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青春年少第6章

又是青春年少第6章

言情小说 2020-06-29

又是青春年少第6章

又是青春年少第6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0-06-29

过了两天,老板终于出现在了店里,她眼下乌青,脸上满满写着疲累。

照顾小孩子是很辛苦的。

沈小运觉得沈牧平生病的时候也就比小孩子强那么一点点。

比指甲尖儿还小的那么一点点。

中午吃法的时候,老板叫了外卖,还说这个月结算工资的是会补给他们三天的饭钱。

沈小运没有工资,所以老板把钱直接给了她。

沈小运挺高兴,还把自己带的豆皮虾仁卷分给了老板一个。

虾仁、猪肉、藕丁、香菜……蒸过后又煎了一下一下的虾仁卷就算放凉了也很好吃,是沈小运昨晚和沈牧平一起做了蒸好,早上起来又煎的。

看见虾仁卷,老板愣了一下,吃的时候有些不好意思。

沈小运倒是美滋滋的,虽然汉堡王的猪肘堡已经下架了,可是她已经忘了汉堡里居然会夹整片猪肉这种操作,吃着厚牛肉饼的汉堡她依然觉得很开心。

下午的时候,老板的婆婆又找了过来,说孩子哭着找妈妈,让老板跟她回家。

坐在门口的沈小运看看那位阿姨,再看看老板,虽然她生病了记性不好,可是看气氛这种事是不需要记性的。

“妈,我要把宝宝送托儿所,你们都不让,我把宝宝带来书吧,您也不让。妈,这几天我真的很累了,您为什么不去叫您儿子回去看孩子呢?”

沈小运默默站起来,默默退后,站在了店员的身边,店员小声在她耳朵旁边说:

“咱们老板脾气够好了,我早上问她老公没替她看孩子呀,她都没说话。她老公公务员,这几天工作一点都没耽误,没事儿的时候孩子就得给婆婆带,一有事全要她靠上去,哎哟哟。”

“当妈妈都不容易啊。”

看看老板,再看看老板的婆婆,沈小运小声说道。

婆婆生气了,音调都提了个八度:“你什么意思?他工作忙你不知道么?”

“妈,我也忙。”

书吧是个务必要安静的地方,几句吵吵嚷嚷已经让书吧里的几位客人不满了。

老板回头看了一眼店里对她婆婆,很疲惫地说:

“妈。您一辈子把心都放在了我老公的身上,我明白你觉得我得跟你一样天天围着儿子老公转,不能给他们添麻烦,可说到底……我跟您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哪里不一样?”

“说到底,我是被我爸妈养大的,不是被您养大的,他们可没教我生了个儿子就得跟死了老公似的。”

老板在所有人面前一直都是好声好气的样子,沈小运在店门口迷了路,或者扫地的碰倒了花瓶,里面的水流了一桌,她也没生气。

可是今天她生气了,抬着下巴,眼睛泛红地看着她婆婆。

这个话真的说的太重了,书吧门口开始有人围了过来看热闹。

“既然您让我回去照顾孩子,那我就回去了。”

在店门口停着老板的电动车,她骑上去就走了,留下她婆婆一拍大腿,赶紧去追。

“老板真的是就这么回去了?”

店员很困惑,她还以为老板说了这么难听的话是一定不会回去的。

“老板生气咯。”沈小运摇摇头,她觉得老板真正气的人不是她婆婆。

如果只是婆媳有矛盾,有老公在中间总还能调和,要是她是对自己老公有了大意见,这事情就真的难了。

看着老板婆婆颠颠儿往回跑的背影,沈小运“呼”了一声。

回家路上,她跟沈牧平说起了今天的见闻。

沈牧平听完了之后说:“咳咳,你跟我讲了这个,是想说什么?”他的感冒还没好全,嗓子里有点哑。

沈小运讲得兴致勃勃,连老板婆婆拍大腿的样子都学了回来。

不知道人还以为她是在讲相声。

“嗯……”沈牧平把沈小运问住了,她歪了歪头。

能把这件事儿记得这么清楚,她自己都很惊讶。

“当妈妈真不容易,总想跟自己孩子最好的。可是谁都也不知道,对另一个人来说什么是最好的,就像老板的婆婆,她以为让自己儿子万事不操心就是最好的,可是现在老板觉得她儿子这样不好,他们的生活就会有争吵,老板很可能受不了自己老公被养成的这种习惯,然后他们家里就会多很多的乱子。”

沈小运说得很认真,她的大脑一直以来昏昏沉沉,今天不知道碰到了哪根弦儿,竟然敏锐了起来。

“……所以,孩子得粗养,让他自己去找到底想要什么。”

说完话,抬起头,他们已经到家了。

今天沈牧平做饭,米饭上焖了切成片的香肠,米粒儿里吸了油脂的香,手打的扇贝丸子做了个很清爽的汤,还有新鲜的生菜,用耗油扒了一下。

小小姐拒绝吃扇贝丸子,沈小运给她开了一个有蟹肉的罐头。

开了空调的房间里有些干,趁着沈牧平做饭的时候,沈小运拿起拖把把地拖了一遍。

今天她很开心,从早上到现在的时候她都记得,一点都没有犯糊涂。

吃饭的时候沈牧平有点心不在焉,扇贝丸的汤里他忘了放盐,沈小运踩着兔子拖鞋去拿了盐罐子来,往里面加了一勺,还用汤勺搅了搅。

“你说孩子得粗养,那……要是孩子做了没出息的事情,你会怎么样?”沈牧平端着饭碗问沈小运。

沈小运放下了碗筷,表情非常地认真。

“我才十五,你不能拿这么超前的问题来问我。”

沈牧平垂下眼睛夹了一筷子生菜。

“不过,我才不觉得什么有没有出息呢,一辈子那么长,这个世界变得那么快,谁知道出息在哪里,长什么样?当下活得高兴才对啦。”

说完,沈小运晃了晃脑袋,连着香肠带着米饭一起塞进了嘴里。

沈牧平的筷子晃了晃。

他看了沈小运一眼,问她:“明天早上你想吃什么?”

晚上,沈小运到底还是犯了一次迷糊,跟小小姐玩着玩着,就站起来说:“这不是我家。”

沈牧平和以前一样把她安抚了下来。

深夜,男人坐在床上,从床头柜里掏出了一个老旧的饼干盒子,他想了想,还是没打开,而是放了回去。

“这些年,她没怪我。”

一声轻叹,像是一把钥匙,打开了一把陈旧的锁。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