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Alpha甜爆了第13章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这个Alpha甜爆了第13章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言情小说 2020-03-26

这个Alpha甜爆了第13章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这个Alpha甜爆了第13章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0-03-26

李春华把裴宿叫过去关心了一番,给他发了新书,讲了目前进度,还问他有没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

回教室时,一节晚自习差不多都快过去了。

秦书见他回来,开口道:“裴哥,刚才陈媛过来找你了。”

一听到陈媛这两字,裴宿便下意识蹙了下眉,旋即又恢复到面无表情状:“找我有什么事?”

“想找你问题目来着,没想到你不在,她就留了一个糖盒子。”秦书指了指裴宿桌上多出来那个精致漂亮的琉璃盒,“说下次有机会再问你题目,这些糖就当作你开学第一天的小礼物,想跟你交个朋友。”

裴宿拉开椅子坐下,看着那糖果盒,有点头疼。

糖果盒上满是水***味道,四四方方,还带有手工打的蝴蝶结。

秦书抓了下头发:“裴哥你不喜欢吗?”

裴宿把糖果盒收起来,放进抽屉里:“下次直接帮我拒绝就好。对了,下午也看见她给何廖星糖了,她和他很熟?”

“这件事啊……”秦书是整个一中最热衷八卦的,闻言,打开了话匣子,“何廖星对校花有意思,这个长了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据说他俩相识还挺浪漫,是在海边认识的。”

何廖星那天也去海边拍过照,看样子就不像第一回去海边。

裴宿嗯了声:“然后呢?”

“何廖星很喜欢海,然后陈媛也很喜欢海,有了共同爱好嘛,后来几次接触,何廖星可能对她就有意思了吧。”秦书笑了两声,“不知道多少Omega都嫉妒死了陈媛。”

裴宿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

何廖星翘了最后一节晚自习,***溜回了宿舍。

***对于何廖星而言算是件特别熟练的事情了,翻过去后他便悄无声息躲过了宿管的监控,上了五楼。

因为经费充足,有很多有钱人家的孩子过来上学,所以宿舍装修得很精致,全都是标准二人间,上下铺,有独卫有书桌有洗衣机。

何廖星进宿舍后,捞过前两天裴宿给他的文言文全解开始看。

之的用法……也的用法……虚词间的区别。

何廖星瘫在桌上,觉得有点晕。

他以为虚词是指的一个词,没想到里面居然有那么多分类,不同分类不同意思也就算了,同一个虚词的使用,居然也他妈要根据不同语境来进行区分……

这确定不是中国人想出来为难自己的东西?

什么玩意儿。

何廖星啧了声,眼睛都要被绕花了,他闭了下眼睛,抓着资料书对比着卷子写了几题,估摸着写得差不多了后,放下卷子,去浴室里洗了个澡。

十分钟后,何廖星披着浴袍从浴室里出来,开始正儿八经研究怎么装被子。

这是何廖星有史以来第一次自己出门在外面住,这种事情当然需要自己做。

他先把被单和枕套铺好,然后凭着直觉把被罩铺在床上,把被子往里面装。

被子像是条毛毛虫,而且非常有自己的想法,在被罩里拧成一团,横七竖八。

何廖星抖了几次,但被罩和被子始终都没办法贴合到一起,像是吵了架的情侣,无论如河都不想跟对方扯上关系。

抖到最后,何廖星手肘都麻了,不禁冒了一丝火气。

是他装的方法有问题?不对吧……他也看过阿姨装被子,明明就很轻松很简单。

何廖星还非就不信这个邪了,他拧了下手腕,从拉链那端钻进被罩里,决定手工送被角归位。

但很快他发现这并不是一个好主意,他很快迷失了方向,也分不清被子的左右了,而且……还他妈憋得难受。

何廖星想往外面钻,但那床有自己想法的被子居然把他缠住了。

何廖星:“……”

此时此刻,他觉着自己就像是只被困住的蚕茧。

这时,宿舍门轻轻一响,旋即是有人走进来的脚步声。

进来的人猝不及防看见被闷在被子中的模糊人形,沉默了一下:“……”

“是不是有人进来了?”何廖星喘了口气,“朋友,能不能帮个忙?帮我把被子拿开?”

来人走到床边,把拧成一团的被罩解开,淡淡地道:“第一次见这么装被子的,你也算是个人才。”

终于从被子魔阵中被解放出来,何廖星猛吸了口气,因为长时间闷气,他脸颊漫上一层红色,沐浴露清香混合着信息素的味道弥漫在室内,像是有轻盈小花瓣在空中散开。

“裴宿……是你啊。”何廖星拍着胸口,虚脱般往后一躺,“我给你发了消息来着,你看见了吗?”

