那么沉重。是啊!折翼说得对,他们之间只是利益关系,如果没有旭日,他们应该还是陌生人吧!

“我们***吧!哥肯定都在等我们了。”雨桐转过头,笑着对折翼说。

看着哥哥和折翼那么认真地讨论着音乐,第一次发觉,原来折翼对音乐是那么执着。认真起来,折翼就像旭日说的,那样的他最真实,让人不觉想要靠近。随着时钟的转动,他们已经沟通了两三个小时了,天色也渐渐地暗下去。

“来了!”雨桐从厨房走出来,端了两碗蛋花放在钢琴旁,“你们已经说了很久了,先歇一会儿吧!尝尝我的手艺。”雨桐笑着对眼前的两位说。

“也好!”哥哥顺手端了碗蛋花开始品尝起来。

“你也吃啊!”雨桐把另一碗蛋花放在折翼手里。折翼看着手中的蛋花愣了几秒。

“尝尝,味道不错,雨桐会做的也就那么几样而已。”哥哥对折翼淡笑着说。

折翼小心翼翼地尝了口。“怎么样?”雨桐迫不及待地问。

“还好。”良久折翼才给了雨桐一个含糊的答案。看着哥哥和折翼有说有笑地吃着,就好像时光又回到了两年前,那时候,旭日也是这样和哥哥讨论着音乐,吃着雨桐做的蛋花,幸福得让人嫉妒。旭日说雨桐的蛋花是世界上最好吃的。旭日会在夕阳西下的时候陪雨桐到附近的小公园坐坐,散散步;会在钢琴弹到一半的时候,给雨桐一个灿烂的微笑;会在吃过饭后,陪雨桐一起窝在沙发里看电视。

“雨桐,雨桐……”雨豪轻轻地唤着身旁的妹妹,她已经出神很久了。

“啊!你们吃完啦!”雨桐回过神来。

“你?没事吧?”哥哥温柔的话语飘荡在空气里。从雨豪的眼神中,雨桐看到了担忧。

“没,没事。”雨桐回了雨豪一个淡淡的笑容,拿着空碗急忙向厨房走去,突然发现那种幸福已经离自己好远了,就好像那是几世纪前发生的事。她是不是对上帝要求的太多了,所以自己的幸福那么短暂。

“雨桐,你还好吧!”哥哥走到雨桐身边轻轻地问。

“嗯,你怎么进来了,不用给折翼指导啊!”雨桐笑着低下头,雨桐知道在哥哥面前无法把自己伪装起来。

“已经很晚了,他已经回去了。又在想旭日啦!”依然温和的声音,却让雨桐的鼻子酸酸的。

“哥,对不起,我又让你担心了。”雨桐转过身紧紧地抱住哥哥,把脸埋在他的胸膛里,雨桐不想让雨豪看见自己那不争气的眼泪,不想再让哥哥为她担心了。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