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青春年少第5章

又是青春年少第5章

言情小说 2020-06-29

又是青春年少第5章

又是青春年少第5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0-06-29

“以后我来得晚,你就自己买点东西吃,别总干等着。”

“可我吃饱了就不能陪你吃了呀。”

沈小运还振振有词。

沈牧平转头看她:“那也比你像今天这样起不来好呀。”

沈小运不服气地低头说:“你就知道记我的错。”

“五分钟之前的事,怎么就成了我只记你的错了?”

“我记性这么差,你要是不说,我不就忘记了么?”

沈牧平停下脚步,回身看着沈小运:

“我知道,你会忘了很多事情,可是遗忘不是逃避,如果这次的事情能让你一直记着吃饭,我更希望你能把这件事一直记着。”

沈小运的嘴又扁了,像个小鸭子,她眨眨眼,看着沈牧平:

“我还饿。”

在书吧里,沈牧平把包里的两块巧克力都给了沈小运吃了,她才有力气站起来,虽然有力气了,可肚子还空呢。

“我们回家,我订了外卖的披萨,很快就送上门了。”

沈小运点点头,跟在沈牧平身后继续往家走。

“那个,你别生气了哦。”

“我没生气。”

刚进家门没一会儿,沈小运刚喝了两口温水,披萨就送到了。

牛肉、腊肠、虾仁、青红椒……薄薄的面胚往上一提就,上面的奶酪就拉出了长长的丝。

沈小运吃得很开心,吃完了,她就忘了自己之前的事情了。

吃过饭,沈小运抱着猫看电视,沈牧平坐在餐桌旁,噼里啪啦地在电脑上敲敲打打。

沈小运歪头看了沈牧平一眼,说:“要不我明天带点吃的去上班?”

沈牧平点了点头。

可第二天沈小运没有上班,因为沈牧平病了,发烧。

温度计里的小银条显示他发烧三十八度。

沈小运洗了凉凉的帕子放在沈牧平的头上,又在锅里熬了稠稠的粥。

她很慌,明明沈牧平已经吃了药,现在只是在睡觉,她每隔一会儿就想打开房门看看他怎么样了。

房间里有点冷,开了空调也还差些,沈小运翻出了一个早就不用的牛奶瓶,在里面装了热水,塞好瓶盖,用两条毛巾包起来,放进了沈牧平的被窝里。

“妈。”沈牧平轻声叫着。

明明隔着一道房门,沈小运还是听见了。

打开房门,她进来给沈牧平换了一条凉毛巾。

“我要记着你生病了还喊妈妈,等你醒了嘲笑你。”

沈小运很记仇的。

可是沈牧平并没有很快醒过来,中午沈小运把剩下的两块披萨吃了,下午三点沈小运又饿了,她走出家门,去不远处的包子铺买了几个包子。

秋风秋雨,给冷里添了一份浓浓的湿气,沈小运没戴围巾,回家之后打了个冷战,手里的包子也温了。

她没急着吃包子,而是蹑手蹑脚地进了沈牧平的房间,把自己冰凉凉的手放在了沈牧平的脖子上。

男人被冰醒了,掀起眼皮看她。

“我想吃香油荷包蛋。”

他说。

“哦好。”

沈小运把手背在身后,点点头说:“好!”

水烧开,在里面打上两个荷包蛋,等蛋有个七分熟的时候放白糖,出锅了再点香油。

不是只有一两滴那种平常的点法,而是让蛋汤的边上一层都是金色的。

沈小运做好了荷包蛋去叫沈牧平,才发现他又睡过去了。

她甩着手去吃了自己已经凉下来的包子,好在锅里的粥还是热的,她喝了一碗。

小小姐肚皮朝上,在沙发上睡得昏天黑地,沈小运刷完了碗,抱了毯子和它一起蜷在了沙发上,眼睛时不时看看沈牧平的房门,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沈牧平睁开眼睛看看表,时间已经是下午六点,外面的天已经黑透了。

早上请完假之后他的电话就静音了,看看上面的□□个未接电话,他叹了一口气。

今天约了两个客户看合同的,其中一个是晚上七点半,离这里也不远,现在还来得及。

搓了搓眼睛,沈牧平走出了房间,打开灯,看见沈小运正睡着。

茶几上摆了一个白瓷碗,里面两个透白的鸡蛋浸在汤里,外面有香油包边儿。

看看鸡蛋再看看沈小运,沈牧平喝了一口凉凉的鸡蛋水,把鸡蛋一个一个拨到自己嘴里,嚼了两三下就咽了下去。

再看餐桌上剩的一个包子和空了的披萨盒,沈牧平看看时间,扎上围裙,从冰箱里拿出冻着的小馄饨,煮了一锅。

沈小运被叫醒的时候看见沈牧平,一下子就高兴了。

“你好啦?”

“起来吃馄饨。”

吃过了馄饨,时间已经是六点四十,沈牧平换了外出的衣服,从房间里走出来,却看见沈小运坐在他的皮鞋上。

“你生病了,别出门了。”

“工作不能拖的,越拖越多,我很快就回来。”

沈小运摇头:

“生病的人应该好好休息,有事明天再做。”

沈牧平无奈,打开鞋柜,从里面找了一双运动鞋穿上。

沈小运站了起来,也往身上套外套。

“我和你一起去。”

“我是去工作。”

“你生病了,我送你去工作,我有病,你不也是天天送我么?”

沈牧平说不过沈小运,只能给她戴好围巾,再戴上口罩,一起往外走去。

客户家就在古巷子另一头走出去的小区里,沈牧平说:

“我十五分钟就出来,你去肯德基等我好不好?”

沈小运摇摇头,又点点头。

“我就在楼下站着等你。”

她用脚在自己周围画了个没人看得见的圈儿。

沈牧平不放心,可是时间就要到了。

他掏出笔,在沈小运的手上写了客户家的地址,和自己的手机号。

原定十五分钟的事,沈牧平恨不能一分钟做完,在客户家好几次因为说话太快而被客户说“没听清”。

就算是这样,十分钟后他也完成了自己的工作。

就在这时,客户家的房门被敲响了。

沈小运站在门外,看见沈牧平的一瞬间,眼睛里的惊惶就消失不见了。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