他给裴宿发消息说他要住校,不回家了,晚上不用等他一起放学。

刚刚洗过澡,白色浴袍包裹住少年清瘦的身体,因为是躺着的***,弧线优美的小腿,细长白皙的手指,漂亮精致的锁骨,全都暴露在别人眼下,像是道洗干净而剥离了外壳的甜点。

再加上标记和信息素的作用,这种画面于一个发育正常的Alpha而言,极具有冲击力。

裴宿在第一时间移开眼,随手抓了件衬衣丢到他身上:“把衣服先穿好。”

“干嘛呀。”何廖星不满地从衣服间冒出毛茸茸的脑袋出来,把衬衣从身上拿开,“我难道没穿衣服吗?”

这还没正儿八经***秋天呢,裴宿让他穿那么多衣服,是想热死他吗?

裴宿:“你还知道你是只Omega吗?”

裴宿的意思很好明白,他是Omega,而裴宿是Alpha,俩人共处一室不太合适,尤其还是在何廖星衣冠不整的情况下。

何廖星:“……”

他不过也就只是洗了个澡穿了个浴袍而已,为什么裴宿那种一本正经的语气给他一种他是脱光了衣服在裴宿面前转悠的感觉?

这都3202年了,裴宿怎么还像古代守身如玉非礼勿视的和尚似的?

何廖星这时候才觉得事情有意思了。

他忍着笑,把裴宿随手扔给他的衬衣穿到身上,还特地把扣子扣到了最上面那颗。

“好了。”何廖星坐直身体,一双白皙修长的小腿在床边晃悠着,“我穿好了。”

背对着他的裴宿这才转过头来,在看见何廖星身上穿着的衬衣后,他紧绷的下颔线放松了几分。

“看见消息了。”裴宿把几本从教室带回来的书放到桌上,随手把袖子挽起来,“我回你了,但是没想到我们住同一个宿舍。”

但这确实也不奇怪,何廖星名义上是只Alpha,而宿舍是以性别进行分配的。

何廖星想了想:“这么说我们还挺有缘,又是邻居,去海边玩能碰到一起,上学是同班,住校是同一个宿舍。”

裴宿过了会儿才嗯了声,旋即扫了眼何廖星,控制视线不去看他那双白得晃人眼睛的腿:“……我会去向老师申请换宿舍。”

何廖星愣了下:“为什么?”

这需要理由吗?

裴宿蹙眉:“你是只Omega。”

AO有别。

“你可以不把我当Omega看啊。”何廖星思路很清晰,“你换了宿舍,也会有别的Alpha住进来,说不定老师会起疑,到时候我就更不好糊弄了。”

裴宿抱着手:“那如果今天住进来的不是我呢?”

如果住进来的不是裴宿,那何廖星估计要费点心思凹一个事儿精人设,然后去跟宿管说自己还是一个人住比较好。

“我为什么要去想没发生的事情?”何廖星朝着裴宿粲然一笑,活像个女儿国国王,“弟弟,你看咱俩走哪儿都在一起,这不是天注定的缘分是什么?”

裴宿:“……”

裴宿伸手揉了下额角,看了下时间,拿上衣服转身进浴室洗澡了。

那表情,真的跟被困蛛丝洞的唐僧似的。

何廖星越想越觉得好笑,继续跟被子斗智斗勇,斗了大概有三分钟吧,他面无表情停下来,拿出手机去搜手残党怎么装被子。

看了几个教程,他觉着自己学得差不多了,这才放下手机,继续装被子。

又是三分钟过去了,何廖星濒临暴走边缘:“……”

洗完澡从浴室里走出来的裴宿走过来,一言不发拿过他手里被子,手法虽称不上干净利落,但也算是有经验。

不到一分钟,被子装好了。

何廖星真情实感地道:“谢谢。”

裴宿洗完澡穿的睡衣是非常禁欲的款式,全身黑色,再配着他那张总是没什么表情的脸,仿佛浑身冰幽幽,冒着寒气。

何廖星瞅着身上被自己身上被强行套上的衬衣,双手环胸往床柱子旁一靠,突然就很好奇:“裴宿。”

裴宿算是总结出何廖星喊人的规律了,求人时是亲哥,想调戏时是弟弟,一般情况直呼名字。

现在这个语气,一听就没什么好事,他随意嗯了声,专心想着等会儿要刷哪几套题。

“你总这么端着,这么正经,好像天塌下来了都是这个表情。”何廖星非常有探究精神地凑近他,“感觉像个永远都不会失控的机器人……如果有一天你喜欢的人亲了你一下,你也是这样吗?”

随着何廖星的靠近,那阵氤氲的花香也随之靠近,还带着轻浅雾气,像沾染水露的花在空中飘浮。

裴宿表情一顿,思路被迫中止。

他抬眸,看向何廖星。

那眼神明明不带任何情绪,但却看得何廖星的心微微一跳。

裴宿声音又轻又缓:“你觉得呢?”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